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02章 走马换将,来日方长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202章 走马换将,来日方长

    作品:《官神

        中组部部长,又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吴才洋的身份绝对引人注目,而且他来燕省,事关燕省重大人事调整,因此,吴才洋成为整个燕省关注的焦点。www.00ksw.org

        在闭门会议上,吴才洋正式向燕省省委通报了中央对燕省人事调整的重大决定。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真正得到证实之后,燕省一干人等,还是震惊莫名,因为有了一项出人意料的调整。

        吴才洋并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一脸大有深意的表情,看向了范睿恒。

        范睿恒知道,是让他这个省委书记带头表态,他还能说什么?只好附和说道:“我坚决拥护中央的决定,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范睿恒一表态,其他人都纷纷表态附和,中央的决定,得到了燕省省委的一致拥护。

        中午,经过短暂的休息之后,下午一上班,就召开了燕省全体干部大会,首先由中组部部长吴才洋宣布中央对燕省省政府主要负责人调整的决定,任命高晋周同志为燕省省委委员、常委、副书记,并提名为燕省省长候选人,免去孙习民同志燕省省委副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并同意其引咎辞去燕省省长职务的请求。同意免去刘宝剑同志的燕省副省长职务。

        随后,国务院负责人宣布对安县特大安全事故的处理决定。

        “鉴于燕省省长孙习民同志、副省长刘宝剑同志对上述事故负有领导责任,依据《国务院关于特大安全事故行政责任追究的规定》和其他有关规定,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同意接受孙习民同志引咎辞去燕省省长职务的请求,同意免去刘宝剑同志的燕省副省长职务。对此次事故涉及的其他责任人员,由燕省省委、省政府提出处理意见;涉嫌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国务院事故调查组正在对事故作进一步深入调查,彻底查清违法行为,依法认定相关单位和人员责任。”

        宣布完第一轮人事调整之后,范睿恒再次表态坚决拥护党中央、国务院的决定,也完全接受中央对燕省相关领导的处理意见,表示燕省将会深刻吸取安县特别重大安全事故教训,以对人民生命财产安全高度负责的精神,切实做好安全生产工作。

        范睿恒发言完毕,孙习民上台做告别演说。

        孙习民表情沉重,站在主席台上,十分痛心地说道:“安县特别重大安全事故,给安县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生命财产损失,我身为省长,负有直接的领导责任。事故发生后,我夜不能寐,食不甘味,寝食难安,每每想起事故现场的惨状,忍不住潸然泪下……”

        “我对燕省人民有着深厚的感情,本想在燕省奉献自己的光和热,和燕省人民一起,建设燕省美丽新家园。只是一次突如其来的灾难,让300多个家庭支离破碎,也让我的梦想轰然破灭。我知道,无论如何也挽不回300条鲜活的生命,无论我如何痛心和悔恨,也无法弥补300个家庭的痛苦和灾难……”

        “我深深爱着燕省这片土地,如果让我为她奉献生命,我也毫不犹豫。在即将离开燕省之际,请允许我深情地祝福燕省的明天更美好,并且感谢和我共同工作过的同事和领导,谢谢你们,让我拥有了一段难忘的回忆。”

        孙习民的告别演讲,声情并茂,柔情多过官话套话,确实说出了许多真情实感,甚至还打动了一些在场的党员干部,不少人还掬了一把同情之泪。

        只可惜,政治,永远无法用同情和眼泪来打分。

        不少人都注意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现象,秦唐市委书记夏想,第一次在主席台上就坐,虽然坐在最边上的位置,但主席台上就坐的都是省领导,更确切地讲,都是省委常委、四大班子的主要负责人,夏想不过是秦唐市委书记,怎么就在前排就坐了?

        再联想到刚刚免职了一位副省长,但没有同时提名新的副省长人选——刘宝剑在几名副省长之中,排名靠后,他被免职显然是替罪羊的角色,但他的命运无人操心,都关心的是为什么空缺了一个副省长名额——夏想身为秦唐市委书记,难道还要提名为副省长,同时兼任秦唐市委书记?

        不少人都纷纷猜测夏想到底要是什么样的身份,晋升为副省级。

        更多人想到了夏想的年龄,33岁的市委书记已经够惊人了,再晋升为副省级,将会是国内最年轻的副省级干部,打破了古秋实的火箭升迁纪录,成为国内名符其实的第一年轻的副省级官员。

        古秋实是总书记的嫡系,几乎人人皆知,有总书记的提点,古秋实火箭般升迁情有可原,夏想又凭的是什么?

        夏想背后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一般人哪里知道得清楚?别说一般人,恐怕就是曹永国想要弄清到底在关键时刻,会有多少人对夏想力挺,他也不好说清,更不敢保证,更何况外人了。

        孙习民告别演说之后,在场的人还是给予了热烈的掌声。不过有人注意到台上的吴才洋虽然也在鼓掌,不过是轻飘飘地拍了几下,神情之中,多少有一点不以为然的姿态。

        有人就得出了结论,中组部部长对孙习民成见很深。得罪了中组部部长,省长的宝座能坐得稳才怪,况且吴才洋又是当今家族势力第一人,登高一呼,响应者众多。

        孙习民又是因为一次特别重大的安全事故被拉下马,也不屈了。

        随后,又宣布了另一项重大人事调整——燕省省委常委、纪委书记李言弘调任中纪委任职,西省纪委书记张黔作为异地交流的干部,来燕省担任省委委员、常委、纪委书记。

        高晋周是吴家的嫡系,此次顺利在燕省扶正,吴家在背后肯定下了不少功夫,但也必然要做出让步,由此李言弘的调离初看有些突然,仔细一想,也在情理之中。

        中央不会任由一个家族在一省坐大,否则最终尾大不掉,必成大患。

        其中更深的较量,还有不为人所知的另一个方案,但最终没有获得通过,因为有人提议要对燕省的省委班子再动大手术,连省委组织部长也要易人,最终总书记否定了这个方案,原因是动作太大,而且燕省组织部长刚刚到任,此时再作调整,很难说得过去。

        其实这个方案也有可取之处,因为王鹏飞是由秘书长接任了省委组织部长,一般而言,中央不会让组织部长和省委书记之间的关系过于密切,否则省委书记和组织部长把持了一省的全部人事大权,就容易形成一省的利益集团。

        秘书长一般和省委书记关系都不错,因此,王鹏飞也被认定和范睿恒关系密切,才有人动了让他让位之心。其实王鹏飞和范睿恒的关系实在一般,远谈不上密切。

        王鹏飞并不知道他险之又险没有坐稳组织部长之位,要是知道的话,也要睡不着觉了。

        李言弘调离燕省,是吴家做出的第一个让步。

        第二个不为人所知的让步,就是谭国瑞安然无恙,没有受到任何波及。

        实际上谭国瑞分管交通,他才是应该被免职的副省长,但最终只让一名不是常委的普通副省长当了替罪羊,政治,从来就是平衡和妥协的产物。

        而且谭国瑞不但没有承担任何责任,也没有一点处分,还得了好处……接下来,又宣布第三项任命,经中央批准,中组部决定,夏想同志任燕省省委委员、常委。

        任命很简短,只是宣布了夏想为省委委员、常委,并没有提名为副省长人选,也就是说,夏想除了担任省委常委之外,兼任的主职就是秦唐市委书记了。

        尽管早有预料,但当中组部正式宣布任命之后,不少人还是震惊当场!

        因为不是所有人都清楚内情,还有一些人以为夏想高配省委常委的传闻,只是空穴来风,只是因为最近燕省的局势过于动荡所致,没想到,传言成真!

        天,33岁的省委常委,让在座许多44岁还是副厅的官员,情何以堪?虽说夏想的升迁速度一向不慢,但此次顺利由正厅迈进副省,还是让许多人羡慕嫉妒恨。

        宣布完夏想的任命之后,大会正式走完了全部程序,最后由吴才洋简单总结,再由范睿恒致词,算是胜利闭幕。

        至此,燕省省委班子的重大调整,尘埃落定!

        夏想正式升任燕省省委常委,也让他一跃而上,成为国内最年轻的副省级干部。大会结束之后不到半个小时,全国各大媒体、各大门户网站,夏想的大名,成为最耀眼的标题。

        会议一结束,吴才洋就启程返京,没有再作停留,孙习民暂时留下,还要做最后的交接工作。

        整个任命过程,严谨而周密,吴才洋也全是公事公办的态度,没有和夏想有任何私人的会晤,也没有对夏想有特别表示,表现得好象和夏想并不熟一样。

        吴才洋一行一走,燕省新一届常委会成员,立刻召开了第一次常委会。

        初任常委的夏想,在第一次常委会上就有提议提出。夏想第一次行使省委常委的权力,结果的成败,将直接影响到他以后在省委常委会之中的发言的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