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68章 总有意外,来势之快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68章 总有意外,来势之快

    作品:《官神

        这一句话威力非同小可!

        夏想再淡定也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总书记拿他和古秋实类比,可不是随口一说,而是有的放矢,甚至也有借叶石生之口故意让他听到之意。www.00ksw.org

        古秋实是指定的隔代接班人,不是别人指定,正是总书记的指定!

        他和古秋实之间,也确实差出了一代。

        夏想不敢再深想了,见叶石生一脸意味深长的笑容,他就紧紧握住叶石生的手:“谢谢总书记的教诲,我会认真领会,时刻记在心上。老领导,您也要多保重身体,下马河边,一直为您留着一处田园。”

        “好,好说。”叶石生十分开心地拍了拍夏想的肩膀,“走好脚下的每一步,宁肯小心过河,也不要因为大胆而犯错,有时一个错误就是几年的时光,你再年轻,也等不起。你算算时间,从现在起,一步也不能错,要向古秋实的步伐看齐。”

        走出叶石生小区的大门,夏想的胸中涌动着热血和激情,他让萧伍先陪他走走路,没有直接上车走人,而是让冬天寒冷的空气吹拂他微微有些发热的头脑。京城之行的收获之大,远超他的预料,让他的眼前似乎一下打开了一道宽阔的大门,来势之快,之突然,让他有点头晕目眩的感觉。

        首先是没有想到马万正的意外出现,又给他带来了一个契机,至少燕省的人事调整,对他来说影响又降到了最低了,先是王鹏飞转任省委组织部长,而肖远心顺势递补为省委秘书长,对他来说,这两个关键位置的人事变动,等于是没有丝毫的负面影响。

        此为其一。

        其二,和马万正修补了关系。不管马万正以后是进是退,现阶段马万正身后的一支力量如果在政治局支持他高配常委的话,等于是又进一步加大了力度。

        为他成功晋升为副省级,再加一个筹码。

        其三,也是最关键的一步,由马万正的重情义让他忽然想到了叶石生,一次意外的探望,竟然和总书记一家有了亲密接触,完全是一次意想不到的收获。

        还是巨大的惊喜。

        甚至可以称之为神来之笔。

        似乎是幸运,其实也不尽然,夏想清楚,如果不是他为人长久,也重情意,不是用着人在先用不着人在后,也不会被叶石生视为可交之人,就不会留他和总书记见面。

        因为叶石生做出以上决定,冒了一定的政治风险。就算叶石生自知上升无望,但如果不是他非常认可的人,也不会为总书记引见。

        因此,夏想十分感谢叶石生临时起意的一次决定,有可能为他的前途,荡平了最大的一个障碍。

        人都是感情动物,齐阿姨对他有好感,总书记对他也没有成见的话,再加上以前他给总书记的印象也不差,好上加好,必有大好。

        特别是总书记向叶石生说出一句耐人寻味的类比的话,就更是让夏想胸中如一团火焰在燃烧。

        再淡定,再从容,再镇静,夏想毕竟才是市委书记,而且现在面临的将是将大部分市委书记卡死的由正厅到副省的跨越,是至关重要的一次提升。

        进入副省以后,眼前的天地就一下宽广了许多,脚步也就可以更沉稳了。

        “萧伍,明天再去天泽,今晚住在京城。”夏想决定,再在京城停留一晚,修补一些不常走动的关系。

        下午,夏想和李丁山会面,又约李丁山一起,和回京的易向师见了一面,作为中间人,夏想介绍了李丁山和易向师认识。

        易向师当了多年的京官,在京城人脉很广,夏想的用意自然是让易向师适当为李丁山介绍一些关系认识,好让李丁山的路子更宽广一些。

        晚上,钱锦松正好返京,夏想就又和李丁山一起,和钱棉松吃了一顿饭。李丁山和钱锦松也认识,倒不用太多的寒喧。

        席间说到了陈风,陈风暂时有事没有来京——过年之时,基本上所有的省部级要员都要来京城走动,不来京城,哪有前程——夏想就和陈风通了电话,陈风的事情比较拖人,就告诉夏想,他随时会和他保持联系。

        告别时,钱锦松握住夏想的手,说了一句夏想一直期待的话:“夏想,说句托大的话,我也算看着你成长起来的,对你,对燕省,对燕省人民,很有感情。你想做的事情,我尽可能多一些支持。”

        如果是外人,是夏想初识一个省长或省委书记,说出以上的话,就是没有营养的套话,但话从钱锦松的嘴中说出就有所不同,虽然他没有明指是什么事情,但对话的两人都知道指的是什么事情!

        夏想就紧紧握住钱锦松的手:“谢谢钱省长。”话不多,但手上很用力,已经表明了真诚的谢意。

        第二天,夏想接上曹殊黧,就和李丁山一路同行,回到了燕市。

        去天泽的时候,没有见到连若菡。连若菡已经回到了京城,和家人团聚了。夏想打了电话过去,连若菡说老爷子说了,如果夏想在初五没有来京城见他,板子伺候。

        夏想笑了,老爷子现在对他,确实有了感情。也是,吴家三代之中,未出人才。以他现在的实力和稳妥的步伐,吴老爷子对他除了因为接触日久而有了亲情之外,更多地还寄予了厚望。

        或许,在老爷子的内心深处还有尚未实现的政治理想,想在时机合适的时候,等他到了一定级别之时,有可能会将重担压在他的身上。

        宋朝度今年过年不回燕市,只在京城,不过也要到初五才到。夏想就决定等从单城回来,再到京城和宋朝度面谈。

        年后想要见的人还有很多,有可能的话,他还想再和郑盛、古秋实见见面。主要要看时间是不是允许了,有梅升平出面引见,请动两人不是难事,前提是,两方时间都凑巧的话。

        2009年的春节,注定忙碌而充实,要为许多事情奠定好基础,因为夏想知道,春节一过,说不定一系列的人事调整会让人应接不暇,更会打乱许多原定的计划。

        对了,春节期间,务必还要和范睿恒见面。

        回燕市的路上,夏想就拨通了范铮的电话,提到要去家里拜年,范铮自然没有二话,他很清楚现在燕省的局势,也知道孙习民对夏想的拉拢,就一口应承下来,说等他电话,他安排一次家宴。

        范铮也成熟多了,夏想笑了笑,范铮郑重其事地提出要摆家宴,也和他的地位渐渐升高不无关系。

        人到了一定位置,即使是以前亲密无间的朋友,也会产生出一定的距离感和敬畏之意。想当初,他刚刚认识范铮之时,才不过是副处,现今已经是秦唐市委书记,真正的一市大员,和当时有天地之别。

        夏想还是夏想,但附加的身份和地位,让他的光环无形中越来越大。

        并且耀眼。

        曹殊黧瘦了一些,不过还好,温柔依旧,和夏东在后面说笑个不停。夏想坐在前面,心思有点飘远,因为连若菡的金融大计大有滚雪球的趋势,已经初步谈妥收购了几家银行,下一步还要大量吃进石油巨头的股票,以前一直安心相夫教子的连若菡和曹殊黧,现在在资本力量的驱动下,俨然已经成了金融巨头闻之色变的绝色双殊。

        真是形势比人强,夏想回头看看一脸恬静满眼温柔的黧丫头,没错,还是他心爱的小妻子,还是夏东贴心而细心的妈妈,只是不知不觉中还是变了许多,气质之中多了沉静和决断。

        是呀,手握上千亿美元的巨资,谈笑间可以决定一家大型公司的生死,说实话,在夏想眼中,曹殊黧甚至比他这个市委书记还要风光无限。

        因为资本市场是**裸的实力至上的市场,谁有钱,谁就掌握了规则,谁就有呼风唤雨的能力,自由度比官场大多了。至少他身为市委书记,下面有许多人让他不顺眼,他不可能想拿下谁就拿下谁。

        但如果连若菡在京城看上了哪家饭店,大手一挥就可以收到名下。就算在美国看上了哪家上市公司,只要有足够的资金足够的耐心和成功的策略,一样也可一口一口地成功吞并。

        当然,夏想也有信心一点点蚕食章国伟在秦唐的势力。

        只等春节过后,就会有几场不见硝烟的战争同时打响了。

        一到燕市,和李丁山分手之后,夏想就携妻带子回到了阔别许久的家中。

        还是在原先省建委的宿舍院中,院中早就停满了车,曹永国以前的老部下、同事,还有许多闻风而动的关系都来了。堂堂的一省之长,尽管不是燕省省长,也让许多人趋之若骛,以能够送礼和说上几句话为荣。

        夏想一露面也立刻被围住了,开玩笑,33岁的市委书记——其实夏想早就33岁了,他一直按农历给自己计算年龄——谁会说不会前途远大?就是死熬资历,也能熬到省长,也能超过曹永国,因此夏想才是所有人眼中的绩优股。

        好不容易送走一拨又一拨人,夏想都没来得及和岳父说上几句,两人当即决定,不顾天色已晚,立刻启程赶向单城,要不,一晚上别想消停。

        没想到,两个小时后杀到了单城,倒是没人围堵了,却又出了一桩意想不到的冲突……事情,竟然是因陈洁雯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