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133章 风声一动,人心可用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133章 风声一动,人心可用

    作品:《官神

        周鸣宏神色之间微有疲惫,他一进门开门见山地说道:“夏书记,南市长为芬达奇服装公司批地,还跑下贷款,这事……您是不是知道?”

        夏想微有不快,周鸣宏虽然尽量语气放得低缓,但他还是听出了有质问之意,堂堂的市委书记做事,还要向常务副市长汇报不成?不过又从另外一个方面说明,南欣雨现在比以前底气足了,所有人已经将她当成了他的人。www.00ksw.org

        副市长如果没有市长或市委书记的支持,工作很难开展,下面的大局根本就不会听你的话,你又对他们没有任何制约,因此即使南欣雨是常委,恐怕以前在工作中也没少受气。财政局、国土局估计她都指挥不动,甚至一些不是实权的局,都是章国伟的亲信的话,她的话也会大打折扣。

        现在不同了,现在她的身后站着的是市委书记,即使夏书记还没有在秦唐掌控大局,但他毕竟也是书记,谁都要敬畏三分,由此,南欣雨的工作也就好开展了许多,才会顺利地帮芬达奇服装批出地皮跑来贷款。

        夏想不慌不忙地合上手中的文件:“这事,我听说过,怎么,南欣雨同志的工作,事先还需要向你请示?”

        一句话呛得周鸣宏脸红脖子粗,虽然他是常务副市长,主持政府的常务工作,但和南欣雨级别相等,他不是南欣雨的上级。

        “夏书记,我不是这个意思……”

        夏想也是心中有气,知道以前章国伟和周鸣宏欺负南欣雨惯了,现在忽然间南欣雨的工作推进得非常顺利,周鸣宏就看不过眼了?人啊,真是惯出了毛病!

        同时还有一点,南欣雨为付先先批地一事进展之顺利,也小小地出乎夏想的意外,不过也印证了他的猜测,他的时机确实把握得很准,因为换了以前,罗正源肯定要拖上一拖。此次迅速批准,不是付家的面子大,而是他的人事调整方案触动了罗正源的神经。

        罗正源虽然没有前来汇报工作,但在南欣雨负责的地皮事宜上十分痛快,也从侧面表明了罗正源的立场——他对于前往财政局还是相当满意的态度。

        “不是这个意思最好,鸣宏,身为领导干部不但要注意自身形象,还要做好分内事,不要乱想乱看。”夏想继续敲打周鸣宏,倒不是他真的记恨上次在天泽周鸣宏对他的傲慢,他从来不是一个记仇之人,而是他清楚,周鸣宏此来颇有兴师问罪的意图,背后肯定也站着章国伟,他就必须打击对方的嚣张气焰,“还有,作为高级干部,要严格约束身边的亲戚,不要做出太出格的事情,否则影响不好。”

        周鸣宏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也确实,他是在得知南欣雨的工作突然顺利了之后,心中愤愤不平,又正好受到了章国伟的鼓动,就头脑一热前来找夏想问个明白,被夏想一顿训话之后,不由又羞又怒,同时也清醒了不少,仔细一想,又被章国伟利用了。

        书记就是书记,连市长也要说话客气几分,何况是他一个常务副市长?

        不过被夏想当面提到周鸣雅的糗事,周鸣宏有点恼羞成怒:“夏书记,我的个人私事,没有必要向市委说明。”

        “是个人私事最好,我不希望个别人干涉司法机关的公正。”夏想也没留多少情面,因为直觉告诉他,周鸣雅强奸事件恐怕不单单是一件普通案件,因为事情发生得十分巧合,就在牛林广给他打过电话不久孟天元就被起诉,似乎是一个契机一样,他就有点怀疑其中的关联之处,是不是隐含着一个什么伏笔。

        周鸣宏讪讪地走了,虽然他被夏想呵斥了几句,夏想却没有一点兴奋之意,因为伴随着人事调整方案的出台,既有省里的压力,又有来自侧面的冲击,还有章国伟的明面上的牵制,阻力重重,困难多多。

        周鸣宏走后不久,夏想刚和付先锋通过一个电话之后,罗正源终于露面了。

        罗正源倒是一表人才,再年轻十几岁,绝对是女人杀手,即使现在40多岁了,依然给人极好的感观印象。

        夏想没有起身,罗正源还不够格让他迎接。罗正源一进来就很不拿自己当外人,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夏书记,我来呢有两件事情向您汇报和请示,一是南市长办理的芬达奇的地皮申批,符合政策,我亲自负责了审批,放行了。二是胡书扬同志工作诚恳,正好市委组织部要评选全市优秀**员,国土局就上报胡书扬同志了。”

        罗正源给夏想的印象是心直口快的性格,当然官场中人没有几个是真正的心直口快,都是表面上的,夏想也不会真当罗正源是说啥是啥的性格。但话又说回来,罗正源的爽直性格,再加上他的外观,确实能给人留下不错的第一印象。

        夏想明白,罗正源是示好来了,两件事,件件都是向他释放善意,必须说,他的人事调整方案的策略,奏效了。

        先是王长远半夜三更打来电话请他到财政局视察工作,现在又是罗正源现身,拿两件事情向他示好,同时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省里传来的风声从侧面对他的人事调整方案,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省里收回两个副厅指标的提名权的话,王长远的副厅可能要黄,王长远一黄,罗正源就不能一步由国土局到财政局了,所以先前两人还不动如松,仗着有章国伟撑腰,摆出一副不动声色的姿态。结果风声一起,都慌了,争先恐后向他释放善意来了,其实还是想表达一个中心思想,就是期望他能顶住省里的压力,将两个副厅指标的提名权,留在秦唐。

        其实夏想策略很不错,一举就撬动了章国伟的利益,也让罗正源和王长远都大为心动。但两人毕竟是章国伟的亲信,不好表现得太明显了,所以都按捺住了性子。

        不过省里突然传出的风声打乱了夏想的部署,虽说现阶段有推进的作用,但如果传闻成真,将会让他的策略完全失效。

        孙省长究竟是出于什么出发点要继续拨动秦唐的琴弦,夏想不得而知,但他知道的一点是,孙习民确实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困扰。

        罗正源只坐了几分钟就走了,想必他心中还有顾虑,不想让章国伟有所不满。罗正源刚走,任海风就又来汇报工作了。

        好嘛,一个省里的风声,让所有的人都坐不住了,还真是让人喜忧参半。

        任海风汇报工作也是长话短说,主要是组织部经过认真考核,认为书记办公会提名的人选,都符合提拔条件,同时也征求了当事人的意见,程序已经走完,可以正式提交常委会讨论通过了。

        “根据组织部的考核,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的两名副厅人选,拟提名张光辉和王长远两位同志,请夏书记指示。”任海风今天前来的主要目的还是落实两名副厅人选。

        王长远自不用说,张光辉是高新产业园区管委会主任,为园区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在园区工作多年,提一个副厅,也算实至名归。

        夏想其实在高新区两个副厅人选之上,没有倾向,他在秦唐没有太多的嫡系,提拔一个就相当于培养一个。张光辉从履历上看和章国伟交集之处不多,是不是章国伟的人不好说,但向来提拔人的时候,提携之恩总是要落到书记的头上,夏想自然也会当仁不让地做了这个好人。

        不消说,任海风的意思代表的也是章国伟的意思。

        “王长远和张光辉两位同志,都是不错的同志……”夏想似乎要就两人的事迹起个头,向来研究人事,也要讲究一个烘托气氛,不至于显得王长远和张光辉的提拔太突兀了,而且在提拔之前,还要造势,省得让人一下无法接受,不服众的提拔也是失败的提拔,会让工作陷入被动。

        任海风就洗耳恭听,准备随时接夏想的话,为王长远和张光辉烘托气氛。

        不料夏想只说了一半,忽然就转移了话题:“国伟同志对人选有没有意见?”

        任海风一下没反应过来,张口就说:“章市长没有意见……”话说一半忽然意识到了不妥,哪里有组织部长有了提名之后先向市长汇报的道理?糟了,上了夏书记的当了,被他套了话去了。

        任海风一下就脸色微微愠怒,但又不敢表露出来,他再自恃有章国伟撑腰,还没有胆肥到敢和书记公开叫板的地步,尤其是面对夏想时,总觉得夏想波澜不惊的表情之下,藏着一颗深不可测的机心。

        夏想成功地引了任海风入套,只是一笑,然后若无其事地摆了摆手:“等再开个会研究一下,统一了意见之下,马上上报省委组织部。”

        任海风要的就是夏书记这句话,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刚才的话漏洞就漏洞了,再过多解释也没用了,沉默就是最好的掩饰。

        下班后,夏想坐车去和杨威、严小时会面,杨威和严小时此来秦唐,要确定一笔投资项目,于公于私他都有必要出面接待一下。走到半路,他的车被一辆耀武扬威的加长林肯超过,超过也就算了,还故意放慢速度压他的车速……司机怒了:“夏书记,是牛林广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