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81章 直接交锋,胜负未定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81章 直接交锋,胜负未定

    作品:《官神

        章国伟也看到了挽联,顿时脸色由青转红,又由红转白,立刻命令黄得益去驱散人群,黄得益为难地说道:“都是铁路上的老干部老职工,他们又臭又硬,请神容易送神难。www.00ksw.org”

        章国伟脸色阴沉了片刻,又想起了挽联上刺眼的字眼,知道群情激奋,再拖下去,市委没有结论出来的话,说不定就会让唾沫星子把沈关西再淹死一次,无奈之下,他终于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退步!

        被迫在沈关西的定论上做出了让步,章国伟愤恨难平,决定在区长继任人选的问题上,利用他的影响力和权威,再利用区长必须经区人大批准的程序,和夏想再来一次人事任命上的直接交锋!

        章国伟很艰难地收回了先前所说的话:“经过慎重考虑,为了顾全大局,我决定赞成夏想同志的提议,对沈关西同志的结论是,意外死亡!他是一位党的好干部、妻子的好丈夫和儿子的好父亲。同时,追悼会规格降低……”

        章国伟一撤退,他的支持者就立刻偃旗息鼓了,常委会很顺利就通过了决议——沈关西终于算是死得其所,死得名正言顺了。

        在门口送挽联的老干部们很快就被劝退了,但老干部们的智慧结晶所写成的挽联却传颂一时。当天下午,和市委对外公布的沈关西的死因和结论的同时,老干部们的挽联也在秦唐流传开来,以至于市委得出的官方结论反而没有几人相信,更没有人议论。

        而老干部们的挽联却被人津津乐道,传颂一时,成为佳话,为沈关西光辉而短暂的一生,形象地做了一个注脚。

        上联:赤条条来,深入裙中,海棠树上梨花颤!

        下联:光溜溜去,牡丹花下,嫩草尚绿老牛归!

        横批:畜生入死!

        随后有好事者认为横批不够含蓄,太隐晦也太直白了,就又改成了——舒服死了。

        由此,沈关西同志虽然没有被市委定性为累死在工作岗位上,但也可以含笑九泉了,因为他的死不但成为秦唐人民街头巷议的笑谈,还被人放到网上,迅速传播开来,就有人拿他和一些名人对比,比如有人就造句——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两美女累死沈关西。

        沈关西同志泉下有知,也可以眼含热泪,仰天长叹了,没有名垂千古,总算遗臭万年了。

        随着沈关西之死的盖棺定论,第一波冲突已经结束,随后,关于继任人选问题的矛盾,再次浮出了水面。

        付先锋闻风而动,打来了电话:“夏老弟,沈关西同志就是觉悟高,听说萧逸凌有了上进心,想到秦唐来辅佐夏书记,为了让位于贤,他就直接死掉了,真是一个舍生忘死的好同志,我决定送他一个花圈,以示敬意。”

        夏想也笑了,难得付先锋还有幽默的时候:“付主任,沈关西同志的空缺,章市长正在研究人选提名,他的力度很大,不过,我也会尽量推举萧逸凌。”

        付先锋笑完之后,口气一变,冷峻地问道:“章国伟想提谁?”

        “北路区副区长郭电工。”

        “郭电工?无名小卒,没听过。名字起得也不怎么样,既然叫电工,为什么不去当一个电工,还想当区长?”付先锋无赖的一面发作出来,说话就气人多了,“不要紧,你尽管提名萧逸凌,京城方面的关系和调动我来负责。如果章国伟非要推郭电工上来,我回头查查郭什么电工的资料,弄点事出来,搞臭他。”

        夏想无语,堂堂的发改委副主任的手法也太简单下作了一点,直接搞臭对手?不过话又说回来,其实在政治之上,让对手身败名裂从而让自己借机上位的事例,屡见不鲜。而且搞臭的方法,往往又最行之有效,许多人在面临提拔之时,都会采取最简直直接的搞臭竞争对手的手法,通常都一直会乐此不疲。

        不得不说也是人的一种劣根性,即使在自称最民生的美国在大选之时,对对手的打击也是无所不用其极。

        有时在政治利益上还真是谁也别说谁高尚。

        果然和夏想猜想的一样,在接下来召开的书记办公会上讨论区长人选时,章国伟一改以前的凡事圆润而直爽的形象,而是当着几人的面直接拿出一份名单,态度很干脆,而且很坚决:“夏书记,关于北路区长的任命,以及几名中层干部的调整,我和鸣宏、海风,还有几位主要同志商议了一个名单出来,同时也征求了市人大和区人大的意见,各方面都没有意见……请市委批准。”

        不说请夏书记指示,直接说请市委批准,言外之意就是如果不批准,提交到常委会上,也一样会获得通过,最终还会顺利得到落实。

        在座几人,包括范进、梁秋睿和常公治都脸色大变。

        不变不行,如果说章国伟以前挑战夏想的一把手的权威,还做到了暗处,至少表面上还一团和气,暗中刀剑相向再叮叮当当,也不会摆到明面上,那么今天的人选名单,就相当是一次公开的毫不掩饰的挑衅。

        章国伟此时的表情,笑归笑,但眼神之中流露出坚定而不容置疑的神色,意思是,在秦唐,还得由他说了算!

        因为他已经和过半的常委事先通了气,还和人大方面打了招呼,两条路都将夏想的前手后手堵死,表面上态度挺端正,实际上在递上名单的一刻,就是咄咄逼人的逼宫!

        不同意,就对抗到底,是章国伟在一脸笑容之下掩盖的最真实的想法。

        时机拿捏得也很准,范进微微眯起了眼睛,如果是别的事情,夏书记可以先压下来,拖上一拖,但区长的位置空缺,拖不得。章国伟就是瞧准了时机,要逼得夏书记没有退路,只能迎战,但迎战又只能输棋。

        归根结底,还是对沈关西事件的报复,要的不仅仅是扳回一局,还要扬眉吐气,还要压夏想一头,一报以前在人事调整上的几次失利。

        现在人大还卡在叶凡的任命不放,而且范进也收到了暗示,在此次提名上,如果他支持章国伟,人大就会放行叶凡——还好,他没有动摇,因为就算他想动摇也晚了,他已经会同常公治一起,启动了罢免秦唐市人大主任刘杰晖的程序,已经将相关材料递交到了省委。

        范进也没有后悔他的选择,因为他知道和刘杰晖合作的话,不能长久,早晚会再反目,与其每次都被刘杰晖拿捏一把,不如干脆直接将他搬开。还是直接和夏想一人打交道方便一些,夏想兼任了人大主任,只要和夏想谈妥了条件,市委和人大两关就同时过了,如果还是刘杰晖担任人大主任,还是一件麻烦事,一个人事任命,要过书记一关,要过市长一关,还要和人大主任沟通,麻烦透顶了。

        范进的目光大有深意地落在夏想身上,他心中甚至还闪过一丝怀疑,夏书记能顶住章市长的正面压力吗?上两任书记都是在和章市长过招几次之后,在面对章市长突然态度大变,咄咄逼人的正面压力时,采取了退让,从此就让章市长稳稳占据了上风。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夏想身上,就看夏想会怎样回应。

        夏想不慌不忙接过章国伟的名单,说道:“国伟的工作做得很细,不错,我会认真研究一下。下面,继续开会。”

        说是研究,夏想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名单一眼,接过后直接就放到了一边,虽然不是扔,但和扔也没有两样,就差直接扔到垃圾筐了。

        说来也巧,常公治不知何故突然打了个喷嚏,声音不大,但气挺足,直接就将章国伟的名单给吹了起来,飘了几飘,正好落在桌子下面的纸篓里。

        虽是巧合,但章国伟一下就变了脸色,脸色片刻之间就十分阴沉而难看。

        任海风只好假装没有看见刚才的一幕,他提前已经得到了梁秋睿的暗示,也收到了章国伟的指示,早就有了提名人选,但还想到章市长临时来了一出逼宫,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脸上也有点尴尬,不过也只能继续提名:“……商务部对外贸易司一处副处长萧逸凌,北路区委常委、常委副区长唐生,政府办公厅副主任平勇旺……”

        秦唐市委市政府为了体现出大市的体面,市委办和政府办都称为办公厅,实际上还是处级部门。

        平空杀出一个萧逸凌,范进目光闪动,心里知道是夏书记的关系了,他也提名了平勇旺,其实也没抱太大希望,但提名上来露露面,也是好事。

        随后,经过一番热烈的讨论,和所有人预料的一样,书记办公会没有达成共识,最后决定提交到常委会。

        秦唐的局势,因为沈关西之死,和一个区长的任命,再次紧张了起来。都清楚此次人选提名,章市长肯定抱定了决一死战的想法,虽然他现在还牢牢掌控着秦唐的局面,但自从夏书记上任之后,已经有过几次人事上的失利了。

        以前的人事调整如果算是外围的话,此次区长的任命,绝对是眼皮底下的较量!

        正当所有人的目光都关注区长的宝座最后姓夏还是姓章时,却出人意外地从省委传来一个令人可堪捉摸的消息……PS:在后面追兵逼近让老何胆战心惊的时候,兄弟们,你投下的每一张月票,都是老何的惊喜和感动。赶紧,就用月票支撑起老何的信心,继续为你们奉献精彩,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