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082章 新气象,新起点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082章 新气象,新起点

    作品:《官神

        天泽市委书记刘会人!

        刘会人向夏想伸出手,很散淡地一笑:“夏市长,幸会。www.00ksw.org”

        夏想也并没有过多地客气,也是淡淡一笑:“刘书记,幸会。”

        范铮见两人有话不投机的趋势,就忙拱拱手,领着夏想出了房间,摇头说道:“书呆子一个,我也不明白我爸为什么就看中了他?算了,不提了,今天咱哥俩儿一醉方休。”

        范铮比以前聪明多了,说话也讲究技巧了,夏想知道范铮是有意为他找个平衡,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夏想开始时就没有计较,现在更不会,就哈哈一笑跳过了话头:“你可不能醉,洞房花烛夜,你要醉了就太可惜了。”

        范铮嘿嘿一笑:“行了,就是走个过场,现在谁不知道谁?早就洞过房了,还等到今天晚上?”

        和刘会人的初次见面,夏想对刘会人的印象不太好,觉得他知识分子气息过浓,在为人处事方面,有点不太圆润。

        在范铮的婚礼上,还遇到了方格。

        方格因为方进江退居二线的缘故,有点沮丧。夏想也是微微感慨,当年燕市市委组织部长的公子,现今还是副处,可能也就卡死在了副处,如果没有人再替他出头的话。

        夏想安慰了方格几句,让他在省委安心工作,总会有机会出头。方格却说了一句让夏想啼笑皆非的话:“老爸退就退了,我不是因为他的事情,而是因为蓝袜。蓝袜最近生龙活虎,让我都受不了了。我不答应,她就说我在外面有女人了,你说气人不气人?男人天天对着自己老婆,哪里说来劲就能来劲?”

        得,夏想拍了拍方格的肩膀,什么都没有说。各人自有各人福,方格也许现在的状态挺好,真让他去官场沉浮,也许反而会害了他。算了,夏想就打消了帮方格一帮的念头。

        10月15日,刘会人正式上任天泽。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竟然是省委副书记梅升平亲自前来送任,就让许多人都纷纷猜测,刘会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先是省委书记亲自提名,又由省委副书记亲自送行,太荣耀了。

        就连夏想也是微微吃惊,不明白梅升平高抬刘会人,是基于什么考虑?没有听说刘会人和梅升平有什么交情?

        还好梅升平在会上解释了原因,说是他正好要前往京城办事,顺道送刘会人一程。原定送刘会人的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正好生病了。

        程序走完后之后,天泽市照例举行欢迎宴会,刘会人发表了讲话。他讲话的水平还不错,到底是理论专家出身,说话毫不拖泥带水,转承起合,衔接得非常流畅,但有一点,都是大而空的废话,也就是说,理论高度非常高,但具体到天泽市,没有一点用。

        或许是刘会人发言时间太长的缘故,梅升平期间皱了数次眉头。刘会人却只顾侃侃而谈,却没有发觉到梅升平的不快,只一个细节就让夏想得出了结论,刘会人在某些细节方面,有所欠缺,而且梅升平送他前来,估计也不是因为他是梅升平的什么人,梅升平此来,另有目的。

        果不其然,欢迎宴会还没有结束,梅升平就坐不住了,拉着夏想躲到了一边说话,就让众人大跌眼镜,梅书记到底是送刘会人来了,还是和夏市长商量事情来了?

        别说,众人还真猜对了,梅升平还真是打着送刘会人的幌子前来找夏想,否则以刘会人的资格,才不值得梅升平亲自陪同上任。

        梅升平一开口,夏想就不由暗暗苦笑,没错,梅升平也是为了燕省的省长宝座,想通过他向宋朝度传话。因为宋朝度离任的话,中央会征求范睿恒和宋朝度的意见,也就是说,除了范睿恒之外,宋朝度本人的推举也能为后备人选加分。

        梅升平和夏想说话,不必讲究领导说话的艺术,直截了当地说道:“夏想,话你帮我传到就行了,宋省长是不是向中央递话,递话之后是不是有用,你不用管。只要你传了话,我就欠了你的人情。”

        平心而论,梅升平如果担任省长,相对高晋周和李言弘两人之一担任省长的话,更能平衡燕省的局势。夏想尽管是置身事外的态度,但不表示他没有思索省长的人选问题。出于平衡的角度考虑,实际上还是梅升平担任省长最符合中央的利益。

        至于谭国瑞……也不排除他成为黑马的可能,但谭国瑞难以服众,也是高层必须要考虑到的一个环节。因此,如果说四名争夺省长宝座的人选之中,反倒是梅升平的可能性最大。

        替梅升平传话也并无不可,夏想微一思忖就点头答应了,他也是感念梅升平在常委会上,顺势提拔了彭云枫的情谊。

        梅升平很高兴地拍了拍夏想的肩膀:“夏想,刘会人没有地方上从政的经验,在工作上可能有粗糙的地方,你多让着他一点儿。书记抓人事,市长抓经济,相信你能处理好党政班子的配合问题。”

        梅升平是点题,也是提醒,夏想就点头表示记下了。他感觉,以前和他关系不错的梅升平又回来了。

        又说了一会儿话,梅升平不出所料又提到了梅晓琳:“晓琳说,上次带你去了云天庄园?她可是事后才告诉我,真有她的。听说你和关校长见了面?前几天我回京城见到了他,他还提到了你,说你是年轻一代中少见的佼佼者……”

        夏想心中大喜,关远曲主动提到自己,看来自己还是给关远曲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听梅升平的口气,应该他和关远曲关系还不错,宋朝度走后,梅升平最有可能成为自己在燕省最强有力的依仗之一。

        条条大路通京城,不能保证每条路都畅通,但至少尽量少堵住每一条路。

        梅升平一走,夏想就将话带给了宋朝度。宋朝度听后,呵呵一笑,不置可否地说了一句:“梅书记绕的弯子太大了。”

        夏想只负责把话带到,不负责任何可预见及不可预见性结果。

        天泽市因为刘会人的到来,正式进入了全新的局面。

        刘会人上任,立刻开展了一系列的思想教育活动,今天学习中央的指示精神,明天学习省委的文件精神,大会开完开小会,小会开完又开临时会议,文山会海在刘会人的身上再次发扬光大,让党委一班人苦不堪言。

        唯一让夏想感到欣慰的是,刘会人对政府班子事务插手不多,也算恪守了书记的本分。

        谁知好景不长,一个月后,刘会人自认在天泽打开了局面,开始对政府事务指手画脚了。夏想也没给刘会人多少面子,继他在召开的几次所谓的思想教育会议时缺席之后,吴明毅也开始有意缺席一些无关紧要的会议。两大重量级人物缺席会议,就相当于直接给了刘会人一个下马威。

        刘会人还不收敛,反而开始对夏想的招商引资政策指指点点,指出不够系统不够全面,要求夏想重新就招商引资工作系统地整理一份资料,要求结合全国的经济形势和燕省的经济政策,详细而全面地反映天泽市存在的种种问题,然后交给他过目。

        夏想就不软不硬地顶了一句:“刘书记,改革开放还是摸着石头过河,天泽市的招商引资也是在摸索中前进,怎么可能预料到在招商引资的过程中发生什么问题?”

        刘会人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随后又在几次会议上,吴明毅、陈天宇提出要尽可能减少不必要的会议,文山会海要不得,既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又浪费人力物力,在中央三令五申减少会议的前提之下,天泽市要坚定落实中央的指导精神,不能在经济落后,在思想上也落后。

        刘会人大感面上无光,气呼呼地跑省委告状去了。结果当天去当天回,回来之后,变了个人一样,不但低调了许多,还一改以前指点河山的豪气,沉默寡言,并且不再多事。

        不消说,刘会人受到了批评和点化,知道他在天泽市应该怎么做才能既拿到政绩,又不被人厌恶。

        10月中旬,全国瞩目的**正式召开,提出三大历史任务。

        11月,宋朝度亲自数次到京城铁道部打通关系,终于成功地将京天高铁项目列为优先项目,并且提上了日程,定于明年初正式开工。

        天泽上下一片沸腾,都感谢宋省长的关照。夏想却清楚,宋朝度是在离开燕省之前,最后助他一臂之力,为他打通天泽经济腾飞的最后一道关卡。

        12月,关于宋朝度调走的风声渐紧,并且关于接任省长的人选也有了眉目,传闻是由中央空降,甚至还直接点出了是农业部副部长姜伟。

        燕省省委,谭国瑞一脸沮丧,梅升平黯然无语,高晋周若有所思,李言弘低头深思。

        12月中旬,传闻已久的宋朝度的调动终于尘埃落定,宋朝度既不是调往京城部委任职,也不是前往南方省份任职,他的调动,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只有夏想听到消息之后,微微一笑,宋朝度的调动还是和历史惯性一样,他在燕省只干了一年多的省长,和后世的燕省省长调动频繁也十分吻合,而且他前往的省份,也和他后世之时初任省长的省份完全一样,只不过不同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