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56章 杀伐果断,绝不手软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56章 杀伐果断,绝不手软

    作品:《官神

        萧伍和哦呢陈赶到秦唐的时候,雪下了半尺厚,已经是下午时分了。www.00ksw.org

        二人一刻也没停留,直奔老贼所说的地点而去,萧伍还留了一个心眼,有点不相信老贼会说实话,哦呢陈却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老贼这个人,他说假话,我从他说话的快慢上都可以听出来!”

        一想也是,如果没有一套用人之道,哦呢陈当年能威风八面在郎市横行数年?

        萧伍汇聚了所有的力量,大概有十几个人左右,他觉得不够,为了安全起见,想通知黄得益,哦呢陈摆手说道:“萧伍,你请我来,是让我坐镇还是给你打下手?”

        萧伍一时语塞,也是,是他出的主意要请哦呢陈来坐镇指挥,现在他又有点不太相信哦呢陈的判断,有点说不过去,就说:“我是担心小葵万一被人污辱了,没法向梁秘书长和夏书记交待,毕竟动小葵就相当于不给夏书记面子。”

        “对方暂时不会对小葵怎么样,他们要的不是小葵的身体,肯定另有所图。”哦呢陈十分笃定地说道,“你先带人过去和对方交涉,先稳住对方,我先和老贼会合,了解一下具体情况。”

        萧伍答应了,和哦呢陈分头行动。

        ……小葵被马匀带到了郊区的一栋别墅,别墅是马匀担任区分局副局长时,开发商赠送的。和哦呢陈所料不差的是,将小葵抓来是马匀的手笔,他在酒后被张晨芳几句话挑起了怒火,就自告奋勇绑了小葵,至于什么后果什么麻烦,他酒后冲动,早就抛到了脑后。

        也是为了讨好张晨芳,张晨芳在中天实业比马匀的位置高多了。

        因为张晨芳对小葵恨之入骨,正是因为小葵的原因,吕振洋才被夏想就地免职,而且她还被拘留了几天,丢尽了脸。

        昨天赫咨谓请张晨芳和吕振洋、马匀吃饭,席间说到了被三地警方带走诸葛霸道和汤大少一事,赫咨谓怒不可遏地说牛总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早晚会讨还一个公道。

        张晨芳更是气急败坏地说起吕振洋在饭店被夏想的人暴打了一顿,直到今天吕振洋还是乌眼青,身上还有伤痕。

        几人说起夏想,无不咬牙切齿,恨之入骨。

        马匀则不说话,低头喝闷酒,不一会儿就喝了有七八分醉,一摔杯子说道:“妈的,给我一把枪,我崩了夏想,大不了一命还一命。他一死秦唐就天下太平了。”

        倒把赫咨谓吓了一跳,枪杀市委书记可是震惊全国的大事,天下太平?秦唐肯定得天翻地覆,得底朝天不可。别说章国伟得倒台,牛林广得完蛋,就是在座的各位,一个也跑不了。

        他就忙引导马匀,教导他要有正确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如果枪能解决所有问题,世界早就太平了。讲了一通大道理,见马匀还是脸红脖子粗,他就知道对牛弹琴了,还真怕马匀办什么傻事,就说了一句:“夏书记敲打牛总身边的人,我们要为牛总分忧,可以敲打他身边的人。”

        一句话点醒了马匀,马匀一拍桌子:“就是小葵那个臭丫头害了我。”

        张晨芳一听小葵,也是火冒三丈:“我真想再打她几十个耳光,拿我的鞋底子抽她。”

        赫咨谓见火候已到,起身告辞,心里还有点看不起马匀和张晨芳,挺大的人了,没别的本事,就会找一个小丫头出气,真够没出息的。

        赫咨谓一走,马匀和张晨芳、吕振洋继续喝酒,越喝越多,越喝越火,最后马匀架不住张晨芳的鼓动,就去绑了小葵。

        马匀始终觉得如果不是小葵临时反悔,他早就拿住了夏想的把柄,亏了他当初还给了她几千元让她买了摄像机,都成了肉包子打狗了。

        将小葵绑到别墅之后,马匀仗着酒劲上涌,就想强奸小葵,却被张晨芳制止了。张晨芳清楚绑了小葵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强奸是犯罪行为,夏想肯定会揪住不放。说不定连她和吕振洋也会牵连在内,她要的是解气,是借收拾小葵给夏想上眼药,而不是竖靶子让夏想开枪。

        小葵吓得不行,她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话都说不出来。

        张晨芳一脸狞笑,叉着腰站在小葵面前:“臭丫头,你还得落到我手中,赶紧向我磕头认错,我也许会大发慈悲放你一马,否则今天你拿鞋底子抽你的脸。”

        小葵不肯磕头,张晨芳就按着小葵跪在她的面前,强迫小葵给她一连磕了10几个头,头上都碰出了一个大包,流了血还不肯罢休。后来吕振洋看不下去了,让张晨芳住手,他搬了一把椅子坐在小葵对面,和颜悦色地问小葵:“小葵,你和夏书记有没有睡在一起?”

        “小葵,夏书记有没有和你发生性关系?”

        “小葵,如果你能拍下你和夏书记上床的照片,我给你20万,不,50万,还送一栋别墅。”

        “小葵……”

        小葵再没有政治头脑也知道对方还是想利用她陷害夏书记,坚决不肯,僵持了快一个小时,吕振洋撕下了伪装:“小葵,别怪我没给你机会,一会儿马匀可要强奸你了,你好好的名声就毁了。”

        又过了一个小时,吕振洋和马匀耳语几句,马匀嘿嘿一阵奸笑,抓住小葵就往房间中拖,小葵誓死不从,还一脚踢在了马匀的裆部,马匀巨痛难忍,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缓过劲儿之后暴怒,接连打了小葵数个耳光,打得小葵披头散发,鲜血直流。

        小葵的鲜血也激起了张晨芳的狠劲儿,她说到做到,拿起鞋底子也要打小葵,却没打中,正打在小葵的肩膀上,她更怒了,正要准备再动手的时候,发生了意想不到的意外……别墅外面传来一声巨响,一辆重型卡车直接撞破了别墅的铁门,将别墅的围墙撞了一个大洞,轰隆一声冲了进来。车没停稳,就从车上下来一群人,个个手持铁棍,身穿青一色的黑衣,戴一模一样的墨镜,杀气腾腾地破门而入。

        当前一人直接冲到张晨芳面前,二话不说抢过张晨芳手中的鞋,轮圆了胳膊朝张晨芳的脸上,接连打了四五下。

        又快又狠,在张晨芳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她本来肥胖的双脸,片刻之间肿大如猪头!

        张晨芳被打晕了,愣了足足五秒钟,正要质问对方是谁,对方却一言不发,一摆手,就有两个人过来,一左一右将张晨芳架起,不由分说将她的裤子脱下——由于是冬天,里面还穿了厚厚的秋裤——她吓得大喊:“强奸了,杀人了!”

        刚喊了一声,一个臭裤子就塞到了嘴里,然后双手被绑到了背后,又被人扒了秋裤只剩下红色的内裤,被人架到了外面,绑了双腿和双手,直接扔到了雪地里。

        可惜肥如猪的张晨芳趴在雪地里,大红内裤衬托在洁白的雪地里,是惊心动魄的一抹红,只是没有一点性感,肥大如猪后座的臀部反倒令人作呕!

        有人恶作剧,又伸手在张晨芳的胸前摸了半天,将她的胸罩也摘了下来,居然也是大红的。然后被人扔到了树上,红白相间,大红奶罩高高挂!

        吕振洋也吓傻了,他看了出来对方肯定不是警察,刚想问“你们是什么人?”话未开口,就被人直接用胶带纸封了嘴,然后又一拳打中了肚子,痛得弯了腰,然后又被人蒙了眼,绑了手脚,又扒了裤子,和张晨芳一样的下场,被扔到了雪地里。

        一对同病相怜的苦命鸳鸯,在雪地**同用一招屁股朝天势,完美地诠释了有难同当的狗男女的真谛!

        只不过一人嘴里塞的是臭袜子,一人嘴里塞的是洗脚布,把张晨芳和吕振洋熏得差点没有昏过去。

        再说马匀,他毕竟是公安出身,一见势头不对,就想跳窗逃跑,好汉不吃眼前亏,对方人多势众,打不过就跑就是光棍守则,没想到刚推开窗户,一探头,就见一根棍子迎头打来,躲闪不及,正中面门。

        一棍就把马匀打得仰面朝天摔在地上,真真正正的一记闷棍,脑袋嗡嗡直响,再一摸脑门,全是血。

        马匀怒了,伸手从身上摸枪,妈的,拼了——他酒劲还没有过去,心想打死一个赚一个,打死两个赚一双,没想到手刚伸出,一只脚无巧不巧正好踩在手上,疼得他脸都变了形。

        让他更没有想到的是,他的枪掉在外面,也没有捡,反而过来一人,拿起相机对着他拍个不停,拍了一气之后,就由两人把他抬了起来。

        再看小葵已经被人带出了别墅,还有人在楼上翻腾半天,将他的房证和保险柜都搬了下来,为首者手持一把锋利的薄刀,二话不说在他的手上一划,顿时血流如注,威胁他说:“密码多少,赶紧的,否则下一刀就是动脉了。”

        马匀平常挺嚣张,但遇到硬茬也知道保命要紧,就说出了密码,嘴上还说:“朋友,误会,肯定是误会。我是牛林广的手下,你们如果是秦唐人,不可能不知道牛大宝,对不?朋友,有话好好说,求财还是求路?”

        马匀还以为可以谈谈,还没有意识到对方的狠绝根本就是不留后路的做法!

        ……哦呢陈初到秦唐,就杀伐果断,帮了夏想一个小忙,送了夏想一份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