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22章 小人得志,还以妙计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22章 小人得志,还以妙计

    作品:《官神

        傅义一今年45岁,大腹便便,秃顶,五短身材,其貌不扬,但有一点,一眼就能让人看出是一个官员。www.00ksw.org

        一个人是不是长得有官相,是先天条件,以傅义一的长相,放到唐朝,考上进士也补了缺,说不定一辈子也入不了仕,因为唐朝选官,考中进士之后,第一关就要看相貌,长相不过关,就会被闲置了。

        甚至有长得丑的进士,终身不仕。

        毕竟官员代表的是朝廷形象,长得歪瓜裂枣,朝廷的颜面何在?

        不过傅义一幸亏生在了现代,所以虽然走路的时候,既无官相,又无官威,但毕竟在官场久了,养成了目中无人目空一切的气势,至少从两点上可以让人一眼判断他就一个副厅以上的干部,其一,脑满肠肥,其二,盛气凌人。

        夏想其实为人很公正了,轻易不会以貌取人,也不会嘲笑别人相貌或身体上的缺陷,因此一开始对傅义一也没有轻视之意,虽说傅义一差不多是他见过的官员中最丑的一个,但还是对他以礼相待,至少站了起来,以示礼貌。

        握手,寒喧,入座,傅义一就首先感谢夏书记在百忙之中还和他会面,是对他工作的支持,是对省纪委工作的配合,如是等等,反正场面话都会说,也不会说错,就和小学生背书一样,滚瓜烂熟。

        夏想也就姑且听之,他并不清楚傅义一的后台是谁,但清楚一点,傅义一此来秦唐,就是故意添乱来了,有着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官场中人,一举一动没有政治目的,也不可能。不过夏想微微不快的是,选择在此时抓住梁秋睿和南欣雨的男女关系问题不放,似乎有小题大做的嫌疑,其实何止是小题大做,而是借刀杀人了。

        借梁秋睿和南欣雨之刀,刀锋所指之人,其实是他。

        因此,对于傅义一的装腔作势,夏想有好印象才怪。再加上才有陈伟东的告密,夏想更是清楚,傅义一在借调查梁秋睿和南欣雨的男女关系之际,也在暗中调查他和付先先、古玉的照片事件,甚至还搜集到了一些材料,偷偷地传到了京城。

        不消说,肯定到了崔向手中。

        夏想再看傅义一一双阴冷的小眼睛,一张肥胖到极致的圆脸,说实话,心里还真是气不顺。虽说他很少动怒,不过听到傅义一大义凛然地侃侃而谈,将梁秋睿和南欣雨之间的问题上升到了影响秦唐的发展大计,影响省委的形象,影响整个燕省的前景的高度,他的耐心渐渐就消失了。

        套话说完了,场面也过场了,夏想就抬手看看表,潜台词就是该结束会面了。

        不料傅义一视若无睹,又继续说道:“夏书记,出于爱护同志的角度,您对梁秋睿和南欣雨两位同志,有维护的心思也可以理解。但纪委调查他们,更是出于对他们的爱护,防止他们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说一句不太中听的话,我感觉您对省纪委的调查工作,支持的力度不是很大,是不是有什么想法,请夏书记指示,也好更有利于我开展工作。”

        夏想心想,好嘛,你在秦唐借调查梁秋睿和南欣雨之名,暗中调查我的照片问题,跳梁小丑,也敢自称梁上君子?给你三分颜色,还想开染房?

        真是小人不可得志。

        傅义一在秦唐的所作所为,夏想无不心知肚明,不点明,是给他留三分情面。夏想为人一向坦然,知道官场之中,形形色色的人物层出不穷,多半能容忍一些小人伎俩。

        每每到了关键时刻,总有投机取巧的小人跳出去,以为有机可乘,为背后的势力摇旗呐喊。

        其实充当的不过马前卒的炮灰角色,还自以为受到了重用,可怜加可叹。

        他本不想在傅义一面前摆出省委常委的威严,但傅义一不知趣,还敢主动挑事,就真惹恼了夏想。

        夏想不动声色地合上了手中的资料,眼皮轻轻一抬:“义一同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怀疑我的立场的公正,还是怀疑我的党性和原则?”

        这一句话分量够重,傅义一还真是吓了一跳,心想到底是省领导了,说话的口气果然大得惊人,但一想自己身后的人给他的承诺,以及他初步掌握了夏想的一些问题,就又底气十足了:“夏书记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有点想法,想向您汇报一下。”

        “没必要吧……”夏想拉长了腔调,打了个官腔,“我又不是张黔,你用不着向我汇报工作。梁秋睿和南欣雨有没有问题,用证据说话,和我支持不支持你的工作没有一点关系。”

        “夏书记,您……”傅义一被夏想冷漠的态度激怒了,他自认是省纪委的副书记,有相当大的独立性,夏想就算是省委常委,也要给他几分面子,也没有权力直接管他,没想到,夏想如此傲然,就让他气急败坏了,“我会向省纪委、省委如实地反映情况。”

        夏想也火了,傅义一还真是不识抬举,真拿着鸡毛当令箭,不当豆包是干粮,他伸手抓起了电话,当着傅义一的面,直接打给了张黔:“张书记,我个人非常支持省纪委的工作,但也请省纪委尊重秦唐市委!在不以影响市委的正常工作的前提下调查,我没有意见。如果影响了秦唐市委的正常工作,给秦唐市委带来了负面影响,我会向省委建议召开常委会就傅义一同志的调查,进行讨论研究!”

        夏想的话,气势汹汹,身上的威势流露,已经站了起来的傅义一被夏想的威严逼迫,一下又坐回了沙发了。

        他心中大惊,夏书记一怒,也是非同小可,真要上了省委常委会讨论,也是一件麻烦事。当然,傅义一更明白的是,夏书记明是冲张书记发火叫板,实际上,还是打的他的脸。

        张黔的声音没有一丝波动,十分平和:“夏书记,如果省纪委调查组对秦唐的工作造成了不利的影响,我代表省纪委向你道歉。你的心情我很理解,也请多理解支持省纪委的工作,你的建议,我也会慎重考虑。”

        张黔是老官场了,一听就明白夏想的火是冲谁发,他甚至都能猜到傅义一肯定在旁边,夏想是指桑骂槐。

        对于傅义一,他也很不满意,因为很明显傅义一前往秦唐调查取证,用心不良,但对方有证据在手,他初来燕省,在省纪委根基不稳,也不好直接阻拦,只能徐徐图之。

        夏想一怒一放,傅义一只能灰溜溜走人,此次正面过招,不但没有让傅义一被夏想的威势震慑,反而让他更加痛恨夏想,更加坚定了要借机将夏想抹黑的决心。

        ……就在傅义一在夏想面前没有讨了好去的同时,牛林广和哦呢陈之间的第一次正面碰撞,也在当天晚上上演了。

        决战地点就是梨花红洗浴中心。

        不正面碰撞不行了,因为牛林广已经知道了哦呢陈就藏在秦唐,隔空向哦呢陈喊话,威胁说,如果哦呢陈不露面,他将秦唐挖地三尺也要找到他,还要将他的两个女儿全部霸占。

        同时提出,就在梨花红见个面,把话说到明处,把矛盾摆到明面。

        哦呢陈当然没有露面,但也没有退缩,而是派出了萧良为代表,在梨花红和牛林广的代表见面谈判。

        牛林广的代表当然是诸葛霸道。

        诸葛霸道受牛林广所托,向哦呢陈提出了三点建议,一是全面撤出秦唐,二是交出伤害汤大少和修罗的凶手,三是交出金银茉莉……就可以让哦呢陈的人从容离开秦唐。

        萧良勃然大怒,牛林广狮子大开口,提出的条件比无理取闹还过分,当即就拍了桌子。

        本来诸葛霸道带的人不少,并没有打算和对方火拼。但深海却发现了人群之中的老贼,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就抢先动手了。

        结果哦呢陈和牛林广的第一次正面过手,就比预计之中提前发生了。

        一场混战之后,诸葛霸道因为及时躲到桌子底下而逃过一劫,没有受伤,深海就惨了,被萧良下了狠手,断了肋骨,断了腿,还差点被扭断脖子。

        而且在混战之下,梨花红被砸得一片狼籍,惨不忍睹,损失惨重。

        哦呢陈一方虽然人不多,但都是精兵强将,个个都能以一顶二,将牛林广的人打得挺惨,不过牛林广一方毕竟人多势众,最后双方各有损伤,都以惨痛而收场。

        更大的冲击波还在后头——当天晚上梨花红发生了聚众斗殴事件,天不亮,就被警察层层包围,以严打为由,又从梨花红里面搜出了大量毒品和枪支,可怜人事不省的深海被带上了手铐,送到了特护病房,只要他醒来,等待他的就是法律的再次制裁。

        梨花红也被查封了,牛林广的一个据点,就此被彻底端掉。

        当天下午,秦唐市委召开了一次书记办公会,就下面区县的人事调整进行讨论,一致决定将组织部第三次修改方案提交到常委会讨论。秦唐大范围的人事调整,即将引发新一轮的激烈动荡。

        不为人所知的是,梁秋睿和南欣雨也开始着手反击了,两人不再坐以待毙,而是想出一条妙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