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65章 另有谋算,即将开盘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65章 另有谋算,即将开盘

    作品:《官神

        夏想很不想让付先锋拿章国伟再做文章,但事不由他,付先锋的手段又让人防不胜防,他不但将章国伟的车震反映到了省纪委,还上报到了中纪委。www.00ksw.org

        也不知付先锋是真想搬起一块大石头砸死章国伟,还是为了报复中纪委针对他的调查事件,夏想哭笑不得,也不知是该感谢付先锋,还是该埋怨他打乱他的计划?

        夏想正准备着手实施自己的计划,虽说他也清楚,以他副部级的级别,想要左右自己的命运无疑是痴心妄想,但他手中底牌不少,多打几张,或许还真能撬动一丝缝隙。

        因为根据他的分析得出的结论是,团系内部,并不团结,远不是铁板一块。当然,话又说回来,不管是家族势力还是平民一系,内部都不团结,但相比之下,家族势力还是最为团结,其实平民一系也算不错,团系相比之下,反而最为松散。

        也正是因此,夏想很清楚总书记对他的高看一眼,吴老爷子对他的精心栽培,还有总理对他也有念念不忘的情怀,正是因为他的身上寄托了太多的理想和可能。

        他出身平民,理应有平民情怀,所以,如果他坚持平民理念,就会成为平民一系大力培养的力量,正好在古秋实之后他崛起的话,可以弥补平民一系的最大遗憾。

        但他现在深得家族势力之心,成为家族势力着力培植的对象,如果在家族势力的力挺之下,在古秋实之后,他强势崛起,就相当于家族势力吃了一颗大大的定心丸,因为前有关远曲,后有他,前后夹击之下,古秋实中间一任,不会有太多的作为。

        但另一方面,总书记对他另眼看待,古秋实对他颇为欣赏,也不排除古秋实是总书记的排头兵的角色,如果他坚持团系的理念,从秦唐离任之后,以他的年龄,担任团中央书记不在话下,在团中央历练之后,就是一次华丽的转身,然后就会以团系的身份亮相于国内政坛。

        如果继古秋实之后,团系再有一人登顶,才是真正确定团系在国内政坛第一派系的地位,同时,才能让总书记的执政理念,得以延续。

        因此,不得不说,他调离秦唐之后,究竟前往何方,究竟到何处任职,事关重大,甚至可以说,直接决定他将以何种身份立足于官场,是一次头上将会贴上哪个标签而迈入正部级的预演……只是没有想到的是,竟然开局是先由付先锋敲了锣。

        付先锋……你到底是家族势力的先行军,还是只是付家的先锋?

        夏想真想亲自打电话问一问付先锋,或是含蓄地阻止付先锋继续推进章国伟的车震事件之时,付先锋却主动打来了电话。

        接到付先锋电话的时候,夏想正在返回秦唐的路途之中。

        “夏书记……”付先锋一开口就称呼了夏想的职务,有点反常,“还在京城没有?在的话,一起坐坐?”

        印象中,付先锋向来和他之间是有事说事,没事就算,从不闲聊,也很少坐在一起吃饭喝茶,现在既称呼职务,又上来就提出邀请,如此郑重其事,可见必有要事。

        “付主任,不好意思,我都快到秦唐了……您有事?”夏想其实刚出京城,现在折返也来得及,但却眼睛不眨地说了谎。

        “那过几天我再去秦唐看你。”付先锋也不多说,更不解释是什么事情,匆匆挂断了电话,“我先开个会。”

        夏想本以为还能多说几句,正好含蓄地问问章国伟的车震,不想付先锋只想面谈,就让他心中一跳,知道最初猜想他的去向有可能和付先锋之间还有一定的关联,差不多是猜中了。

        更让夏想没有想到的是,他刚到秦唐,就又接到了古秋实的电话,让他大吃一惊的是,古秋实竟然人在秦唐!

        “夏想,我在秦唐,你是不是要热情地尽一尽地主之谊?”古秋实的话多少有点顽皮的味道,不知道的人,绝对不会以为他是堂堂的省委书记。

        到底是年龄不大,古秋实的沉稳和直爽之中,还有一丝年轻和朝气。

        毕竟古秋实才40出头,算起来比夏想大了才10岁左右。一般省委书记,都在50开外了。

        夏想的车刚刚驶入委大院,他微一沉吟,就说:“我刚到市委,先露个面……没怠慢古书记吧?”

        其实市委之中没有什么大事,再说天大的大事,也没有古秋实的亲临事大,虽说古秋实不是燕省的省委书记,但他毕竟是堂堂的封疆大吏。

        夏想故意拖延一点时间,不是为了拿捏,而是不想让他显得太没姿态了,因为他大概猜到了古秋实的来意——既然古秋实是悄无声息地前来,肯定是以私人的身份。

        古秋实以什么样的身份来秦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目的和立场是什么。

        古秋实哈哈一笑:“没意见,不怠慢,你先处理一下事情,我也正好会会老友。”

        就约好了时间地点,然后挂了电话。

        古秋实在秦唐有什么老友?夏想摇头笑笑,政治人物谈笑间,真假各半,谁分得清?

        原以为市委不会有什么大事,不料事情还真是不少,一到办公室,就被几人围住了。

        先是梁秋睿前来汇报工作,接到省委办公厅的通知,范书记近期要来秦唐视察工作,具体日期未定,会提前一周通知。

        范睿恒上任后,从未视察过秦唐,眼见他即将离开秦唐之际,范大书记却突然心血来潮想要视察秦唐,是为何意?

        以范睿恒的省委书记之尊,一举一动都大有深意,来秦唐视察,绝对是要释放一个政治信号,难道是力挺章国伟来了?

        或者说,值此章国伟焦头烂额之际,范大书记的视察,会发表对章国伟有利的言论?范睿恒的政治立场和倾向,夏想一直不好下一个是偏左还偏右的结论,给人的感觉就是,范睿恒似乎总想左右逢源,但每次都是被一方利用一下,然后弃置一边,因此范睿恒估计就会终老燕省了。

        抛开范睿恒的用意先不说,梁秋睿刚走,周鸣宏就又就市政府刚刚召开的政府常务会议的一些情况,向夏想做了简短汇报,用意很明了,就是今后政府班子有什么动向,他会第一时间向夏书记汇报,也是他全面倒向夏想的具体表示。

        夏想也稍微表了态,等周鸣宏前脚走,后脚就来了章国伟。

        见到章国伟的第一眼,夏想就微微一愣,章大市长,瘦了,确实瘦了。

        章国伟其实本来也不胖,主要是他个子高,因此虽是中年男人了,依然显得身材还行。记得初来秦唐之时,他比夏想高大了许多,和夏想一起一站,显得夏想几乎全部笼罩在他的身影之下。

        但现今,章市长伟光正的形象消失不见,背微微弯着,脸色不再红润,甚至有些憔悴,站在夏想面前,似乎比夏想矮了一头。

        人活一口气,章市长想必现在也自食其果了?想当初,夏想的照片被中纪委拿来兴师问罪,现在,章市长的车震绝活照片也流传到了省纪委和中纪委,估计章市长心里大不好受。

        问题是,当时夏想的照片都当成调查取证的证据了,现在章市长的照片,省纪委和中纪委都还在压着,没有任何表态,是拿来说事,还是不了了之,还在两可之间,章市长就如此憔悴不堪了,心理素质到底还是差了一些。

        也是,夏想想通了一点,他当时是心中有底,确实没有具体事件被人抓出,现在章国伟是确有其事,虽然上面的意图还不明显,但就如脖子上被套了一个枷锁,随时都可能被人勒紧……章市长的日子是老太太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夏想倒没有幸灾乐祸的想法,这点涵养他要是没有,想再高进一步,也是很难。人的位置越高,越要胸怀宽广。胸中容不人,就做不了大事。

        “夏书记,最近有一些关于我的流言,很不好听,估计您也听到了,我来,就是想向您说个明白,事情是有,但我是被人陷害了,请夏书记相信我的清白。”章国伟一脸苦巴巴的表情,既没有愤愤不平地叫屈,又没有义愤填膺的愤慨,而是有气无力地辩解。

        夏想点点头:“总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无事生非,故意诋毁我党的高级干部,他们是一小撮儿唯恐天下不乱的分子,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国伟同志,我相信你的立场和原则,你是一个克已奉公的好同志,不要有思想包袱,好好做好本职工作,秦唐离不开你。”

        夏想的话,既是冠冕堂皇,又隐隐流露出省领导的气势,让章国伟听了心中很不舒服,不知道该怎么是好。其实他来找夏想,只是想试探一下夏想的反应,想借机察颜观色,看看事件是不是真和夏想有关。

        不料夏想的表现让他大失所望,不但不动声色,还拿出了上级的姿态来安抚他,话说得越好听,就越让他有失落感。

        出了夏想的办公室,章国伟却不无恶意地想,想整他,先别得意,他没那容易倒台!

        章国伟不知道的是,不止夏想并没有想让他倒台,制造事端的人也不是想让他倒台,而是另有谋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