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31章 第二阶段,底牌初现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31章 第二阶段,底牌初现

    作品:《官神

        不止秦唐,甚至省委也因为中纪委调查夏想,而陷入莫名的紧张气氛之中。www.00ksw.org

        先是秦唐,几乎人人自危,确实是风声太紧了,事态太严重了。

        范进也一改以前和夏想走近的姿态,忽然变得严肃认真了许多,走路目不斜视,也不怎么向夏想汇报工作了,即使有事必须汇报,也是公事公办的态度,一脸严肃,没有一点笑意。

        因为范进心中大骇,他也自认见多识广了,凡是被中纪委调查的官员,没有一个漏网之鱼,在他看来,夏想的省委常委、市委书记的光环全部消失不见,差不多已经成了死人。

        当然,是政治意义上的死人。

        范进甚至还后悔前一段时间和夏想走得过近了,以至于现在突然收步,就有点非常仓促的感觉,会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还好,夏想没有对他的一百八十度转变的态度有什么不满,依然和以前一样,客气加礼貌,也让他心中打鼓,都这个时候了,夏书记还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到底是装得够镇静,还是他真的没事?

        不可能没事!

        范进才不相信夏想真的一点事情也没有,因为到了夏想的级别,一路走来,会清白得象一张白纸?别开玩笑了。

        范进也暗中打听了中纪委调查事件的背后,才打了几个电话就收到了警告,让他别管闲事,就让他大吃一惊,知道事态非常严重。

        夏书记……可惜了,范进微微替夏想惋惜,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本来全国最年轻的副省级干部,现在倒好,恐怕要成为在任时间最短的副省级干部了。

        和范进有同样心思的市委常委,为数不少。

        惋惜者有之,幸灾乐祸者有之,对夏想敬而远之者有之,冷嘲热讽者也有之,总之,众生百态,在夏想面临灭顶之灾之时,谁近谁远,人心是否可用,一目了然。

        梁秋睿对夏想依然充满信心自不用说,即使他对夏想没有信心,也会坚定地和夏想站在一起,不仅仅是因为他没有后路,还在于他受惠于夏想太多,他此时离开夏想,不是做人之道,也必然会让所有人都看不起他。

        整个秦唐,差不多因为中纪委崔副书记的到来,而变得人心涣散。同时,夏想辛辛苦苦树立起来的威望,一扫而光。

        至少从这一点上讲,崔向的目的达到了,夏想威望大降,在秦唐,几乎再次大权旁落。

        与此同时,在省委,有关夏想的争议也甚嚣尘上。

        在一次会议上,谭国瑞提出夏想毕竟太过年轻,不自尊自重,让省委陷入了被动之中,建议省委出面和中纪委协调一下,再和夏想谈话,尽快结案,以免影响太恶劣。

        其实言外之意就是认定夏想有事,让省委向夏想施压,让夏想赶紧承认了事。

        高晋周竭力反对,态度十分严厉地指出,省委要爱护自己的干部,不要出事就向外推卸,燕省自己的干部再不爱护,谁还会对省委有归属感?

        政法委书记李炳文、宣传部长李丰都持和谭国瑞相同的意见,认为应该以燕省的大局利益为重,如果因为一个夏想而影响到了省委的声誉,让整个燕省都处在风口浪尖之上,必须要采取一定的措施来保证省委不受到影响。

        其实说白了,是个别人怕因为夏想事件而受到牵连。

        就连肖远心和张黔也保持了沉默,他们毕竟初来燕省,和夏想之间是初识,不怕冒然发言。

        最后还是范睿恒定下了基调,夏想事件,省委保持沉默,不发表任何有倾向性的意见。最后会议在严重的分岐中落幕,但也可以预见的是,会议的共识未必会严格执行,谁也管不住悠悠众人之口,更进一步说,谁也没有办法不让别人和中纪委暗中通报夏想的事情,甚至打小报告、告状、举报,都有可能,落井下石者,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都不乏其人。

        燕省和秦唐的紧张局势,都由崔向一人挑起,因此,崔向对他终于成为整个燕省闻之色变的人物而十分自得。

        昨天晚上,他在和京城方面通话之后,决定进入第二阶段的问话。

        对于此次前来秦唐,崔向也自知重任在身,更是清楚,几张照片不足以对夏想带来致命之击,照片不过是引子,是开胃菜,旨在让夏想乱了阵脚,好乱中出错。

        不想夏想一点也没有他意想中的慌乱,更没有一见中纪委的人员就惊惶失措,反而镇静自若,从容应对,就让他大有挫败感。

        记得在燕省和夏想较量的时候,夏想就是一副天塌下来都不急的模样,当时崔向就非常看不惯夏想作派,认为夏想年纪不大,偏偏要装老成。

        不想几年过去了,夏想更胜以前,现在的老成不是假装了,似乎更得心应手了。都被人拍了照片了还底气十足,真以来还有人要保你不成?

        夏想呀夏想,你不知道中纪委为了推动对你的调查,幕后做了多少工作?现在没人肯再替你出头了,因为,各方面已经达成了妥协,你就自求多福吧。

        因此,第二次问话,崔向下定决心击垮夏想的心理防线。

        还和上次一样,夏想坐在下首,崔向端坐正中。另外两人还是一脸严肃,一言不发坐在两边。

        崔向点燃一支烟,还特意问夏想要不要,夏想摆手:“我不怎么抽烟,谢谢崔书记。”

        崔向深吸一口烟,烟雾吐出之后,将他的半张脸都埋在烟雾弥漫之中,显得阴晴不定。他一直不说话,大概抽了一半的样子,忽然很坚决地掐了烟,拿出一叠材料,问道:“夏想同志,曹殊君是你什么人?”

        夏想一愣,怎么扯上曹殊君了?不过还是如实答道:“我妻子曹殊黧的弟弟。”

        “朱虎你认识吗?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认识,朋友关系。朱虎是江山房产的老总,和我关系还很不错。”夏想知道,今天的问话,开始触及到核心话题了。

        就是说,快要打出底牌了。

        只他不明白的是,怎么又和曹殊君有关系了,如果说崔向只是针对他,不涉及家人,好,没问题,大家都按套路出牌,看谁更有耐心,看谁抓到的牌更好。

        但如果涉及到了家人,非要对家人出手,那么对不起,别怪他不客气了。

        崔向继续发问:“你和江山房产之间,有没有经济来往?”

        “没有!”夏想矢口否认,毫不犹豫,江山房产是他一手缔造的不假,但他不信,事隔多年,崔向还真能抓住什么把柄和证据。

        果然,崔向只提了一提,就又跳到了天安房产上面。

        “夏想,根据我们掌握的资料显示,你在下马区担任区长、区委书记期间,在郎市担任常务副市长期间,在天泽担任市长期间,远景集团、江山房产、天安房产都紧跟你的脚步,你走到哪里,工程就建到了哪里,是不是说明,你从上述公司收受了大量好处,才会让他们很容易就接到了政府工程?”

        崔向的话,既有诱导,又有暗示,就是让夏想听上去模棱两可,不敢肯定纪委方面到底掌握了多少证据。

        可惜的是,夏想让崔向失望了,因为按照一般人的推测,夏想不可能不从上述开发商手中收取大量贿赂,否则怎么会夏想走到哪里,以上几名开发商就跟到哪里,也太明显了不是。

        崔向却不知道,夏想还真没有借机捞取好处,因为每次投资夏想就告诉几人,风险自负,他只负责市场引导,不负责只赚不赔,一切要向市场要效益。

        再以夏想和几人之间的朋友关系,怎么可能向他们伸手要钱?再说夏想的为人也确实不是爱财如命的性格,要不最早时连若菡给他一张500万的卡,直到今天,里面还有400多万。

        崔向拿百分之九十的官员来衡量夏想,认定夏想必定手脚不干净,他失算了,夏想就是百分之十的不缺钱不拿钱的廉洁官员!

        “崔书记,我就一句话,您作为中纪委的副书记,党的高级干部,说话要讲证据,没有证据的话,最好不要乱说,影响了我的个人声誉事小,影响了您的光辉形象和中纪委的严肃公正,就事大了。”夏想不慌不忙地说道,心中慢慢有了火气,因为他有一个不祥的预感,可能崔向的落脚点,就在曹殊君身上。

        还真让夏想不幸地猜中了,崔向继续发问:“好吧,先假设你没有亲自收贿,但有证据显示,你利用曹殊君大肆收受礼金,先后接受江山房产、天安房产的现金和实物,折合人民币200多万元,据查,正是因为曹殊君收取了上述开发商的好处,你才利用职务之便,给上述开发商承揽工程一路绿灯……”

        随着崔向的叙述,夏想的怒火越烧越旺——因为在崔向的描述中,他是幕后主使,曹殊君是他的代理人,利用他的妻弟的身份,大肆从远景集团、江山房产、天安房产伸手索要好处,几年来,数额高达上千万元,更有甚者,竟然还将他和曹殊君塑造成一唱一和的表演高手,他在明处装好人,曹殊君在暗处大捞不义之财。

        夏想终于出离愤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