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44章 加紧收网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44章 加紧收网

    作品:《官神

        矿难现场指挥部,章国伟正在和富北县委书记王海景、县长朱得志、副县长秦超,以及孟天元,召开现场办公会。www.00ksw.org

        常务副市长周鸣宏、政府秘书长谢传胜也参加了会议。

        谢传胜建议孟天元接受受害者家属的要求,同意赔偿。市委市政府也会尽量做好安抚和善后工作,在解决问题、减小影响上面,市委市政府的意见是统一的,有两点指示精神,一是尽可能安抚遇害者家属,不让家属闹事为第一原则。二是能赔偿解决就最好赔偿解决,事情控制的范围越小越好。

        谢传胜侃侃而谈,说了一大通,章国伟在一旁只是不停地抽烟,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他不说话,显然就是等同于默认了谢传胜的提议。

        王海景先是看了章国伟一眼,眼神跳跃之间,又落到了朱得志的身上。

        朱得志却谁也不看,只是紧绷着脸,神色十分严峻。

        副县长秦超等谢传胜一说完,就又鼓动孟天元:“天元,谢秘书长的建议很好,我个人认为值得考虑。只要安抚了家属,家属不闹事,就相当于解决了问题,在死亡人数上就可以少报,市委市政府也能落个好,你个人也破财消灾。”

        孟天元却摆了摆手,说道:“我想先听听王书记的意见。”

        一句话闹了秦超一个大红脸,也是,有书记和县长在,还真轮不到他这个常委副县长先发话。

        王海景愣了愣神:“我原则上同意谢秘书长的提议。”

        朱得志却一抿嘴,似乎决心很大:“我不同意谢秘书长的看法,首先,抢救工作还在进行之中,现在才过去两天,就认定下面的人遇难了,不符合科学发展观。其次,在没有最终确定具体人数之前就谈赔偿,也不太合适。我的意见就这些。”

        朱得志话说得有点生硬,显然有点生气了。

        孟天元就说话了:“海峰煤矿一共120名工人,现在有117人安全,但秦县长却说矿下有36名工人,不知道从哪里得出的准确数字?现在一下出来许多受害者家属,说实话,我都不认识,他们就是哭着喊着要赔偿要钱,一点也不关心矿下被困的人的生命安全,他们不太象家属,倒象是……算了,不说了。”

        孟天元也是见多识广了,不会被谢传胜的市政府秘书长的名头唬住。

        事情确实大有蹊跷,孟天元也越来越觉得可能遭人算计了。因为据他所知,矿下再怎么着也不可能有30多人,而副县长秦超却不是捂着盖着,非要将人数往多里说,大有猫腻。

        哪里有希望自己治下的煤矿事故越大越好的副县长?

        而且现在抢险工作还没有结束,还没有就确切人数达成一致,就急着提出赔偿问题,孟天元也不是没有见识的人,就越发感觉蹊跷。

        章国伟发话了,他摆了摆手:“赔偿工作和抢险工作最好同时进行,否则家属闹事,闹到京城,闹到省里,事情就一点也捂不住了,再有新闻媒体煽风点火,小事也能闹成大事。”

        孟天元强硬地回了一句:“我想再听听夏书记的意见。”

        在官场上,当着二把手提一把手,是大忌,章国伟再有涵养,也是脸色一变。

        如果说孟天元不是官场中人,还好说一些,关键是朱得志也紧接着说了一句:“夏书记的指示精神是,以求人为第一原则,其他事情,都要为救人让道。”

        身为县长,当着市长的面搬出市委书记的指示精神,是不会做事的表现。

        章国伟脸色再变,片刻之间又恢复了平静,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就出去了。

        谢传胜意味深长地看了朱得志一眼,也出去了。

        王海景脸色沉了下来:“得志,你怎么能乱说话?”

        朱得志没理会王海景的批评,却说:“王书记,我就一句话,这件事情很复杂,要是处理不当,我们被就地免职还是轻的,说不定还得当替罪羊。我相信孟天元没说谎话……”

        话未说完,周鸣宏推门进来了。

        “海景、得志,受夏书记之托,我来具体了解一下情况。”周鸣宏一进门就说了一句让王海景和朱得志吃了一惊的话。

        周鸣宏的意思是,他暂时代表夏书记了?但问题是谁不知道他以前和夏书记不和,现在怎么夏书记会托付重任给他?

        不等两人想明白,周鸣宏就冲一旁的秦超说了一句:“秦超同志,请你回避一下。”

        秦超还想听听有什么秘密,一下就脸红了,低着头快步出去了。

        周鸣宏也不看孟天元,他和孟天元之间毕竟有过芥蒂,不过受了夏想的重托,他必须弄清事实真相,就又不得不直接面对孟天元。

        ……让周鸣宏出面只是夏想计划的第一步,因为他已经看了出来,周鸣宏和章国伟已经貌合神离了,现在正在考验周鸣宏的一个大好时机。

        第二步,自然就是安抚好哦呢陈,让萧伍会同哦呢陈的手下,继续暗中调查海峰煤矿事故背后的真相。

        两天过去了,抢救工作没有丝毫进展,也让夏想头疼。同时也从侧面说明,事情绝对大有内幕。

        昨晚他和孟天元会谈了半个小时,也相信了孟天元的话,井下没有30多人,工人只少了3个人,但却来了几十个家属来索要赔偿……显然,有人躲在幕后操纵了一切。

        不用想,就知道是谁的手笔。

        而且几乎在同一时间,哦呢陈的生意受到了打击,有人暗中捣乱,先是在向配送的菜中下了药,导致几名顾客拉肚子,又有一些人吃饭的时候,吃出了苍蝇、老鼠和蛇,反正什么恶心菜里有什么,还就趁人最多的时候闹,闹得人人皆知。

        哦呢陈的几家酒店的生意,一落千丈。

        哦呢陈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已经开始了着手反击。老贼之死,萧良身受重伤,生意受损,金银茉莉遭受人身威胁,等等,一系列的手段说明,牛林广要全面反扑了,要的就是置他于死地,他没有退路,只有迎难而上,正面面对!

        不过还好,夏想在正面的攻击正在全面铺开。

        先是受伤的京城的投资商醒来之后,就立刻指证是牛林广的人制造了车祸,并且提供了车辆信息,一查,是牛林广手下一个主要头目安志强所为。

        历飞二话不说,亲自带人到中天实业抓捕,不料安志强已经抢先一步逃到了京城,正准备从京城逃向国外。

        岂能任由他逍遥法外?夏想大怒,立刻打电话给蒋雪松,请求京城警方协助。按说案件不大,不足以惊动堂堂的政治局委员、京城市委书记,但夏想就是夏想,面子天大,一个电话打了过去,蒋雪松立刻亲自下令拦截安志强。

        京城警方立刻紧急出动,封锁了机场,将安志强当场拿下!

        蒋雪松给足了夏想面子,在秦唐市警方还没有赶到京城之前,就由京城警方直接押送到了秦唐。

        安志强被以迅雷之势抓捕,当即震惊了牛林广。

        牛林广以为安志强可以从容脱逃,不会留下后遗症,不料夏想关系网太庞大了——安志强的落网,虽然不至于对他造成直接威胁,但也让他小输一局,大失颜面。

        更让牛林广恼羞成怒的是,黄得益为了破获老贼被杀一案,将秦唐所有的娱乐场所,闹得鸡犬不宁,而且在调查期间,专门针对他的手下,严加拷问,不但让他也收入大减,而且让整个中天实业人心惶惶,如临末日。

        牛林广知道,夏想下狠手了。

        牛林广又一次冲窗户开了枪,不是一枪,而是连开两枪,就吓得一旁的诸葛霸道和赫咨谓胆战心惊。

        “你们一人帮我想一个办法,一个对付夏想,一个对付哦呢陈,将两个人全部打倒,你们就是中天实业的功臣。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霸道、咨谓,就靠你们了。”

        诸葛霸道和赫咨谓对视一眼,都知道如果当不了中天实业的功臣,就有可能是牛林广眼中的罪人。真要到了那个时候,罪人就是出来顶罪当替罪羊的。

        虽然心思浮动,但诸葛霸道和赫咨谓还没有背叛牛林广的打算,除了牛林广心狠手辣,背叛他没有好下场之外,他们也知道牛林广有非常强硬的后台,如果夏想从正面打压得过急了,逼急了牛林广,就会有来自上面的压力。

        因此,现阶段还必须和牛林广一心,说不定牛林广和章国伟的两处出击,可以让夏想手忙脚乱,最终在秦唐败走麦城。

        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会承认失败,尤其是手中大权在握的人,更是自信满满了。

        牛林广也清楚的一点是,即使他不惹夏想,夏想恐怕也要正式拿他开刀了。既然如此,不如化被动为主动,用一系列的重拳将夏想打到痛打到怕,打到他主动滚出秦唐!

        至于哦呢陈……牛林广暗中冷笑,一个破落户来到了秦唐,还想折腾出事情,既然来了,就别想活着离开!

        就在牛林广精心布局,要对夏想和哦呢陈展开全面进攻之时,夏想也没有闲着,正在继续加紧收网,决定对牛林广当头一棒。

        一天后,夏想巨棒在手了——海峰煤矿的事故真相,查明了,背后有令人发指的血泪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