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50章 两大难题,如期而至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150章 两大难题,如期而至

    作品:《官神

        秦唐最近接连发生了几件事情,牵动了上至党员干部,下至普通百姓的目光。www.00ksw.org

        警察大闹中天实业,一夜之间就传遍了秦唐的大街小巷,百姓们奔走相告,以为牛林广就要倒台了,甚至还有不少人买来鞭炮庆祝,但浪涛过后,又恢复了平静,牛林广没倒,除了诸葛霸道和汤大少住院之外,中天实业依然在秦唐威风八面,而牛林广又一次开着装甲车上街收取保护费,就让老百姓的心又沉了下去。还是没能压制住牛林广,牛林广怎么就这么硬气这么牛气这么嚣张?

        买来鞭炮庆祝的人后悔死了,赶紧藏了起来,省得被牛林广打击报复。不过还好,牛林广似乎还真收敛了几分,没有再四处惹事生非。

        另一件事情就是孟天元强奸周鸣雅的案件,经市局重新提交了证据之后,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事实不清发回,同时撤销对孟天元的逮捕,孟天元被无罪释放!

        谁也没有想到孟天元的案件解决得如此之快,周鸣雅哪里服气,非要找市局理论,但当黄得益摆出事实讲出道理之后,她一下哑然无声了。

        是呀,当时孟天元戴了避孕套,怎么可能会留下大量的物证在她的内衣之上?因此她提供的物证和录象资料无法形成明确的对应关系,事实不清,并且物证有伪造的嫌疑,因此不予采纳!

        黄得益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鸣雅,我和鸣宏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和你也认识,劝你一句,你听也好,不听也好,总之我是出于好心。这事就到此为止,别再闹腾了。天元完全可以反告你诬陷。男人女人之间的事情,向来是男人夸口女人丢丑。”

        周鸣雅愣了半晌,忽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我不干,我人也丢了,好处没捞到,我要找孟天元拼命。”

        黄得益摇摇头,周鸣宏堂堂的常务副市长,有一个这样的妹妹,也够他挠头了。

        周鸣宏如何挠头,夏想才不会理会,他现在有一个天大的难题横亘在眼前,因为刘杰晖终于出手了!

        应该说,整个秦唐的局势现在还算朝着他预定的方向发展,三地警方的出动,直接震慑了牛林广,间接敲打了章国伟,也收到了一定的效果,不但将章国伟借卖车提升个人形象的努力完全掩盖过去,还让牛林广也确实消停了一些。

        至少诸葛霸道吃到了苦头,虽然不大,也让他知道以后做事情要分得清轻重,不要动不动就挑战市委书记的权威。

        想挑战市委书记的权威也可以,要有资格才行,不要一个阿猫阿狗之流,以为耍个横充个愣,手中有几杆枪,再加上一帮人,就可以不可一世了——做人贵有自知之明。

        当然夏想也清楚,想让牛林广从此收敛并且收手是痴心妄想,他也没有浮浅到以为只敲一下山就能将老虎吓死,那老虎就不是老虎,是老鼠了。

        夏想要的只是暂时打击一下牛林广的嚣张气焰,不至于让他继续添乱,也好让他从容布局,顺利掌权。否则在正面应对来自章国伟的巨大压力的同时,还要时刻提防牛林广的胡闹,也是让人头疼。

        一个章国伟就足够让夏想集中精力应对了,再有一个牛林广,就更是让人束手束脚了。

        没想到,刚刚打击了牛林广,刘杰晖的难题就如期而至。

        人事调整,市委常委会上夏想初步小胜一局,但各局局长任命都要经人大常委会批准,罗正源的财政局局长任命很快就下发了,但胡书扬的国土局局长和叶凡的教育局局长的任命,却卡在了人大。

        任命书迟迟没有下发!

        发了一个,卡住两个,谁都清楚刘杰晖的用意,就是要给夏想出难题。

        许多地市的市委书记都兼任人大主任,就是为了让书记的意图得以顺利在人大落实,但夏想上任秦唐,也不知是哪方面的原因,或是哪个环节的问题,他没有兼任人大主任,就让他手中的人事大权,少了一半的力度。

        一个市有一个市的具体情况,也并非所有的市委书记都兼任人大主任,夏想没有兼任人大主任,他也没有刻意去想省里是不是故意为之,现在面临的难题是,如何化解刘杰晖的故意刁难。

        夏想的态度很坚决,人大没有下发任命,胡书扬和叶凡还是在常委会通过之后,就走马上任了,已经在执行了一把手的权力。

        但毕竟还是名不正言不顺,按照现行的政治体制,没有人大的任命书,胡书扬和叶凡不可能一直悬空下去,如果刘杰晖一直卡住不放,最后被迫再重新安排胡书扬和叶凡的话,那么他在人事调整之上获得的成功又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成了被人嘲笑的重大失败。

        夏想正思索如何化解来自刘杰晖的刁难时,范进来了。

        范进前来在他的意料之中,因为叶凡也被卡住了。夏想估计如果不是因为王长远的问题,叶凡也不至于被刘杰晖刁难。正好范进带头反对了王长远的提名,好,刘杰晖就还了回来。

        也幸好有了叶凡的任命也被卡住,否则如果叶凡也获得通过,只剩下胡书扬一人悬空,夏想可就真成了孤家寡人了。

        秦唐,局面之复杂,难题之多,比夏想以往任何一任都严峻。

        范进一进来就发牢骚:“夏书记,刘主任明摆着是故意刁难人吗?这事我们得好好说道说道,人大要支持市委工作,而不是和市委唱反调。”

        夏想见范进一副义愤填膺的表情,就笑了一笑:“杰晖同志肯定也是有他的考虑,也是我们的工作做得不到位,没有提前和人大做好沟通。范书记,你就受受累,再跑跑人大,多和杰晖同志沟通一下。市委的决定,还是要不折不扣地执行下去。”

        夏想的态度和范进设想得差不多,既要沟通,又要强硬,也是,市委真被人大拿住了,也不是那么一回事儿。如果不强硬地顶回去,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说不定什么时候人大还会自己提名人选,党管干部不就成了空谈?

        “这不是沟通的问题,而是人为制造难题。”范进有点激动,也不知是真生气了,还是夸张,“我和刘主任刚刚沟通过了,他说人大正在研究,还说有几个常委不同意任命,他还在努力做思想工作。”

        夏想听了出来,刘杰晖就是拖下去,拖到他没有耐心或做出让步。

        市委书记的权力意志得不到贯彻落实,能否主持全面工作就要被省委打了一个问号。

        难道只有一条路可走了?

        关键是现在刘杰晖也没有和他打过照面,更没有坐下来好好谈一谈。诚然,他拿下马匀,又挡了刘湘晖的前途,刘杰晖怀恨在心也是人之常情,但话又说回来,至少他没有私心,而刘杰晖抬手放过罗正源却故意卡住胡书扬和叶凡,就是明显的公报私仇了。

        身为高级干部,不讲一点原则和立场,只讲私怨,就让夏想彻底看扁了刘杰晖。

        至于梁正午任国土局副局长,黄铮勇任教育局副局长,倒是顺利通过了政府常务会。副局长的任命不用经过人大,常委会通过后,政府常务会宣布一下就算走完了程序。

        章国伟是聪明人,没有再卡黄铮勇的副局长的任命,他又是置身事外的态度,似乎一切都和他无关一样。拿大放小,始终躲在幕后,连夏想也不得不佩服章国伟的手段。

        而且章市长最近也有点忙——中天实业被打击的事件似乎没有影响到他一丝一毫,他前往省里开会去了,因为上次卖车事件让省教育厅的厅长非常赞赏,要树立一个支持教育的市长典型,一向热衷于正面形象的章市长就迫不及待地去了燕市。

        章市长一走,就出现了任命卡壳的事情,说巧也不巧,人为的痕迹还是十分明显,只不过大家都不明说罢了。

        局势,还是复杂而多变。

        “夏书记,说一句不该说的话,人大主任,还是由书记一肩挑好。”范进说完话之后,脸上的表情又凝成习惯性的句号。

        “不该说还是不要说了。”夏想摆摆手,一脸平静,有些话心里明白,但说了出来就犯了忌讳,范进可以说,他就不能说,一说就似乎是对省委的安排有所不满,尽管说实话,他也想将人大主任的位置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范进见夏想滴水不漏,也就揭过不提,又转移了话题:“夏书记,我听说宣传部长的人选,省里已经初步拟定了两个人……”

        今天的范进比往常话都多,夏想心想,莫非是刚刚敲打牛林广的举动触动了他,才让他有了热切之意?不过宣传部长的提名有了人选,他还真没有听说,就问:“哪两位同志?”

        “吴记根和安朋友。”

        范进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点古怪,似是探究,又似是惋惜,甚至还有一丝嘲弄之意。

        夏想也明白范进脸上丰富的表情含义,吴记根是孙习民的提名,而安朋友是章国伟的提名,尽管他表面上不动声色,心中还是大吃一惊,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