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76章 貌合神离,冲突在即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76章 貌合神离,冲突在即

    作品:《官神

        付先锋含蓄地笑了。www.00ksw.org

        笑了一会儿,却不说话,反而悠闲地拿起烟,拿在手中转了转,又放了回去,问了一句:“上一次有个茶话会,我和马万正坐在一起,无意中听他说到你,和你好象关系也很不错?”

        “马书记……”夏想对付先锋突兀地问起马万正,一点也不觉得意外,因为和付先锋打交道久了,习惯了他的风格,司空见惯了,笑了一笑,“马书记对我一直很关心,他人很好。”

        回答很含蓄,也很有联想空间。

        付先锋的目光大有深意地在夏想身上转了几转:“再见到马书记,替我向他带个好。”

        付先锋完全可以直接和马万正通话,请吃饭,问个好,或是别的事情,马万正就算不想应酬他,也要给几分面子。付先锋是发改委副主任,位高权重,谁也不会小瞧。

        但付先锋特意通过他向马万正转达问候,就另有目的了。夏想也很清楚,恐怕中间还有什么故事。不过付先锋不说,他自然不会开口去问,就说:“好说,一定把话带道。”

        上了酒和菜,两人对饮,菜很香,酒很好,两人却心思都不在饭菜上面。夏想清楚,付先锋在没有提到高配常委的事情之前,他就还有条件要提,刚才的传话,恐怕只是一个引子。

        以付先锋的投机取巧的心理,不会只提一个不痛不痒的条件。

        付先锋似乎很有耐心,又不提正事了,只是喝酒和闲聊,而且还东扯西扯,扯得很远。夏想心想,好嘛,这个年过的,都让他磨练耐心了,好,就磨一磨,心里再急,也不能表露出来。

        况且他现在又沉静了许多,因为他也明白了一些事理,许多事情急不来,急,有时不但落了下乘,反而可能会坏事。

        夏想就陪付先锋扯闲篇,他扯闲篇的水平也挺高,天文地理,无所不谈,甚至还和付先锋谈起了先秦诸子百家,百慕大三角洲以及外星人。

        “外星人肯定是有的,我研究过不少相关的资料。”付先锋抿了一口酒,“**是无神论者,其实大部分是自欺欺人,党内多少高级干部都去烧香拜佛?烧就烧了,还半夜三更去,生怕别人知道。能管什么用?都是平常不烧香,临时抱佛脚。”

        “就象有人说,上任有一次做了个恶梦,就连夜开了专列去了九华山地藏王菩萨道场。许多人还不相信……至于你信不信,由你,我反正信了!”付先锋又和夏想干了一杯,似乎有了醉意,不管如何,总算跳到了正题上面,“我一个远房亲戚,叫萧逸凌,现在在京城当一个副处长,一直想外放,机会总不合适。他今年35岁,人很有才干,也很有头脑,当一个县长,应该可以胜任。”

        绕了半天,付先锋所图是秦唐下面的一个县长,还好,胃口不大不小,比夏想想象中好了许多,没有狮子大开口。

        一想也是,估计最近各方面的力度不小,付先锋知道付家也只能顺潮流而动,逆势而上的话,很容易被人攻击。但付先锋就是雁过拔毛的性格,想让付家全心全力地支持,就得拿出相应的诚意。

        况且说来他还曾经和付先锋是死对头,这么一想,也就多少理解了付先锋的用心。

        理解归理解,但一个县长也不是小事,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等等,付先锋的远房亲戚叫萧逸凌?名字怎么这么熟?再一想才想了起来,天泽有一个涉黑的商人也叫萧逸凌。

        管他名字是什么,夏想想的却是如何回答付先锋。

        “机会不好碰,我心里有数了。”夏想的回答,也算给了付先锋一个肯定的答案,言外之意就是一有空缺,就会考虑萧逸凌。

        付先锋却神秘一笑:“说不定年后机会就有了……我可知道你是说话算话。”

        什么意思?夏想一愣,莫非付先锋为了让人腾位置,会暗下黑手,将某个县长拉下马?以付先锋的手段,真要这么干的话,夏想完全相信有人会翻身落马。

        付先锋摆摆手,又摇摇头:“看,又多想了不是?就算想让人腾位子,也得抓住别人把柄才行。一个贪官污吏如果事发,我想你肯定会乐见他被法办。”

        这说的倒是事实,夏想知道他阻挡不了付先锋的手段,索性不再去管,只说:“县长还要人大任命,市人大的一关,不好过。”

        “马霄快调走了,临走之前,还能再发挥一次余热。”付先锋当然知道夏想的话中所指,“其实你想搬开刘杰晖也容易,一直没动手,肯定是想借别人之手了。夏想,我发现你越来越成熟了。”

        夏想呵呵一笑:“不是成熟,是年纪大了,做事情束手束脚了。”

        “你呀你……”付先锋指着夏想哈哈大笑,“在我面前还说年纪大,是骂我老了吧?我看你是梦回塞北,藏剑江南,做事情越来越滴水不漏了。”

        “付主任可不要捧杀我,捧杀比棒杀更难提防。”

        条件已经谈妥,两方都可以接受,自然气氛就融洽许多了。两人说说笑笑,似乎多年的至交好友一般。不过仔细观察的话,付先锋的笑意之中,总是不时闪过一丝警惕和深思。

        对于夏想,付先锋才不会百分之百信任,合作归合作,但也是基于两方互惠互利的基础之上。如果夏想没有利益可得,他没有好处可拿,他永远不会和夏想坐在一起谈笑风生。

        当年的仇怨,哪里能一朝化解?只不过是暂时的利益同盟罢了。付先锋也坚定地相信,总有一天,他和夏想会因为利益分岐,而再次反目成仇。

        但以后是以后,现在是现在,美国以前还是臭名昭著的美帝国主义,现在却成为国人最向往的美丽家共和国,真是此一时彼一时。

        他和夏想之间,也是此一时彼一时。付先锋看着夏想英俊而且成熟的脸庞,心中微微感叹,说实话,到今天他还真有点欣赏这个曾经让他深恶痛绝的家伙,但话又说回来,他害得他名声扫地,在仕途上耽误了宝贵的两年,要不现在就是正部级了。

        怎么能一笑泯恩仇?

        夏想又害得付先先现在芳心大乱,年纪不小了,不好好成家,也不知道到底想要什么。

        仔细一想,夏想虽然也帮了付家一些,但总体来说他还是亏欠付家很多。付先锋心中暗想,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夏想也注意到了付先锋目光之中闪动的复杂的眼神,心中也想,付先锋和他之间,也算是面和心不和的典范了。不过话又说回来,政治人物如果不能做到公是公私是私,也不是一个合格的政客。

        再进一步,如果能将政治利益和个人利益划分得清清楚楚,再能做到相对的公正,在国内的大环境中,就算一个合格的政治家了。

        夏想,期望有朝一日能实现政治家的愿望,就算不是完全的公平、公正,至少也要做到符合道义和法律的公正。

        法律是百姓的底线,一个社会一个国家,如果连法律的底线都不给予百姓以安全感,社会会乱,国家将亡。

        但现阶段,国内的法律不但盲区很多,而且不得不承认的一个事实是,权大于法。

        同时,新闻没有真相,事故没有真相,灾难没有真相,甚至连在国际局势中中国一直一忍再忍一让再让也没有真相,一直都在下一盘很大的丢盔弃甲、屡战屡败的棋。

        上任总书记夜访九华山是真是假,夏想懒得考究。付家究竟要在家族势力和平民势力之间走钢丝走多久,还要靠投机取巧的手段能走多长远,他也不去多想,现在他还影响不了大局,等他有了底气有了底牌的一天,他就会让别人按照他的意志去办事。

        哪怕不是事事听从,至少要办一些真正的实事,少一些劳民伤财的面子工程,比如玩弄了百姓几十年的铁道部,夏想就认为应该第一个拿来开刀,从上至少,好好排查。

        动车和高铁,是不是安全和快捷先不说,反正制造了无数亿万的贪官,还有无数人借机暴富。当然专家们说,动车和高铁都绝对安全,至于你信不信,由你,夏想反正不信。

        ……基本上京城之行收到了预期的效果,第二天,夏想又见了见宋朝度和宋一凡。宋朝度在幕后运作了多少,又见了谁,他只字不提,夏想也不好相问。他也知道宋朝度的为人,凡事藏在心里,让你去领会他的意图。领会到了,又和他配合默契了,他会重用你提拔你,也会对你的支持不遗余力。

        反之,对不起,不入他的眼。

        宋一凡在宋朝度面前还装得挺文静,不过总是趁人不注意向夏想做鬼脸,差点把他逗笑,就让夏想暗暗感慨,凡丫头真是一个快乐的小公主,浑然如玉,妙然洁净。

        转眼到了初七,夏想返回了秦唐,年后的事情肯定很多,他要尽快进入状态,因为,说不定有一场硬仗要打。

        原以为年后最先传来的是来自省委的人事变动,不料,秦唐却发生了一件出人意料的重大事件,再次导致了夏想和章国伟、刘杰晖之间的第二次猛烈对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