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54章 借刀杀人,虎归山林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54章 借刀杀人,虎归山林

    作品:《官神

        哦呢陈来到了秦唐。www.00ksw.org

        萧伍亲自回燕市去请哦呢陈,在和哦呢陈面谈了两个小时后,哦呢陈长叹一声,说了一句:“夏想此人,有时铁面无私,有时又很有人情味,让人难以琢磨。但不管怎样,他对小茉小莉确实仁至义尽了,我帮他一次!”

        哦呢陈当即动身随萧伍前来秦唐——相关手续已经办妥,实际上哦呢陈有人身自由,没人监视他的居住——不过他也向萧伍提出了交换条件,就是让夏想保护金银茉莉一辈子,萧伍没有请示夏想就一口答应了,因为他知道夏想的为人,其实在他心里,也认定就算没有哦呢陈出马,夏想也会主动肩负起照顾金银茉莉的重任。

        萧伍和哦呢陈还没有赶到秦唐的时候,就出事了,刚过京城,就接到了徐子棋的电话。

        “萧伍,小葵不见了。”徐子棋知道萧伍和夏书记的关系,一些不便夏书记露面的事情,都可以交给萧伍一手处理。

        小葵的意外失踪,也是徐子棋偶然发现的。他去政府办办点事情,路过行政处的时候,发现小葵不在,心想小葵刚上班不久,还是临时工,怎么就不能踏实地呆在办公室?因为行政处杂事比较多,领导会随时有事使唤。

        徐子棋因为和梁秋睿关系不错,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梁秋睿也说过让他照顾小葵一二,他就放在了心上。

        徐子棋有点生气,就推门进去问小葵的去向。

        徐大秘现身行政处,行政处的人慌乱一团,主要是作为秦唐第一秘,徐子棋的身份很显赫,在下面的人的眼中,就有高不可攀的感觉。

        一问才知道,小葵今天上班了,中间接到了一个电话,匆匆出去后就没有回来。

        徐子棋也没多想,办完事情后回到了市委这边,上楼的时候遇到了梁秋睿,说笑几句,然后就提到了小葵。梁秋睿一听却脸色一变:“小葵不会乱出去的,她最近很听话,肯定有什么意外发生了。”

        急忙打了小葵的电话,却提示关机。梁秋睿又急忙打了小葵弟弟小木的电话,结果小木说他的手机丢了,他还没有来得及和小葵说……梁秋睿联想到小葵最近总是提心吊胆,说是张晨芳见她一次骂她一次,还威胁要再收拾她,他也没有当一回事,现在看来,小葵说不定被人骗出去了。

        还有再想到马匀最近老实了许多,以梁秋睿对马匀的了解,知道他不是一个善罢干休之心,心中就忽然闪过不祥的预感。

        “小葵可能出事了!”梁秋睿将徐子棋拉到了办公室,将他刚才的分析说了出来。

        “啊?”徐子棋惊呆了,夏书记不在,梁秋睿不便出面,保护小葵周全的重任就完全落到了他的肩上。

        想了一想,他打消了打电话给黄得益的念头,更没有打电话向夏想请示——什么事情都请示领导,不但不会显得你对领导忠心,反而显得你无能——而是直接打给了萧伍。

        萧伍到底比徐子棋经验丰富,冷静一想:“徐秘书,你到门卫处问问小葵的去向,去保卫处调一下录象,看她是不是上车走了,再让黄局查一下小葵手机的通信纪录,看她接的最后一个电话是谁打来。如果是熟人的号,就定位一下打出电话的位置。”

        徐子棋一听就十分佩服萧伍的思路,才知道果然和萧伍相比有不小的差距,就急忙按照萧伍所说的去做,结果一查还真查到了什么——小葵出了市委大院的门口之后,上了一辆别克车。一查牌照,车主是马匀。

        徐子棋立刻将情况告诉了萧伍。

        萧伍留在秦唐的人手不多,因为一部分留在燕市,一部分还在天泽,还有几人跟在身边,现在人手严重短缺,只能吩咐秦唐的手下尽快去查,再催促司机开快一些。

        一直眯着眼睛的哦呢陈猛然睁开了眼睛,气定神闲地问道:“老贼也在秦唐?”

        得到萧伍肯定的答复后,又问:“知道他的电话吗?”

        萧伍翻了翻手机,找到了老贼的电话,将手机递给了哦呢陈。哦呢陈深吸了一口气,拨出了号码。

        电话一打就通,里面传来老贼大大咧咧的声音:“哪位?我正在忙着吃饭,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老贼,是我……”哦呢陈的声音十分低沉,或许是想起了以前前呼后拥的风光,他的呼吸蓦然之间有点急促。

        “谁?”老贼一下没有听出来哦呢陈的声音,“你他妈的是谁?报名字,要不我挂电话了。”

        也不怪老贼没反应过来,因为对外公开的消息是,哦呢陈还在里面关着,任谁也不会想到其实他已经出来了。

        “我说,你听,别一惊一乍。”哦呢陈也没生气,以前老贼哪敢冲他大呼小叫,但现在他的心境平和多了,形势比人强,他尽量让声音显得平静一些,“我是陈阿!”

        “啊?”老贼还是惊叫出声,然后传来一阵哐当的杂乱声,显然是什么东西打碎了,“陈,陈,陈……”

        “不要说!”哦呢陈制止了老贼说出他名字的冒失举动,又强调了一句,“你自己知道就行了,不宜外传。”

        老贼终于清醒了下来:“好的,陈,陈老板。”过了一会儿声音才又重新响起,而且周围一下安静了下来,显然他远离了人群,“陈总,现在没人了……您出来了?”

        “出来了。”哦呢陈淡淡地说道,“不要问太多了,我两个小时后到秦唐,到时见面再说。现在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我去做……”

        哦呢陈余威仍在,直接以命令的口吻吩咐老贼去查实小葵的去向,不给老贼犹豫的机会。

        到底是哦呢陈深谙用人之道,也难怪他当年建立了庞大的帝国,几句话一说,老贼在他的攻势之下,再次顺从摆在了手下的位置,立刻答应了:“是,陈总,我马上去办。”

        “不要让别人发现了你。”哦呢陈多交待了一句,又问,“在秦唐,有多少以前的兄弟?”

        “我能联系上的大概有二三十个。”

        “都联系一下,先别说我出来了,就以你的名义来一次聚会,联系好之后告诉我,我再告诉你地点。”哦呢陈别看坐了几年牢,但威势发作出来,还是有一股盛气凌人的威严,“还有,尽可能联系去了外地的兄弟,越多越好,老贼,你是我最忠心的手下,我们东山再起之后,你就是最大的功臣。”

        几句话说得老贼热血沸腾,他在牛林广的手下混饭吃,根本连牛林广的背影都见不到,是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头目。现在哦呢陈回来了,重出江湖,看样子要在秦唐掀起腥风血雨了,他如果办事得利的话,有可能会成为仅次于陈总的第一人,类似于诸葛霸道在牛林广眼中的地位。

        老贼兴奋了,激动了,立刻按照哦呢陈的吩咐照办。

        打完电话,哦呢陈将手机还给萧伍,又微微闭上眼睛,感叹地说道:“夏书记借刀杀人,我这把钝刀磨快之后,就算不能把牛林广斩落马上,但斩掉他的左膀右臂还是没有问题的。我这把老骨头,也打算扔在秦唐了。”

        萧伍没有接话,哦呢陈的沧桑和感慨他体会不了,他现在只是一腔热血满心激动,渴望再和郎市一样,来一次血与火的对撞。不过他对哦呢陈的沉稳和权势还是十分佩服,虎落平阳也终究是老虎,一旦放虎归山,还会有虎啸山林之时。

        萧伍想了想,拿起电话打给了严小时:“严总,麻烦你派人护送陈茉陈莉来秦唐。”

        严小时想岔了,大惊:“夏想要干什么?想金屋藏娇?他一下要两个,身体吃得消?”

        严小时说话太直接,萧伍都不好意思了:“不是,严总你想偏了,是另外有事。”

        “不说什么事,我不管。”严小时吃醋了。

        萧伍无奈,他拿严小时没有办法:“是陈总来秦唐了,人家父女团聚是好事,你就不能成人之美?”

        “啊?你不早说,我马上安排。”严小时才放心了,转忧为喜。

        哦呢陈没有说话,心中还是无限感慨,也正是夏想对金银茉莉关怀得无微不至,才让他决定铤而走险,反正最后的风烛残年了,死在阵前,总比窝囊地死在监狱里强上百倍。

        其实哦呢陈心中一直不服,因为他在郎市最辉煌的时候,本想大展手脚,却被夏想压制得束手束脚,十分憋屈。因此他就渴望在秦唐最后燃烧一次,因为他的骨子里还是黑吃黑的血性,还是希望杀伐果断,快意恩仇——当年洗白之后,成了文明绅士,已经消磨了太多的斗志。

        电话响了,是老贼的来电。老贼汇报了三件事情,一是证实了马匀带走了小葵,并且查到了具体落脚点,二是联系上了在秦唐的几十位兄弟,三是几十兄弟分别在联系分散在各地的兄弟,初步统计最少能联系百十人左右。

        哦呢陈只“嗯”了一声,没再多说,一股久违的激情又重新回到了体内,他忽然想起了一句诗:“为人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窗外,大片大片的雪花下个不停,哦呢陈看着前面遥遥在望的秦唐,从心中发出一声呐喊:“秦唐,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