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64章 秦唐回味,前景暧昧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64章 秦唐回味,前景暧昧

    作品:《官神

        在回秦唐之前,夏想还见了严小时一面。www.00ksw.org

        严小时依然娇美而妩媚,她一见夏想,就眉开眼笑地问夏想下一任会去哪里高就,她好提前做好准备,先去铺平道路,也好前去投资。

        夏想只好抱之一笑,说实话,对于下一步,他还真不知道会去哪里。

        说是爆发,其实激流都在水面之下。因为事件并没有完全公开化,只是形成了一股在圈子内传播的风潮,就如流言一样悄然蔓延。

        不过也正是因为章国伟的车震事件在事隔几个月后,才突然被人披露,夏想就知道,他的调离,差不多也要同时提上日程了。

        夏想也暗暗佩服付先锋的阴险,挖坑数月不填,一直引而不发,生生折磨了章国伟几个月,才在关键时刻突然抛出。相当于在章国伟最需要梯子向上爬的时候,他非常及时地将梯子抽空了,可怜的章国伟同志就悬空了。

        关键是,上不去也就算了,还下来,双手攀在墙头上,一定很累人!

        当然,也不排除付先锋利用几个月的时间,布置好一切,或者说,和章国伟的后台又完成了一系列的交手。

        其实说到底,从最早夏想得到暗示不要动牛林广,再由牛林广在秦唐的嚣张,联想到某地曾经轰动全国的打黑行动,拿下了一名黑恶势力保护伞的司法局局长,表面上是一次轰轰烈烈的正常的打黑,实际上,幕后的交易甚至可以上升到高层两大派系的一次间接交锋。

        夏想就知道,牛林广作为某人的代言人角色,轻易不能碰,一碰就会扎伤手。

        如果再追根溯源的话,还可以追溯到他担任省委常委之时的高层之间的过招。

        因此,牛林广以前的嚣张是本性,在他担任省委常委之后,依然嚣张,就是挑衅了,是政治斗争的延续。

        正是因为一早就有许多重量级人物再三劝告他,不要动牛林广,所以他一直绕道,从不和牛林广正面接触,也是要做出样子,拿出姿态,省得碍了别人的眼。

        还好,他不管是担任市委书记以来,还是高配了省委常委之后,和牛林广一直没有打过一个招面,从政治上讲,算是没有失分,哪怕最后牛林广被挫骨扬灰,没有经过人民的审判——审判也不过是一场更漂亮的话剧罢了,就算牛林广敢招供,他还不敢听,更不敢公开——他和牛林广之间,还真是只见刀光剑影的交手,不见彼此的真容。

        也让夏想以后即使有机会见到某人,也可以脸不红心不跳,从容地握手寒喧,假装和他没有过任何过节。因为他确实不但没有和牛林广见过面,更没有对牛林广下狠手。

        他本想抓住牛林广接受人民的正义的审判,但可惜的是,牛林广多行不义必自毙了。

        因此,夏想一直认为他在处理牛林广的问题上,基本上做到了滴水不漏。

        不过对于秦唐一任的得失,唯一的一点遗憾就是,他在如何对待章国伟的问题上,有点优柔寡断了。

        倒不是说他惧怕章国伟的后台,说到底他也有后台,足够和章国伟的后台抗衡,只比后台的话,就成了小孩过家家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实际上,官场中人有时也很清楚,官场有时很神秘,很高深莫测,有时又和小孩过家家没什么两样。有许多事情你知我知,但就是当面不说,你要打哑谜,我要讲玄机,说来说去,山高云深,其实就可能就是最简单两个字——不行。

        但话要说得委婉,说得含蓄,似乎越会绕,就越有领导艺术,不是好现象。但在现今的官场,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

        夏想倒无意去批评什么,说实话,直到今天他也不是很清楚,章国伟省里和京城的后台,到底是谁,还有章国伟和牛林广之间,又有多深的牵连……总体来说,秦唐任上,最让夏想拿不定主意又下不了决心的,正是章国伟。因为他找不到合适的结论来评价章国伟。

        章国伟有能力,也会做人,官样文章也做得锦绣,应该说,是一个八面玲珑之人,最大的优点就会演戏,但最大的缺点也是太会演戏,而且一举一动演戏的痕迹过重。

        其实官场中人都在演戏,但要演得不着痕迹不动声色并不容易,章国伟就是太注重个人形象了,将保持伟光正的形象当成了政治任务,过犹不及了。

        其实平心而论,章国伟的一些幕后手段,差不多官场中人为了自己的位子,都多少也会染指一些,别人背后两面三刀,就落人诟病少,章国伟就被人议论得多,就是因为他坏就坏了,还表面上大义凛然地假装好人。

        巨大的反差,就造成了不少知道真相的人对他的强烈反感。因为谁也不喜欢坐在台下指责这个批评那个的人,反倒自身最不干净。

        就和经常有贪官被人揭发之后,周围的人还大多不相信,因为贪官平常最节省,最高调反腐。

        但具体到章国伟身上,虽然一系列的事情背后,都有章国伟的影子,也可以肯定的是有他的黑手,甚至还有推波助澜主动挑起事端的可能,又不得不承认,章国伟太狡猾了,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尽管罪行累累,但却又让人抓不到真正的把柄。

        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就算确实是章国伟所为,但也不能就拿他如何,再说了,章国伟在秦唐屹立不倒,先后经营了十几年,省委一直不任命他为市委书记,但也不将他调离,也是说明了一点,章国伟在京城的后台,比较强硬。

        省委将章国伟压在秦唐,也是无奈之举。

        夏想甚至还想,宋朝度从长远计,让他前来秦唐,是为了铺好跳板,但从燕省省委的角度考虑,他来秦唐担任市委书记,何尝又不是一步好棋,用他可以牵制甚至打垮章国伟的好棋?

        当然,后来的种种事端,导致秦唐局势失态,而他突如其来的高配常委的提议,也让省委始料不及并且措手不及,因此,省委对他态度大变,也在预料之中。

        其实按照夏想的设想,他现在只关心的是下一步他的去向,因为他很清楚,他肯定还会在副部的级别上历练一段时间,但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是副部,常委、副省长也是副部,权力可就差了太多了。

        再诚如吴老爷子所说,省委常委、组织部长也是副部,省委组织部长可是位高权重,是令人眼热心跳的宝座。

        甚至毫不夸张地说,他下一步,不出意料的话,还会是省委常委,也就是说,省委常委的头衔去不掉,因此,他的位置就不太好安排。

        常委、副省长,似乎转折太大了一点。常委、组织部长,又似乎步子太大了一步。其他的更重要的常委位置,比如常务副省长,省委副书记,夏想更是想都不敢想,也不用想,肯定轮不到他。

        最有可能的职务就是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了。

        问题是,要去哪里?

        肯定会离开燕省,而且向东向西的可能性都不大,多半不是燕省以北,就是燕省以南——当然,夏想也考虑过有可能到京城的部委之中,担任副部长,再有可能会到中央党样学习一年半载,总书记就透露出相关的意图。

        但不知何故,夏想总觉得他还是在地方上直接担任省委常委的可能性大一些,因为付先锋的举动似乎说明了什么。

        难道是,付先锋也要出京外放了?

        下一步他将会前往何方,担任什么职务,将直接关系到今后很长一段时间的长远安排,或者说,有可能此次任命,既能体现总书记的意图,又能落实吴家的想法,还能暗含总理的影响力,同时,更有另一股神秘势力的手脚在内。

        说不定,他会被安排到一个非常错综复杂的环境之中,既是各方给他一次再次站队的机会,也是各方对他最后的观察和考验。

        ……尽管夏想对团系的势力构成并不了解,也清楚其实高层按照派系划分,平民一系、家族势力以及团系,三足鼎立的局面,其实只是一个笼统的归类,并不准确,也不全面。

        实际上,平民一系和家族势力之间,对立最为直接,但团系之中,既有平民势力的倾向者,又有家族势力的支持者。

        如果非要再细分的话,派系还会更多,但都不具有代表性了。只以代表性以及长远来看,总书记的下任关远曲,可以称为家族势力,虽然他也担任过下江市委书记,但说他是下江派也言过其实了。

        古秋实自不用说,就是团系了。作为隔代接班人,古秋实想要真正坐上第一人的宝座,还有很长的一段道路要走,不但需要自身强硬,还要有一大批中坚力量的支持。

        夏想也就明白,古秋实其实也是期望在以后的某一个时期,能够获得他的坚定的支持。

        因此,章国伟的车震事件,看似荒唐,但从现在以及将来的局势判断,首先对他现在的去向会产生直接并且强有力的影响,至于是正面还是反面,现在暂时还不好得出结论。

        其次,从长远来说,更是事关他的职务安排以及站队的重大问题。

        由此,夏想很是无奈,付先锋表面上似乎是在帮他,其实还是为他制造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