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074章 两次重要的会面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074章 两次重要的会面

    作品:《官神

        传闻说,有可能会是燕市常务副市长邱绪峰接任天泽市委书记,原市长夏想,依然担任市长。www.00ksw.org

        传闻恐怕不是空穴来风,夏想听了,半晌无语。倒不是他非想坐上书记的宝座,而是安排邱绪峰前来担任书记,大有玄机,邱绪峰可是家族势力的代表人物。

        不过对于和邱绪峰再次合作,夏想倒是并不担心。同时他也清楚,事情还有许多变数,现在只是刚刚传出风声,离正式做出决定,还有一段时间,说不定会拖上一两个月。

        眼下,他又不得不操心金银茉莉的事情。

        姐妹花红颜薄命,又太过漂亮,出门就容易招惹是非。女人太漂亮了也不好,更不提两个一模一样的漂亮女人,更容易激发男人的兽性。经过考虑,夏想决定让金茉莉前往付氏中药,和付先先在一起,让银茉莉留在旅游文化城,让严小时照管她。将两人分开,也是为了她们的安全着想。

        夏想将他的想法和严小时、付先先一交流,两人都没有异议,他就不再出面,让付先先和严小时分别去做金银茉莉的工作,因为他还有事情要忙——面见吴才洋。

        至于裴一风在全市范围内展开一次重拳出击的整治治安的行动,由裴一风出面向陈洁雯请示,陈洁雯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就批准了。也是,陈洁雯现在基本上不再过问天泽的事务,相当于现在夏想一人说了算。

        京天高速全程通车之后,从天泽到京城就方便多了,一个多小时就到了京城。到了之后,夏想并没有先和吴才洋见面,而是直接杀往吴家,先探望一下老爷子的病情。

        对于老爷子,夏想始终感念在心。

        老爷子还住在以前连若菡住的别墅,也不知老爷子怎么就喜欢上了连若菡别墅的风格,住过一次之后,就不愿再回原来的房子,索性就搬了来住。

        夏想并没有提前通知老爷子,想给老人家一个惊喜,他悄然来到了别墅外面,停好车,就往里走——老爷子的警卫已经认识夏想了,正要和夏想说话,夏想笑笑,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到了屋里,轻轻推开门,老爷子正一人在书房之中写字。夏想脚步极轻,悄悄来到老爷子身后,见他的笔下是几个苍劲的大字:“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正是曹操的《短歌行》——“天下归心”四个字正隐含了老爷子的雄心壮志。

        “要想天下归心,先要有周公吐哺的礼贤下士的德行。”夏想呵呵一笑,“老爷子,好字,苍劲有力,威武不凡。”

        老爷子回头呵呵一笑,似乎一点也不惊讶夏想站在他的身后,点了点头:“古人之德,现在人学不来,也不必刻意去学,时代不同,用人之道也有所不同,不能一概而论。”又微一停顿,“小夏,你也懂书法?”

        “不懂,也写不出好字,但就是喜欢胡乱点评,又往往说不到点子上,就和现在的部分专家教授有些相似。”夏想见老爷子心情不错,感冒应该也好了,不见一丝病容,就调侃了几句。

        “哈哈。”老爷子哈哈大笑,“不要错怪专家教授了,他们什么不懂?他们什么都懂。正是因为什么都懂,别人让他们说什么他们就说什么,才显得真实可信,才能正确地引导老百姓,是不是?”

        所谓正确引导,自然是站在上层的角度来看待问题,是为统治阶层服务的,就和意识形态的控制一样,古代也好,现代也好,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今人的智慧和古人,并不高明多少。古人是靠对皇上忠心来凝聚人心,现在是靠一个规章制度来结成团体。

        夏想关切地问了几句老爷子的身体,老爷子摆手说道:“好了,早好了,一个小感冒而已,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倒是你,听说最近天泽要有点变动?”

        既然老爷子主动提到天泽,夏想也就将天泽的局势简单一说,还说出了他下一步的打算。老爷子听了,只是点头,没有说话。

        坐在客厅之中,有穿堂风穿过,伴随着外面树叶的沙沙声响,难得的是在京城寸土寸金之地,有这样一处安静的所在,夏想明白了老爷子偏爱此地的原因了,因为四处通透,天然风吹过就能自然降温,不用开空调吹风扇。

        人,都愿意亲近大自然,在城市里生活久了,就感觉和真实隔绝了一样。

        喝了一气茶,老爷子才又开了口:“才洋说要和你谈谈?”

        “嗯,我下午去见吴部长。”

        “陈洁雯离开天泽,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一切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别跟我打马虎眼,就直接说,是不是想当一把手?”

        “不想当一把手的市长,都不是好市长。”夏想就笑了,“不过我现在确实还是资历太浅,还是希望在市长的位置上多历练两年。倒是已经有了风声,说是邱绪峰有可能来天泽担任书记。”

        吴老爷子又不说话了,眯起了眼睛,似乎是在想事情,或者是在闭上养神,过了小半会儿才又睁开了眼睛:“小夏,你的想法也对,踏实一些终究是好事。”只说了一句,然后就又跳到了修身养性的话题上,再不肯提及半句政治。

        夏想心中闷闷的,不明白吴老爷子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其实人在官场,说是不争个高低出来是自欺欺人,官本位的思想还是让每个身在其中的人都难逃束缚。不是每个市长都能当上书记,但却是每个市长都想当上书记。

        特别是在机会现前时,谁也不会认为自己资历不够,认为自己能力不够,谁都会认为自己能够胜任书记的重任。

        夏想也不能完全免俗,还好,他所追的并非只是单纯的升迁,而是认为拥有更大的权力才能承担更重的责任,才能实现心目中的理想,所以对书记一职也有所期待。

        不过也仅仅是小有期待而已,并不刻意,否则他也可以活动活动,努力争取一下。他也自知在市长的位置上时间过短,升迁过快,根基不稳,也不利于长远的发展。只是心中不明白吴老爷子到底是何用意,又因为上次天钢的问题,吴老爷子一点也没有责怪他,他就更觉得微有不安。

        中午,陪吴老爷子吃了一顿家常饭菜。饭后,又陪老爷子散了一会儿步。老爷子照例要午休,就让夏想随便寻一个房间也小睡一会儿。

        “连夏也大了,有个弟弟或妹妹,他不至于孤单。”老爷子又不放心地又重提此事,然后拍了拍夏想肩膀,“天泽是个好地方,好好把握机会。”

        一前一后思维跳跃太快了,夏想无奈一笑,目送老爷子回屋睡觉,然后坐在沙发上想事情。

        今天和老爷子会面,不能说一无所获,但收获甚微,老爷子说了不少,但又几乎什么都没有说,更没有提及燕省以后的局势,还有对天泽的局势,也是没有表明任何态度。

        在夏想眼中,老爷子本来就是忽远忽近,他对你好,你能觉得他和你近在咫尺。他冷淡你,就立刻让你感觉咫尺天涯。老爷子本来就是谜一样的人物,让人远远近近看不分明。

        下午,赶到和吴才洋约好的天外天时,正是四点时分。8月的京城,热浪滚滚,又是处处堵车,大街上喇叭响成一片,放眼望去,整个城市就和一个巨大的停车场没有区别。

        天外天是一家茶馆,位置很偏,离中宣部和夏想的出发地都很远,天知道吴才洋为什么会选择天外天。有些事情只能去执行,不能多问,吴部长就是真让他坐飞机上天去谈,他也得去不是?

        还好,夏想到了之后,吴才洋还没有到,他在大厅等候了十分钟之后,吴才洋才姗姗来迟。

        吴才洋穿了灰袖子白上衣——官场中人的打扮似乎就是一成不变的单色调,从来没有文件规定官员的穿衣,但似乎从南到北都是约定俗成的灰色、黑色和白色是主流——人显得挺精神,一脸温和的笑容,主动和夏想握了握手,说道:“楼上说话。”

        到了雅间,落座之后,就上茶。雅间不大,不过温度十分舒适,感觉不到空调的恶冷,反倒如自然的清凉一样。室里还点了香,清香入鼻,再加上背景音乐是叮咚的古筝曲,就给人一种恬静而惬意的舒适。

        吴才洋还真会挑地方,怪不得要大老远来天外天,还真是一处世外之地。

        今天的吴才洋似乎心情不错,脸上一直是淡淡的笑意,眼神之中也流露出一丝光彩,夏想就不免讶然,人逢喜事精神爽,莫非吴才洋又有好事临头了?

        吴才洋现在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他要是有好事临头,再小升一步的话,可了不得。

        吴才洋先问了几句连若菡的近况,连若菡现在和他关系还不太好,从来不主动打电话给他,他也放不下脸面主动去问连若菡,但现在年纪越大,对子女的牵挂越多,还是向夏想问出了口。

        夏想就如实说了连若菡的情况,当然,并没有提及现在连若菡正在精心策划的金融大计。

        吴才洋听到连若菡一切良好,就点了点头,话题一转,就点到了燕省的局势:“宋朝度可能会离开燕省,你有什么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