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74章 直接有力,绝不放弃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74章 直接有力,绝不放弃

    作品:《官神

        年前,在和中央的一次电话中,上头有人就秦唐市委书记高配常委一事,征求过他的意见。www.00ksw.org

        范睿恒初听之下,大吃一惊,以为又是孙习民背后的手脚,后来才听出了端倪,原来还真不关孙习民的事,是一名政治局委员向政治局提议。

        理由是秦唐市有太多的国家重点工程,尤其是首钢东迁事关重大,市委书记高配常委,有利于京津的产业转移大计。

        是谁提议的此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夏想高配常委之后,对燕省局势带来的影响是正面还是负面,更确切地讲,对他本人在燕省的政治地位是有利还是有弊,才是最让范睿恒深思之处。

        平心而论,自从宋朝度走后,范睿恒对夏想的看法,越来越正面了,态度也趋向缓和,并且有了进一步密切的基础。

        形势比人强,孙习民的到来,谭国瑞的崛起,以及许多省委高层人事的调整,局势在变动之中似乎有一人——只有一人的关系网一直深广,就是夏想。

        宋朝度一走,范睿恒似乎感觉不再腹背受敌,谁知还没有放松地喘上一口气,局势就又再次紧张起来,并且局面比宋朝度在时更加不利。

        特别是即将迎来燕省的新一轮人事调整,变数很大,连他也不清楚最终会采取哪个人事调整方案,因此,心中也是有点不安。因为争议越大,燕省的局面就越复杂,作为省委书记,对局势的掌握力度就越差。

        他在燕省,顶多还有两年,两年后,不进政治局,就去政协了,去政协就只能解决一个副国级就安享晚年了,从现在起,就应该开始运作了。

        但在他运作的过程中,明显遭遇了阻力,也让他颇为头疼。

        有人提出让夏想高配省委常委,表面上的理由很充分,是为了秦唐的发展大计,是为了京津产业转移,是为了保证首钢东迁的顺利进行——以上,只是冠冕堂皇的公开的说辞,真正的幕后用意,还是有着不为人所知的政治目的。

        归根结底,是为了让夏想坐地升迁,借机提前几年一步迈入副省级。

        夏想迈入副省,范睿恒没有理由阻拦,本来夏想就不是他的政治对手,和他的关系虽然不是很密切,但也说得过去,他肯定乐得做顺水人情。花花桥子众人抬嘛,锦上添花的事情谁都会做,但问题是,他并不清楚究竟是谁、又有何用意,要如此迅速地提拔夏想!

        但不管是哪一方势力要力挺夏想,有意让夏想成为国内最年轻的副省级高官,范睿恒如果只附和的话,他原则上同意,不会反对。但如果让他出面主动向中央建议的话,他不会抛头露面。

        因为连他都不知道水有多深。

        但现在,陈风和曹永国联诀来访,用意很明显,不仅仅是为了夏想兼任人大主任一事,更深的用意还是高配常委,否则也不值得两大正部级高官同时出动。

        范睿恒正犹豫着如何给陈风和曹永国答复——两人前来,可不是为了喝他的酒,也不是单纯给他捧场,而是要他有一个态度出来——忽然,电话响了。

        范睿恒坐在着没动:“范铮,就说我不在。”开玩笑,两大正部级官员陪同,他再去接电话闲聊,就太不象话了。现在是过年,电话多半是拜年的没有正事的电话。

        范铮起身去接,片刻之后,他喊过范睿恒:“爸,这个电话,你还真得接一下。”

        范睿恒真不知该如何给陈风和曹永国一个既满意又不让他自己作难的答复,见范铮有点没有眼色,就不高兴地摆手说道:“谁的电话我还非接不可?就说我不在家!”

        “宋朝度宋书记的电话!”明是回复范睿恒,范铮的眼光却落在夏想的身上。

        范睿恒也有意无意看了夏想一眼,先是两大正部级官员联诀出动还不算,还有宋朝度也亲自打来电话,平常宋朝度也有电话,但不多,不用猜,今天的来电,也是为了夏想高配常委之事。

        好一个夏想,三大正部级官员同时出动,真是天大的面子。

        范睿恒心中说,好嘛,还真是一场大戏,热闹非凡,敲锣打鼓,各方神仙纷纷登场。

        宋朝度的电话,分量不轻,范睿恒必须要接。他来到书房,拿过电话:“朝度,过年好。”

        “睿恒,过年好。”宋朝度的声音淡而亲切,还是他一惯的腔调,但多少有了点喜庆的味道,“又是一年,时间过得真快,本想过年时和你喝上两杯,有点事情走不开,就不回燕市,要在京城过年了。”

        宋朝度话里有话,特意点明在京城过年,莫非有所暗示?听说今年政治局要新增两名候补委员,难道宋朝度在运作此事?

        大有可能。

        范睿恒很了解宋朝度的性格,轻易不说过头话,也不会说一句没用的废话,他惜字如金,每一句话都大有含义,因此才让人难以琢磨。

        “呵,忙了好,让我们闲,还真闲不下来。”范睿恒呵呵一笑,“在京城过年也好,多走动走动,有利于下一步的工作开展。”

        宋朝度对范睿恒的试探不接话,也笑道:“过年了,哪里总想着工作,该休息,还是要休息,身体第一。”

        “你的身体比我好,你比我年轻。我是感觉一年不如一年了……”既然宋朝度不提正事,范睿恒也顺着向下说,“人呀,到了一定年龄,不服老不行。”

        “呵呵。”宋朝度笑了,转移了话题,“燕省的局势要有变动了,又是一次挑战,睿恒,对你来说也是一次难得的机遇。”

        范睿恒见宋朝度慢慢点了题,索性也就放开了说:“是机遇也是挑战,总体来说,还是稳步向上的势头。”又顿了一顿,“今天正好陈风、永国和夏想在我这里作客,正说话的时候,巧了,你就打来了电话。”

        “哈哈。”宋朝度难得地大笑一声,“证明大家都对你非常友好,你现在是很有吸引力……说到夏想,正好有一件事情,还得请你多多关心他的工作。”

        “夏想的事情,就算你不说,我也会放在心上。”范睿恒打了个哈哈,“大家都关心夏想,我是他的直接上级,怎么能不关心?”

        “是高配常委的事情……”宋朝度似乎斟酌了一下语言,又说,“我在京城见了一些人,也打了招呼。和你,客套话就不多说了,睿恒,你我也是多年的同事,以后山高水长,也有互相搭手的时候。”

        范睿恒几乎倒吸一口凉气,宋朝度的话,是他认识他以来,最有力度也最直接有力的一次!

        他先前还猜测宋朝度在夏想高配常委的事情上,怎么一直没有动静,以宋朝度对夏想的维护之心和支持力度,现在连陈风和曹永国都亲自出面了,他怎么可能一直不发出声音?

        如果说宋朝度在高配常委的事情上不出力,完全没有可能,因为当初就是宋朝度费尽心机也要让夏想提任秦唐市委书记,就是晚上一年担任书记也在所不惜。当时许多人都嘲笑夏想,说是陈洁雯走了他也没有扶正,是被省委冷落了,其实外人哪里知道,正是宋朝度的高明之处。

        晚一年担任市委书记,提前两三年甚至三五年晋升副省级,哪个划算?宋朝度老谋深算,为了夏想的前途,也是不遗余力从内到外,全方位支持。

        夏想……还真是好人缘。

        但尽管知道宋朝度对夏想一直就非常维护,但宋朝度还从来没有直截了当地说出上述利益交换的话,着实让范睿恒十分震惊,因为由此表明,宋朝度为了夏想能顺利晋升为副省级,下了血本!

        夏想……运气好得让他这个省委书记也不免羡慕不已。

        宋朝度甚至还在过年期间,亲自在京城为夏想运作,他的支持力度和决心之大,更胜陈风和曹永国。

        夏想何其有幸!

        “朝度言重了。”范睿恒慢慢下定了决心,不下决心不行了,三个正部级高官出面了,再加上梅升平的支持,再有吴家的从中协调,夏想高配常委的事情,已经初步在政治局之中打开了一道门缝。

        ……范睿恒并不知道的是,如果再加上夏想年前在京城的运作,高配常委之事,差不多是打开了一扇门。

        “我会慎重考虑你的话。”他给了宋朝度一个还算满意的回答,“陈风、永国和夏想都在,要不要和他们说几句?”

        “不用了,我还要出去办事,替我向他们问好。”宋朝度十分干脆地挂断了电话。

        范睿恒在房间中愣了片刻,出来之后,没有多说,只笑了一笑:“抱歉,让大家久等了。朝度向大家拜年问好。”

        曹永国和陈风对视一眼,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此次陈同和曹永国联诀拜访范睿恒,收获颇丰!

        陈风并没有在燕市久留,下午就匆匆去了京城。临走之前,他拍着夏想的肩膀说了一句话:“夏想,有我,有朝度,有永国,再加上我们三个人的关系,就是抬,也要把你抬进常委会。”

        陈风的话,直接,有力,干脆,甚至还有一丝霸道的气息,夏想听了,心中也涌动着豪气和感动。

        第二天,夏想就和曹永国一起,也前往京城,进行最后的谋划——决胜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