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21章 闪电一战,一步抢先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21章 闪电一战,一步抢先

    作品:《官神

        夏想和付先先、古玉和合影,最先出现在燕省的一个论坛上。www.00ksw.org

        燕省的网络传媒并不发达,也没有有全国影响力的论坛,照片发上之后,只存活了不到两个小时就被人删除了。但还是被有心人转到了有全国影响力的论坛之上。

        顿时引起了轰动。

        不少人都纷纷谩骂,说是全国最年轻的副省级官员原来是风流种子,夜御二女,果然是年轻有为,果然是年富力强,比起累死在两个女人肚皮上面的沈关西厉害多了。

        但谩骂只持续了不久,就有人发现了问题,照片有明显PS的痕迹,夏想和两位美女站立的地方不对,似乎是脚下悬浮,练起了凌波微步。

        一有人指出,众人的目光就又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仔细一看果然如此,照片果然有造假!

        这一下舆论又一边倒了,说是夏书记年纪轻轻就位居高位,不遭人妒是庸才,肯定是谁嫉妒夏书记升迁过快,故意用伪造的照片陷害他,想泼他脏水,想毁他名声。

        一时之间,网上自发形成了挺夏派,声称凡是不利于夏书记的言论,他们都将跟踪到底,反对到底,誓死维护夏书记的声誉。

        当然,也有一帮人反对夏想,成立了反夏帮,和挺夏派针锋相对,但奈何挺夏派力量强大,人多势众,反夏帮的声音很快就被淹没。

        夏想的名声,由负面转到正面,急速划了一个弧度,迅速赢得了网民的支持。

        但有关夏想的议论,只在网上持续了不到一天的时间,随后官方力量出动,所有的帖子都消失不见,一夜之间就全部消失得干干净净,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连摆渡都搜索不到。

        犹如一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闹剧,又如一次网上舆论的闪电战,一交手就分出了胜败,并且落下了帷幕。

        章国伟一天之内几乎没有处理任何公务,紧紧盯着网上的战斗,等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他才长叹一声:“夏想,我现在有真点佩服你了,好一场异彩纷呈的闹剧,自导自演,堵住了网民之口,也堵死了将你的照片上网的一个途径。你怎么就他妈的这么聪明?”

        章国伟不服归不服,愤怒归愤怒,实际上他不得不佩服夏想的手腕,因为网上的一场闹剧,自始至终只有夏想一帮人在演戏,根本不是牛林广的手笔。

        牛林广一开始就想将照片放到网上,但赫咨谓提议先交到京城,自上而下施压最好,牛林广同意了。

        照片交到了上面,上面在经过研究之后,还没有决定是否对夏想展开调查,崔向就出了一个主意,提出先将照片放到网上,造出声势再说,然后他再在上面加把力,就能成功推动对夏想的调查取证。

        章国伟听取了崔向的意见,刚转告给诸葛霸道,让诸葛霸道具体实施,还没动手,网上就出现了夏想照片的PS悬浮事件,结果惊动了中宣部,中宣部就下了封口令!

        等于是夏想成功地导演了一场大戏,首先在舆论上站在了道义的至高点,并且给网民造成了先入为主的主观判断,就是以后夏想的照片再放到网上,都是有人在背后陷害他,不能当真。其次,成功地引发了中宣部的关注,并且将下一次可能再次席卷网络的照片事件扼杀在摇篮之中。

        因为中宣部已经明令禁止,任何网站不得再发表有关夏想的言论!

        一反一正两个手段,直接将崔向刚刚想到的路子彻底堵死,夏想够聪明,够犀利,同时也间接地告诉章国伟,他已经腾出手来,开始着手反击了。

        章国伟心想,别急,后面还有后手,如果只有一波攻击,他就不是在秦唐屹立十几年不倒的章国伟了。

        网络事件并没有引发大规模的议论,许多人还没有发现,就已经消失在视线之内,但后继的影响还有,具体表现为省委的一起并不太引人注目的人事调整。

        经省委批准,省委组织部免去郑冠群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职务,任命常恏为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不再担任天泽市委宣传部长职务。

        这则消息并不十分起眼,也没有大肆宣扬,只是在新闻之中简单一提,许多人甚至都没有注意到。

        但官场中人都看到了意味深长的信息,正值夏想的网络事件被中宣部压下之后,郑冠群被直接一免到底,并没有提及另有任用,显然是结束了政治生命,就意味着省委对省委宣传部在此次网络事件之中的处置不力,反应慢了半拍而十分不满。

        也含蓄地表明了另外一个立场,就是省委对夏想的支持力度,丝毫未减。

        当然,作为受益者常恏,政治生命又展开的新的蓝图。

        ……在傅义一来到秦唐的第三天,夏想终于出面接见了傅义一。

        其实在夏想的授意之下,常公治对傅义一的工作也算十分配合,要人出人,要力出力,让傅义一挑不出一点毛病,但有一点,只要涉及到梁秋睿和南欣雨事件的重大证据,常公治就是三缄其口,或是一问三不知。

        总而言之,以常公治的圆滑和世故应付傅义一,事事都做得十分圆润,让人无可挑剔,该有的场面,肯定有。该有的礼数,全不少。但有一点,都没正事。

        也就是说,没有傅义一想要的可以为梁秋睿和南欣雨定性的确凿证据,而且傅义一在调查取证的过程中,秦唐的党员干部大多都不怎么配合,只有极少数人说了梁秋睿和南欣雨的坏话,还有一小撮人主动前往傅义一的房间,行踪可疑地汇报工作。

        都是谁,什么时候去的,坐了多长时间,都有人第一时间向夏想汇报,而且事无巨细,汇报得没有一点遗漏。

        也不是夏想特意安排的人手,而是陈伟东积极主动地每天晚上都到夏想的办公室,拿出一个小本本,一一念给夏想听——今天傅义一又和谁接触,又和谁会谈,又和谁密谈,等等,谁鬼鬼崇崇地和傅义一见面,谁又提了东西去见了傅义一,陈伟东记得清清楚楚,一个都没有遗漏,就让夏想也暗暗感叹,生活之中,哪里都不缺少中情局的人。

        傅义一下榻的是市委招待所,市委招待所的总经理秋天蓝是陈伟东的私交好友,就为陈伟东的窥视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条件。

        对于陈伟东的积极主动,夏想虽然有些厌烦,但又不好直接拒之于门外,其实他对傅义一私下里会见了谁,谁又主动向傅义一告密,一点兴趣也没有。一个地方,不可能所有人都团结一心,哪里都有墙头草和跳梁小丑,所以对于一些小人趁机捣乱、打小报告,或是告密,他都懒得理会。

        而且说白了,陈伟东和他们没有两样,只不过陈伟东是向他告密,打别人的小报告罢了,因此,夏想虽然表面上对陈伟东的汇报哼哼哈哈,似听非听。

        陈伟东却乐此不疲,以为他已经在夏书记的心目之中,有了一席之地,就更是闹腾得欢了。

        汇报了三次之后,夏想拿出一条烟,一瓶酒,亲自交到陈伟东的手中,拍拍他的肩膀:“伟东辛苦了,烟酒你拿上,我也用不完。以后再有事情,你可以直接找子棋,我最近要去一趟京城和省里,时间不多了……”

        陈伟东受宠若惊,又想接,又不敢接,夏想就硬塞到了他的手中。

        夏书记要去京城和省里活动,这么重大的事情都告诉了他,这么说,他差不多是夏书记的亲信了?陈伟东欣喜若狂,拿着烟酒喜滋滋地走了。

        其实他哪里知道,夏想送他烟酒的原因所在,是对他最近打小报告的回报,也就是说,他的全部努力,换来的不是上级领导的重视和封官许愿,更不是重用,而是一条烟一瓶酒就打发了。

        夏想才不会重用陈伟东,陈伟东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重用他,等于为自己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而且他现在跳来跳去为自己出力,一转眼,就可能将自己出卖,为别人摇旗呐喊去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也正是因为陈伟东的汇报,才让夏想对傅义一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做到了心中有数。

        送陈伟东一条烟一瓶酒的另一层含义是,只要他在秦唐一天,陈伟东的作用就仅限于烟酒之间,不会有大用,想在他的任上升迁,没可能了。但有一点,夏想也至少会保陈伟东坐稳现在的政府副秘书长的职务,不会让他被章国伟弄下去。

        为官之道,不仅要拉拢人心为已所用,还要有又拉又打压的手段,对部分喜欢阴暗手段的小人,忽远忽近,既不用之,又不让他为对手所用。

        夏想接见傅义一一行,是他的市委书记办公室里。

        用接见而不是会见,就证明夏想的级别比傅义一高,就算夏想在秦唐,是以市委书记的身份,但他毕竟是省委常委,是燕省最位高权重的13位人物之一。

        本以为只是一次公事公办的接见,顶多就是十分钟时间,说说套话,客气几句就完事了,没想到的是,傅义一也不知哪里来的底气,敢和夏想当面叫板!

        就激发了夏想轻易不会发作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