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46章 穷途末路,不问归途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46章 穷途末路,不问归途

    作品:《官神

        周鸣宏决心全面倒向夏想,就是在崔向的死讯传出之时,让他坚定了想法。www.00ksw.org

        崔向之死让他看清了一个事实,政治斗争的失利,有时不仅仅是丢官那么简单,甚至还会付出生命的代价。也是,越是风光,越是险峰,要不怎么说,无限风光在险峰?

        一个人位置越高,相应的,承担的社会责任就越大,相反,失败之时要付出的代价就越惨痛。

        他和章国伟之间,虽有共同语言,但还达不到十分密切的程度,而且随着章国伟为达目的不惜一切手段对夏想明里暗里斗争的白热化,也让周鸣宏明白了一个道理,三任书记的压制,十几年的努力没有扶正,已经让章国伟濒临于失控的边缘。

        章国伟再保持伟光正的形象,再假装淡定,他其实基本上接近丧心病狂了。

        自从夏书记来到秦唐之后,章国伟暗地里下了多少绊子,发了多少坏,每一次事件的背后,都有他的一双黑手在兴风作浪。周鸣宏算是看透了章国伟的虚伪,也知道章国伟再一条路走到黑的话,注定没有好下场。

        崔向之死还没有让他惊醒,反而让他以为有机可乘,以为背后的势力还会不遗余力地打击夏想?是,上次中纪委事件是一个契机,但已经以失败而收场了,崔向都没有成功的事情,章国伟以为他还可以办到?

        所有人做事情的时候,往往只想到成功,不想到失败的后果,所以不管是商场还是官场,都不乏在竞争中一败涂地的一方。再成熟的政治人物也难逃过度自信的一关,周鸣宏就知道,章国伟快要疯狂了。

        因此,周鸣宏就及时远离了章国伟,他认定章国伟穷途末路了。

        正好借此次富北县煤矿事故,夏书记有意让他查明真相,他就立刻表示了靠拢。

        真相,果然触目惊心。周鸣宏暗暗心惊,也更是震惊于一些人的心狠手辣,为了赚钱和打击政治对手,真是无所不用极其,太可耻太可恶了!

        周鸣宏会同黄得益,查明了3名矿工受人指使,哄骗7名智障人员下井之后,将人淹死并且伪造成渗水事故的全部经过,并且供认出幕后主使是修罗!

        修罗,正是上次被萧良所废的牛林广的得力干将之一,被废之后,虽然身手大不如从前了,但在中天实业的地位还是很高,还负责一大摊子事情。

        仅仅是修罗负责,仅仅是牵涉到牛林广,还不足以引起周鸣宏的气愤,而是因为据可靠消息得知,类似的事件发生的不是一起,而是数起。

        涉及到几年来秦唐所有大大小小的安全事故,都有牛林广暗中插了一手,利用智障人员大发不义之财。周鸣宏现在才知道,牛林广庞大的财富的背后,不仅仅是他敲诈勒索所得,原来还有血淋淋的人命!

        周鸣宏愤怒了。

        本来向夏想汇报案情进展是黄得益的工作,但黄得益正忙着抓捕3名矿工供出的修罗——修罗已经闻风而逃,正逃向皇市。

        皇市紧邻秦唐,是燕省著名的避暑旅游之地,现在正是旅游旺季,四方游客众多,修罗一旦混迹其中,就如泥牛入海,再难抓获。

        而且皇市也有出海口,万一修罗沿海出逃,说不定就逍遥法外了。

        黄得益紧急和皇市警方联系,一开始皇市警方态度很好,声称要全力配合秦唐警方的抓捕工作。不料等历飞亲自带队前往之时,才走到半路上,就又接到了皇市警方的电话,说是出于维护皇市旅游城市的形象考虑,要求秦唐警方低调行事,尽可能降低影响。

        话说得也合情合理,因为皇市有一处行宫,每年都有中央领导前来避暑消夏,确实安全工作不容忽视。但现在是5月,中央领导还没有到皇市避暑,皇市方面却以此为由要求秦唐警方低调行事也就算了,甚至还流露出不配合工作的态度,就让历飞大为不满。

        ……周鸣宏向夏想汇报了事件的前因后果,就又说道:“夏书记,皇市方面态度大变,我怀疑和省里的压力有关。”

        其实不用周鸣宏说明,夏想也猜到了一点,在他布置的针对牛林广的一系列的布局之中,在秦唐范围之内还好,一旦出了秦唐,就有可能遭遇到其他地市不合作的情况。

        果然,被不幸地猜中了。

        不仅仅是范睿恒的态度有了微妙的转变,还因为涉及到了政法系统和公安战线上的配合,政治委书记李炳文和他关系一般,一直对他不太感冒,肯支持他才怪。

        还有一点,他和皇市方面,不管是市委书记还是市长,或是公安系统,没有一个熟人,因此,对方公事公办之外,再加上有上头的暗示,态度冷漠也再正常不过。

        “修罗一定要抓捕归案,不管采取什么办法,不能让修罗逍遥法外。”夏想相信周鸣宏会有办法,他在秦唐多年,皇市又和秦唐是邻市,不信他在皇市没有一点儿关系。

        周鸣宏要向夏想靠拢,就要拿出诚意,他要的就是夏书记的决心和力度,就表了态:“我和皇市的常务副市长关系还说得过去,找他向皇市警方出面做做工作,应该会有一定的效果。”

        夏想点头:“辛苦你了,鸣宏。”

        周鸣宏站了起来:“不能再让个别人搅乱秦唐了,秦唐需要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我会坚决落实夏书记的指示精神。”

        有了周鸣宏作为臂膀,夏想心里就踏实多了。陆明毕竟是范睿恒的人,现在和他的关系也不远不近,周鸣宏现在及时靠拢,就让他在市政府班子有了一个强有力的助手。

        夏想也清楚周鸣宏也是看准了时机,认为有机会赌上一把,或许还有可能借机扶正。可以理解,政治人物无利不起早,如果既能伸张正义,又能让自己有利可图,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周鸣宏一走,夏想就又接到了黄得益和历飞的电话,听到两人汇报了一番工作,他就更坚定了自己的判断,正是李炳文出面暗示了。

        不管李炳文是出于保护牛林广的目的,还是打着别的光明正大的旗号,反正就是出手阻拦他的计划了,夏想虽然在省委常委中排名比李炳文靠后,但也是平起平坐了,犹豫一下,就拿起电话直接打给了李炳文。

        “李书记,秦唐的海峰煤矿安全事故经初步查明,是一起人为杀害智障人员的恶**件,现在正在抓捕元凶,因为涉及到了外地的警方,还需要李书记支持秦唐的工作。”夏想的话,客气之中有淡淡的请求之意。

        李炳文的声音很疏远:“秦唐的工作要支持,皇市的工作也要支持,夏书记,省里也很为难。皇市方面也不太满意,也要体谅他们的难处。”

        夏想还以为李炳文多少客气几句,不料上来就摆困难,一点余地都没有,他也有点不快:“李书记,全省政法公安系统一条线,兄弟地市配合工作,你帮我我帮你,才叫兄弟地市,要是大家都自扫门前雪,别说跨省追捕了,跨市追捕就困难,还怎么保护人民群众的安全?”

        “夏书记,皇市不是特殊吗?具体问题具对待。”李炳文也没给夏想留几分情面,“我再过问一下。”

        依然是敷衍了事的口气,并没有真正用心。

        夏想无奈,李炳文和省公安厅长马杰之间有矛盾,他和马杰关系不错,也导致了李炳文对他看不过眼,当然,也有其他更深层次的原因。

        现在李炳文故意卡脖子,也不排除受到京城方面授意的原因。

        不管了,即使皇市方面不大力配合,至少大面上的配合也要有,夏想指示历飞,全速前往皇市,一定要将修罗抓捕归案。

        修罗被抓捕,再加汤大少的供词的话,两人如果同时指证牛林广,牛林广就跑不了了。

        当晚,黄得益前来向夏想汇报工作。

        “夏书记,汤大少不肯招供,一口咬定是他自己所为,没有受人指使。”

        “老贼被害案有了进展,初步查明,幕后主使是诸葛霸道。”

        “夏书记,关于如何处置诸葛霸道,我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要向您汇报一下。”

        黄得益一口气提出了许多问题,似乎积攒许久的恶气一口吐出,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一样。

        夏想见黄得益目光闪烁,心里猜到了几分:“得益,在我前来秦唐之前,你和谁打过交道,有过什么过往,我不会过问,也不想知道。”

        黄得益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夏书记,您不想知道,我也必须汇报一下……我和牛林广也有过来往,还收过他的礼!”

        黄得益即使没有包庇牛林广,肯定也有纵容失职之过,否则在公安局长的眼皮底下,牛林广为非作歹数年,公安局长是吃干饭的?

        夏想其实对黄得益和牛林广之间有一定的利益纠葛早有猜测,一直不说,就等黄得益自己说出来。

        等黄得益完全撇清的时候,就是牛林广在秦唐的根基真正动摇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