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25章 柳暗花明,胜负未定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25章 柳暗花明,胜负未定

    作品:《官神

        范睿恒又是话说一半,故意一脸笑意看向了夏想。www.00ksw.org

        夏想也不问处理意见是,就点头说道:“我个人坚决服从省委的决定。”

        “滑头。”范睿恒笑骂了一句,“你也不问问处理意见是什么,就说坚决服从,有点逃避责任。”

        夏想也笑了,他知道在处理梁秋睿和南欣雨的问题上,他不偏不向的态度赢得了范睿恒的好感,同时在南欣雨的接任人选上,也卖了范睿恒一个人情,算是达成了一致,如此,傅义一的命运,就不过是讨价还价的过程的一个添头罢了。

        只是夏想没有想到的是,傅义一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虽然没能将梁秋睿和南欣雨如何,但最终还是给他带来了天大的麻烦。

        “我相信范书记总揽大局,高瞻远瞩,燕省的一举一动都尽收眼底。”夏想见范睿恒心情不错,就适当地奉送了一记免费马屁。

        范睿恒哈哈大笑,笑过之后,脸色又沉静下来:“不过中纪委的风声也挺紧,夏想,要靠你自己了。”

        弦外之音是说,燕省之内的事情,范睿恒可以一言而定,京城方面有了问题,万一中纪委要查夏想,他就无能为力了。

        夏想点头:“我不会给范书记、给省委添麻烦的。”

        范睿恒点点头,拿起了电话,让秘书通知高晋周、胡增周、张黔和王鹏飞前来开会。显然,是一次小范围的办公会了。

        高晋周、胡增周和王鹏飞都是夏想的老朋友了,见面后,热情寒喧几句,自不用多说。就是张黔来到燕省之后,和夏想之间的互动也不少,也是十分客气。

        排名最后的省委常委,也是燕省最年轻的省委常委,在常委中的受欢迎程度,十分可观。

        会议由范睿恒主持,先是简单点了题,然后就由张黔具体介绍了情况。

        说到了傅义一的问题是,骄傲自大,作风粗暴,不善于团结同志,工作方法粗浅,因为工作不得当,影响了秦唐的正常工作,让秦唐市委陷入被动,造成了十分恶劣的负面影响,鉴于以上原因,建议傅义一同志引咎辞职。

        理由说了一大通,其实最关键的就一点,骄傲自大!

        也就是说,表扬信触动了不少人的神经。

        上位者,最忌讳下级邀功请赏,对工作不满意,向上级要官要表扬。

        下级自恃劳苦劳高,稍微流露出不满的情绪,就是官场大忌。

        上百封表扬信寄到省委和京城,必然会引发巨大的反响,范睿恒不恼羞成怒才怪。别说范睿恒了,就是高晋周、胡增周和张黔,甚至王鹏飞也是十分愤懑。

        只不过一个省纪委副书记,就自以为做出了天大的贡献,信中还隐隐流露出燕省省委对他不够重视,太狂妄了。

        什么表扬信?绝对是自导自演的一出闹剧,还不是为了引起省领导的注意,为了扬名?手段低劣,态度不正,不免职不足以平民愤——其实不是民愤,是公愤,民愤倒没有什么,民众又没有资格和权力罢免一名省纪委的副书记,但激发了省领导的公愤就惨了。

        傅义一同志的下场,在省委几名主要领导的一致声讨之中,注定了悲惨的命运。

        夏想当晚住在了燕市,想要返回秦唐,天色太晚了。

        晚上,他到范睿恒家中作客,和范铮相见甚欢。又和方格见了一面,也是故友重逢,谈兴甚浓。

        现在的方格是肖远心的秘书,正处,再干几年也有望提到副厅,或者直接在正处的级别上下放一任县委书记,总之,因为肖远心的到任,方格本来黯淡的前程忽然就柳暗花明了,听方格说,可把方进江高兴得不行。

        方进江托方格谢谢夏想,在他看来,方格得到肖远心的青睐,完全是因为夏想的举荐。事实上,夏想还真没有举荐方格,但也清楚,肖远心挑选方格,还是出于对他的信任,也认定方格可用。

        夏想没有回家,住在省委招待所,以他的级别,在省委招待所有专门的套间。

        晚上又和高晋周、胡增周都通了话,大概也听到了一点风声,就是李炳文可能调走,公安厅厅长马杰有望跨越一步,接任政法委书记一职。到时他将会成为省委常委会中极有实权的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厅长,真正的大权在握。

        马杰如果进一步,对夏想来说是利好的消息,因为燕市公安局长孙定国年龄到点了,即将退下,政治生涯即将结束,而马杰因为和宋朝度关系莫逆,他上任之后,对夏想的工作,也有正面的促进作用。

        特别是在秦唐即将迎来一次重大的动荡之际!公安线上没有人,是不行的。

        总之,在燕市一夜,夏想过得还算舒坦,基本上一切顺利,达到了预期效果。

        第二天上午,继续留在省委开会,讨论南欣雨调动之后的人选问题。

        梁秋睿想让他调离,让南欣雨留任,夏想没有听从他的建议,还是提议让南欣雨调走,因为相比之下,梁秋睿留在秦唐,用处更大。

        政治之上,必须利益优先,不能让私人感情左右判断。

        本来讨论人事变动,以夏想的资格,不够参加书记办公会,但因为是秦唐的人事变动,他参加就顺理成章了,好在几位重量级常委都和他熟识,没人轻视他。

        最后书记办公会达成了共识,随后就召开了省委常委会。

        毫无疑问,关于傅义一的处理意见以及南欣雨的调离,没有任何悬念就通过了表决。开玩笑,省委书记、省长和副书记、组织部长都点头的事情,别人会反对?就算反对也是螳臂挡车,自不量力。

        谭国瑞看了出来,在人事变动出台的背后,肯定有夏想的黑手。夏想在燕省的势力太庞大了,而且根深蒂固,关系网十分深厚,想要撼动他,难比登天。

        最好还是将夏想一脚踢出燕省,因为夏想在燕省,就相当于一个纽带,一个桥梁,就能让范睿恒和高晋周之间有了缓冲地带。

        一把手和二把手之间如果没有矛盾,下面的人怎么谋取利益?只有在一二把手有利益冲突的情况之下,下面的人才好在站队的过程中,捞取好处,将利益最大化。

        如果有一个将夏想踢出燕省的机会……谭国瑞不无恶意地想,包括他在内,燕省肯定有不少人希望夏想滚蛋。

        好,今后的长远目标就是寻找机会将夏想赶出燕省,反正在燕省想将夏想打压已经可能性不大了,只有夏想走出燕省,燕省才会恢复全新气象,他才最有可能在燕省具体布局,从而达到坐地扶正的政治目的。

        夏想不走,燕省不宁,就和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一样,谭国瑞的目光落在一脸镇静的夏想身上,夏想呀夏想,你为什么这么烦人,为什么就赖在燕省不走?你难道不知道,你一离开燕省,会有许多人获得更大的利益,你就是绊脚石拦路虎,就是茅坑的石头,又臭又硬!

        夏想当然不知道谭国瑞对他的腹诽,他的心思不在眼前的会议上面,而是对秦唐局势的下一步变动,充满了忧虑。

        章国伟不会只出一招,肯定还有后手,关键还有,牛林广最近一直引而未发。虽说和哦呢陈发生了一次正面冲突,但事后忽然又收敛了几分,似乎得到了谁的授意一样。

        或者说,在等候一个什么时机。

        就让夏想心里多了推测,章国伟和牛林广之间虽是松散的合作关系,但在共同对付他的大计上,显然目的相同,目标一致。牛林广突然收手,就如急风暴雨到来之前的宁静,反而更让人心中不安。

        一个安静而不动声色的牛林广,远比一个上蹿下跳的牛林广,更加可怕。

        牛林广已经知道了哦呢陈就在秦唐,但应该还没有具体发现哦呢陈的藏身之处,不过相信哦呢陈也躲不了多久了,早晚会浮出水面,早晚会和牛林广面对面。

        但……牛林广到底在等候一个什么样的契机,难道说,中纪委真能拿几张照片说事,兴师动众来秦唐找他问罪?

        会议结束后,王鹏飞再次和夏想一起,赶赴秦唐。同时,省纪委紧急召回傅义一。

        傅义一收拾东西,狼狈离开秦唐的一刻,秦唐市委大院所有人都明白了什么,在事关梁秋睿和南欣雨的问题上,夏书记大获全胜,傅义一一无所获。

        当然,也不能完全说是一无所获,至少闹腾得秦唐尘土飞扬,并且成功地引发了第二波浪潮,也给夏想带来了极其不利的影响。

        只是很不幸的是,傅义一本人成了炮灰。

        夏想在秦唐市委大院现身的同时,不少人都又看到了同行的省委组织部长王鹏飞,就心中有数了,梁秋睿和南欣雨,终究还是要有变动。

        经省委批准,省委组织部决定,南欣雨同志任水恒市委委员、常委,不再担任秦唐市委常委、委员职务。同时宣布,经省委批准,省委组织部决定,陆明同志任秦唐市委委员、常委。

        就这么结束了?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闹得沸沸扬扬的金童玉女事件,竟然以不了了之收场?夏书记的能量太惊人了!

        只是谁也没有料到的是,梁秋睿和南欣雨的风波,只是第一波开胃菜,第二波浪潮,随后就到,并且直接冲击到了夏想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