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58章 一战之威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58章 一战之威

    作品:《官神

        士兵们哗啦一声将许冠华围在中间,迅速将他救到了完全地带。www.00ksw.org

        许冠华惊魂未定,刚才的气势荡然无存,连吸几口气才勉强镇静下来,一脸羞愧之色:“夏书记,刚才是我草率了,请原谅。”

        夏想清楚许冠华立刻知错就改的原因所在,是因为古玉还在里面被人劫持,而海军只让他一人进去,因此,别说许冠华带来几十人,就是带来几百人也没有海军的枪快。

        但许冠华能审时度势,瞬间想通此节并且向他道歉,也不简单,夏想就主动伸手和他握手:“你也是救人心切,不怪,不怪。”

        随后,历飞才简单说了一说海军的来历,听得许冠华也是一脸震惊。

        夏想不想再耽误时间,摆了摆手:“我现在上去和海军谈谈,迟则生变,万一他发疯了,古玉就危险了。”

        许冠华一脸愧色:“我也想舍身救人,可惜歹徒只让你一人上去,夏书记,千万小心。”

        不料话刚说完,海军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古玉说,夏想和许冠华,都可以上楼……”

        许冠华的脸色一变,刚才主要是太自信了,一枪之后,现在还没有回过神儿来,就微一迟疑,不等他反应过来,夏想已经微微一笑,轻轻分开众人,一步迈入到场地之中的空旷之地!

        “夏书记!”

        “领导!”

        不少人发出一阵压抑的惊呼之声,现在的夏想,完全暴露在海军的射程之下,一枪过后,就有可能当场毙命。

        夏想却施施然站在场中,坦然地伸出双手:“海军,我上楼了。”言语轻松,犹如前去作客一样。

        直看得周围的人心惊肉跳,又暗暗佩服夏书记的镇静和胆量。

        海军的声音再次响起,还是一样平静和没有感情:“好,够男人!你一个人上来,敢耍花招,大家就一起死!”

        夏想就迈着方步,在所有人心惊胆战的注视之上,缓慢而坚定地上了楼。

        许冠华望着夏想进入别墅大门的背影,长叹一声,他知道,刚才是古玉对他的试探,从此刻起,他在古玉的心目中,将永远没有了一席之地。

        许冠华无比懊悔,他痛失良机了。但扪心自问,虽然痛恨夏想对古玉的霸占,但刚才夏想的举动还是让他肃然起敬,够男人,够英雄,也确实值得古玉爱他爱得死去活来。

        此刻起,许冠华真心佩服了夏想。

        夏想的背影消失在大门之内,在场的几十名警察,几十名士兵,无一人不目不转睛地盯着夏想的背影,只要心中有热血,只要是男人,谁不被夏想大义凛然的举动所感动?

        在和平年代,没有抛头颅洒热血的机会,却有眼前的生死考验。在生死考验的面前,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过关的,何况夏想又是堂堂的省委常委、市委书记,官至如此高位,还能有舍己救人的举动,夏想所展现的人格魅力,就震憾了在场的所有人。

        ……别墅里面没有开灯,夏想一进门,就被一支枪顶住了头,是海军,他拍了拍夏想的避弹衣,冷冷一笑:“这东西不管用,我的枪都是钢芯子弹,一穿就透。”

        夏想居然还能笑得出来:“海军,我来是和你谈谈的,不是打架,你不必用枪指着我,倒显得你心里没底。”

        海军一愣,也笑了,放下了枪:“赤手空拳你也不是我的对手,行,我最佩服敢作敢为的男人。走,上楼。”

        楼上,靠墙角的地方有一张大床,床上并排坐着三个人,中间是古玉,一左一右是金银茉莉。三人都穿戴整齐,没有被捆绑,也没有伤。

        一见夏想进来,金茉莉的眼泪就涌了出来:“你为什么要上来?”

        银茉莉却嘴角一撇,微有不屑地说道:“真是一个多情男人,不知道说你什么好。”

        古玉却是一脸柔情,心满意足地说道:“我就知道会是你上来,你没有骗我。”

        海军咧着大嘴,哈哈一笑:“夏书记,没想到你还真会讨女人欢心,不过,今天过后,你再也没有机会骗女人了。”

        海军顶多35岁,平头,浓眉,但眼睛不大,双眼十分机警,眼神跳跃极快,眉宇之间却又透露出冷静,就如一头狡猾而又阴冷的狼。

        夏想也不客气,上来就坐在椅子上,也不理古玉三人,直接问海军:“有话就说,你想要什么,现在我们开始谈判。不过在谈判之前,你先放了她们。”

        海军眨了眨眼睛,想了一想:“为了保险起见,我只能放两人,留下一个当人质,你选一个人留下。”

        “我!”

        “我!”

        “我!”

        古玉、金茉莉和银茉莉三个人异口同声,几乎同时说出口。

        夏想作难了,抬头向三人看去,见古玉眼中流露出毅然决然的神情,一瞬间下定了决心:“古玉留下,陈茉陈莉走。”

        金银茉莉心有不甘,但也知道现在不宜多说,两人都无限哀怨地看了夏想一眼,转身下楼。

        楼上,只剩三人。

        海军上下打量了夏想几眼,说道:“夏书记,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也别怪我心狠手辣,今天我骗你上来,就是为了杀你。因为你毁掉了中天实业,牛总是我的恩人,我杀你,是为了报他的恩情。”

        难道是海军的个人行为,不是牛林广暗中指使?也有可能,海军这样的人,不能以常理度之,夏想也没时间猜测真相,依然镇静地说道:“你杀了我,你也逃不了。现在回头还来得及,我保证法律的公正。”

        “夏大书记,你就不要再多说废话了。我手下好几条人命,你以为我还能活命?我这辈子够本了,杀了你,也算完成了最后一个心愿,不过你放心,我只杀你一个人,你死之后,我会放了古玉。我不杀女人,更不杀无辜的女人。”

        “牛林广在哪里?”夏想突兀地问了一句。

        海军一愣,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夏想已经动手了!

        夏想岂能坐以待毙,他很清楚海军心性坚定,不会被他说服,所以一开始就不认为能劝说海军回头,刚才几句话不过是缓兵之计,是在等候一个时机。

        他让古玉留下,也是因为古玉和他之间更多默契,心意相通,因此,趁海军不注意的间隙,他向古玉施了个眼色……夏想一动手,古玉就飞速来到窗前,用力一脚踢出,将窗户踢开。

        海军知道上当了,勃然大怒,一扬手就一把匕首在手,直刺夏想咽喉——近身搏斗,匕首比枪来得更快——夏想怎能让他刺中,身子一闪,躲过了要害,却没躲过肩膀,寒光一闪,肩膀上被划了一个寸长的血口。

        夏想虽然身手一般,但也自认有点拳脚,一招之下就受了伤,可见海军果然厉害,怪不得连萧伍也畏惧三分。

        一招不中,海军第二招又至,速度之快,让夏想几乎难以招架,匕首又刺夏想心脏。

        招招毙命,可见海军是下了狠手,不留一点情面。

        只不过情急之下,海军忘了一点,夏想穿了避弹衣!等他眼见得手之时,心中刚一窃喜才又察觉到不对,他的钢芯子弹可以穿透夏想的避弹衣,匕首却是刺不穿,怪不得夏想没有躲开,不是躲不开,是故意不躲。

        想要再抽身的时候,已经晚了,夏想一拳击出,正中他的右脸,力度够大,力道够狠,直打得海军掉了三颗牙齿,同时又一阵耳鸣。

        不过海军到底不是一般人,匕首一转向,自下而上一划,又在夏想的肩膀之上狠狠划了一道!

        两个会合,夏想身中两刀。虽然都不是致命伤,但血如泉涌,也是十分吓人。

        海军也急眼了,趁转身的功夫,猛然又抽出一把匕首,手一扬,匕首脱手而出,直奔古玉的心口而去。以他的力道和手法,只要刺中,古玉必定当场身亡。

        夏想救不及,只觉得血向上涌,飞起一脚就朝海军踢去,用尽了全力。不料海军轻轻一躲就闪到一边,终于一弯身拔出了手枪——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如兔起鹘落,十分漂亮。

        夏想长叹一声,救不了古玉,保不了自己,今天真要落难于此了?萧伍何在?

        念头一起,只听哗啦一声声响,两个人影几乎同时从窗户之中跳了进来,一人飞扑向前,一把将古玉推倒在地,硬生生用后背接下了匕首!

        正是萧伍。

        另一人还没站稳,手中就有一条寒光射出,海军手中的枪刚刚瞄准夏想,还没来得及扣动板机,一枚精制的短箭就穿手而过,将整只手掌洞穿!

        巨痛之下,海军的手枪随即落地。

        正是萧良。

        萧良一击得手,毫不停留,飞步向前,迎着海军就是一拳。

        萧伍也是强忍巨痛,一咬牙,从背后拔出匕首,不顾血如泉涌,飞身向前,和萧良一起,将海军围在中间,缠斗在一起。

        只交了两招,受伤的海军就知道他不是眼前两人的对手,若论单打独斗,或许他可以取胜,但两人联手,他没有一点胜算。

        海军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转身逼退了萧伍,猛然冲上前去,试图抱死夏想,同归于尽然后跳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