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24章 既然出手,不必回头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24章 既然出手,不必回头

    作品:《官神

        梁秋睿的方法很简单,就是炮制一堆举报信,举报傅义一的个人问题,因为梁秋睿也通过某种渠道查到了一点什么,手中也多少有了一点证据。www.00ksw.org

        虽然不至于将傅义一一下拍死,但至少可以让他疲于应付,甚至狼狈地被召回省里。

        夏想听完,半天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大有深意地盯了梁秋睿一会儿,摇头笑了:“秋睿,傅义一同志调查你,也确实因为你有问题在身,不能因为义一同志正常的工作,就对他打击报复。这样的思想要不得,照我说,你不但不能举报傅义一同志,还要给他写表扬信。”

        表扬信?梁秋睿一下没有反映过来,被傅义一整治得灰头土脸,自己还要忍气吞声给他写表扬信,夏书记是开玩笑还是敲打他?

        再看夏书记的表情,不象开玩笑,又不象严厉地批评,他就一头雾水,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夏想见梁秋睿还没有领会他的想法,就又点了一点:“傅义一同志工作积极主动,能力出众,他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之中,也是渴望上进的表现,希望省委领导都能看到他的努力,但工作成绩从哪里出?要从表扬信里出……”

        梁秋睿脸上的表情由惊愕转为惊喜,总算明白了夏书记的指示精神,心中大为佩服。不服不行,他还停留在以牙还牙的初级阶段,夏书记已经上升到了杀敌于无形的高明之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差距还是非常巨大的。

        梁秋睿兴冲冲回到办公室,也不再避嫌,又叫来了南欣雨,两人商量了十几分钟后,就开始分头行动了。

        不到一天时间,上百封表扬信出炉了。文字工作出身的梁秋睿舞文弄墨自然不在话下,表扬信写得声情并茂,将傅义一积极主动的工作表现、渴望上进的工作热情,以及得不到领导赏识的含蓄的不满,都在表扬信中一一展示出来。

        总而言之一句话,就是让表扬信看上去既象外人所写,又更象傅义一自己捉刀——然后署名分别是一个党员,一个干部,一个群众,一个退休老干部,一个退休老职工,等等,基本上各行各业的人,一网打尽。

        表扬信当天就从京城寄出,分别寄往燕省省委、中纪委,为了更快地让傅义一同志受到表扬,还特意用了快递,光是快递费用就花了不少钱。

        但钱只要花得值,就心里舒坦。

        表扬信的效果很是惊人,第二天,就有消息从省委传出,说是有省领导对傅义一发表了不满的看法。中午时分,夏想就接到省委通知,让他即刻前往省委开会。

        夏书记要到省委开会的消息,不到几分钟就传遍了市委大院,因为最近一段时间,先是有夏书记的作风传闻,甚至还有中纪委要下来调查的说法,后又出现梁秋睿和南欣雨的绯闻事件,秦唐现在是风急浪高,一波接一波浪潮。

        而且傅义一在秦唐呆了三五天了,没有调查出一点问题,但就是赖着不走,摆的就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姿态。

        虽说章市长几次在公开场合发表稳定人心的讲话,也在内部会议上力挺夏书记,并且夏书记的表现也十分笃定,但有一点一直让秦唐市委的人心里没底,就是自始至终,省委没有任何重量级人物出来表态。

        全体省委常委不约而同对秦唐的两大事件,全部保持了沉默。

        省委的沉默,耐人寻味,就让不少人多了猜测和怀疑,难道说,省委对夏书记是怀疑的态度,是不信任的立场?

        再一想也不可能,夏书记现在是中央直管的干部,省委对夏书记的绯闻和传闻,保持沉默是明智的做法,越解释反而越搅乱视线。但为什么对梁秋睿和南欣雨的问题,上至范书记和高省长,下至省纪委张书记,都没有任何指示精神?

        直到今天,夏想前往省委开会的消息传来,就让所有人都长舒一口气,首先证明夏书记在省委之中的地位,依然稳固,其次也说明,梁秋睿和南欣雨的事件,该有一个结论出来了。

        夏想前脚离开秦唐,后脚傅义一就和章国伟紧急碰头,商议下一步该怎么走。因为根据夏想动身的紧急程度来推断,省里的会议很重要,多半和秦唐现在局势有关。

        实际上自从傅义一来到秦唐,只在刚来时和章国伟见过一面,剩下的时间里,章国伟从来没有再和傅义一碰过头,一是为了避嫌,二是纪委工作也和市长不沾边,他没有理由露面。

        章国伟坐在傅义一的对面,心思有点沉重,他抬头打量了一下房间,说了一句:“条件有点差,傅书记应该住在宾馆里。”

        傅义一摆摆手:“我是工作来了,又不是享受来了,在我看来,你们秦唐市委招待所的条件,已经很不错了,不比三星级宾馆差……”

        实际上秦唐市委招待所是按照四星的标准上马硬件和软件的,但怕传了出去不好听,所以没有对外宣扬,而章国伟也并不是真正关心傅义一的住宿,而是关心安全问题:“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情况?”

        傅义一想了想:“没有,一切正常。”

        想起刚才在楼道中和陈伟东不期而遇,章国伟有点怀疑陈伟东来市委招待所的动机,又一想陈伟东和秋天蓝的关系,也就没再多想。

        章国伟并不知道,他和傅义一的秘密会面,还真被陈伟东看在眼里记在心中,并且记录在了小本本上,事后交给了徐子棋……“省里有什么消息传来?”章国伟又问了一句,“我打听了一下,好象是什么地方出现了一点问题,对你不太有利。”

        傅义一却不以为然,摆手说道:“我经历大风大浪多了,不怕。我在纪委系统干了十几年了,得罪过的人多了去了,什么举报信,匿名信,每年都有不下几百封,现在还不是好好的?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章国伟心中鄙夷,你要是身正,全国的纪委干部都是包青天了,不过脸上还是一脸严肃:“还是小心为好,我总觉得事情有点不妙。先不说梁秋睿和南欣雨了,说说崔书记那里有什么动静?”

        “崔书记说,现在中纪委内部不同意调查夏想,不过上头已经松口了,如果顺利的话,差不多一周之内就能成行。”傅义一很是自得地向后一靠,“我在秦唐五天的最大收获,就是替崔书记打好了前站。”

        章国伟没有接傅义一的话,也不知想起了什么,会心地笑了。

        ……夏想赶到省委的时候,已经是下午3点多了,他匆匆吃了一口饭,就先来到了范睿恒的办公室。因为省委的会议通知并没有说明是常委会还是别的会议。

        范睿恒应该午睡了片刻,精神状态很不错,亲热地和夏想握了手,然后等秘书出去之后才说:“夏想,中纪委方面的风声不小,你怎么又惹麻烦了?”

        夏想无奈笑笑:“也不怪我,范书记,我是闭门家中坐,麻烦找上门。”

        范睿恒意味深长地看了夏想一眼:“我刚刚接到了崔书记的电话……”

        崔向当年在燕省的时候,和范睿恒之间的关系还说得过去,也有过一段合作的时期,范睿恒话说一半,显然有试探夏想之意。

        夏想不动声色:“崔书记呀……好久不见了,也不知他现在身体好不好?”

        问身体不问工作,夏想的回答也有意思,言外之意是说崔向该退下了,就不要折腾事情了。

        范睿恒见夏想并不问崔向的电话内容,心想夏想还是一样笃定,难道他真的没事?没事最好,否则省委的脸面也不好看。

        就揭过中纪委的事情不提,提到了梁秋睿和南欣雨的问题。

        “影响很恶劣,对梁秋睿和南欣雨的处置,说说你的想法。”范睿恒将难题交给了夏想。

        夏想既是秦唐市委书记,又是省委常委,因此他对梁秋睿和南欣雨的处置意见,将直接影响到省委的最终决定。

        甚至毫不夸张地说,夏想的一句话就可以决定梁秋睿和南欣雨的政治生命。

        “秋睿和欣雨两位同志,都是好同志,关于他们的绯闻,只有几张照片不能说明问题,也许就是两人以前认识,现在走得近了一点,就被别有用心的人拍了照片,大肆宣扬。范书记,这有可能是有人精心策划的事件,我们不能放任这股不正之风的蔓延……”夏想上来就义正言辞地替梁秋睿和南欣雨打了掩护。

        范睿恒听了,不说话,一脸淡然,继续等夏想说下去。

        夏想又说:“不过事情闹大了,影响确实不好,不利于秦唐工作的开展,我向省委建议,将南欣雨同志调离秦唐。”

        范睿恒终于说话了:“谁接任南欣雨的位置比较好?”

        “我个人服从省委的安排。”夏想知道,范睿恒默认了他的提议,并且提到了接任人选,就是范书记自己要安排人选了,他自然要顺水推舟了。

        范睿恒才又笑了:“傅义一同志的问题,我和张黔同志碰了个头,初步拿出了处理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