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90章 微不足道,提前引爆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90章 微不足道,提前引爆

    作品:《官神

        谁都没有想到的是,暗流汹涌,一场惊天的意外,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www.00ksw.org

        短短时间内,秦唐和燕省发生了两件大事……秦唐的大事,其实是由一件极其微不足道的小事引发的,事情,还是由马匀挑起的。

        马匀回国了,以他的中国人听不懂外国人听不明白的外语水平,生活在国外完全是一种折磨。再加上想念老婆孩子,就一心想回国。又担心夏想打击报复,所以迟迟未能成行。

        没想到刘杰晖意外被拿下,而且刘杰晖也听说了是有人在背后拿马匀的贪污受贿的材料整他,好,他也认了。但最后只让他下马,没拿马匀是问,他就知道,马匀过关了。

        所以刘杰晖一点头,马匀就立刻回国了。

        马匀一回秦唐就先找以前的相好缠绵了两天,因为在国外实在受不了大洋马的味道,没有女人的日子,让他度日如年。

        马匀一生两大爱好,杯中酒,床上人。进一步讲,杯中美酒,床上美人。实际上让他当官还真是屈才了,他最适合的职业应该是洗浴中心的经理,舞厅的领班,俗称鸡头的。

        马匀和相好折腾两天后,还觉得不过瘾,毕竟人都有喜新厌旧的心理,他就让手下给他留意几个良家——当然也不是真良家,真良家也上不了手。

        女人分两种,一种是假正经,一种是假不正经。假正经就是马匀眼中的良家,平常端庄如淑女,撕下面具后疯狂如魔女。

        假不正经就是平常说话很放得开,实际上在真事上就退缩了,反而是最撩拨男人心弦的女人。

        也不知道马匀的手下是怎么办事的,转来转去就发现了付先先。

        付先先在秦唐忙着服装厂的一应事宜,累得都瘦了,还染了风寒,感冒发烧咳嗽。她的打扮本来新潮,但又刻意收敛的缘故,显得就如闻香识女人的男人眼中的假正经的女人一样。

        ……夏想接到付先锋电话之后,本想去看望一下付先先,但因为卫辛的缘故,他就想再缓上一缓,结果一缓,就出事了。

        夏想最近也是忙,和省里、京城方面,电话不断,因为省委的调整尘埃落定之后,给了他极大的震憾,以为事情已经没有了转机,不料从梅升平、陈风还有曹永国之处传来的消息是,还不是最后的结果,甚至宋朝度也亲自打来电话,让他不要灰心,最后的结果还没有出台。

        夏想又多少安心了。

        只是一颗心始终悬着,果然难度挺大,很大,不是一般的大。尽管几名正部级高官都异口同声说还是希望,但也同时告诉他,反对者的意见就是抓住他年龄问题不放,理由是太容易引人注目了,不利于他的成长。

        如是等等,反正都是打着为他着想的出发点。

        到了高层,即使是反对你,也会是从爱护你的角度出发,也要让你无条件服从,还要让你对他感激。用人之道,在于要你生要你死,要你死去活来而且还无怨无悔。

        话又说回来,确实着急也没用,他一点儿也使不上力,宋朝度和陈风,也只能在背后使力,因为他们也不是政治局委员。

        最让夏想感到意外的是,忽然间,他接到了古秋实的电话。

        夏想正在办公室听取萧逸凌汇报工作,古秋实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萧逸凌见夏想的神态就知道是重要电话,立刻就告辞了。

        “古书记,您好。”夏想很热情。

        “夏想,过年的时候没能在京城见上一面,很遗憾。3月份我要到京城开会,到时有时间,再聊聊?”古秋实还是直爽开朗的性格,上来就点题。

        夏想很赞赏古秋实的性格,和陈风有点类似,但比陈风演戏的成分少一点,非常有感染力,而且让人感到十分亲切。

        “当然好,不胜荣幸。”夏想不免客套几句。

        “夏想,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今年33岁了?”古秋实突兀地问了一句。

        “是呀,没错。”

        “担任正厅职务也有两三年了吧?”古秋实的问话,似乎是随意一问,又似乎是有的放矢。

        夏想就有问必答:“快三年了。”

        “每次看体育比赛,都能听到播音员千篇一律地讲世界纪录和中国纪录是多少,每次我都会想,纪录是什么?纪录就是用来被后人打破的。”古秋实和所有的政治人物一样,说话跳跃性很大,刚才也许还在讲大海啊母亲,下一句就可能说到了秦始皇焚书坑儒,似乎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物,其实其中都有内在的紧密的联系。

        听话听音,听锣听声。政治人物都有超人一等的领悟能力,如果没有,对不起,请靠边站。

        古秋实的暗示和友好,让夏想暗生感动,就说了一句:“谢谢古书记。”

        古秋实却装糊涂:“谢什么?莫名其妙!等见面的时候,请我吃饭好了。”

        有多少人想请古秋实吃饭都没有机会,夏想自然乐意:“求之不得,就怕古书记不赏光。”

        “那也得等我有光了才赏,要是我都没光,怎么给你?”古秋实又笑了,“好了,先不说了,还有个会要开。”

        夏想接完古秋实的电话,心情莫名舒畅了许多。不想刚放下古秋实的电话,萧伍的电话就急急打了进来:“领导,不好了,付先先出事了。”

        夏想的心一沉:“怎么了?”

        “马匀不知道怎么看上了付先先,过去搭话,被付先先打了一个耳光。他就纠集了一帮地痞流氓,把服装厂给围住了!”

        “啪”的一声,夏想一拍桌子,刚才的好心情瞬间一扫而光,勃然大怒:“先带人过去护住服装厂,不能让付先先受到一点伤害!我马上就到!”

        好个马匀,真是一个祸害,看来不能留他了。夏想沉思片刻,拿起电话打给了黄得益:“得益,立刻来我的办公室一趟,另外组织警力去芬达奇服装厂,有人聚众闹事。”

        一瞬间夏想做出了一个决定,借马匀闹事之际,在秦唐开展一次整肃治安环境的专项活动,对牛林广的一些娱乐场合进行整改和敲打,同时,适当抓一批牛林广手下的小混混小流氓,打击一下他们的嚣张气焰。

        在黄得益来到之前,夏想又紧急召集范进和梁秋睿,向他们布置了任务,由他们先拟出一个行动计划出来,然后再交由公安局具体实施。

        范进和梁秋睿见夏想要出重拳了,知道事态严重,梁秋睿以为是有人触怒了夏想,范进却以为夏想是想在高配常委的风声传出之时,以严肃整顿秦唐的治安环境为由,立威,扬眉,拨剑。

        但不管如何,夏书记的指示要不折不扣地执行。

        范进暗中庆幸和夏想走近的真是时候,高配省委常委一旦确定下来,夏书记在秦唐的威望将无以复加,必定死死压制住章国伟。

        秦唐,真的有希望再换新天了。

        范进和梁秋睿刚走,黄得益就到了,来时的路上,他已经听取了情况汇报,也是急火攻心。芬达奇服装厂表面上是南欣雨招商引资负责的项目,实际上是夏书记自己的关系,马匀真是瞎了他的氪金狗眼,惹谁不好,惹了付先先,估计他的好日子这一次是真的到头了。

        夏想也不多说,和黄得益即刻动身赶往现场。此次出行,前后共有四五辆警车开道,威风十足。

        章国伟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听到外面警车大响才意识到出了事,易衍忙打听了一圈,就回来汇报。

        章国伟一听就傻了眼,当即将手中的茶杯摔了个粉碎,破口大骂:“马匀这个混蛋,活腻味了不是?”

        章国伟平常强势而傲慢,但他有一个原则——永远不要在女人问题上栽跟头——因此对于牛林广看上了银茉莉,他也是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不愿意因为女人再无端惹事。

        马匀意外回来,他就已经不满了,没想到一回来就色胆包天,又因为一个女人闹出了大乱,章国伟第一次动了杀心!

        不过他对于夏想根本没有和他打招呼就单独行动,心里也是颇有怨言,不无恶意地想,还没有高配上常委就自觉高人一等了?哼,走着瞧,你能当上省委常委才怪!

        气归气,既然夏想没提,章国伟也就假装不知道此事,随便把马匀人头打出狗脑子,反正他要置身事外了。

        章国伟万万没有料到的是,一个马匀,差点引得秦唐天下大乱!

        从而也让夏想和他以及牛林广之间的矛盾提前引爆,在秦唐爆发了一出惊天动地的大案!

        就在夏想前往芬达奇服装厂的途中,省里,也出了大事。

        其实平心而论,省里的事情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但因为发生的时机不对,就直接导致了非常严重的后果,不但让燕省的局面突然就打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也让夏想高配省委常委的难题,出现了突如其来的转机。

        秦唐和省委几乎同一时间发生了两件大事,看似没有什么关联,实际上,有许多隐晦的内在的联系,直接带来的深远影响就是让整个燕省的局势发生了逆转,同时,也让夏想在秦唐稳健的步伐被打乱,让他被迫做出了快刀斩乱麻的选择。

        两件事情,都对他的政治生命,带来了不可低估的长远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