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59章 火烧林广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59章 火烧林广

    作品:《官神

        夏想怒极,施展平生力气,猛然一脚飞出,正中海军胸膛,这一脚几乎用足了全身的力气,直踢得海军横飞出去,穿过窗户,跌落到了楼下。www.00ksw.org

        二楼虽然不高,但夏想的一脚之力也力度不小,海军顿时被摔得昏死过去!

        历飞、许冠华、周鸣宏和梁秋睿等人全部涌到楼上,不等众人说话,萧伍才来得及喘了一口气,急急地说道:“领导,发现了牛林广的下落,请火速派人追捕!”

        古玉不顾众人在旁,一头扑入了夏想的怀中,泣不成声!

        英雄气短,儿女情长。

        见识了夏想为她舍生忘死的一幕,古玉才知道了后怕。如果浪漫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浪漫就不是浪漫,是血腥了。

        不过古玉还是被夏想的英勇感动得一塌糊涂,也让她相信,她终究还是没有看错人,今生今世,跟他一辈子,值了。

        夏想却没有那么多的柔情百转,他知道,此时正是趁热打铁将牛林广一网打尽的大好时机,绝对不容错过,他轻轻拍了拍古玉的肩膀,顾不上理会许冠华一脸的尴尬,问萧伍:“牛林广在哪里?”

        “据可靠消息,牛林广现在正向北逃走,可能要绕过京城,从天泽去外蒙。”

        “我去追捕!”许冠华受老古之托前来保护古玉,原以为带领一队人马前来,必定手到擒来,上演一出英雄救美,不料阴错阳差,他未立寸功,也是觉得心中有愧。

        不过许冠华毕竟是军人出身,拿得起,放得下,想通之后,心里还是舒展了许多,古玉也许永远对他关闭了大门,但古玉有夏想可以照顾一生,也是她的幸福,眼下,首恶牛林广在逃,不能放过。

        夏想一点头:“最好活捉!”

        许冠华没说话,后退一步,向夏想无言地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庄严而肃然,然后转身离去,大步流星。

        夏想受了两处刀伤,萧伍背后中了一刀,虽然都不是要害之处,但也吓得众人慌乱成一团,最后将夏想送到了医院。周鸣宏千叮咛万嘱托医生,千万要救治好夏书记,夏书记是秦唐人民当之无愧的好书记。

        梁秋睿、周鸣宏不顾夏想反对,在医院陪了夏想一夜。

        是夜,秦唐的大雨一夜未停,整个秦唐几乎成了一片泽国。

        宣传部长傅晓斌连夜召开会议,确定了宣传基调。当天晚上,秦唐人民在街道上划船、在水中开车,在地下通道游泳,在立交桥下观瀑布的无数照片,就登上了各大网站的显著位置。

        同时配发的说明指出,作为一座新兴的城市,重新建立的秦唐距今不过30多年,地下排水系统应该比其他城市更先进更合理,为何一场大雨过后,在光鲜的外表之下,暴露出的却是排水系统的落后和隐患,其中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情?

        显然,有人刻意引导舆论攻击秦唐的地下排水系统。

        果然,立刻就有不少网友回应,说是秦唐的地下排水系统是在章市长上任之后,全部扩建过一次。明明扩建了,为什么还有肠梗塞?肯定是偷工减料了。

        更有人回应说,也是,章市长在秦唐先后经营了十几年,对秦唐的大街小巷了如指掌,在章市长还是副市长的时候,就建造过秦唐的排水系统,当上市长之后,又修建过一次,似乎章市长非常热衷于搞下水道,但搞来搞去,还是不太通畅,一场大雨就现了原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然后网友们就章市长热衷于下水道工程延伸开来,扯到了章市长一向形象伟大光辉并且正面,怎么就有喜欢捅下水道的嗜好?而且捅来捅去也捅不畅通,是不是不行?最后又就引申到了工程**上面。

        秦唐,是大水汹涌。网上,是民意如潮。

        而正在京城开会的章市长,还犹在梦中而不知,正在做一场春秋大梦。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秦唐先是一场大水,又有一场大火,水火两重天,将秦唐彻底清洗一新!

        是夜,一架军用武装直升机从京城某基地升空,在许冠华的指引下,在方圆上百公里的范围内搜索,以便确定牛林广的逃窜路线。

        是夜,一队军人冒着大雨,神情肃穆,乘坐直升机降落在中天实业,二话不说冲进了中天实业的办公大楼,一顿打砸抢之后,又迅速离去。也不知是谁的疏忽,还是中天实业的电线年久失修,忽然就起了火苗。

        随后火越烧越旺,中天实业的办公大楼,连同牛林广在秦唐嚣张的象征的装甲车也被大火吞噬,在大雨之中,火光冲天,照亮了秦唐的半片天。

        由此,著名的“水淹秦唐,火烧牛林广”从此开始流传,在秦唐一直经久不衰,传播了无数年。

        是夜,躲在一处暗室之中的牛林广,忽然就接到了京城的电话。

        是衙内打来的电话。

        “牛哥,事情怎么闹得这么大?你怎么回事儿?怎么能绑架古玉?太蛮干了!”衙内声音满是激愤,“你太没头脑了。”

        牛林广还叫冤:“不怪我,是海军钻了牛角尖,是他自己发疯了,我也没想到他会乱来!”

        “好一个没想到,你知不知道一个小卒子海军突然来了这么一出,坏了多大的事?所有的布局都因为海军一闹,要全部推倒重来!事情怕是兜不住了,你好自为之吧。”衙内的声音十分冷漠,“你不要走高速,从秦唐向北,绕开京城,过天泽,然后外蒙。到了外蒙之后,有人接应,再想法远走高飞。”

        牛林广心中生起难言的悲哀,他知道,他被无情地抛弃了,就问了一句:“我的钱准备好了没有?”

        牛林广哪里知道,他不过是悲哀,但对他身后的人来说,海军一事,不但完全打乱了原先的部署,并且对夏想的政治前途,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到了外面,会给你一切办好。但之前,得全靠你自己了。”衙内就是衙内,说话很干脆,很霸道,“别有不好的想法,一定要走好路。”

        显然,最后一句是暗示牛林广别想临阵反戈,否则有的是办法让他闭嘴。

        牛林广连夜离开秦唐的时候,还看到了中天实业冲天的火光,心中无限悲凉。他在秦唐是何等的风光,现在惶惶如丧家之犬,而且还是孤家寡人,是何等的凄凉。

        全怪夏想?也不尽然,如果不是最后听信了章国伟的话,再利用智障人员骗取高额赔偿金,估计也不会败得这么快输得这么惨。

        再如果不是海军最后发疯,非要钻了牛角尖,非要以自己的命来换夏想的命,连他的话都不听了,他又何必落得被人一脚踢开的下场?

        算了,再后悔也没用了,逃命要紧。

        牛林广开了一辆无牌照的新车,一路沿公路向北,而且还专走小路,在夏想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远离了秦唐上百公里。

        封路也封不住他了,谁也不知道他逃向了什么方向。

        一口气又狂奔了上百公里,实在是累了,牛林广决定找一个路边店休息一下。刚一停下,就听到了天上传来了直升飞机的声音,不由心中一惊,难道直升飞机来追他了?不可能,夏想哪里有这么大的能量?

        不一会儿,直升飞机的声音又远去了,他又放了心,可能是附近军事基地的直升机执行任务,是他多心了。

        找了一个路边店,休息了一个小时,他又继续上路。走不多远,总觉得车子开起来不对,却又感觉不到哪里不对。又开了一会儿,就发现了问题,刹车越来越软,踩下去之后似乎没有力道一样,牛林广吓坏了,想靠边停车,却发现停不了,方盘盘也不听指挥了。

        死亡的恐惧笼罩了心头,前面是一个向右急转弯,而车速越来越快,牛林广知道遭人暗算了,汽车被人做了手脚。

        到底是谁?

        来不及多想,汽车一头冲下了公路,冲进了深达几十米的山沟之中。落地之后,一声轰然巨响,然后冲天的火光亮起,牛林广被活活烧死在车内!

        至死,牛林广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将他暗算而死。

        天亮的时候才有人发现车祸,现场惨不忍睹,里面的人已经烧成了焦炭,张大了嘴巴,样子极其恐怖。谁也不会知道里面的焦尸就是在秦唐作恶多端的牛林广,而不可一世的牛林广最终落的却是抛尸荒郊野外的下场。

        牛林广的死讯传到秦唐的时候,已经是当天下午了。

        秦唐已经放晴,街上仍有积水,偷工减料的排水系统,还在肠梗塞一样缓慢地排水。就在此时,在京城结束了会议的章国伟也回到了秦唐。

        迎接章国伟的是狼狈不堪的秦唐大街小巷的淤泥和杂乱,还有半尺多深的积水,以及中天实业的大火和牛林广的死讯。

        这还不算让章国伟最恼火最头疼的麻烦,让他最始料不及的是秦唐的一场大雨,网上铺天盖地全是秦唐的排水系统的问题,还翻出了他担任副市长和市长任上,两次大修排水系统的旧帐。

        章国伟恼羞成怒,绝对是有人故意引导舆论方向。

        肯定是夏想!

        但他怀疑归怀疑,一是没有确切证据,二是夏想根本没有见他——夏想去京城养伤去了,就赶到章国伟回来之前两个小时离开了秦唐,直奔京城,显然是故意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