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022章 再下一局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022章 再下一局

    作品:《官神

        夏想着实吃惊不小。www.00ksw.org

        因为天钢的整合问题,吴家一直在外围施压,甚至上升到了国家的层面,但具体在天泽,还没有任何动静传出。还有一点,除了上次吴才洋主动打过一次的质问电话之后,吴老爷子在此事上一直三缄其口,保持了足够的耐心和沉默。

        夏想知道,吴老爷子必定会有话要对,不是对外界说,而是要对他说。他也打过几次电话给老爷子,先是问好,然后关心他的身体,然后就没有了进一步的话题,甚至在他含蓄地提了一提天钢之时,老爷子却立刻转移了话题,意思很明白,避而不谈。

        夏想就有点不解吴老爷子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他清楚的一点是,吴老爷子不是逃避问题,也不是不想谈,而是时机未到。他也就不再强求,和吴老爷子相比,有许多事情他还是处于被动的一方,掌握不了主动权。

        忽然就听到了吴老爷子要来天泽避暑的消息,确实让他大感意外。吴老爷子当然不是避暑来了,是要开口了。但眼下似乎时机还没有成熟,不管是省内局势,还是国内局势,一直处于胶着的状态,老爷子此时前来天泽,是为何故?

        夏想知道以他的人生经历和政治智慧,不足以判断老爷子的真正用意。老爷子要来,欢迎就是了,就让连若菡转达了他热烈欢迎的意见。

        连若菡却嘻嘻一笑:“被人审问的滋味还不错吧?你不用胡思乱想了,就是我鼓动黧丫头考验考验你,因为我觉得你最近的表现有点异常,怀疑你又有了新的女人。不过算了,我们也不审问你了,就等你自己承认好了。我和黧丫头商量过了,不管是哪个女人跟了你,人家付出了青春,你就要对人家好,知道不?”

        夏想差点被连若菡感动了,差点说出实话,还好,关键时刻管住了嘴:“行了,别捣乱了,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你和黧丫头两个女人就让我头大了,再来一个女人,我还不被被你们吵死?现在事情这么多,内忧外患,你又不是不知道,还嫌我不够麻烦?要不你和黧丫头去欧洲度假好了,住上两三个月再回来。”

        女人也会甜言蜜语,也会花言巧语,男人一定要时刻保持警惕,不要被女人的温柔蒙蔽了理智。

        连若菡又得意地笑了:“好了,好了,别说得好象你多委屈一样。等爷爷来了,我安排他住在花海原,就住南宫行了……你的三宫六院的梦想破灭了!”

        夏想无语,放下连若菡的电话,就去收拾曹殊黧。曹殊黧见她和连若菡的约定败露了,也就自知理亏,晚上就任由夏想折腾了一次。

        吴老爷子说来,却没有那么快,而是三天后才来。三天的时间,不管是天泽还是省内省外局势,又发生了不少的变化。

        先说天泽。

        天泽市因为陈洁雯不在的原因,大事暂时由夏想做主,市委的一般事务由吴明毅处置,也算各项事情井井有条,没有出现任何乱子。本来一切按步就班,但还是发现了一点意外,纪委书记皮不休和常务副书记刘风声大吵了一架,皮不休气得暴跳如雷,非要向省委、省纪委提出调整刘风声工作的建议,否则他的工作无法开展。

        夏想劝他冷静一些,工作中的冲突在所难免。皮不休也不知哪根筋没有搭对,竟然不卖夏想面子,说什么也要搬开刘风声。

        刘风声上次调查跑马县的事件,让皮不休怀恨在心。他始终咽不下这口恶气,又苦于找不到刘风声的毛病,好不容易现在找到了一次,岂能善罢干休?而且他认为现在夏想处于夹缝之中,都多久了连一个天钢都没有摆平,就认定夏想在天泽市又开始束手束脚了。

        还有一点,市长管不到纪委的问题,他就没有听从夏想的劝告,还是将事情捅到了省纪委,要的就是一不做二不休,不将刘风声一脚踢开誓不罢休。

        皮不休和刘风声的矛盾根源在于一起不算太大的案子,但因为案子涉及到天钢的人,就一下敏感而复杂了。其实也不是天钢的什么关键人物,只是一名负责采购的副总,刘风声手中有确凿的证据指向副总中饱私囊,皮不休却以事实不清、时机不对为由,非要压下。

        刘风声不同意,说什么也要查下去。一个二把手不听一把手的话,皮不休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勃然大怒,当场和刘风声翻了脸。

        刘风声也不甘示弱,指责皮不休是非不分,根本就是包庇坏人。皮不休就和刘风声当场大吵一架,两人都怒火冲天,谁也不肯退让。

        实际上刘风声和皮不休大吵一场,在外人看来或许是不懂事,不懂官场规矩,哪里有副手和一把手顶牛的?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吗?但刘风声心知肚明,因为他很清楚皮不休早就看他不顺眼,他和皮不休之间早晚会爆发冲突,和平共处的可能性为零。与其以后让皮不休陷害他,不如将矛盾公开化了,来一个鱼死网破。

        事情果然闹大了,连夏市长都没有拦住,上报到省纪委之后,省纪委并没有立刻答复,只说研究之后再下结论。

        皮不休自认省纪委肯定会偏向他,毕竟他是市委常委、纪委书记,刘风声才是处级,一个处级的副手敢跟一个副厅的一把手叫板,是明显的以下犯上。他甚至还得意地想,借此机会一脚踢开刘风声,看夏市长在纪委还有没有内线,还想再将手伸到纪委内部?没门!

        第二天,皮不休和省纪委的后台通话时,后台告诉他会将刘风声调到省纪委的后勤部门,任闲职。放下电话,皮不休得意洋洋,到底还是他有面子,省里轻易不会动一个市委常委,而一个普通的纪委副书记,就很容易被调整工作了。

        他刚得意了没有几分钟,就接到通知说是夏市长找他有事。他不慌不忙地来到市长办公室,倒要看看夏市长还有什么手段可以施出来,难道还想办法保下刘风声不成?晚了!

        皮不休颇有点自得,来到夏想的办公室,很不客气地坐在了沙发上,问也不问就自己点燃了一支烟,边抽边说:“夏市长找我有事?”

        夏市长的态度倒是不错,一脸微笑:“有点小事,就是问问你陈海峰同志的工作能力和工作态度怎么样?”

        什么意思?皮不休一愣,难道说省纪委的风声已经传了出来?陈海峰是纪委副书记,但不是排名第一的副书记,和他关系虽然一般,但总比刘风声听话多了,听夏市长的意思,应该是刘风声的工作要调整了?

        皮不休暗暗心喜,心中有了计较,就顺水推舟地说道:“陈海峰的工作能力和态度都没有问题,在纪委内部的威望也挺高,是个不错的同志。”

        “那就好。”夏市长一脸浅笑,“上级决定陈海峰同志任市纪委第一副书记,刘风声同志的工作,要有相应的调整。”

        “我完全服从组织上的安排。”皮不休姿态挺高,也是,搬走了刘风声,而且刘风声相当于被闲置了,他已经是相当满意了,就又多说了几句,“刘风声同志其实也是一个挺有能力的同志,就是太有个性了,和纪委的大部分同志不太合得来,考虑到纪委工作的特殊性,刘风声同志个人委屈一下,也没有什么了。”

        话说很好听,实际上皮不休还是幸灾乐祸的态度,也是想给夏想上上眼药,因为夏想最近的手段,让他损失惨重,他就心里咽不下恶气。

        诚心想气气夏想。

        夏市长似乎一点也不生气,好整以暇向后一躺,说道:“水恒市纪委书记刚刚调往京城,正好有了空缺,李书记就向省委推荐了刘风声,省委和省纪委经研究后认为刘风声同志思想觉悟高,政治作风过硬,决定任命刘风声同志为水恒市委常委、纪委书记。”

        啊?皮不休一下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手中的烟头一下掉在了裤子上,将裤子烧出了一个大洞也没有察觉,他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怎么可能?怎么刘风声一步登天,一下就和他平起平坐了?

        他明明是来给夏市长上眼药来了,没想到,夏市长一脸微笑,却直接给他来了一记窝心脚,太难受了,太闹心了。

        再一想,他和刘风声闹腾一番,结果刘风声反而高升而去,就直接表明了省委省纪委对他的态度,他的心一下沉到了谷底,浑身发冷。

        夏市长好象还有意他敲打什么,又补充了一句:“老皮,实事求是的作风不能丢,最近有不少纪委的同志反映,说是市纪委内部人浮于事,许多案件因为人情和关系,都压了下来。这种态度要不得,你也清楚,眼下的人事变动,就是省纪委对天泽纪委工作作风不满的委婉的批评。”

        皮不休没想到的是,陈海峰一上任就又重新调查了天钢副总在采购时中饱私囊的案子,他没敢再伸手阻拦,因为他知道,夏市长的敲打,大有深意,想到花苑目前的困境,再想到名下的其他产业,就又多了一丝担忧。

        与天泽市的小打小闹相比,随后省里和省外的局势的再次变动,更验证了夏想的进一步猜测——斗争,扩大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