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054章 埋下了几颗地雷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054章 埋下了几颗地雷

    作品:《官神

        “还不是在国外生活得不习惯,还有听说陈阿病了,她们想回来看望爸爸……她们很可怜的,其实早就想回来了,就是怕你不同意。www.00ksw.org”

        说话间,付先先怨恨地瞪了夏想一眼,目光很复杂,包含着无数信息。恐怕有同情和怜悯,还有嫉妒和无奈。

        金银茉莉想要回国,夏想没有理由阻拦,现在哦呢陈的事情已经基本上过去了,金银茉莉也差不多被一些人淡忘了……“我怎么会不同意她们回国?想回来就回来好了,我还是欢迎的。”

        “我就知道你巴不得她们回来,好左拥右抱,金屋藏娇,是不是?”付先先又变了脸色,气势汹汹地指责夏想,“没良心的男人,你就是天底下最坏的男人了,贪心不足,见异思迁,两面三刀,牛头马面……”

        都什么跟什么,付先先搬出一大堆成语来骂他,根本就是驴唇不对马嘴,他就笑了:“我让她们回国后,来你的付氏中药工作,怎么样,放心了没有?”

        “这样呀……”付先先眼睛快速眨动几下,“算你识趣,算你聪明,就这么定了。”她又高兴了,抱着夏想胳膊,身子就贴了过来。

        付先先下身穿短裤,上身穿T恤,简单而纯美,身上各处鼓鼓囊囊,美好而性感,一近,夏想就感受到她青春而美好的**散发出惊人的活力和热力,见她粉颈如雪,上面有细细的汗珠,差点沦陷。

        还好,电话及时响起,替他解了围。

        让他吃惊的是,电话是安兴义打来的。

        在夏想刚来天泽之时,安兴义和他有过一面之缘,不知何故,安兴义对他十分冷淡,两人之间别说深交了,连话都没有多说几句。夏想当时也未多想,都是宋省长的人,未必就会走近。

        安兴义的来电虽然有点出乎意料,但一瞬间夏想就大概猜到了他的来电之意。

        夏想要接电话,付先先很不情愿,跑到一边踢起了石子,十足一个小女孩形象。他就摇头一笑,也未理她,还是接听了来电。

        安兴义的声音有点低沉:“夏市长,我是安兴义,冒昧给你打电话,请问,你现在方便不?”

        夏想微一停顿,不置可否地问道:“安市长,你好,有事?”

        夏想不冷不热的态度也在安兴义预料之中,尽管他认为夏想在他面前有点托大,也有点嫉妒宋省长和夏想之间密切的私人关系,但现在他有求于夏想,不得不低头:“有一件事,想请夏市长帮个忙……虽然有点冒昧,不过看在宋……”

        夏想直接就打断了安兴义的话:“有话直说好了,我在听。”

        安兴义一下明白了什么,他在夏想面前提宋省长就没有意思了,同是宋省长的亲信,他远不如夏想深得宋省长的信任,同时也知道他没有资格在夏想面前提宋省长的面子,而且打着宋省长的旗号,也不是明智之举。

        安兴义暗暗自责,也是他慌了神,平常他不至于这么蠢!

        “省纪委找我谈话,其实还是想对宋省长不利……”

        夏想很生气,安兴义连说了几句不该说的话,真不应该。调查他是从外围落宋朝度的面子,谁都清楚,但心里有数就行了,不必非要说出来,一说就落了下乘了。

        “现在是我们之间的通话,不要涉及到别人!”夏想语气十分不善地再次打断了安兴义的话。

        安兴义被夏想接连打断两次,心中十分不快,但再一想,也明白夏想的担忧所在,只好强压怒意,解释说道:“我这个电话,纪委不会监听的,而且我身上也没事情,清清白白,问心无愧,是有人陷害我!我想请夏市长转告宋省长一声,就说我不会给他丢人,不会被人抓住把柄。”

        宋朝度最近不和安兴义保持联系,也是为了避嫌,不过据夏想猜测,估计宋朝度对安兴义有所不满,所以安兴义在和宋朝度之间失去联系通道之后,借而求助他传话,也是无奈之举,同时,也要及时表忠心,坚定立场。

        尽管对安兴义的办事能力和为人稍有不满,但夏想也不能见死不救,何况他救的不是安兴义,是为了挽救宋朝度的面子。再者以他和宋朝度之间的默契,宋朝度选择在此时断绝和安兴义的联系,也未尝没有让他出手拉安兴义一把的意思。

        郎市,是他曾经折腾过大风大浪的地方,许多人的底细他都心里有数。

        安兴义说得好听,夏想不用想也知道他身上肯定有事,事情大小暂且不论,肯定还没有让纪委抓住关键证据,否则他就出不来了。找他谈话,也证明幕后人提供的举报材料很有料,但还没有抓住重点,所以才只有谈话而没有措施。

        纪委请安兴义前去谈话,是保密性质的,对外没有透露半点,只有少数人知道,对外,安兴义是以到省委开会的名义。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如果不能及时灭火,事情早晚会传出去,就会影响到安兴义的形象和威望,他在郎市的工作就不好开展了。

        也会在政治上失分。

        李言弘主持省纪委工作,一向立场鲜明,只要涉及到了严重的经济问题,证据确凿的话,基本上都会严肃处理,夏想和他关系不远不近,但一向敬重他的为人。李言弘找安兴义谈话,不会出于针对宋朝度的政治目的,而是按照原则办事。

        但话又说回来了,正因为李言弘原则性强,只要安兴义真有把柄被人抓住,他不会顾忌宋朝度的面子,肯定会法办了安兴义。对于省纪委来说,一年拿下几个厅级干部不足为奇,有些省份一年拿下近10名厅级高官,燕省相对来说,少多了。

        所以说,事情还是很棘手。

        “知道是谁在背后下的黑手吗?”夏想根本不问安兴义是不真有事,要的是要斩断背后人物的黑手。

        “还不太清楚,我正在查。”

        夏想气不打一处来,安兴义也太无能了,都被人举报了,还不知道对手是谁,他是太马大哈了,还是太自以为是以为举目望去无对手?官场之上,就算没有害人之心,也要时刻有防人之意。官场就是名利场,你再自以为公正,只要你坐了高位,就会在不知不觉中影响到许多人的命运,也会得罪许多人。

        “好了,话我会替你带到……希望你,好自为之。”夏想本想劝安兴义慎重从事,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还是少说为好,说多了,安兴义也许会以为他居高临下给他上课。

        “谢谢夏市长。”安兴义还是郑重其事地对夏想表示了感谢。

        ……夏想微微有些失望,安兴义被人举报也不屈,从某方面来说,他太自大了!同时夏想也能猜到,是谁举报的安兴义,恐怕宋省长已经心里有数了,但不点明,也是有安兴义有所不满。

        夏想回头看了付先先一眼,付先先甜甜地一笑:“没关系,你有事先忙,反正我离你近,随时能找到你。”

        难得小魔女也有乖巧听话的时候,夏想点点头,打给了萧伍。

        坐在返回天泽的车上,夏想心绪纷乱,事情层出不穷,金银茉莉回国先不用说,也好妥善安置,倒不用操多大的心,只是现在他还没有解决自身的问题,安兴义的问题也需要他居中周旋一下,若不是因为宋朝度的关系,他才懒得管安兴义的死活。

        但眼下不管又不行,夏想看了萧伍一眼,忽然想起了一个人,就说:“萧伍,你一会儿把我放到旅游文化城,然后立刻去一趟郎市。”

        “找谁?”萧伍办事是可靠,但领悟能力不行,必须直接点明让他做什么。

        “去找郎市的副市长,朱睿乐。”在郎市的时候,朱睿乐和夏想走得较近,他为人沉稳,办事可靠,值得信赖,“你拿上一盒茶叶,给他送去,就说替我送茶来了。”

        “好!”萧伍也不多问,一口答应。别说夏想让他跑几百公里送一盒茶叶,就是让他送一根鹅毛,他也没有二话。

        “顺便和李财源见个面。”夏想又吩咐了一句,然后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了。

        今天收获还算不小,埋下了几颗地雷,应该可以炸出一片天地了。但为了保险起见,还需要再埋一颗。

        本来夏想想先和连若菡谈谈美国的次信贷危机的问题,但安兴义的电话让他临时改变了主意,决定先找严小时谈谈。

        到了旅游文化城,他下了车,萧伍就风驰电掣而去,不出意外的话,下午就能到郎市,晚上就会有消息传来。

        旅游文化城经过一段时间的口耳相传和广告攻势,现在游客激增,再加上正好到了天泽的旅游黄金季节,游人如织,热闹非凡,算是夏想引进的项目中,最先见效的一个。

        刚进门,正想打给严小时,电话先响了,是彭云枫的电话。

        “夏市长,我现在正向跑马县赶,一个多小时就会赶到。”彭云枫就是彭云枫,他能充分领会夏想的意图,说话也是点到为止,不啰嗦。

        “嗯!”夏想轻声应了一下,又觉得有必要再补充一句,就又说,“细节,关键是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