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13章 行家出手,深浅全有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13章 行家出手,深浅全有

    作品:《官神

        似乎是为了配合夏想的正面出手,又或者两人之间无须言说的默契,哦呢陈终于出手了。www.00ksw.org

        哦呢陈的出手,很有夏想的风格,稳、准、狠,打到人痛,又让人无所适从,找不到还击的对手——因为直到现在为止,牛林广根本不知道哦呢陈的存在。

        牛林广当然知道哦呢陈这个人,但并不知道哦呢陈就在他的眼皮底下,就在秦唐暗中发展势力。换了任何一个人,想在牛林广的地盘迅速发展壮大而不被牛林广有所察觉,也没有可能,但哦呢陈做到了,不外乎有两个原因。

        一是哦呢陈为人确实谨慎小心,而且他有一帮忠心耿耿的手下。他的手下对他之忠心,完全上升到了个人崇拜的高度,是牛林广无法企及的高度。也和哦呢陈的人格魅力有莫大关系,他虽然早年涉黑,心狠手辣,但对手下不薄,而且他为人大方,赏罚分明,很得手下人心。

        二是也有萧伍的暗中帮助。

        萧伍是夏想的代言人,有萧伍出面替哦呢陈办理许多事情,不会引起官方的注意,不用夏想出面,有徐子棋随便打个招呼,就让方方面面立刻抬手放行,谁也不敢刁难。

        如果非要再加上一点的话,哦呢陈的根据地在北路区,北路区区长萧逸凌是夏想一手提拔的人……以上几方面原因综合起来,哦呢陈在秦唐短短几个月就恢复了元气,并且势头之猛,如果让牛林广得知的话,肯定目瞪口呆。

        但实话实说,哦呢陈的实力和牛林广相比,还是差了不少,毕竟牛林广在秦唐时间太长了,而且牛林广的手下都是亡命之徒。哦呢陈现在东山再起,比以前更加小心了许多,再三约束手下,只有遇到黑恶势力时才露出獠牙,平常要以文明人的形象出现。

        也就是说,现阶段如果让哦呢陈和牛林广真刀实枪地硬拼,必败无疑,而且还会输得非常惨。牛林广手中据说有十几只枪,是真真正正的黑社会了。

        所以哦呢陈虽然痛恨牛林广劫走了银茉莉,虽然一晚上也没有发现银茉莉被藏身何处,他心急如焚,但他也知道了夏想在正面已经牵制了牛林广,牛林广被暂时局限在中天实业之中,无法出来,他就多少安了心。

        由此可以推断,牛林广暂时还没有和银茉莉见面,银茉莉就还安全。

        其实说实话,如果牛林广知道了陈莉是哦呢陈的女儿,而哦呢陈就在秦唐,他未必就敢打陈莉的主意。就算敢打,也要犹豫一番,掂量几分。

        也正是因为夏想的及时出手,才让哦呢陈有了从容布局的时间。

        算起来,哦呢陈来秦唐才短短三个月的时间,但对于已经失去了几年时间的哦呢陈来说,他是当成三年的时间来过的。

        三个月时间,他崛起的速度、收拢的势力、布下了棋局,比他以前用三年时间做的全部还要好,也证明了一点,老而弥坚,壮心不已。

        银茉莉被劫,哦呢陈第一次体会到了心急如焚的心切。

        以前银茉莉也被劫持过,但当时有夏想出手,总算及时解围。但现在夏想已经是省委常委了,肯定不会再正面出手解救,更不会再和别人动手,他只能按照套路出牌。

        有时位置越高,反而局限性越大,对付黑恶势力,夏想必须改变策略,不能再和在郎市一样快意恩仇了。在郎市,夏想是常务副市长,而且还年轻,现在年纪虽然没有增长几岁,但已经是省委常委,同时还是秦唐的市委书记,主持全面工作的一把手。

        夏书记再冲锋在前,大展神威,他不但不会落下好名声,还会被上级领导认定为政治上不成熟、思想上有不良倾向,严重的话,还会影响到夏想以后的仕途。

        哦呢陈一开始就还隐隐担忧夏想能否从正面配合他的行动,如果夏想不从正面配合,他暗中出手对付牛林广,第一次可以出其不意,第二次可以月黑风高打闷棍,但第三次就会被牛林广发现……牛林广如果对他全面反扑的话,他就有可能全军覆没。

        不成想,夏想虽然不便亲自出面,但手腕依然高明,警方连夜突击夜查娱乐场所,同时盯死牛林广,双管齐下,生生将牛林广困在了中天实业之内!

        哦呢陈暗暗佩服夏想,厉害,还是当年那个犀利、仗义并且足智多谋的夏想!

        夏想的正面行动,给了他足够的信心和勇气,立刻让萧良和老贼两员大将同时出手——他并不想让萧伍介入,因为他不好意思直接命令萧伍,萧伍却主动请缨,于是,萧伍、萧良和老贼,兵分三路,在夜色的掩盖之下,出手了。

        ……位于市东的梨花红洗浴中心,是秦唐市还算高档的一处娱乐场所。老板深海和牛林广关系极为密切,因为秦唐市的洗浴业非常发达,竞争也非常激烈,以前经常有别的洗浴中心的老板指使一些小混混大流氓来梨花红捣乱,让深海疲于应付。

        自从每月给牛林广上交了保护费之后,牛林广的喽罗每天晚上都来转上几转,结果前来捣乱的小混混大流氓被打断了五条胳膊六条腿之后,就再也不敢露面了,从此,深海过上了安心赚钱的幸福生活。

        是呀,能不幸福吗?他是天天当新郎,夜夜换新娘,光是试活就让他忙不过来了,真是帝王般的享受,甚至他心血来潮,还真将梨花红的小姐们按照姿色和水准进行了排名,分为三宫六院七十二妃。

        翻牌自不在话下,梅开二度也是随心所欲,只要他想,天天都是妻妾成群的美好生活。

        因此,深海每次看到电视上相亲的节目,刁钻丈母娘要求男方有房有车有存款,他就忍不住拍着桌子骂人,丫的,都没有膜了还卖这么贵,那男人也够熊的,这么势利的丈母娘不一脚踹过去,还冲她低声下气,真是没见过女人的孬种!

        来梨花红,包你天天新鲜,比娶媳妇划算多了。天天当新郎,夜夜换新娘,管她谁是丈母娘!

        甚至有一次深海在相亲节目上见到一个曾经在他身下试活的小姐,上了电视还搔首弄姿,自称清纯和良家,他差点没吐一地——在床上骚得跟头母狗一样,上了电视就成良家了,第一次见脸皮这么厚的女人。

        深海就感慨,在电视上卖弄的女人,其实和他梨花红的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没什么不同,不过上了电视有了名气,就批发了。不上电视没有名气,就只能零售了。

        更有甚者,以前在梨花红的一个头牌,后来从良了,嫁了一个暴发户。也想出名,也上电视上当嘉宾,说起她的发家史,竟然自称是靠炒股发家的。深海当时就一口水喷在了电视上,妈的,你还炒股?你连什么是牛市和熊市都不懂,炒哪门子股?

        一想也对,炒的不是股票,是屁股。

        在公众面前炫富的女人,无非是想证明两点,一是日她的男人非常牛B,二是日她妈的男人非常牛B,要不年轻貌美的炫富女,怎么都有一个有权有势的干爸呢?

        深海算是看透了女人,知道女人虚荣起来,能将自己的一身肉当黄金去卖。

        但今天,自以为识尽天下美女,自认在他眼中再无美女的深海,却又长了见识,牛林广的手下修罗和汤大少带来一个女人,说是暂时放在梨花红,现在不好送回中天实业。

        深海一口答应,也未多想,反正牛林广在秦唐想玩哪个女人,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不过当他见到银茉莉的时候,只看了一眼,就震惊了。

        对于一个夜夜当新郎的男人来说,见多了形形色色的女人,高矮胖瘦,丰乳肥臀,在他眼中都没有什么不同,但银茉莉的哀怨和决绝,还有她惊艳的楚楚可怜的眼神,一下就击中了深海已经麻木的心灵,要不是修罗和汤大少在场,他说不定就立马扑了上去,将银茉莉压下身下,死命地蹂躏。

        记不清多久没有这种冲动的感觉了,深海一瞬间内心的激情被点燃,仿佛回到了18岁。

        修罗和汤大少看出了深海眼神中淫荡的内容,嘿嘿一笑:“牛老大看上的人,深海,小心侍侯着,别说被人上了,就是少一根汗毛,都不好交差。”

        深海一下惊醒了:“明白,明白。请牛总放心,一定细心照顾,不会有一点闪失。”

        修罗和汤大少走出梨花红的大门,汤大少有点不太放心:“别让深海色胆包天,偷吃了陈莉,我们可就没法交差了。”

        修罗手臂上有一条黑龙的刺青,他的右耳缺一块儿,左眼大,右眼小,显得面目十分凶恶:“他不敢!他要是敢动了陈莉,我灭他的门!”

        梨花红的后面,是一条悠长又昏黄的小巷,两人刚离开梨花红不久,就听到了警笛乱响,知道警察清查来了,忙加快了脚步,省得遇到警察盘查,也是麻烦。不料才走几步,一抬头,前面的电线杆下面,站着一个冷酷的影子。

        影子很阴森冷静,只有一人,而且只站着不动,就给人一种莫名的威压扑面而来。修罗和汤大少对视一眼,心中一寒: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