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37章 酝酿之中的下一局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37章 酝酿之中的下一局

    作品:《官神

        夏想一愣,吴老爷子的意思难道是说,不要怕把秦唐闹一个天翻地覆,或者说,他可以腾出手来,好好收拾牛林广了?

        一场大雨过后的秦唐,干净的街道,绿意盎然的树木,似乎在宣告着一个新的时期的到来。www.00ksw.org

        也确实是,夏想经历过中纪委的急风暴雨之后,依然屹立不倒,就让所有人都亲眼目睹了一个强势人物的崛起,是呀,众人都自认是官场老人了,见多官场之上的风雨,但从未见过能在中纪委的调查之下还安然无恙的人物!

        正所谓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夏想被调查期间,各种各样的传闻甚嚣尘上,什么说法都有,夏想也是威望大降。调查一结束,夏想不但恢复了清白,还在中纪委的大火之中,烧成了一块真金。

        真金不怕火炼,夏书记不但生活作风清白,经济问题过硬,而且中纪委还向燕省省委声明要调查对夏想同志不实的调查的原因,相当于间接承认了错误。

        中纪委什么时候有过错?几乎就更让无数人震惊了,就又证明了一台,夏书记的后台,有通天的手段。

        当然,更有人明白其中的环节肯定涉及到了高层斗争,但不管如何,夏书记胜利了,从此,经过淬砺的夏想的前方将会一马平川,一片坦途。

        夏想在市委大院一现身,周围热情似火地打招呼的人就多了起来,几乎将夏想围在当中,有人直接谄媚,有人含蓄地拍马,是再真实不过的官场百态。

        夏想为人的过人之处就在于,败不馁,胜不骄,他一一和众人打过招呼,甚至还握了手,最后才分开人群,回到办公室。

        刚坐下,就陆续有人前来汇报工作,先是范进。

        范进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一成不变的腔调向夏想汇报完工作,只是临走的时候,不再象以前一样大步离去,而是轻轻地带上门,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夏想笑了,范进……真是一个精明的人。

        随后,该来的人,都来了,不该来的人,也来了,闹腾了半天,总算安稳之后,夏想才忽然想起有一个人自始至终没有露面——章国伟。

        章市长还真能沉得住气!

        不用猜也知道,调查事件的背后,绝对有章国伟无处不在的影子,只可惜,功败垂成,也不知章市长现今正在做何谋算?

        章国伟能做何谋算?此时的章国伟正在不停地打电话,和京城,和省委,接连打了不下几十个电话,只想知道一个关键的问题,崔向会不会受到处分?

        崔向是否有事,关系他在秦唐今后的长远发展。如果崔向安然无事,就证明事情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他和牛林广也能逃过一难。

        如果崔向最终会背一个处分,就前景不妙了,表明崔向被人过河拆桥了,同时,他和牛林广,也可能成为政治牺牲品!

        因为夏想有气要出,有怒火要发,必然要找发泄的对象,他和牛林广,首当其冲。

        崔向最终的命运,决定他和牛林广的命运,他不着急才怪。

        此时此刻,章国伟已经熄灭了和夏想在秦唐一争高下之心,现在虽然春天来临,他却感觉一步踏入了秋天,只觉遍体生寒!

        不过政治斗争历来如此,成王败寇,既然做了,就愿赌服输,何况他一直躲在背后,没有任何把柄落在夏想手中,夏想能奈他何?

        只是牛林广就危险了,夏想肯定要高举屠刀,要大刀向牛林广的头上砍去了。

        牛林广的死活,他是顾不上了,现在他只能自求多福,至少保住市长之位,他还年轻,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只是几个电话打后,却几乎一无所获,有关崔向的命运,要么讳莫如深,要么一问三不知,最后只得知了一个确切的消息,崔向一回中纪委,就暂时停职反省,随后就去向不明了。

        章国伟甚至还托了中纪委的熟人打听,就连中纪委内部的人也不知道崔向去了哪里,内部流传的说法是,可能被双规了。

        章国伟如坠冰窖……思忖再三,又和省委通了一次电话。

        “国伟,最近形势有点紧张,没事就不要多打电话过来了。”谭国瑞的声音听上去不冷不热,有点漠然的味道,“省里最近没有什么动静,中纪委的事情,对省委没有带来什么影响,你安心工作,不要多想。”

        “啪”的一声,电话直接挂断了。

        章国伟愣了半晌,不明白谭国瑞到底是对他宽慰,还是应付了事。

        真的会没事?

        也确实是暂时没有事情。

        崔向被召回京城已经一周了,一切又恢复了平静,有关夏想的沸沸扬扬的事件,渐渐淡化出人们的视线,因为秦唐的春天,又掀起了新一波的建设**。

        似乎调查事件的影响已经消失于无形,其实,还是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许多,比如夏想在秦唐的地位,更加稳固,章市长比以前低调了许多,不再动不动就表演和演说,而是埋头做事,天天奔波在各处主要工程工地。在每个重大工程的开幕仪式或竣工仪式上,总能见到章市长温和淳厚的笑容。

        倒是夏书记,最近频频在电视上出面,主持全市思想教育工作会议,主持全市干部整风工作会议,提出各项思想建设,提出秦唐的长远发展思路,如是等等,夏想在秦唐人民的心目中,成为了名符其实的第一号人物。

        然而,不为公众所知的是,风波就在平静的日子之下,正在渐渐酝酿之中……曹殊黧和连若菡,付先先和古玉,几乎在同一时间来到了秦唐,倒让夏想又面临着一个非常严峻的考验,到底要先见谁?

        还好有一点,曹殊黧和连若菡是一起出现的,她二人一起见了倒是没事,付先先和古玉因为前一段时间的接触,也成为了好朋友,也可以同时见,但问题又来了,古玉非要急巴巴地立刻见他,曹殊黧倒没说让他立刻赶来,连若菡却发话了,却说有要事找他,让他半个小时内出现。

        夏想夏书记犯难了,面临着比面对崔向时还要重大的难题。

        几人此次前来,分别肩负不同的重任,排除感情上的因素,都有一定的政治目的,夏想犹豫片刻,决定还是先见古玉和付先先。

        毕竟调查事件,古玉和付先先的照片是一个引子。

        和曹殊黧还没有解释,她就相信了,连若菡却是不干了:“夏想,你又要去见哪个妹妹,老实交待,是不是卫辛?”

        夏想大汗,连若菡怎么会想到卫辛?

        不过提到卫辛,就更让他头疼了,因为卫辛病了。

        卫辛的病,也是因他而起。最近一段时间的调查,让他遭受了无妄之灾,卫辛躲在背后,不敢露面,只是默默为他付出,终于心力交瘁之下,病倒了。

        说到底,还是因为崔向的作恶,卫辛身体本来就不太好,一病,更是缠绵悱恻,如丝如缕,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夏想无法给予卫辛更多的安慰,他太忙了,确实照顾不过来她,本想替她请一个保姆,她又不肯,非要硬扛,也是让人心疼到无话可说。

        偏偏卫辛又无法如付先先和古玉一样,可以成为好友又彼此没有芥蒂,她只能一个人落寞而寂寥。

        连若菡不提还好,一提卫辛,反而更让夏想心情多了一丝无言的沉重。

        如果说其他女人给他带来的是纯粹的幸福和快乐,唯有卫辛,带给他的是对生活的思索,是在时刻提醒他作为一个男人的责任。

        夏想搪塞了连若菡几句,连若菡听了出来,压低了声音说道:“我是真心想让卫辛跟了你,让她做我的妹妹,她到现在也没有男朋友,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她的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鬼主意。其实我觉得,让卫辛做我和黧丫头的妹妹,真的挺好。”

        夏想大惊:“你别和黧丫头乱说,她不比你,她心思多。”

        “放心好了,我会好好开导她。”连若菡忽然又压低了声音,威胁说道,“我可警告你,收卫辛可以,付家的小魔女,你最好离她远一点。还有老古家的丫头,我看她和你之间也有点不寻常。你小心点,太花心了,我和黧丫头联合起来,休了你。”

        夏想无语,连若菡对他,永远是一副半是威胁半是爱护的腔调。

        见到了古玉和付先先,两人倒是没有受到调查事件的冲击,依然一个人淡如菊,一个热情似火,只不过两人还是微有憔悴,心事重重。

        一见夏想,古玉就先开口了:“爷爷想和你见个面,让你有时间去京城找他。”

        夏想点头。

        付先先随后也说:“爷爷也让我带一句话给你,他说让你走好脚下的路,小心有人身前发坏。”

        付老爷子的话是什么意思?官场之上背后使坏的小人多了去了,却让付先先郑重其事地转告一句,小心有人身前发坏,难道还是暗示上次的调查事件?

        夏想正不解其意之时,忽然电话响了,他也没有多想,随手就接听了,里面却传来一个陌生的阴森的声音:“夏大书记,好了伤疤忘了痛,现在又在约会美女了?”

        恐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