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42章 省里微妙,秦唐大闹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42章 省里微妙,秦唐大闹

    作品:《官神

        就在夏想综合最近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理顺思路之时,在市委大院之中,又悄然流传一则谣言,说是范进已经被省纪委立案调查。www.00ksw.org

        范进涉嫌在提拔干部和选拔任命的过程中,收受贿赂,涉案金额高达500多万元,先前提拔了30多名亲信,包括数名区县一把手!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夏想立刻敏锐地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从正反两面,章国伟和牛林广同时出手了。

        果然,表面上流言所指之人是范进,但飞到省委的举报信,明是举报范进任人唯亲,在秦唐刚刚过去的一场人事调整之中,大肆提拔亲信,破坏党纪国法,胆大妄为,实际上,举报信在最后还注明范进是受人指使,在幕后人物的操纵之下,意图将秦唐打造成一人的秦唐。

        范进的幕后人物,显然暗指夏想。

        原来章国伟是再次拿提拔任命的问题说事,哪个市委书记到任之后不提拔自己的人?不提拔自己亲信的市委书记,可以落一个正派的好名声,但工作开展不了,不出成绩,光要一个民间的名声又有何用?而且只落名声,不和上级处好关系,反而会让上级认为你是沽名钓誉之辈。

        实际上,夏想在提拔任命和人事调整等重大问题上,不能说做到了百分之百的公正——世界上也没有百分之百的公正——至少他也问心无愧了,没有完全提拔自己的亲信,而且说实话,他在秦唐也没有布置亲信的想法。

        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等他一走,下任书记依然还会再次调整人事,他又意识到在秦唐可能无法做满一届,何必多此一举?

        即使如此,章国伟从正面出击,却是还拿人事问题说事,也让夏想窝火。

        也是,人事问题是章国伟最大的软肋,他在秦唐先后经营十几年才布了一个大局,夏想上任之后,半年时间就将他的布局拆分得七零八落,他能顺气了才怪。

        但夏想并不认为章国伟的计策能奏效,省委任命他来秦唐担任书记,就是让他主持大局来了,书记不一手掌握人事,还是一把手的权威么?

        不料让夏想没有预计到的是,省委竟然专门就此事召开了一次书记办公会研究,在会上,范睿恒提出,中组部再三强调在干部提拔问题上,要严格按照党的干部路线方针政策选拔任用于部,要坚决杜绝“跑官要官”、“买官卖官”等不正之风和**现象,遏制干部“带病提拔”的问题的发生。

        与会人员一致同意范书记的意见,并由组织部长王鹏飞提议,召开一次全省组织部长工作会议,再三强调在提拔干部的问题上的严肃性和公正性。

        随后,省委组织部下发文件,决定召开一次全省组织部长会议,要求各地市委组织部长务必亲自参加。

        省委的举动,让不少人都大吃一惊,不明白此举究竟是针对夏想,还是针对范进。

        针对范进?范进似乎还不太够资格。针对夏想?难道说夏想在省委已经失势了?

        随后,夏想就接到了王鹏飞的电话。

        “夏书记,组织部长会议,范书记再三强调意义重大,他的态度很坚决。”王鹏飞明是向夏想通报此事,其实还是暗含了解释的意思,是在暗示夏想,此事是由范睿恒一手推动。

        “我支持省委的决议。”夏想也没有多说,他其实也猜到了范睿恒一手推动决议的用意,倒不是说范睿恒对他不再如以前一样支持了,而是综合考虑,权衡利弊之下,身为省委书记,范睿恒必须一碗水端平。

        同时夏想也意识到一点,他在燕省的关系网太深厚了,人脉太广了,不管是范睿恒,还是中央,都不会允许他再在燕省继续坐大。

        因此,范睿恒借题发挥,正好章国伟制造了一个机会,他肯定会及时抓住,全省组织部长会议,再加上举报信的风波,并不能证明章国伟投靠了范睿恒,但却证明了范睿恒对自己的支持立场,有了一定程度的转向。

        甚至还可以说是转变。

        虽然不可能一下就风向大变,但至少说明一点,范睿恒不希望他再在燕省继续势大了,也不会再如以前一样继续支持他了,不仅仅是出于对他在燕省继续坐大的担忧,还有因为崔向之死也会让范睿恒顾忌三分。

        谁也不想在省委之中,有一个始终被中央高层惦记的省委常委,而且还不是因为好事而惦记,崔向之死,范睿恒自然也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

        夏想继续留在燕省,对整个燕省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范睿恒也有借此事向夏想暗中传话的用意,也是在告知夏想,如果有机会,离开燕省,远离京城,是最好的选择。

        夏想也明白,他早晚会走,但没有将秦唐最后的麻烦解决之前,他要是离开,也会留下虎头蛇尾的遗憾。

        但也必须承认,不管范睿恒是不是愿意,不管章国伟是不是真心,现今的局势,范书记和章市长还真有走近的可能——也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走近,但至少在希望他离开秦唐离开燕省的愿望上,目标一致。

        夏想想通了环节,感谢了王鹏飞之后,放下电话,又沉思片刻,心中就有了计较。

        姑且不管省里的局势,还影响不到他的大计……中午下班的时候,接到了萧伍的电话。

        “领导,吕振洋和张晨芳已经和牛林广见面了,牛林广暂时还没有动静。”

        夏想只说了一句:“我知道了。”就挂断了电话,心想牛林广现在还真有耐心,也不知道在酝酿一次什么样的大手笔。

        深海之死如果算是第一枪的话,吕振洋和张晨芳算是第二枪,枪已经上膛了,什么时候会发枪?夏想倒还想看看牛林广到底有什么样的手腕可以施展。

        夏想不知道的是,省委召开全省组织部长会议,他倒没有觉得有什么难堪,范进却十分恼火而尴尬,怒气冲冲地和章国伟理论去了。

        范进不太客气地敲开了章国伟办公室的门,一进门就说:“国伟同志,我想问问,乱七八糟的举报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要说任人唯亲提拔亲信,整个秦唐谁不知道是哪一位在秦唐先后呆了十几年!”

        章国伟现在低调得不行,又被夏想的光环压得抬不起头来,范进自然而然就在章国伟面前自觉高了一头,所以说话就气势了一些,再加上章国伟贼喊捉贼,也确实让他气愤难平。

        章国伟端坐不动,反而一摸脑袋,嘿嘿一笑:“范进同志,气大伤身,不要动不动就指责别人,遇事要多从自身找原因。我是在秦唐先后呆了十几年,又但能怎样?现在秦唐还是夏书记的秦唐!你也不用怀疑我炮制了举报信,告诉你,还真和我没有丁点关系。”

        范进也没想到章国伟够赖皮,直接矢口否认,他张了张口,竟然一时想不出反驳的话,只好狠狠地说了一句:“章市长,既然你知道现在是个什么形势,我劝你,好好做好市长的本职工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埋头下去,说不定还能争取到一个机会。”

        争取到什么机会,范进没明说,章国伟才不会去猜度范进的心思,他目送范进离去,脸上漫不经心的笑容就渐渐变成了冷笑,心想,不过是几封举报信就恼羞成怒了,这才到哪儿呀,后面的事情还多着呢!

        5月的秦唐,花团锦簇,一派全新气象,但就在丽日晴空的季节里,秦唐却先后发生了一系列乱子。

        先是下面几个区县的治安工作不得力,受到了市政府的点名批评,又有几名县委书记和县长,被章市长当面批评工作不力。

        市长批评县委书记和县长很正常,但如果细心观察,发现章市长批评的人全是上次人事调整之中夏书记新提拔的一部分,就很耐人寻味了。

        等于是间接挑战夏书记的权威,不少人都要问,章市长怎么刚低调了几天,又闹腾起来了,不怕再被夏书记打压?

        事实,远远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富北县是秦唐盛产铁矿和煤矿的资源大县,矿产资源丰富,占秦唐总资源的百分之三十强,全县的经济产值百分之八十由矿产创造。

        富北县有许多非法中小煤矿,这也是整个秦唐根治不了的顽疾。夏想上任以来,并没有针对中小煤矿的治理提出过可行性建议,因为问题由来已久,又涉及到下面区县太多的利益纠葛,多少年来了都一直无法清理,他即使有心,也必须逐步推进。

        不料就出事了。

        而且还是大事,富北县有一个私人煤矿发生了渗水事故,有30名矿工被困在里面,生死不明!

        实际上,秦唐每年发生的小型事故都不少,大部分都瞒报了,也是约定俗成的规矩。但此次事故尤其重大,30多人如果全部死亡的话,说不定还要追究夏想的责任。

        更有甚者,富北县委书记和县长是上次人事调整之后,全部新上任的两人,都是夏想一手提拔的亲信!

        事情……闹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