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28章 第一回合,高深莫测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28章 第一回合,高深莫测

    作品:《官神

        崔向是正部级干部,级别比夏想高,又是代表中纪委向夏想问话,因此,夏想必须前往崔向指定的地方去接受问话。www.00ksw.org

        崔向一行共五人,除他之外,还有两名中纪委的工作人员,一名秘书,一名司机,五人,一共要了六个房间。

        空下的房间被布置成了临时的问话室,明显有了审讯室的味道。

        崔向端坐正中,一左一右有两个工作人员,都是一脸严肃,没有一丝笑容,崔向本人也一改上次的满面春风,而是一脸冷峻。

        夏想的座位被安排在对面,他坐下之后发现被人为故意放低了几分,就让他对崔向几人,需要仰视才见。

        也是纪委审案的一种心理战术,夏想暗暗一笑,说来算是他第二次和纪委人员面对面了,当年他不过是处级之时,就不怕省纪委的黑白双煞,现在也不会怕崔向。

        他和崔向,打交道不是一次两次了,对崔向的为人也多有了解。

        崔向开口了,声音很威严:“夏想同志,中纪委已经掌握了一定的证据,你在经济和生活作风两个方面,都有严重的问题。本着治病救人、惩前毖后的原则,我代表中纪委正式和你谈话,希望你能配合纪委的调查,主动交待问题,不要有侥幸心理……”

        崔向先说了一套常见的利益诱逼的话,说完之后,直视夏想的眼睛,仿佛他一开口,夏想就立刻心理防线崩溃,然后一五一十全部交待事实一样。

        夏想坦然地坐在下首,若无其事地回应崔向的注视,大概沉默了半分钟,他才开口:“崔书记,我自认从政以来,清清白白,生活作风过硬,又从不吃拿卡要,不知道要交待什么。”

        崔向对夏想的镇静从容很是恼火,因为夏想装得太象了,好象他真的一点事情也没有,装腔作势的官员崔向见得多了,还真没有见过和夏想一样装都装得理直气壮的,再加上他本来对夏想有气,就微微有了怒气:“夏想,你不要狡辩,也不要以为有人保你,你就能过关。告诉你,现在纪委手中掌握的证据,非常翔实。我是看在同事一场的面子上,给你一个坦白的机会,你不要不识趣。”

        “崔书记……”夏想拉长了腔调,对于崔向的恐吓,他实在是已经有了免疫力,没办法,他和崔向太熟了,换了别人来,他或许心里没底,但偏偏是崔向急巴巴要来,反而对他有利,因为他太了解崔向的手法了,都过招几年了,一个人的手段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

        因此,夏想和崔向面对面,颇有云淡风轻的感觉。

        “崔书记,您这么说就有点唯心了。我有事说事,没事的话,还要主持秦唐的工作。您说我狡辩,说有人保我,证据何在?没有证据就直接向人的头上泼脏水,也不是纪委同志应有的严肃和公正。”夏想的态度不卑不亢,丝毫不见退缩。

        崔向举手想拍桌子,一想不对,眼前的夏想还和他刚认识时的夏想没变多少,还是一样的年轻、沉稳并且不徐不疾,当然,也一样让人看不顺眼,不过不同的是,夏想现在是省委常委了,国内最年轻的副省级干部,不是他可以随便拍桌子的对象了。

        崔向举起的手,就尴尬地在空中停留了片刻,又顺势拿出一叠照片,亲自起身来到夏想面前,递到夏想手中,说道:“夏想同志,身为党的高级干部,这些照片怎么解释?”

        照片上的内容,夏想不用看也知道是什么,但还是装模作样地拿在手里——不得不说,对方也舍得下了血本,照片拍得真清楚,估计是几万元的相机。

        照片上,古玉俏丽,小脸写满了惊讶。付先先靓丽,眼神中流露出警惕,而他也是微微惊愕地站在两女身后,三人都是微带震惊的表情,不过衣着整齐,又只是站在宾馆门口,只有一点,他离两女有点近,一只手还不自觉地放在了付先先的肩膀上。

        夏想也不免惊讶,想不起来当时怎么就下意识将手放在了付先先的肩膀上了,要放,也应该放古玉肩膀上才对,难道说在他的内心深处,还是和付先先关系更近一些?

        夏想忙摇摇头,驱散脑中不安分的想法,都什么时候了,还想谁近谁远的问题,要是让崔向知道他在想什么,会不会气死?

        后面几张照片的画面,大同小异,只有一张让夏想气愤异常,因为明显做过处理,上面竟然是他一脸笑意,左边抱着付先先,右边搂着古玉,而且他还光着上身,脸上的表情似乎还很享受。

        这不是在宾馆中的照片,因为当时在门口只被拍了几张,他当时的表情肯定是紧张和惊讶,不可能是这副笑容,再一想,对了,估计是从他在哪里开会时的照片裁剪下来,用了偷梁换柱的手法,PS上去的。

        夏想恼怒之余,差点笑出声来,不过现在的场合毕竟不适合发笑,就忍住了,就说:“崔书记,几张照片不能说明什么问题,我当时在陪两位朋友说话,有人敲门,一开门,就有人偷拍了照片,我还想向纪委汇报这个情况,希望纪委查明真相,还我一个清白。”

        “清白?”崔向也是一脸宽厚的笑容,“夏想,你左拥右抱,又光着上身,还说清白?你睁着眼睛说胡话,真以为纪委的同志就掌握了几张照片的证据就来调查你?你不要心存侥幸了,交待清楚你的生活作风问题,也算有立功的表现。”

        听崔向的口气,中纪委应该还掌握了他别的问题,还能有什么问题?对于一个官员来说,无非就是生活作风问题和经济问题,夏想也清楚,中纪委断断不会因为几张照片就下来调查他,肯定还有其他杀招,现在没有点明,还是战术的一种。

        因为他现在毕竟是副省级干部了,不能轻易立案。中纪委虽然声势不小,由一名副书记亲自出面,但实际上还不是对他正式立案侦查,而是调查取证。但一般而言,调查取证都在暗中进行,如崔向一样摆到明面并且级别之高、规模之大,十分罕见。

        也间接证明了一点,中纪委内部不和,有人要阴他,有人要保他。阴他的人,不是一般人,否则也没有能量推动一名中纪委副书记下来。保他的话,能量一般,要不调查取证就会在暗中进行了,而不是大张旗鼓。

        崔向亲自出马的另一个潜台词就是,不管他有没有事情,首先要在声誉上给他带来负面影响,给他当头一击。

        正当他在燕省的政坛初展头角,在秦唐如日中天的时候,就来了一出中纪委直接出面的调查取证,很明显,削弱他的威望,打击他的声望的第一重目的,已经达到了。

        对手……还真是用心良苦,无所不用其极。

        崔向的背后,说不定站着一个政治局常委!

        同时也说明,中纪委不可能直接出面在秦唐搜集证据,秦唐有内线和中纪委互通,不消说,不是章国伟就是牛林广。

        或者更确切地说,两人同时都出手了。

        但推动崔向下来的幕后黑手,到底是章国伟的后台,还是牛林广的靠山?

        章国伟在京城的后台是谁,夏想一直没有搞清楚。而牛林广的靠山究竟级别多大,夏想也是不得而知,不过联想到几次被人警告不要动牛林广,由此可见,牛林广在秦唐无法无天,不是因为他无知而狂妄,而是底气十足而狂妄。

        说到底,在国内,任何一个势力猖獗的黑社会团伙的背后,都有高层撑腰。没有高层,什么公安局长,什么市长,绝对不可能包庇牛林广在秦唐为非作歹五六年!

        就是章国伟也兜不住牛林广的底,因为牛林广不但有十几只枪,有装甲车,还有几条人命在身!以章国伟一个厅级干部,他就算有足够的能量,也没有天大的胆量!

        崔向的出动,反而让夏想的思路更加清晰了,秦唐最后一波风起云涌,就要风雨大作了。

        其实也不难推断出,中纪委的调查,傅义一打的是前站,章国伟打的是下手,牛林广做的是黑手,总结之后得出的结论就是,还是他上次强行提升为省委常委的延续和后遗症。

        有人对上次强行通过心存不满,还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打击报复的机会。或者换言之,甚至有可能是高层斗争之间的延续,很可悲的是,他成为高层之间过招的落脚点,打压他成败与否,就是谁胜谁负的象征。

        夏想从来不是任人宰割的性格,即使他成为高层的角力点,他也有自己的判断和手腕,不会成为待宰的羔羊!

        “崔书记,我真不知道有什么要说的。”夏想的态度也强硬了起来,不再是合作的态度,“说了半天,只拿出几张照片,说句实在话,照片的真假还要打一个问号,现在科技很发达……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还有一个会要开。”

        “夏想同志!”崔向的口气突然严厉了,终于忍不住一拍桌子,“中纪委初步查明,你涉嫌收受巨额贿赂,请你说明你和远景集团、江山房产、天安房产以及杨威之间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