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20章 先有小胜,再起大风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20章 先有小胜,再起大风

    作品:《官神

        夏想放开付先先,一点也没有觉得尴尬,因为他本来就没想怎么付先先。www.00ksw.org

        付先先却误会了夏想,以为夏想刚才真要怎么她,而且还当着古玉的面,就面红过耳,忽然翻身跃起,也不顾古玉在场,一把抱住夏想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我这辈子跟定你了,你敢跑,我死给你看!”

        语气之坚定,态度之坚决,自有一股大义凛然的气概,虽然她说话时咬着嘴唇,双眼如水,明显是意乱情迷的状态。

        夏想伸手摸了摸付先先的头:“告诉古玉,就说刚才是开玩笑,别让她不开心。”

        打开房门,门外站着一头大汗的萧伍。

        萧伍没敢进门,眼睛向里一瞄,暧昧地笑了一笑,可能又觉得现在不应该笑,就忙绷了脸:“领导,救出了陈莉!”

        夏想领萧伍去另一个房间,关上门:“说。”

        萧伍就将事情的详细经过说了出来。

        将陈莉顺利救出,还得感谢老贼的不良爱好。

        老贼今年35岁,还没有结婚,孤身一人自然要时常留恋风月场所解决个人问题,他最喜欢去的地方还是深海的梨花红。

        因为梨花红有一个讨人喜欢的花三朵。

        没错,就是自称副处的花三朵。

        老贼一来二去就和花三朵熟了,两人差不多郎情妾意,王八绿豆也算对眼了,就有了感情。老贼也说等机会合适时,就让花三朵从良,他娶她,把花三朵感动得一塌糊涂。

        今天老贼又去找花三朵,花三朵领他去了后面的房间。两人正情到深处之时,却听到隔壁传来撕打的动静,仔细一听,还有女人哭闹的声音。

        换了以前,老贼才懒得理会,因为梨花红是洗浴中心,女人哭哭笑笑很正常,谁知道她们的哭笑是真是假?但今天却不同,隐约听到哭闹的声音很熟悉,再仔细一听,有点象陈莉。

        老贼就立刻警惕起来,问花三朵。花三朵开始不肯说,老贼就怒了,说花三朵不相信他,他白对她一片真心了。花三朵就又感动了,就说了实话,说是老板深海接手了一个大美女,可惜美女不理他,今天深海喝醉了,可能又去霸王硬上弓了。

        老贼一听就急眼了,真要毁了陈莉的清白,陈总非得一把火烧了梨花红不可。他二话不说来到隔壁,刚到门口就听到了陈莉的声音:“你再逼我,我立刻跳楼自杀!”

        妈的,真是陈莉,老贼血向上涌,做了一件平生最引以为傲的事情,他一脚踹开门冲了进去,见深海正要逼迫陈莉,而陈莉已经站在了窗户面前,正要向下跳……形势,万分危急。

        老贼怒了,火了,急了,一眼就看到地上扔了一把椅子,二话不说拎起椅子就砸向了深海——也是深海今天喝多了,要不他也不敢非礼陈莉,酒装怂人胆一点也不假,但也正是因为醉酒,他才几乎没有还手之力,一下就被老贼砸倒在地,人事不省。

        将深海打昏之后,老贼还不解气,拿起酒瓶又在深海的头上敲了几下,直敲得深海头破血流。

        随后,老贼保护陈莉迅速下楼,又在花三朵的掩护下,从梨花红的后门从容逃走。

        “现在陈莉已经安全了,在陈总的保护之下,不会再出意外了。陈总让我转告你一句话……”萧伍一脸紧张地看着夏想,陈莉能平安脱险,他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但哦呢陈的话,有点过于气势了,他怕惹夏想不高兴。

        “说吧,我听着呢。”夏想也知道,在陈莉的事情上,他没能帮上多少忙,也证明了一点,秦唐的大街小巷,还是章国伟和牛林广的天下,他对秦唐的掌控力度,还差了一些火候。

        “陈总说,梨花红的问题,不劳夏书记出手,他会按照自己的办法解决……”萧伍在听到哦呢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想哦呢陈别不是因为陈莉而迁怒于夏书记,认为夏书记不肯出力帮他,想要单打独斗了?

        他只负责传话,并不能完全领会哦呢陈言外之意。

        夏想听了,却没有萧伍担心中的生气,反而笑了:“霸气外露,哦呢陈就是哦呢陈,好,随他去,以恶制恶……有时也来得痛快。你就告诉陈总,就说让他等一个信号再动手,效果会好上许多。”

        萧伍不管夏想和哦呢陈之间打的是什么哑谜,他只管传话就是了。眼下陈莉的危机暂时解除,但夏书记似乎处境不妙,他又不知道该如何宽慰夏想,就只说了一句:“我相信所有的难题,领导都能解决!”

        夏想哈哈笑了:“我又不是万能,怎么可能能解决所有的难题?现在眼前就一个难题解决不了,外面两个美女,让人头疼。”

        萧伍见夏想没有丝毫的担忧,他也宽了心,笑着离开了。

        第二天,陈莉被救走的消息才传到牛林广的耳中,牛林广气得暴跳如雷,大骂深海一顿。深海自知理亏,不敢还嘴。唯唯诺诺,保证说要再找到陈莉,并且亲自送到牛林广手中。

        牛林广冷静之后,没有让深海再去纠缠陈莉,现在已经打草惊蛇了,对方已有防备,想再得手陈莉,比登天还难。

        牛林广现在的心思已经从陈莉身上收回,因为他已经查到了一丝蛛丝马迹,根据赫咨谓搜集的资料,陈莉极有可能就是当年在郎市名震一时的姐妹花中的妹妹,也就是是,她是哦呢陈的女儿!

        如果真是银茉莉的话,他的手下在不及防备之下,被潜藏在秦唐的哦呢陈的势力偷袭成功,也就完全可以说得过去了。

        牛林广又托了燕市的关系经过摸底和打探,得到的消息再次验证了他的猜测,哦呢陈已经保外就医,现在去向不明,人不在燕市,似乎也不在郎市……就在秦唐!

        牛林广一拍桌子,一脸狞笑,好一个夏想,利用哦呢陈来对付他,以黑吃黑,好高明的手段。

        哦呢陈不过是过去式了,早就不在江湖多年了,他还以为他还能再当老大,再呼风唤雨?就算想呼风唤雨,也要找对地方,秦唐,不是你争强好胜的地方,秦唐,是牛林广的秦唐。

        不要以为在秦唐还能重现当年白天艾成文晚上哦呢陈的辉煌,秦唐,只能是他一个人的秦唐,白天归夏想,晚上牛林广,连章国伟都不沾边,何况一个外来的破落户哦呢陈?

        牛林广不但丝毫没有将哦呢陈放在眼中,还心中一下多了不安分的想法,哦呢陈可是有一对女儿,他只见到了银茉莉,还有金茉莉没有露面,要是将金银茉莉全部收到家中,他的宽大的可容纳三个人的大床就有了用武之地……哦呢陈既然送上门了,不吃白不吃。黑吃黑,谁吃谁还不一定。

        牛林广当即命令诸葛霸道,让手下全体出动,寻找哦呢陈在秦唐的藏身之处,哦呢陈死活不论,主要是他的一对女儿,务必保存完好。

        ……牛林广和哦呢陈的矛盾,即将由暗处转到明处。

        与此同时,省纪委对梁秋睿和南欣雨的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之中。但除了几张照片之外,并没有更多的证据证明梁秋睿和南欣雨之间有实质性的暧昧,调查工作暂时没有太多的进展。

        但几张照片也是足够翔实的证据,因此,傅义一有足够的理由让梁秋睿和南欣雨分别交待清楚问题,但梁秋睿和南欣雨在最初的慌乱之中,又都镇静了下来,就是不承认有不正当男女关系。

        照片顶多说明捉奸捉双,但不能证明捉奸在床,只要不是捉奸在床,就可以死不认帐。

        案件,暂时陷入了僵局。傅义一很清楚,夏想就算没有给梁秋睿和南欣雨什么暗示,但他对他视而不见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就是不配合省纪委对梁秋睿和南欣雨的调查,就让两人都有了底气。

        傅义一十分气愤,但他拿夏想一点办法也没有,因为夏想是省委常委。

        省委常委不鸟一个省纪委副书记,很正常,他能怎么着?他来到秦唐两天了,夏想见都没有见他一面,谱摆得太大了。

        傅义一就向张黔告了夏想一状,说秦唐市委不太配合纪委的工作,希望张书记能为他做主。

        张黔却是反问:“秦唐市纪委配合你的工作没有?配合了,就说明市委配合工作了。你还想怎么样,难道要夏书记亲自做出指示?义一同志,夏想同志没有找我说理就不错了,我还怕过几天省委开会,他当面说我不支持秦唐市委工作……”

        傅义一碰了一个软钉子,真是一点脾气也没有了,张黔话说得婉转,其实已经很不客气了,是说夏想不向省委告状就不错了,你就见好就收,好自为之吧。

        傅义一怎么能善罢干休,他已经得到了京城方面的暗示,中纪委已经初步掌握了夏想生活作风和经济问题两方面的证据,近期就可能前来秦唐调查取证!

        夏想,不要仗着你是省委常委就不把省纪委副书记放在眼里,有你哭的时候!

        结果中纪委方面还没有动静的时候,夏想的照片就突然被人放到了网上,顿时引发了又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