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34章 最后一局,只争朝夕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34章 最后一局,只争朝夕

    作品:《官神

        先是达才集团的态度忽然就冷淡了,不再积极配合,态度不但十分消极,而且还傲慢无比,就把崔向气得不行,要求燕省警方和检察机关介入。www.00ksw.org

        警方和检察机关是介入了,但也是公事公办的态度,更象是在中纪委和达才集团之间拉偏架,而且还明显偏向达才集团。

        崔向怒了,决定自上而下由京城向燕省施压,不料突然就从京城方面传来消息,要求他立刻停止对达才集团的调查,全面收手。

        崔向震惊了。

        想问什么原因,上头却没有明说,只是含糊地说道:“从别的地方入手,达才集团……就算了,有人发话了,不许碰达才集团。”

        什么人这么大的威力?崔向吃惊不小,一句话就让上头碰都不敢碰达才集团了?他也知道踢到铁板了,直震得他浑身麻木。

        不过直到此时,他还没有意识上了夏想的当,跳进了一个大坑。

        然后,崔向就接到了许久没有联系的叶石生的电话。

        “崔书记,见好就收,但留一线,以后也好相见。”叶石生的语气不善,隐隐有一丝怒气,“夏想走到今天不容易,他是个好同志,是我见过的最自律最有前途的年轻人,我们应该扶他一程,而不是拉他下马。”

        崔向强压心中怒火,叶石生口气很不好听,有一股居高临下的味道,就让他心里颇不舒服,现在叶石生虽然级别比他高,还真管不着他,却摆出一副上级教训下级的姿态,真当他还是当年的吴下阿蒙?

        “叶书记,中纪委办案,自有纪律和程序,我也是依法办事,而且我接受的是纪委的领导……”崔向的话也没有客气几分,言外之意就是,你还不够资格插手中纪委的事情。

        叶石生冷冷一笑:“崔向,有一句老话说得好,山不转水转,你老了老了,怎么又迷糊了?现在回头还有机会,同事一场,别怪我没有提醒你,现在的形势,已经很危险了。”

        “谢谢你的提醒,老书记。”崔向现在哪里还听得进去叶石生的话,他现在万里长征已经走完了九千里,只差最后一千里,眼见胜利在望,怎么会现在回头?一句“老书记”也是在提醒叶石生,现在的你,已经不是省委书记了。

        叶石生的不为人所知的关系,没有几人知道,毕竟为尊者讳,官场上许多真相都隐藏得极深。崔向并不知道他的话,为他平空树了一个大敌。

        “那你好自为之。”话不投机半句多,叶石生不再多劝,很直接地挂断了电话。

        崔向愣了一愣,看了手中的电话一眼,忽然不屑地笑了:“什么人也来对我指手画脚,真是怪事。我就这么好欺负?都在燕省欺负我不够,真他……”

        差点骂出脏话。

        叶石生的电话,反而更激起了崔向的怒火和决心,他即刻以中纪委的名义向岭南省发函,要求岭南省纪委配合中纪委的工作,协助调查久远地产向燕省省委常委、秦唐市委书记夏想行贿一事。

        崔向的函刚刚发出不久,他就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对方压低了声音,显然是刻意隐藏真声,只说了一句话:“崔书记,你上当了,方向不对,现在引祸上身了。”

        “你是谁?”崔向打了一个激灵,正要问个清楚,对方的电话就断了。

        崔向自然不清楚的是,久远地产是岭南省的明星企业,和岭南省委书记陈皓天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不夸张地说,是陈皓天一手打造的岭南省的一家招牌企业。

        陈皓天是谁?是堂堂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和总书记关系非常密切!

        崔向根本不知道,他被夏想引进了死胡同。

        江山房产的背后有范睿恒,范睿恒的能量不足以让他撞墙,但至少可以让他碰壁。远景集团的背后是连若菡,再延伸开来的话,是高晋周,是吴家的庞大的势力,就能让他碰得头疼眼花了。

        以上,只算开胃菜的话,达才集团和久远房产,才是夏想在虚虚实实之中最大的杀招。因为达才集团和叶石生之间的关系之密切,远超外界的想象。而叶石生和总书记之间的关系,更是不为外人所知。

        调查达才集团,直接触怒叶石生,间接让总书记不满。此为第一步。

        再调查久远地产,直接触动陈皓天,再次间接让总书记不满,此为第二步。

        总书记再有涵养,也架不住先是叶石生的诉苦,再有陈皓天的抱怨,堂堂第一人的权威受到侵犯,不生气才怪。

        两步关键之局,合并一处,是为一大杀招,将直接为崔向此行的败退埋下第一步伏笔。

        第一步,只能阻缓崔向前进的步伐,因为总书记不会直接插手中纪委的调查,夏想也没指望能由总书记亲自出面要求停止调查,不现实也不可能,他要的只是争取时间。

        时间就是胜负的关键,争分夺秒,刻不容缓。

        就是为连若菡和萧伍的出行,争取更多的缓冲。也为他自己,减轻压力。

        ……事实证明,夏想的计策生效了,目的达到了。

        崔向的调查,完全陷入困境之中。

        崔向迷茫了,他不信幕后推手下了这么大的力气来推动对夏想的调查,眼见就要查实夏想的经济问题之时,竟然出了差错,竟然无法寸进了,怎么可能?

        事情没有卡在夏想身上,竟然卡在了开发商身上,怎么可能?难道以上开发商都有深不可测的后台?

        崔向猛然惊醒了,难道是上了夏想的当了?

        再一下想起神秘电话,崔向只觉后背一阵发凉,夏想真有如此阴险如此深不可测?难道是他故意引他去调查上述几个有背景的开发商,故意让他去碰壁?

        崔向左思右想,再将事情理顺一遍,终于明白过来,没错,确实是被夏想牵向了错误的方向!

        此次针对夏想的调查事件的始末和出台,崔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因为他并不清楚最高层各方力量的真实想法。

        当然,崔向也清楚夏想是在吴家的力主之下,才进了燕省省委常委会。但在此次事件之中,吴家出奇地保持了沉默,似乎对夏想的死活漠不关心,也让他感到不解。

        背后的人物不解释,只是说在推动对夏想的调查取证的过程中,困难重重,但最终力保夏想的人还是妥协了,也达成了一致,保证在调查取证的过程中,做到公平公正合理,任何一方都要置身事外,不干涉纪委办案的独立和公正。

        到底是吴家放任夏想不管,还是另有安排,崔向不敢深入去想,知道想也没用。但不管如何,只要夏想证据确凿,由中纪委立案的大案,直接对外一公布,谁也保不了夏想。

        政治斗争,也要讲究一个谁占在道义的至高点,谁掌握主动权。

        崔向也清楚,背后的推手费尽心机推动对夏想的调查,要的就是借打击夏想的机会,扳回一局,或是更进一步掌握主动权,也好获取更大的政治利益。随着总书记卸任日期的临近,总书记加紧了布局,别人也都在大力培植力量。

        此时,作为最年轻的副省级高官,夏想现在的分量虽然不重,但他是一面旗帜,是家族势力的旗帜,同时也是总书记一系争取的对象,因为现在的夏想政治理念还不成熟,政治立场偏左还是偏右,尚未定型。家族势力虽然能将他抬进省委常委会,但未必夏想以后就一定会走家族势力的道路。

        国内的政治上,在面临升迁之时,或是重大机遇之际,和原有的阵营划分界限,转身离去者,也不乏其人!

        事在人为……崔向也相信既然中纪委能在中组部的默认之下,在总理原则性同意的前提之下,在总书记也没有发表反对意见的情况之下,成功地成立调查组,就是一次重大的胜利。

        他所要做的只是将胜利的花朵结成果实,将胜利的基础打实。

        不成想,看似简单一件事情,竟然遭遇到了如此巨大的阻力,而全部阻力都是由夏想一手制造,因为据他所知,截止到目前为止,各方势力都还处于观望状态,并没有一方真正出手,哪到底又是哪里出了差错?

        能让中纪委都感到莫大阻力的力量,可不是一般的人物可以做得到的,不想还好,一想就让崔向倒吸一口冷气,夏想成功地让祸水东引,接下来就有可能让他惹祸上身了。

        难道夏想是缓兵之计,还会有后手?

        不行,必须快刀斩乱麻,尽快结束调查,只要正式进入立案阶段,夏想就插翅难飞了。

        对,既然无法从夏想身上打开突破口,就从他的妻子还有妻弟身上入手,他们没有应付纪委人员的经验,一定可以让他们开口!

        必须抓紧时间,夏想比他想象中更阴险狡诈,不一定还在背后有什么后手,崔向蓦然醒悟,以前觉得时间拖得越长,对夏想越不利,现在初步领略了夏想的手段之后,他忽然意识到可能夏想也在等候一个什么时机,就是说,夏想也在拖延时间。

        崔向抓起电话,发布命令,要求立刻传唤曹殊黧和曹殊君,接受问话。

        而正在此时,不为崔向所知的是,从连若菡和萧伍两人之处几乎同时传来了消息……最后一局,只争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