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036章 生死之战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036章 生死之战

    作品:《官神

        当夏想坐在陈洁雯面前,缓缓地说出要召开书记办会讨论天钢的整合问题时,陈洁雯有片刻的失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www.00ksw.org

        夏想是疯了还是傻了,在范书记和宋省长意见没有统一之前,在全省的整合都陷入停顿之时,天泽市现在重提整合天钢的问题,是想当出头鸟,当燕省整合计划的最后一根稻草?还是索性破罐子破摔,为整合大计敲响最后的丧钟?

        陈洁雯一开始不同意召开书记办公会讨论,因为天钢**事件影响恶劣,又发生在范书记眼皮底下,虽然事后范书记没有再提这件事情,但领导不提,下面的人也知道范书记非常恼火,否则也不会在省委常委会上,和宋省长闹得不欢而散。

        现今天钢**事件还没有查个水落石出,就又要再次提交天钢整合问题进行讨论,一是不太合适,二是和省委精神背道而驰。

        夏想不同意陈洁雯的意见,话虽然说得还算委婉,但态度很坚决:“范书记和宋省长之间有个人争执,不会影响各地政策的执行。整合钢铁资源是省政府常务会议的决议,必须贯彻落实,除非省里有的指示精神,明确提出中止整合钢铁资源的计划。”

        陈洁雯心里暗骂了一句废话,什么时候见过上面的政策收回的时候,都是在执行不下去之后,就不了了之,提也不提了。国情向来如此,就是中央三令五申的政策,也有执行不到位的情况,最后只能是低调加淡化处理了事。

        夏想会不知道国情?他是故意没事找事!

        但夏想是市长,既然提了出来,陈洁雯必须慎重对待,她就想让夏想知难而退,说在书记办公会讨论也意义不大,不如直接提交到常委会,只有常委会通过,才具有决策效议。

        她以为夏想会做出让步,因为在她看来,现阶段提交到常委会讨论,夏想几乎没有胜算,不料夏想似乎早等她提出提交到常委会一样,一口就答应下来:“也好,陈书记和我想一块儿去了,就直接提交到常委会讨论一下,反正天钢的问题拖得时间够久了,也该有个结论出来了。”

        陈洁雯愣住,夏想说得很自然很随意,似乎天钢事件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提交到常委会上,他就真有把握通过,还是索性只是做做样子,是否通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给宋朝度一个交待?

        不管如何,事情已经到了必须亮出底牌的份儿上,就只能短兵相接了。为了不给夏想缓冲的机会和喘气的时间,陈洁雯试探着问了一句:“我看一下时间……明天下午有时间。”

        “好,就按陈书记的指示办。”夏想很干脆地一口答应了。

        望着夏想离去的背影,陈洁雯目光闪动,心思起落。离召开常委会还有一天一夜的时间,一天一夜还能发生什么重大事件能让夏想扭转战局?应该不会了。现在两方的较量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谁也不敢有一丝失误,一失误,就会满盘皆输。

        天泽,就是一个最为关键的支点,天泽市委常委会之战,将会为此次战役划上一个句号,不管是平民一系的句号,还是家族势力的句号,总之,肯定会是一次引人注目的生死之战!

        一步生,一步死,生死两重天。

        当夜,天泽无数人彻夜难眠。不过让陈洁雯大感意外的是,夏想没有任何异常的举动,在市委办公,然后还忙里偷闲视察了京北新城的正在破土动工的几处小区,又和来自京城的投资商洽谈投资事宜,等等,表现得十分正常,和往常一样镇静。

        陈洁雯唯恐有失,再次单独和数名常委谈话,得到了他们的亲口承诺之后,才算彻底安心。她就想,夏想肯定是对常委会的通过不抱任何希望了,放下了心里包袱,当然就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了。

        夏想甚至还陪吴老爷子和老古吃了一顿饭,告诉他们,常委会即将正式讨论天钢的整合问题。吴老爷子只是点头不语地微笑,老古却一脸紧张地问夏想有没有把握,夏想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不知夏想摇头是不方便回答的意思,还是说没有把握通过。好在老古也知道他的表现有点过于迫切了,也就不再追问。

        上次范睿恒前来天泽视察,夏想也征求过吴老爷子和老古的意见,要不要和范书记见个面,两人不约而同地摇头拒绝,说是没有必要,他们和范睿恒没有共同语言。吴老爷子和老古不点头,就没人提见面的事情。没人提,范睿恒也心知肚明,肯定也不会主动提出,他虽然也想见见吴老爷子和老古,但身为一省大员,不能主动表现出来,否则就太**份了。

        不过范睿恒心里还是不太舒服,他原以为吴老爷子和老古多少会给他一点面子,也做好了亲自去探望二老的心理准备,不料二老谁都没有理会他,也让他心里明白,他在二老的心目中,还是不够分量。

        生气也没有办法,二老是谁?是当今连一号二号人物都要敬重几分的元老一级的人物,他惹不起,分量不够,资格也不够。

        捱过了漫长的一天一夜之后,第二天下午,常委会终于如期召开了。

        从来没有一次常委会让人如此心中忐忑,每一个人脸上都写满了凝重和期待。所有人都准时到齐,没人迟到,没人说笑,气氛严肃得好象要滴水成冰一样。

        夏想坐在陈洁雯的下首,先是目光从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淡淡的,没有威严没有暗示,就象点名一样。每个被夏想看到的人,都坐直了身子,迎着夏想的目光,微微点头示意。

        陈洁雯的目光也从每个人的脸上掠过。

        市长和书记都一反常态地和所有常委目光交流,都心中明白,今天的议题十分重大,天泽,将会成为四方云动的汇集之地,今天的会议,势必会写进历史,今天的胜负,有可能改变历史的进程。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都感觉到肩膀上沉甸甸的分量,都知道手中的一票无比珍贵,将会在历史上写下浓重的一笔。

        但往往研究历史的所谓专家学者不知道的是,实际上每一次重大的历史变革,每一次影响历史进程的重大事件,当事人的出发点,都是从自身利益出发,没有人会考虑到对历史的影响,更没有人因为一个青史留名,而做出违背现阶段个人切身利益的事情出来。

        历史,说到底只是后人的总结,而每一个人只活在当下,不活在过去,更不会活在未来。

        因此实际上在座的每一个人心中最基本的出发点,不管是国家大计还是燕省大计,都不如自身前途和切身利益来得真实。

        陈洁雯首先发言:“今天的议题,就是天钢的整合。省政府常务会议通过了整合全省钢铁资源的决议,但在具体执行的过程中,各地出现了许多想象不到的难题,海副总理也再三强调,不要搞一刀切,要具体问题具体对待。天钢上下反对整合的声音一直很强烈,我们不能忽视群众的呼声,前一段时间发生过聚众闹事事件,前两天又在范书记视察的时候,出现了**事件,同志们,我们的工作做得很不到位,才让群众有话无处说,有冤无处伸,才采取了极端手法来对抗整合。我们要反思,我们要深思……整合,真的能推动天钢的发展,还是要将天钢推向绝路?”

        陈洁雯动之以情,说得很投入,说完之后,还一脸痛心地低下了头,做痛心疾首状。

        “陈书记的说法不无道理,我也曾经就整合问题再三反思,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夏想当仁不让第二个发言,今天是一次很直接的过招,都要施展看家本领说服摇摆的常委,因此,来不得半点隔山打牛,必须是真刀真枪地上阵,“整合,势在必行!任何一项政策的推行,都必然会带来阵痛,会触动一部分人的利益。就如天泽市以前的城中村改造,当时反对的声音多么强烈,当时的市委市政府也曾经动摇过,但后来还是时任市长的陈书记力排众议,坚决推进了城中村改造,才有了现在的天泽的新面貌新气象。如果城中村改造在当时搁浅的话,就不会有今天的新天泽!历史在发展,社会在进步,天钢不能总抱着偏安一隅的想法,做着和时代不符的春秋大梦。如果不整合,以天钢的实力,很快就会被市场大潮吞没。”

        夏想很聪明地抬出了陈洁雯以前的政绩,来给陈洁雯戴一顶高帽子。

        陈洁雯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不过脸上还是隐隐闪过一丝得意,随即立刻恢复了正常,因为她清楚,现在是两军对垒的时候,不能有丝毫的掉以轻心。

        陈洁雯和夏想发言完毕之后,常委会上有短暂的罕见的冷场。谁也不好开口做第一个支持或反对的人,因为不管是哪一个立场,不是得罪陈书记就是得罪夏市长。

        形势,微妙而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