•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68章 挥手转身,轻装前进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68章 挥手转身,轻装前进

    作品:《官神

        和传闻中所有猜测都大有出入的是,夏想的下一步,来势之快,而且结论之迅速,就连夏想也是吃了一惊。www.00ksw.org

        一般来说,从传出风声到最后调动成真,少则半年,多则一年。

        章国伟是特例,没有风声传出就被突然从秦唐搬开了,但也不能完全算是没有风声,严格意义上讲,车震事件就是是前兆。

        一开始夏想也没有摸透付先锋的心思,制造一个车震事件出来,是想让章国会灰头土脸地下台,还是只当成一个伏笔,引而不发?

        最后章国伟被平调之后,夏想才回过味儿来,付先锋是想让章国伟当吊死鬼!

        不过这一手阴险是阴险了,不够干脆,不太象付先锋的风格。但他也没有再多想,并未放在心上,因为章国伟的去留和前途,对他来说实在不是什么值得关注的事情。

        突然之间他的去向就定了,才是让他最错愕的事情,因为在他看来,至少要再等一两个月才有眉目,因为他事先既没有和吴老爷子见面,又没有和宋朝度会谈,他就还以为事情还在讨价还价的阶段,怎么就突然有了决定?

        不过在听到决定的一瞬间,夏想又无奈地笑了,虽是他终于调离了秦唐,离开了燕省,但眼下的去向,只是一个跳板!

        经中央批准,中组部决定,夏想同志不再担任燕省省委常委、秦唐市委书记职务!

        如果说消息的公开并不出人意料的话,但只是宣布了对夏想的免职之后,并没有就他的下一步去向做出说明,就立刻让不少人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

        怎么会没有同时宣布夏书记的新的任命,难道说,夏书记被闲置了?怎么可能?

        不过关于秦唐新任市委书记的人选,当天下午,就由燕省省委宣布了任命。既然是省委宣布,显然,秦唐市委书记高配省委常委,只此夏想一任了。

        经省委批准,省委组织部决定,高海同志担任秦唐市委书记,不再担任牛城市委副书记职务。陈天宇同志任牛城市委委员、常委、副书记,提名为市长人选。

        如此,又一波小范围的人事调整落幕,高海也好,陈天宇也好,都是夏想的关系网,相当于夏想虽然离开燕省,但在燕省的人脉却又进一步加强了。

        高海历经多年,终于执掌一市,成为秦唐第一人,也不容易。总算站在了副省级的门槛之外!

        而陈天宇因为下马区之时跟紧了夏想的脚步,至此,也终于在短短几年了,完成从正处到副厅,再到正厅的跨越,升迁速度之快,也是十分令人羡慕。

        两天后,中央再宣布,任命冷岳苍为燕省省委委员、常委。由此,也补实了燕省省委常委会13人的名额。

        冷岳苍是副省长,他顺利进入常委,也在意料之中,如果当时不是夏想平空杀出,孙习民引咎辞职时,他当时就顺序递补进常委会了。

        ……夏想离开秦唐的日子,来临了。

        秦唐一任,夏想自认有些成绩,也有所遗憾。对于和牛林广的斗争,他认为过于心慈手软了。不过对于最后抬手放过章国伟,他还算是满意。章国伟是不是理应被就地免职,他不予评论,他只是站在一个省委领导的角度上看待问题,章国伟有功有过,但他不是主管干部的省委常委,也不是纪委书记,因此,没必要对章国伟的事情抓住不放。

        秦唐一任,夏想对自己的评价是,及格!

        9月底,高海上任秦唐。

        在和高海完成了交接之后,夏想又对高海殷殷叮嘱,让他继续带领秦唐大步前进。高海自是应允,他对夏想的升迁,是由衷地高兴,从一个对他仰视才见的小年轻,到现在依然年轻却要让他仰视才见的省领导,他对夏想的升迁之路,除了敬佩之外,就是敬佩。

        历来官场中人都嫉妒别人比自己升迁过快,但对于夏想,高海没有一点嫉妒,因为夏想的升迁,为他的前途也打开了坦途。

        别人或许不知道夏想今后的去向,高海却已经知道了内情,夏想已经收到了中央党校的通知书,要到党校进修两个月!

        中央党校的进修,如果是一年,肯定会离职。如果是半年,就多半是停职,而两三个月的短期培训,大多数情况下是在职,因此,两个月的中央党校进修,夏想去向未定,却从秦唐和燕省完全脱离,也是十分罕见!

        不符合一般规律。

        秦唐市委知道夏想到中央党校进修的人,并不多,因此,夏想离开秦唐的时候,不少人前来送行,还替夏想惋惜,国内最年轻的副省级干部,怎么就一下悬空了?

        章国伟好歹还能原地踏步,夏书记现在算什么?真是怪事,天大的怪事。

        众人的不解,夏想既不理会,也不解释,因为他心里明白的一点是,此去中央党校,只不过是一次过渡,短短两个月,既不能算是进修,又不能说是培训,只能说明一点,关于他的去向,各方还没有最近达成妥协,就只好先将他搬出秦唐,跳出燕省,再利用两个月的时间,用来缓冲。

        夏想离开之时,只和秦唐一干常委悄然告别,又特意叮嘱了梁秋睿几句,让他继续低调做事,就一行几人离开了秦唐,直奔燕市而去。

        到了燕市,办理完相关手续,又和范睿恒见了一面。

        范睿恒对夏想客气了许多,客气之中,又有了热情。也是,夏想从此离开燕省,对范睿恒而言,夏想不再是燕省的麻烦,而是燕省的贵宾了。从远交近攻的政治出发点考虑,夏想和他之间,已经没有了任何利益冲突。

        所以,几年来,范睿恒第一次感觉面对夏想之时,大感轻松,而且笑容也多了一丝真诚。

        夏想随后又和高晋周告别。

        高晋周已经正式当选为燕省省长,他在燕省的年头不短了,树立省长权威比孙习民容易多了。因此,他的工作开展得很顺利。

        高晋周虽然现在也算是吴家的核心了,但似乎他一直不太受到吴家的重视,在和夏想的交谈中,也没有透过一丝吴家对夏想今后去向的打算。

        夏想自然什么也不会问,他和高晋周虽然熟悉,但彼此之间的默契不多,热情之中,很难达到密切的程度。

        再后,夏想又一一和燕省的其他省委常委告别,张黔、肖远心、王鹏飞,等等,此次离开燕省,他很明白一点,再回燕省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除非他在燕省认识的一干人等换得差不多之时,上面才放心让他回来。

        精心经营10几年之久的燕省,就此别去,心中多少有点不舍,但一想也是释然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其实官场也是,铁打的省委大院,来来往往的省委常委,哪怕是省委书记和省长,也是如此。

        夏想在燕市并未多停留,随后就来到了京城。

        因为吴老爷子已经郑重其事向他提出邀请,让他来吴家参加家宴。既然是家宴,就没有外人,但由吴老爷子正式提出,还是颇有郑重的味道。

        夏想匆匆赶到吴家大院的时候,正是下午时分。国庆将至,秋天的院子之中,植物丰盛,树木繁茂,在夕阳的余辉的照耀下,竟然有了少见的沉静之美。

        夏想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恍惚,虽说京城地处燕省的包围之中,从地理位置上来讲,他并未离开燕省,但从组织关系上来说,他现在和燕省已经彻底脱离关系了,他不再是燕省的官员,以后的他的前途和任命,就全部在中组部了。

        在院中失神片刻,正要进屋,却发现吴老爷子手柱手杖,站在台阶之下,正向他微笑。

        “有点依依不舍?很正常,在一个地方呆久了,就会有了感情。”老爷子宽厚的笑容和缓慢的话语,就如家常一样娓娓道来,“你应该换个角度看问题,跳出燕省,脱离以前的关系,你才能真正眼界宽广起来。因为以前的关系,对你今后的前程,不但没用,反倒成了累赘。”

        以吴老爷子的地位和眼光,自然燕省的一干人等难以他眼,但在夏想眼中,到底是相识一场,又是他起步阶段,都帮过他的忙并且和他关系良好的亲朋好友,即使远离,也不会忘记,更不会成为累赘。

        但他不会当面反驳吴老爷子的说法,只是笑了一笑:“也要允许我在远行之前,向朋友们挥手告别。”

        吴老爷子笑了,没再说话,就牵着夏想的手,走进了房间。

        一进门,就让夏想微吃一惊的是,正坐在客厅沙发之上一脸浅笑的不是别人,正是关远曲。

        关远曲是家族势力不假,但他和吴家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夏想不得而知,因为他和关远曲认识,还是得益于梅升平从中牵线。

        但眼前的形势就让他有了新的认识,能参加吴家家宴,关远曲和吴家的关系远近,就不言而喻了。

        夏想进来,关远曲起身相迎。

        “夏想,你这一次参加省部级干部短期进修班,可是名符其实成了我的学生,我还有一堂课要上。”关远曲很热情,热情之中,又有一些意味深长的东西。

        作为校长,一般不会亲自授课,但关远曲却特意提到上课,显然上课一说,上的不仅仅是课堂知识,还有更实际的现实意义。

        夏想就知道,此去党校,是一个真正的继往开来的阶段。两个月的时间,不长不短。长到可以让他思索许多东西,短到可以让他来不及选择,又就会再次被推向未知的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