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18章 多说无益,手下高低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18章 多说无益,手下高低

    作品:《官神

        现在夏想也多少了解了章国伟的性格,知道章国伟在假装力挺他之余,就会对梁秋睿和南欣雨的问题发表高见了,因为对他的处理,章国伟连建议权都没有,省委才有建议权,决定权在中央。www.00ksw.org

        而对梁秋睿和南欣雨事件的处理,省委在调查之前,肯定会征求秦唐市委的意见,他和章国伟的意见,会为事件的最终定性,有极为重要的参考价值。

        果然,章国伟随即又愤愤不平地说道:“夏书记,您的事情先不用说,梁秋睿和南欣雨同志……就太不象话了。现在许多公司都禁止同事之间谈恋爱,况且是市委机关?影响太恶劣了,我建议,由市委出面报省委批准,梁秋睿和南欣雨同志暂时停止工作,接受上级调查。”

        好嘛,章国伟果然来了一出先扬后抑,表面上一开始先抬他一抬,随后又将梁秋睿和南欣雨一贬到底,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政治斗争表面化了,矛盾冲突也激烈了。

        夏想没有说话,只是意味深长看着章国伟。

        一开始,章国伟似乎还很有底气,一脸坚定地回应夏想。但在夏想温和、淡然但又不容置疑的目光的凝视下,他渐渐有了退缩之意,最后还是不情愿地收回了目光。

        章国伟心里懊恼,还是权力的光环逼人,他自我安慰,其实他收回目光不是因为怕夏想,而是要给夏想一把手足够的尊重。

        夏想用目光逼败章国伟,其实也是心理战术的一种,尽管他知道,下一步的斗争,不但白热化,还会十分艰巨,甚至有失败的可能。

        因为梁秋睿和南欣雨确实有事!

        梁秋睿和南欣雨之间发展到了什么程度,夏想不清楚,但清楚地知道,两人之间肯定有事。梁秋睿和南欣雨之间的小动作和眉来眼去,逃不过他的眼睛,因为两人家属都不在身边,而且以前确实有过一段过往,现在旧情复燃,就有点失控的趋势。

        他也曾含蓄地点过梁秋睿,不要因小失大,梁秋睿答应得挺好,一转身就又故态复萌。

        倒不是说南欣雨的魅力真的多少诱人,而是梁秋睿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夏想也拿他没有办法,他是上级,但上级总不能连下级的私事都管。梁秋睿毕竟不是萧伍,萧伍的私事,夏想可以不用顾忌直接插手,梁秋睿毕竟是堂堂的市委秘书长,而且和他之间的关系,还远远称不上密切和默契。

        即使当年徐子棋和王丽霞走得过近,夏想也没有多说什么,作为领导,如果着眼点过细过低,也不会有太好的大局观。

        只是没想到,梁秋睿和南欣雨也太不小心了,让人抓住了把柄。

        明是针对梁秋睿,其实还是针对他,毕竟梁秋睿和南欣雨是他初来秦唐之时,最先向他靠拢的两大常委。如果两人落马,对他的个人声望,对他对秦唐的掌握力度,将是一次致命的打击。

        同时,又因为他自身又深陷生活作风的丑闻之中,自顾不暇,如何能保护得了梁秋睿和南欣雨的周全?不得不承认,章国伟也是官场老手,选择的时机,出手的轻重,以及对时局的把握,无不恰到好处。

        夏想又漫不经心看了章国伟一眼,见他一脸愤慨,似乎很是痛心疾首,但眼神闪烁,还是透露了内心欢喜雀跃的真实想法,心中不无鄙夷。

        其实在他来到秦唐之后,几乎所有事件的背后,都有章国伟的黑手,但章国伟隐藏极深,不露出一丝把柄,确实是他遇到的最难对付的对手。

        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抓住章国伟的任何经济和生活作风问题,似乎章国伟清白得就跟一张白纸一样。

        当然,章国伟不可能是白纸,官场中人,白纸也不可能坐到市长的宝座之上。而且章国伟在秦唐经营十几年屹立不倒,他要是白纸,全国人民都笑了。

        章国伟还真是一头滑不溜手的老狐狸,不管他是正面还是反面手段,都有过人之处,夏想也不得不暗暗佩服对手的强大。

        章国伟越强大,越无懈可击,反而越是激起夏想的斗志,他一路走来,翻山越水,经历无数风浪,怕过谁?踏平坎坷才能成就大道,不信刚刚升任了省委常委,就要被章国伟翻船!

        夏想脸色轻轻变幻几次,又恢复了坦然之色,说道:“国伟,秋睿和欣雨之间,也许因为工作的原因走得是近了一些,有一些流言蜚语也可以理解,在事情没有定论之前,市委并不能认定梁秋睿和南欣雨就有不正当男女关系。”

        章国伟脸色也变了一变,语气强硬地说道:“刚刚我还接到了省纪委傅书记的电话,傅书记指示要让秦唐市纪委先就梁秋睿和南欣雨的问题进行自查,如果属实,再上报省纪委,再进一步查实。”

        夏想终于欣慰地笑了,他笑的是章国伟终于露出了咄咄逼人的一面,一旦章国伟气势十足,不再气定神闲的时候,就证明他急躁了,心乱了,而且迫不及待了。

        先是中纪委副书记崔向给他打电话,又有省纪委副书记傅义一也给他打电话,似乎是力度挺大,中纪委和省纪委都有所动静,实际上是扯虎皮做文章,唬人罢了。

        中纪委方面,夏想不知道深浅,省纪委的人员和关系网,他不比章国伟清楚?傅义一只不过是省纪委之中排名靠后的一名副书记,在省纪委没有什么发言权,章国伟也拿来说事,只能说明他的关系网实在太薄弱了。

        而且如果中纪委和省纪委真要采取行动,会事先不和他这个省委常委、市委书记通气?再怎么着也轮不着先和市长打招呼,而越过市委书记!

        夏想就脸色微微一变:“傅书记打来了电话?张书记还没有和我通气,义一同志的性子,也太急了一点。”

        夏想的话还留了几分情面,但还是让章国伟脸色再变。是呀,傅义一是省纪委副书记,但不要忘了,夏想还是省委常委,按照级别,傅义一还要向夏想汇报工作。

        所以夏想直呼其名,又直接抬出了张黔,就让章国伟心头一震,不免一时黯然。

        也是,张黔和夏想的关系,稍微有点政治头脑的人都清楚得很,张黔本是西省纪委书记,和曹永国关系不错,一到燕省就和夏想迅速走近了。

        不过……章国伟暗暗冷笑,夏想,先别得意,想保梁秋睿和南欣雨,没那么容易!

        又坐了片刻,章国伟起身告辞,本来他还想再提提人事调整的问题,但却被夏想的气势压了一头之后,又没有了兴致,就索性只字不提了。反正在人事调整上他不急,急的是夏想。

        章国伟走后,夏想一个人坐了片刻,又拿起剪刀修剪办公室的秋海棠——也不知从何时起,他的办公室中必有一株秋海棠,难道是从郎市时养成的习惯?

        修剪了一些枝枝蔓蔓,夏想还没有主动打电话给张黔,就等来了张黔的电话。

        “夏书记,向你通报一下,省纪委刚刚开了一个碰头会研究了一下梁秋睿和南欣雨的问题,初步达成了共识,准备派傅义一同志前往秦唐,实地调查取证。”

        夏想一愣,事情的进展比他预料中快多了,就说:“张书记,我尊重省纪委的决定,但也请本着爱护党员干部的出发点开展工作,秋睿和欣雨两位同志,业务能力强,工作能力硬……”

        夏想是省委常委,以上的话不管是以省委常委的身份,还是以秦唐市委书记的身份,都很得体,张黔也明白夏想对梁秋睿和南欣雨的维护之意,但事情有时不是想压就能压得下来,就含蓄地点了一点:“我尽量让傅义一同志以爱护同志的出发点工作,但你也清楚,夏书记,证据比较确凿,事情比较麻烦……”

        还真是麻烦了?夏想放下电话,立刻让徐子棋通知梁秋睿过来一趟。

        梁秋睿一脸灰白,来到夏想的办公室,低着头,精神状态极差。进来后,不说话,也不坐下,一看就知道事情麻烦大了。

        夏想有点恼火,早听他的劝告,还有今日?但事后诸葛的话多说无益,就直截了当地问道:“被人抓住了什么把柄?”

        梁秋睿还是不敢看夏想,只看自己的脚尖:“被人拍了照片……”

        还不一口气利索地说完,夏想很气梁秋睿遇事不够干脆,怒了:“什么样的照片?一口气说完能累死你?”

        梁秋睿吓得一哆嗦,没想到夏书记也有怒气冲天的时候,不过他也知道是夏书记对他的爱护,就又说道:“在一起吃饭,一起拥抱,还有一起走进宾馆……”

        夏想“啪”的一声将手中的报纸狠狠地摔在桌子:“秋睿,你做的好事!”

        梁秋睿似乎才惊醒过来:“夏书记,我错了,可是我当时实在是鬼迷心窍,现在后悔也晚了。我只求您一件事,我撤职查办,什么处分都背了,牺牲我一个,保下欣雨,请您一定要帮我!”

        一句话又让夏想消了气,还行,还算是一个有担待的男人。

        夏想又慢慢地坐回到椅子上,忽然又淡定地笑了:“想利用男女关系就拿下两个副厅级干部,真当我这个省委常委是个摆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