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55章 水淹秦唐,民心高涨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55章 水淹秦唐,民心高涨

    作品:《官神

        章国伟说动身就动身,向夏想打了个招呼后,就带着秘书、司机和政府秘书长,直奔京城而去。www.00ksw.org

        省政法委的会议,黄得益不想去,打了电话过去请示,得到的答复是,必须去!黄得益无奈,只好向夏想告罪。

        夏想却没有黄得益预想中的担忧,反而一脸轻松地说道:“去吧,省里的工作总要配合。”

        “可是夏书记,秦唐现在的现状,我又不太放心……”黄得益忧心忡忡,确实担心夏想的安危。

        夏想呵呵一笑:“不急,有人躲在幕后不敢露面,证明他心虚了,着急了。等你回来后,如果他再不露面,就上报公安厅,请求公安部下发全国通缉令!”

        黄得益虽不放心,但也必须服从省委的指示,只好冒雨离开了秦唐。

        秦唐,大雨如注,下了一天不见停止,是秦唐少见的大雨。

        夏想望着窗外地面上越积越深的雨水,心情有些沉重,他担心的不是牛林广的报复,也不是海军的暗中下手,而是秦唐的排水系统能否承受得了这一场大雨。

        牛林广暂时不露面,但夏想相信他跑不了。海军虽然神出鬼没,夏想也不用时刻担心他暗下毒手,海军身手再高,他也终究只是一个人,再说萧伍和萧良已经双双出动,四下寻找海军的下落,相信不用多久,海军就会落网。

        萧伍和萧良联手,还制服不了一个海军?

        哦呢陈另外也派人在暗中追查牛林广的踪迹,据可靠消息,牛林广不在京城就在秦唐,而且在秦唐的可能性极大。

        还有一点,牛林广可能还将诸葛霸道带在了身边,逼迫诸葛霸道再为他出谋划策。诸葛霸道现在对牛林广肯定不再一心了,他一定想方设法摆脱牛林广的控制。

        夏想由黄得益前往省委开会、章国伟赶赴京城开会得出结论,恐怕最后一轮也是最大的一次正面压力,将会再次来临。

        该来的,就来好了,就象眼下的秦唐的大雨,天要下雨,谁管得了?但管不了天上的雨水,至少可以及时疏通下水系统,将雨水全部排走。

        夏想心中有了清晰的轮廓……因为下雨的缘故,天黑得早,下班后,他坐车回到自己的住处,没再去找卫辛。

        街上的积水已经到了脚跟了,看样子,秦唐和国内任何一座城市一样,外表光鲜。在光鲜的外表之下,就是落后而陈旧的排水系统,即使不陈旧,也绝对是偷工减料的工程。

        回到家里,夏想的心思还一直放在大雨上,天气预报说,大雨可能还会持续两天。再下下去的话,就真的水淹秦唐了。

        电话就突兀地响了,在寂静的夜里,伴随着窗外的雨声,就格外有点刺耳。

        京城来电。

        “夏书记……”还是上次那个阴冷而阴森的声音,“看来,你还真是要一条路走到黑了?”

        “不要装神弄鬼,有本事就露出真容。”夏想也没客气,冷笑说道。

        “我是无名小卒,你堂堂的夏大书记肯定没有听说过。”对方继续假着嗓子说话,“得饶人处且饶人,夏大书记,听人劝,吃饱饭,你不要把事情做得太绝了。你现在放牛林广一马,可以造福家人和朋友……”

        言外之意自然就是**裸的人身威胁了。

        夏想怒极反笑:“朋友,说一些没用的狠话又有什么用?我倒劝你,有真本事就拿出来,咬人的狗不露齿。”话外的意思当然是骂对方是狂吠但不会咬人的狗了。

        “夏书记,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对方怒了,“我最后奉劝你一句,下一次,天上掉下的就可能不是广告牌了!”

        对方挂断了电话。

        夏想心中怒火高涨,现在黑势力猖獗到了如此地步,太嚣张太狂妄了。就更让他下定了决心,牛林广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哪怕是范睿恒亲自打电话给他,指名道姓要他放手牛林广,他也会绝不放弃!

        法律和公正何在?

        电话又突兀地响了,还是京城来电,夏想正在气头上,还以为是对方的威胁电话,接听之后就先来了一句:“我警告你,你敢再暗下黑手,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电话里却传来了吴才洋的声音:“好大的火气,我还以为打错了电话。”

        夏想一愣,吴才洋怎么在这个节骨眼上打来了电话,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吴部长,刚刚接到了一个恐吓电话。”

        “是因为牛林广吧?”吴才洋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来有什么起伏,“我打来电话,也是要说说牛林广的事情。”

        夏想心中一跳,他知道早晚会有京城的压力出现,没想到却是吴才洋亲自向他施压,牛林广的后台难道真是那个人?

        但问题是,也没听说那个人和吴才洋之间有什么过深的交往?不过又一想,对于高层之间的互动,他所知道的还是流于表面,不到省部以上,哪里会知道得深入?

        “吴部长,牛林广还真是不简单,惊动了许多意想不到的人物。”夏想的话,半是感慨,半是无奈,也有一丝辛辣的讽刺意味。

        吴才洋却不理会夏想的感慨,直接干脆地说道:“有人托到了我,我想了想,觉得有必要和你说两句,你听不听,自己拿主意,我只负责传话,没有倾向。”

        “牛林广交出诸葛霸道和海军,所有的事情都是诸葛霸道和赫咨谓幕后决定,再由海军具体实施……结案之后,牛林广的财产由你处置,他隐姓埋名,飞往加拿大。”也难为堂堂的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部长传话,还记住了不少人的名字,居然都没有说错,也从侧面证明,托吴才洋传话的人的分量足够重。

        夏想笑了,笑声中既有讽刺,又有无奈:“吴部长,我只问您一句,我拿诸葛霸道的钱,我有那么傻?”

        吴才洋依然不动声色地答道:“我说过了,我只负责传话,没有倾向。不过话说到这里,有一句话还是要多说一句,夏想,除掉牛林广固然可以大快人心,可以为民除害,但绝对会对你以后的前途不利。从我个人的角度出发,我希望你能做出成熟的政治决定,而不是意气用事。”

        外面的雨一阵紧过一阵,打得窗户直响。夏想站在窗前,望向外面深深的夜,心中还是掠过一丝悲哀。位置越高,越视民心如无物,一个牛林广,让章国伟避之如虎,甚至让高层也紧张如斯,竟能惊动堂堂的中组部部长亲自打电话给他。

        明为传话,实为说情和交易。

        猛然,一道闪电划破了漆黑的夜晚,随后,一阵沉闷的雷声由远近及,迅速逼近夏想房间,就如在窗外炸响一样,震得窗户直响。

        夏想看着映照在玻璃上的自己的冷峻的表情,他就知道,再大的压力他也能扛得住!

        有太多的冤魂等他除掉牛林广!

        第二天一早,夏想担心中的事情发生了,大雨一夜未停,秦唐积水成灾,无数汽车在雨中熄火,无数地下通道成了游泳场。

        水淹秦唐。

        夏想接到了司机的电话,说是汽车进水,半路熄火,接不了他了,正紧急调别的车。夏想就让市委不必再来车了,反正不远,他步行过去。

        真是滑稽,堂堂的市委书记的专车也被大雨浇得灭了火,水火无情,在大水面前,人人平等。

        夏想步行去上班,雨还是很大,他打着伞,很快就被淋湿了。走到半路上,不时有认出他的人和他打招呼,他都一一回应。

        自己打伞又挽着裤腿的市委书记夏想,形象非常亲民,所有见到他的市民,都对这位年轻的市委书记,投来了崇敬的目光。

        才走不远,有一辆车发动机进了水,在雨中走不动了,正好处在一处旋涡,眼下就要被冲进了深水之中,司机束手无策,夏想就过去帮他推车,还招呼了几个路人一起来推。

        在四五人的齐心协力之下,终于将车推出了险地,司机也认出了夏想,激动得手足无措,让市委书记帮他推车,简直太荣幸了!他搓着手,抓耳挠腮,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夏想笑了笑,转身要走,司机终于大着胆子问了一句:“夏书记,秦唐的大雨我们不怕,毕竟是百年一遇,但我们怕牛林广,他在秦唐为非作歹五六年了,没人治得了。夏书记一来,牛林广就被打趴下了,可是听说牛林广还没有抓住,我想问问您,牛林广能抓住吗?”

        古人说,苛政猛于虎,在秦唐,林广之害大过洪水。

        夏想冲司机坚定地一点头:“能,肯定能!”

        风雨中,司机带头,周围的人群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司机的话,代表是全秦唐人民的心声,夏想的心中,莫名有了一种沉重。

        在有可能的前途受阻和拿下牛林广之间,他不是没有过犹豫和动摇,但现在他明白了一点,700万秦唐人民的民心,就是一场从天而降的大雨,要的就是冲刷秦唐的耻辱。

        步行到了市委,夏想全身淋得精湿,他却一点也不觉得寒冷,反而热情高涨,坐到办公室,还没有来得及换下湿衣服,就接到了萧伍的电话。

        “领导,发现了海军的行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