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55章 希望也有,路不好走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55章 希望也有,路不好走

    作品:《官神

        夏想见到吴老爷子的时候,京城的雪也下了厚厚的一层。www.00ksw.org

        路上,他还接到了连若菡的电话,说是美国的事情办得差不多了,近期就会回国。也确实是该回来了,快过年了,国人重团聚,尤其是春节。

        2009年的春节,夏想决定好好休息一下,同时再规划一下未来的前景。此次决定倒向家族势力,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坚定,因为他也看了出来,在他成为封疆大吏之前,心目中的蓝图和理想,只能深深地埋藏心底,说都不要说出来,否则别说前途远大了,有可能立刻遭受灭顶之灾。

        在没有足够的舞台之前,谁都是无名小卒,谁都会小心做人。历史证明,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就空喊大话的人,往往没有好下场。

        下了车,夏想步行前进,片刻之间,雪花已经在身上落了厚厚的一层,天地之间苍茫一片,掩盖了全部的真实的一面。想想也是,大雪将整个世界都伪装起来,只有雪化之后,才知道谁是黑是白,是方是圆。

        就是现在平民势力的一系,或是家族势力,谁敢说自己阵营之中没有对方的人?或者说有意志不坚定左右摇摆的中坚力量?

        在黑与白之间,总会有一大片灰色地带,既是缓冲,又是必须的存在。

        平常的时候,老爷子冬天就回吴家大院,今年却不同,他还住在连若范的别墅,或许是住惯的缘故,不想动了。人老了,就会眷恋许多东西。

        夏想踏雪而行,拒绝了彭永为他打伞,大雪落在脖子里,格外清凉,也让他的头脑十分清醒。

        敲门进去,吴老爷子正围着火炉烤手——其实别墅里暖气很足,温暖如春,老爷子却偏爱火炉,非让人专门做了一座火炉放在客厅正中,炭火正旺,上面还烧着开水,吱吱直响,一瞬间就让夏想犹如回到童年的感觉。

        “来得正好。”老爷子一见夏想,就和颜悦色地笑了,“我烤了几个红薯,正愁没人陪我吃,你来了,就得尝尝我的手艺。”

        夏想哑然失笑:“我来就被抓了壮丁,而且不好吃的话,肯定还得说好吃。”

        老爷子哈哈大笑:“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一把年纪了还亲自动手烤红薯,你还好意思说不好吃?”

        也是,有多少人别说能吃上老爷子亲自烤的红薯了,就是他老人家的一杯凉茶,天下不知有多少副省级官员趋之若骛,想喝一口都不得其门而入。

        “下雪天,留客天,今天别走了,小夏,好好陪我喝两杯。”老爷子喜欢清静,身边没多少伺候的人,平常也就是警卫、司机和医护人员随行,还有厨师。老爷子的生活秘书王东永35岁左右,平常不离老爷了左右,但今天也没在。

        “我就知道你今天要来,就都给别人放了假。”老爷子笑眯眯的表情,透露出的是沧桑和睿智,“刚刚远曲和我通过电话了,他说你向他敬茶了,我就知道,你该和我一起喝一杯了。”

        吴老爷子是何许人也?看似如老农一样围着火炉煮茶烤红薯,其实天下大事无不在心中,夏想最是佩服老爷子的淡定从容,以及他几近看透世事看穿人心的睿智。

        不多时,厨师上了火锅和小菜,上了酒,然后退下,老爷子身子倒是硬朗,非要大开大门和夏想在客厅对饮。看院中飞雪飘舞,北风呼啸,老爷子和夏想一老一少,围着火炉吃火锅,倒是别有情调。

        北风夹杂着雪花扑面而来,飘落在火锅里面,顷刻化成了汤水。上好的羔羊肉,放在煮得滚开的铜制火锅之中一涮,香嫩可口,肉香四溢,夏想也是胃口大开。

        雪落有声,飒飒直响,一老一少却沉默了半响,喝了小半瓶酒之后,老爷子才缓慢地开口了:“小夏,秦唐的路,不太好走,雪大路滑,你要小心了。”

        “章国伟确实很有手腕,能在秦唐一直不倒,确实也不简单。”夏想很想知道章国伟的后台到底是谁。

        老爷子听出了他的疑问,却不正面作答:“你有后台,别人也有,在这种情况下,比拼就是政治智慧和手腕了。小夏,别想太多,如果你有把柄落在对方手中,对方也可以打得你翻不了身。同样,你也可以让对方没有退路。你现在不用考虑太多,只需要记住一点,把事情做到明处。”

        言外之意的告诫就是,和章国伟之间的较量,是政治较量,是权力之争,比拼的是政治智慧和政治手腕,除此之外,不要背后耍阴谋诡计。

        “秦唐还有一个牛林广……”夏想也想知道牛林广的来历。

        “牛林广是一杆枪,威力的大小,全在握枪的手。”老爷子轻轻抿了一口酒,“有些事情,你不知道更好,知道了,顾虑一多,就显示不出真本领了。我还是要批评你一句,小夏,你在秦唐的步子,走得有点过于平稳了。”

        夏想就算头上贴了家族势力的标签,但他毕竟不是真正的家族出身,不是从小就飞扬跋扈的官二代或太子党,在性格上还是有太多的稳中求进的一面。他可比不上梅升平或吴才洋,一出生就有庞大的背景。

        一个人的成长的环境决定了性格中的许多因素,以后就算有所改变,也会保留许多根深蒂固的东西。况且在秦唐,确实遇到的阻力太大,许多是想象不到的困难。

        比如刘杰晖竟然直接不将常委会的决策放在眼里,不通过胡书扬和叶凡的任命。再比如章国伟行事圆滑,事事光明伟大,虽然躲在背后屡屡暗下黑手,但就是让人抓不住他的把柄。

        以夏想32岁的年龄,现在能在秦唐初步站稳,已经实属不易了。

        当然,吴老爷子的批评也是爱之深恨之切,必须承认,以现在夏想对秦唐的掌握力度,也会影响他到高配常委的顺利通过,因为他目前作为市委书记都无法顺利掌握秦唐的大局,就会让反对者以此为由,质疑他的能力。

        资历浅,再没有足够的服众的能力,高配常委一事,估计阻力还会很大。而且四大家族联手的话,邱家和梅家还好说,吴家更不用说,最主要是的付家,以付先锋的为人,不提条件就不是他了。

        主要还有万一总理拍板反对,总书记再不表态支持,路子就堵死了。关远曲再是接班人,就算他真正掌权之后,想要树立起个人权威,削弱上任的影响力,不经过三五时间年无法做到。

        夏想很清楚,他答应了倒向家族势力,其实一系列的难题才刚刚开始。好在他从来不是畏惧艰难之人,在官场之上,没有艰难也不可能,最高人就一人,政治局常委才9人,而政治局委员也不到30人,全国几十万处级干部,到了厅级就锐减为十几万,而到了副省和省级,就让百分之七八十的厅级干部,止步于门前。

        章国伟想要的是巩固权力,不肯放手既得的利益,他想要的是掌控大局,树立书记的权威,历练在书记一任上的用人和主持全面工作的能力,必然有冲突和矛盾,如何圆满地解决矛盾化解冲突,并且收服章国伟,是他在秦唐一任上的最大难题。

        也是必须克服的难题。

        炉火越烧越旺,酒越喝越热,火锅越吃越香,老爷子的脸色就越来越红,他又小小地喝了一杯:“燕省省委班子的调整,估计到年后会有个章程出来,你也不用过多操心了。晚上才洋会回来吃饭,你和他碰个面,说说话。不过有一点,付家那边,你得自己露个面。”

        夏想也早就想好了要亲自和付先锋谈一谈,不事先说好条件,他对付先锋是否全力支持他,也不放心。事关正厅到副省的跨越,重中之重,必须慎之又慎,丝毫不能马虎。

        机会错过,也许要等上三五年之久。官场中人,在升迁面前,谁不是只争朝夕?

        晚上吴才洋回来后,夏想、吴才洋和吴老爷子,三人坐在一起,吃了一顿家常饭。对于高配常委一事,吴才洋倒没有多说,只是说了一句:“难度不小,但也有希望。”就闭口不谈了,不过在后来谈话中,倒是不时提到关远曲。

        夏想至此算是完全明白了,关远曲和家族势力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毫无疑问,关主席是家族势力的坚定支持者。

        吴才洋话不多,既是在夏想面前保持长辈的风范,又要维护中组部部长的权威,还有一点,他和夏想之间的隔阂没那么容易一笑置之,尤其是他现在位高权重,权力越大,人的自信心就越膨胀,面子就越得板起来。

        不过据夏想猜测,还有一点原因是,吴才洋在吴老爷子面前,总有压力,还不如他和吴老爷子相处融洽。

        一夜大雪,京城银装素裹,掩盖了许多灯红酒绿,也掩盖了更多的人间悲欢。京城千家万户的悲欢离合和夏想无关,而秦唐,也是下了一夜的大雪,同时发生了许多悲欢之事,其中有一件,却和他有着切身的关系——哦呢陈初到秦唐,就伸了伸胳膊踢了踢腿,大展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