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16章 初一十五,投石问路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16章 初一十五,投石问路

    作品:《官神

        秦唐市委组织部的人事调整方案的草稿,出台了。www.00ksw.org

        任海风将方案提交到夏想手中时,心里就知道肯定在夏书记手中通不过。

        因为人事方案的调整幅度很小,几乎都是原地未动,也是实在是没法动,一动,章国伟精心布置多年的局面就被打破了,而且还有可能推倒多米诺骨牌,引发连锁反应。

        还有一点,夏想只是让他出台方案,没有任何具体暗示,他摸不透夏书记的真实想法,毕竟他和夏想之间的关系有点疏远,而且此次又没有梁秋睿出面暗示,就让任海风一头雾水,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出台草稿。

        只好非常保守地将个别年龄到点的区县一把手拟退到二线,然后下面的副职递进。

        实际上,相当于还是章国伟时代的布局一点也没有变动,说是调整,和没调整没有两样。

        果然,当任海风将草稿递交到夏想手中之后,夏想只看了几眼,就放到一边,问了一句:“海风,你担任组织部长有几年了?”

        任海风心里一翻腾,夏书记是以省委常委的身份和他讨论他目前的工作了?也是,省委常委,对他的前途有直接的影响力,他想不重视都不行。

        话又说回来,他原先在牛城担任市委组织部长,来到秦唐还是担任组织部长,先后在组织部长的岗位上快7年了,再不向上动一动,就危险了。

        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夏想的问题,因为夏想肯定不会有提拔他的心思,迟疑一下,还是答道:“夏书记好记性,我在秦唐担任组织部长就快3年了。”

        任海风既想听夏想在这个问题上深入交谈下去,甚至最好透露出一些省里的最新人事动向,又怕夏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让他左右为难,不想夏想只是提了一提,又岔开了话题。

        “海风,你工作能力有,工作态度也挺端正,资历也够了,差的就是一个机遇……”一点而过,吊足了任海风的胃口,夏想又落到了秦唐的人事调整上面,“秦唐经济发达,工作难度就大,所以在挑选干部时,一定要慎重,要让有才者居上,不但有才,还要有备,德才兼备才是好干部。好了,方案你先拿回去,再好好斟酌一番……”

        话说得很委婉,实际上等于给任海风当头一盆冷水——全盘否决!

        任海风拿着方案草稿,出了书记办公室,向左,是他的办公室,向下,是市长办公室。犹豫片刻,他还是下楼而去,要和章国伟再具体协商一二。

        章国伟正在办公室里,一个人生闷气。

        他也是才知道引发夏想连夜调动上百名警察,以清查娱乐场所为由,暗中打击牛林广的势力的突击行动,是因为牛林广最终还是绑走了陈莉,他就气得拍了桌子,骂了娘。

        可惜牛林广的娘死得早,骂也白骂。

        但章国伟还是气得直想跳脚,因为牛林广分泌旺盛的荷尔蒙坏了他的大事!

        他已经布局完毕,一系列的针对夏想的反击即将全面开展,然后在正面较量之时,牛林广再适当地打打边鼓,下下黑手就可以了,没想到,这头骚猪还是背着他劫了陈莉,引发了一场全方位的对抗。

        陈莉的背后到底站着谁,章国伟也不清楚,但从牛林广损失惨重就可以得出结论,对方非常厉害,能在牛林广的眼皮底下隐瞒极深而不被发觉,废了牛林广手下两员大将,到现在为止牛林广连对方的面都没有见过,也是一个少见的硬茬。

        秦唐什么时候多了一股这么棘手的地下势力?

        章国伟越想越是头大,秦唐的局势自从夏想到来之后,越来越复杂,原来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现在越来越模糊了。就连秦唐多了一股地下势力他就一点也不知情,就让他有一种有力无处使的挫败感……秦唐变天可以,姓夏也可以,但夏想只能掌握一半的秦唐,不能让夏想掌握整个秦唐,秦唐的大街小巷,还是他的天下才对。

        有一点还成,牛林广总算拍了夏想的照片,并且及时传送到了京城,就让他多少心安了几分。他想要的就是从正面打垮夏想,一些背后的黑手,只能当成开胃菜。

        夏想有张良计,他有过墙梯。相信他的手段施展开来,必定会让夏想灰头土脸,名声扫地,在秦唐威望大降!

        章国伟也清楚,夏想现在突然提出全面调整秦唐各个区县的领导班子,是为了进一步巩固个人权威,为了进一步全面执掌秦唐。

        他虽然现在在夏想的光环之中,威望已经大降,但还是要竭尽全力阻止夏想的阴谋得逞。

        而且他的计划已经开始实施了,估计不出三天,就会开始出现意想不到的效果,到时如果照片事件再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夏想在秦唐的威望将会一落千丈,他想借全面调整人事的契机进一步在秦唐一言九鼎的企图,注定会落空……章国伟甚至还得意地笑了,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他准备暗示牛林广,最好放了陈莉,不要再搞私下里的对抗了,万一影响了他的大计,得不偿失——不要在女人的问题上犯错误是章国伟一惯的立场,也是他最坚持的原则。

        还没有拿起电话打给诸葛霸道——章国伟现在更相信诸葛霸道能听进去话,牛林广有时犟得真跟一头牛一样,他还真管不了牛林广,谁让牛林广的后台太过强硬了——任海风就敲门进来了。

        任海风现在是市委常委中,唯一一个还和章国伟来往密切的重量级人物,也让章国伟高看了任海风一眼。

        “海风,喝茶不?”章国伟起身要为任海风泡茶。

        任海风伸手阻止了章国伟的热情:“章市长,不用客气了,我直接说正事了。夏书记全盘否决我的方案草稿,他又没有暗示怎么调整,工作真是没法开展了……”

        别说任海风头疼,章国伟也颇是头疼夏想此次突然出手的人事调整,因为连他也不能完全猜透夏想的真正用意。

        如果说夏想真有意借机全盘安排自己人上任,他不给出暗示,任海风也没有头绪。一直拖下去,风声挺大,动静不小,闹得下面人心惶惶,但一直不落实的话,时间一久,都无心工作了。

        夏书记到底要搞什么名堂?

        章国伟也就埋怨了几句,在任海风面前,他不必假装伟光正了,有什么说什么,才能让任海风对他继续保持信任和信心。

        “海风,你再和梁秋睿、范进多接触接触,听听他们的意见,再出台一个方案给夏书记。夏书记再不满意的话,就继续修改,直到他满意为止。谁让他是一把手?再说了,调整的风声已经放了出去,拖久了,对市委的工作开展也非常不利,夏书记心里肯定有数,不会没完没了。”

        任海风只好点头:“也只能这样了……”他想了一想,还是说了出来心中的担忧,“刚刚夏书记忽然问我干了几年组织部长了,是不是省里有什么动向了?”

        章国伟也是心中一跳,随即又摇头说道:“省里局势刚刚安定下来,短时间内不会再调整下面地市的人事了,再说夏书记虽然是省委常委,但他也不会就人事问题指手画脚……不是他分管的一摊子,话多了,别人会有意见。海风,你也要细心想一起,有时候,就是那么一说……”

        任海风脸微微一红,章国伟其实是提醒他,不要事关自身利益时就慌乱了,为官之道,就在于虚虚实实,夏想随口一说,也许就是心理战术的一种。

        章国伟又说:“有件事情提前给你通个气,最近秦唐的局势可能要起风,说不定还是大风,海风,你要站在下风口……”

        任海风心中砰砰直跳,章市长要反击了?本想问个明白,但见章国伟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就又没有开口。他太了解章国伟了,章国伟最喜欢的就是摆出一副山高云深的高人姿态,让别人猜不透摸不清,然后让别人敬佩无比。

        任海风一走,章国伟才又打给了诸葛霸道。

        “霸道,最近怎么样,好不好?”

        诸葛霸道呵呵一笑:“感谢章市长的惦记,我很好,一切顺利。”

        “顺利就好,不但要顺利,还要顺心顺气。记得多喝茶,别上火。”

        “是,记下章市长的吩咐了。最近确实有点上火,吃了点药,不管事,我再多喝点水试试。”

        “那好,有空再聊。”

        几句话说得山高云深,漫无目的,似乎废话一堆,实际上章国伟是交待诸葛霸道要小心行事,不要再节外生枝了。

        诸葛霸道说是一切顺利,当然是指照片一事。上火,是指牛林广劫走陈莉的意外,总之,两人之间的暗语,双方都听明白了。

        一天后,有两件事情几乎同时传出,让原本因为人事调整而风声四起的秦唐,更是风声大作,人人自危。

        就在秦唐刚刚变天不久,两件事情无巧不巧就同时出现,两件事情都和夏想有切身的利害关系,就让许多人都明白了一点,章市长不会甘心失败,章市长的出手,犀利而致命,夏书记危险了……PS:好了,今天五更了,明天继续加油,所以兄弟们全方面的支持再多一点,让老何一鼓作气地码字,明天争取保四争五!更多更少,全看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