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121章 既是机遇,又是难题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121章 既是机遇,又是难题

    作品:《官神

        在南欣雨面前,夏想不会表现明显的情绪波动,他只是对陈千秋的病情表示了遗憾,然后就岔开了话题,因为陈千秋的病情还没有公开,不宜过多地发表看法。www.00ksw.org

        “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的申批工作,滞后太久了,我近期会去一趟京城,如果有机会就和付主任一起坐坐……”夏想点了一点产业园区的后续,他也知道,南欣雨对此事一直十分用心,他不是不想出面解决,而是清楚主动找付先锋谈条件,无疑于与虎谋皮,是要付出重大的代价的。

        但现在再拖下去,显然对秦唐的发展不利,他就知道是该主动出手了,不管从哪个角度考虑,是为秦唐的发展计,还是为他在秦唐的布局考虑,或是为了南欣雨的政绩,升格高新技术产业园区,是一步关键之局。

        南欣雨听夏想终于主动提及产业园区的升级,十分欣喜:“由夏书记出面,肯定马到成功,先预祝夏书记旗开得胜,再谢谢夏书记。”

        夏想是书记,秦唐的发展不管是经济还是政治,他都有政绩,因此他不用和南欣雨抢功,就笑着摆了摆手:“一切为了秦唐的发展,欣雨,对于下一步工作,你有什么想法?”

        南欣雨就简单地汇报了一下想法,又说:“我觉得小葵是个好女孩,正好政府办还缺一个办事人员,我看能不能让她进来……”

        夏想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再就小葵的话题继续深入,而是随意点了一点:“我有一个朋友想来秦唐投资电子商务,等机会合适时,介绍她和你认识一下。”

        南欣雨十分欣喜,此举意味着夏书记对她的正式接纳。

        下班后,夏想和徐子棋打了个招呼,就独自出去了。他背着手走出市委大门的背景,就落在了五楼周鸣宏和章国伟的眼中。

        章国伟有事来周鸣宏的办公室,正好到了下班时间,一抬头,就看到了夏想安步当车出门的情景,章国伟笑了一笑:“鸣宏,夏书记对你意见不小,你在天泽可把他得罪得不轻。”

        “可不是,谁也料不到他摇身一变成了秦唐市委书记?真把我堵得难受!”周鸣宏望着夏想的身影消失在街道的拐角处,摇了摇头,“夏书记心量太小了,不就是上次我拿谱说了他几句,结果他就记恨在心,一直到现在还总想办法对我打击报复。”

        “是呀,夏书记的手腕很高明,总是拿捏得别人说不出话,鸣宏,以后工作中小心一些,小心无大错,别被夏书记拿住了毛病就行。”章国伟见周鸣宏有恨恨之色,就继续煽风点火,“还好,夏书记对政府事务还没有指手画脚,我们就都松快了一些。”

        “唉,其实早该让章市长当书记了,也不知省委是怎么考虑的,非要安排夏书记过来。有些话虽然不该说,不过我还是要替章市长打抱不平。”

        “鸣宏,不该说的话就不要说了,要服从上级领导的安排。”章国伟很大度地呵呵一笑,“市长也好,书记也好,不都是在为人民服务?只要做好本职工作,就问心无愧了。”

        “如果都有章市长一样的胸怀,秦唐的局势就安稳多了。上两任书记多好,在秦唐就十分平稳过度,夏书记一来,唉,秦唐的局势一下就紧张了。”

        “可不能乱说,有矛盾才会有发展,一团和气只能是空想,事物都是在矛盾中进步。有夏书记在是好事,可以让我们更加谨小慎微,不至于犯错。”章国伟继续唱高调。

        不过周鸣宏却没有如他所愿说出他想听的话,最后他也不得不遗憾地离开,他一走,周鸣宏若有所思地想了半晌,打出了一个电话。

        “陈千秋确定是得了癌症?”

        “错不了,我都看到诊断结果了。”

        放下电话,周鸣宏犹豫了半天,拿起电话想打给章国伟,最终还是又放下了。

        夏想走出市委大院不远,就有一辆汽车悄然而至,停在他的身旁,他上了车,只说了一句:“去天鹅湖。”

        司机并不说话,只闷声开车。车和司机都是萧伍的安排,有些事情不方便公车出面,夏想就特意让萧伍派人来秦唐,随时提供私车以备使用。

        其实以夏想的身份,随时一个暗示,就会有不少人送车送人,但他都不放心,也不想落人口实,还是萧伍才最让人放心。

        夏想今天要和付先先见面。

        付先先说是国庆后前来秦唐,但一直拖到现在,因为付老爷子偶得小病,付先先虽然生性无所顾忌,但对老爷子还是十分在意,就尽心在付老爷子面前服侍了一段时间,也让她落了一个好名声。

        此次前来秦唐,明是说前来和夏想见面,实际上她是前来为付先锋打前站,因此夏想才知道时机成熟了,才会对南欣雨提出产业园区升级事宜。

        付先先住在天鹅湖酒店,在南郊,位置比较偏僻,但安静,而且没有闲杂人等——自从上次的小葵事件之后,夏想出门就多了小心,因为不一定哪里就有章国伟的人在暗中将他的行踪尽收眼底,不小心不行。

        他是市委书记,可不能有什么生活作风和经济问题的议论传出,市委书记再年轻,也是副省级干部的备选,必须要注重每一个细节。

        到了天鹅湖,直奔付先先定好的包间,付先先也聪明了许多,让人直接领夏想从后面上楼,就省去了他穿越大厅和从包间门口路过的尴尬,随着他在秦唐的时间越来越长,他被人认出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

        付先先预定的包间的名字有点让人无语——梅开二度,也不知商家是何用心,非要起一个容易让人遐想的怪名,还好坐在雅间内的付先先一点也不怪异,今天的她打扮得很娴雅,中长裙,长靴,中长发,还有一件十分淑女的外套,让她整个人一下就显得文静了许多。

        夏想就有眼前一亮的感觉,笑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女别三日,当十八变。”

        “是变好看了,还是变丑了?”付先先微微歪着头,一脸笑意。

        “这个……不太好说,也许在别人眼里是好看了,但在我看来,是有点怪了。”夏想坐下,“别说,还真不适合你现在假扮淑女的装扮,让人和你以前的形象总是对不上号。”

        “对不上号就对了,我也不喜欢我现在样子,但是又不得不这样,你也知道,工作需要。”付先先很是洋气地耸耸肩,“我来秦唐是想投资制衣行业,首先自己得打扮得象那么一回事儿,否则别人也不信我,是不是?”

        “想办制衣公司?倒是一个不错的思路,是你的想法还是付主任的主意?”

        秦唐市的制衣业倒是非常发达,不过大部分是初级的加工厂,没有品牌优势。制衣的切入点倒是不错,关键要看如何运作了。

        “当然是付先锋的主意,我才不会去卖衣服,要卖,就卖珠宝。”付先先说道,“不过付先锋的意思好象不是开加工厂,其实也是开加工厂,但是要注册一个国外品牌,然后吹嘘成欧洲知名品牌,就在秦唐市设计、生产,然后以京津两地为龙头,辐射全国销售,再配合广告优势,说是可以一举成功,品牌的名字他都想好了,叫芬达奇。”

        夏想暗叫了一声好,付先锋还真有一套,深谙国人盲目崇洋媚外的心理,炮制假冒国外名牌来国内生产销售利润极高的服装,确实是一着妙棋。他也不得不佩服付先锋在投机取巧方面的天赋,因为他很清楚随着网络的影响力日益扩大,才让消费者慢慢发现原来有许多假冒国外品牌的国产品牌充斥在各个行业,服装、家俱等等。

        不过话又说回来,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而已,只要广告做得好,市场定位好,成功的假冒洋品牌,也是一堂生动的经济课。

        “付主任还有什么指示?”夏想就问,他知道和付先锋做生意,直接将各自的诉求摆到桌面上比较好,省得以后再谈不拢就比较难堪了。

        “要不,你亲自和他说?”付先先拿出手机,示意夏想打电话给付先锋。

        夏想摆摆手:“不用了,他肯定让你带话了,你说就行了,何必再麻烦?”

        付先先噘起了嘴:“我最烦你们之间无利不起早的市侩嘴脸,可是又得充当你们之间的传声筒,也挺没劲的……”话虽如此,她还是将付先锋的话带到了,“要优惠的免税政策,要800亩的地皮,要贷款扶植。”

        好家伙,付先锋狮子大张口,打算来秦唐空手套白狼,也是,秦唐经济发达,随便挤挤就能容下一座服装厂,稍微从中转转手续就能走银行贷款,然后达到不花费一分钱就办成大事的目的,实际上,以他市委书记的权力,帮付先锋达成心愿,还真不是一件难事。

        但话又说回来了,他在政府班子的影响力有限,现在只有南欣雨一人听他指挥,而且南欣雨在政府班子的发言权实在不大,他又不可能亲自出面替付先锋促成此事,也倒是一个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