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12章 一举三得,各个击破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12章 一举三得,各个击破

    作品:《官神

        章国伟第一次在夏想面前,吃了闭门羹。www.00ksw.org

        本来一肚子气要找夏想发泄,不料被徐子棋客气地挡在了外面,说是夏书记正在会客,暂时没有时间,请他等等——书记就是书记,可以让市长等候,市长就没有资格让书记等候。

        官场规矩就是如此,不服也没有办法。班长就是要管着副班长,更何况现在的班长和副班长,生生差出一级。

        是真正的官大一级压死人。

        不过想到昨晚的收获,章国伟一肚子的怨气又消散了不少,心中不无得意地想,夏想,你现在是春风得意了,小心倒春寒伤了身子,感冒是小病,但也能让你无精打采,让你埋下病根,让你短时间内消沉,长时间内影响精神。

        不就是刚刚提了省委常委,嚣张什么?等着,有你夹尾巴做人的时候,一个省委常委,夜会两个女人,还被人拍了照片,真是丢人丢大发了,等消息传扬出来,你还能在秦唐趾高气扬地装大尾巴狼?

        整不死你,也要让你无地自容,也要让你前途黯淡!

        章国伟恨恨地回到办公室,又亲自打电话让黄得益过来一趟,他就是要折腾折腾黄得益,让黄得益汇报工作,哪里汇报得不好,就批评。

        章国伟盛怒之下,却没有多问夏想正在和谁谈话。当然,他问的话,徐子棋也不会告诉他。

        因为夏想正在办公室和任海风会谈。

        夏想是亲自打电话请任海风过来一趟的,以示他对任海风的尊重。此次他下定决心调整秦唐各个区县的领导班子,是他上任以来的第一次调整——昨晚对黄得益说是小范围调整,其实是给黄得益打气,但又怕他走漏消息,所以打了埋伏。

        实际上,夏想想要的是大规模调整!

        要的就是借调整区县领导班子的大幅动作,牵制章国伟的注意力,分散章国伟的精力,让章国伟没有时间和牛林广一正一暗配合行动,从而达到夏想预想中的各个击破的效果。

        任海风并不清楚夏想找他前来的目的,心中多少有点忐忑不安,因为在目前的市委常委会中,只有他还坚定地和章国伟站在一起。

        其实任海风并不知道,夏想并没有完全拉拢他的意思,夏想很清楚,他和组织部长关系过密的话,表面上他的意图容易贯彻落实了,实际上反而会引起省委的警惕。

        省里不希望市委书记完全把持了组织部,市委书记和组织部长联手的话,将一市经营得跟铁桶一样,省里怎么控制?章国伟一直没能扶正,也不排除他和组织部长走得过近的原因所在。

        任海风心中多少有点打鼓,因为夏想现在是省委常委了,副省级,他才是副厅级,一下就成了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他不得不仰视,心中就一点底气也没有了,不知道夏书记找他前来,究竟有什么指示。

        因为现在的夏书记今非昔比,指不定一开口就能说出对他的工作安排,因为你现在不清楚夏书记是代表省委领导还是市委领导和你谈话,任海风就小心谨慎地问道:“夏书记有什么指示精神?”

        “海风……”夏想起身,亲自倒了一杯茶给任海风,“秦唐的春天就要来了,春暖花开,人的心情也会随之好起来,有没有打算出去踏青?”

        任海风忙起身,双手接过茶杯:“谢谢夏书记,我自己来。”他接茶在手,没敢喝,轻轻放在桌子上,“正有想法,不过最近工作忙,还没有想好去哪里。去海边,现在海风有点大。去郊外,草还没绿,就想不如再等等……”

        任海风说话还是改不了说半句话的毛病,也是习惯了。他一边说,一边暗暗寻思,夏书记上来就谈天气说春游,没有直接点题,难道事情不急?

        不急就好,现在他有点怕有什么急事大事,一旦出事,他就必须站队,难呀,从私人感情的角度出发,他还是和章国伟近。但现在夏书记如日中天,威望大涨,不但直接压章市长一头,比他更是高了两级,他怎么敢违背夏书记的意图?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秦唐纬度偏北,春来晚,又临海,春游要比燕市和单城,至少晚上半个多月了。现在市里桃花还没有开吧?”

        “还没有,桃花从南到北依次盛开,估计现在单城刚开……”夏书记说什么,任海风就接话向下说,在夏书记没有点题之前,他也就随意聊聊,当然他也心里有数,夏书记找他,绝不是聊天气谈春游。

        夏想就又扯了一会儿闲篇,见任海风被他绕得足够晕头转向了,就又说道:“有一首诗,海风应该听过——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你觉得这首诗,写得如何?”

        任海风心中一动,知道了夏想要谈什么话题了。

        此诗是刘禹锡的《玄都观桃花》,明是写桃花,其实写的是物是人非,再引申开来,就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意思,不消说,夏书记是要调整秦唐的人事了。

        由春游的桃花引出调整人事的桃花,好一个立意深远的夏书记,任海风不由暗暗佩服夏想的手段,说实话,夏书记确实比章市长有水平多了。

        但人的心理就是奇怪,任海风不知何故,就是对夏想亲近不起来。也没办法,人和人之间也要讲究对不对眼,或许他和夏想之间,就是不对眼。

        “诗写得很好,我也很欣赏刘禹锡的不改初衷的精神。12年后,他又写了一首《再游玄都观》——百亩庭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前度刘郞也成了一个人人皆知的成语……”任海风的回答也很巧妙,借刘禹锡第二首诗回应,含蓄地表明了他的立场不变。

        夏想含蓄地笑了,任海风倒也是一个人才,在现在没有多少干部懂得古典文化的今天,他能举一反三,也同样用一首诗来表明立场,让他暗暗赞叹。

        只可惜,任海风还是固执了。

        “我的初步想法是,秦唐区县的主要党政领导,也应该重新安排调整了,组织部近期拿出一个方案出来,供市委讨论研究。”夏想终于点明了用意,他一边说,一边又给任海风的茶杯里续了点水。

        任海风忙恭敬地双手接过茶杯,喝了一口:“具体方案,我会在一周之内拿出来,到时提交到市委,请市委研究决定。”

        任海风不说提交给夏书记,而说市委,虽说市委是一个宽泛的说法,实际上具体所指的话,就是夏想,但任海风的暗示很明显,就是提交给市委讨论,而不是夏想本人。

        还是有意要和夏想保持一定的距离。

        夏想既未多说,也不勉强,很客气地送走了任海风,然后将任海风喝剩下的茶,浇了花。

        任海风不管是不是还坚定地和章国伟站在一起,夏想心中明白的一点是,现在的秦唐,在正面战场,已经是他的天下了,不管是书记办公会,还是常委会,单是他省委常委的光环,完全可以压制得章国伟没有还手之力。

        唯一的较量就在于组织部的方案是否称他的心,方案不称心,他可以否决,可以暗示让任海风重新按照他的思路调整,直至他完全满意为止。身为省委常委、市委书记,再没有完全号令组织部的威望,就太窝囊了。

        当然,夏想也不会吃相太难看了,他肯定会为任海风、范进和章国伟,都相应地留出位置,章国伟是市长,自不用说,范进是副市长,也不必多说,就是任海风身为组织部长,不让他提拔几个自己人,工作也做不下去,也显得他这个一把手太不把组织部长当干部了。

        组织部长在任上不安排几个自己人,还当哪门子组织部长?

        秦唐这块蛋糕很大,夏想胃口也不是大到没边,再说这么大一块蛋糕,他也吃不下。实际上,他要的不是分蛋糕,而是在分蛋糕的过程中,充分利用蛋糕少而叉子多的现状,分化章国伟的势力,拉拢中间力量,同时培植自己的亲信。

        在一举三得之外,剑锋所指之处,还要牵制章国伟的精力,不让他有过多的机会替牛林广出谋划策,或者说,不让他有机会去鼓动牛林广怂恿刘杰晖,从而让牛林广、刘杰晖和章国伟之间形成犄角之势,要让三人之间无法互相响应。

        由此,才能让他从容地各个击破。

        ……果不出夏想所料,秦唐人事调整的风声放出之后,整个秦唐,一片慌乱。不止所有区县都人心浮动,不知谁上谁下,就连章国伟也如同被打了闷棍,一时惊呆当场。

        突然,太突然了,没想到夏书记突然来了这么一手。章国伟气急败坏之下,去找夏想理论,夏想也不过多解释,只说应该调整了,具体事宜等组织部出台方案之后,再具体讨论。

        言外之意是调整势在必行,是不是调整,章国伟无权反对,他的权限只在于方案出台之后,具体调整的人员安排,他才有发言权!

        章国伟第一次在夏想强大的权势的威压之下,倍感失落。

        然而,让章国伟更失落的事情还在后头……在暗中的较量的第一回合,牛林广被一只不知名的力量,打得鼻青脸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