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015章 反间计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015章 反间计

    作品:《官神

        不多时,就来了数名莺莺燕燕。www.00ksw.org

        夏想扫了几眼,不得不承认都可入眼,环肥燕瘦,各有千秋,娇小者妩媚,修长者性感,微胖者丰满,微瘦者苗条,还真是让人说不出来的赏心悦目。

        关键还有,个人貌美如花不说,还个个皮肤白皙。所谓一白遮百丑,男人都偏爱偏白的女人,何况又是肤白貌美的美女。

        房间的灯光有点昏黄,正因为昏黄才显暧昧,昏黄的灯光一打,美女们裸露在外的美感十足的大腿,更是无限诱人,夏想只是斜斜靠在沙发上坐着,没有发话,徐子棋已经双眼发直,恨不得将七八名美女都抱在怀中。

        人间绝色,会聚一堂,江南女子自婉约,北方女子自亮堂,乱花各入各人眼,万紫千红才是春。

        徐子棋眼馋了半天,忽然意识到不对,夏市长没有动静,他扭头一看,见夏市长已经将头扭到了一边,知道眼前的花花草草没有入得了夏市长之眼,只好咽了咽口气,挥手让领班把人领走,再换一拨上来。

        又换了一拨,姿色更佳,身材更好,徐子棋差点眼珠子没掉在地上,天,他白在天泽混了这么久,还不知道花苑的花草真是一等一的佳丽,如果品尝的话,肯定又是一等一的人间美味。

        只可惜,太可惜,夏市长又没有点头,徐子棋急得内里虚火上升,外表热汗直流,如果夏市长全部不满意的话,他今天的马屁就拍到马腿上了,只是夏市长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愣神一想,徐子棋猛然一拍大腿,怎么忘了花三奇了,真是的,以夏市长的眼光,寻常的花花草草怎能入眼,只有花三奇才可一观。

        徐子棋又挥手让领班将人带走,领班不知道懒洋洋坐在沙上一言不发的人是市长,就有点不快地撇了撇嘴,嘟嚷了一句:“眼光太高,也不怕饿死。”

        徐子棋想发火,夏想就咳嗽了一声,制止了他。夏想今天之所以来花苑坐一坐,也是想见见花三奇,同时,也有更深的用意,可不是和徐子棋一样大开眼界来了,他也清楚徐子棋的良苦用心,只可惜,他不是徐子棋心目中的领导形象。

        他想用什么人,只看能力和立场,不看私交,当然也有人情世故在内,但他分得清远近。有些人只是政治班底,有些人则是经济班底,有些人公事私交兼顾,有些人只是公事公办,不必私交过深。因此,凡是想和他刻意接近的人,几乎没有几个成功的,因为他既不出入风月场所,又不会喝醉,平常始终清醒冷静,在别人眼中,他就总是一副自信和胸有成竹的姿态。

        如果说今天一开始答应徐子棋只算一个小插曲的话,在他收到彭云枫和刘一九的短信后,就果断地决定以此为契机,打开一个突破口。

        时不我待,天泽市各个常委的立场非常关键,他们不赞成天钢整合的话,下一步就没有办法打开局面。因为现在政治体制就是,常委会是一个市的最高决策机构,凡是重大事件,必须提交常委会讨论通过才行。

        书记和市长,表面上党政分开,各管一摊,但书记是一把手,可以随时以一个至高点的理由来插手政府事务,此为其一。其二,常委会的制度也给了书记名正言顺地插手政府事务的机会,大事必须提交常委会研究通过,天钢整合必然是大事,常委会上通不过,就不能实施。

        省政府有会议精神,但也不是行政命令,也必须在各地都合法地通过常委会之后,才能正式启动整合大计。政治就是政治,当时整合会议也明确提出要求各地市、县以及企业都领会省政府会议精神,意思就是要每个环节都要做通工作。

        天泽市的一干常委,夏想有把握的只有两三人而已,因此他需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不管是说服,还是采取曲线救国的手法,明手黑手,能抓住关键点的就是好手。

        今天,徐子棋可能就充当了别人的黑手的角色而他还蒙在鼓里,夏想也就将错就错,来一手反间计。

        或许也是能够撬动某个常委的一次绝佳的契机也未可知。

        夏想回过神儿来,看到了徐子棋焦急的目光,微微一笑:“都是一些平常货色,难道就没有一点新奇的?没意思。”

        原来夏市长好的是新奇这一口,徐子棋眼睛又亮了:“花苑的台柱子叫花梨花,人称花三奇……”他眉飞色舞地向夏想绘声绘色地描述了花梨花的传奇故事,说得十分投入,好象他亲身经历一样。

        花梨花的艳名夏想也听过,传闻也清楚,不要忘了最近夏市长可是和王蔷薇来往密切,郎市的交际花岂能不清楚花三奇的传奇?况且王蔷薇本身对花三奇也是好奇得很。

        “哦?”夏想摆出一副大感兴趣的样子,“有意思,是个妙人,卖艺不卖身,哈哈,很让人期待呀。”

        领导说话就是这个味道,徐子棋立刻就心领神会了,忙会心地一笑:“我去问问。”

        说是问问,其实是到外面打电话去了,因为花三奇他可请不动,他做不了主,就忙打出电话去请示。过了足足有五分钟才得到答复,同意安排花三奇和夏市长见面。

        徐子棋大喜过望,夏市长和花三奇见面,他从中促成此事,夏市长一高兴的话,他必然会在夏市长的心目之中上升到重要的位置,成为夏市长工作和生活之中都不可缺少的助手,那么他的前途就宽广了。

        不过也不免羡慕夏市长能有机会和花三奇坐而论道,寻常人等有钱也未必能见到花三奇一面。

        不多时就安排妥当,花三奇在她的花之梦房间恭候夏市长——不,夏老板大驾。

        夏想迈着方步,在一名上身极其丰满的女子的带领下,来到了花之梦。徐子棋则被人安排去了春之梦,一字之差,内涵就大不相同了。

        花之梦名符其实,轻花飞似梦,是一处独立的小院,院子中,开满无数鲜花,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夜来香,香气浓郁,更为迷人的夜色平添旖旎风情。

        推门进去,有一女子正中而立,一身白色连衣裙,静如处子,淡而轻灵,尤其是房间之内素净淡雅,古色古香,又有壁画,又有屏风,画中景色全是各色花朵,将整个房间营造得恍如梦境,果然是花之梦。

        花三奇挽了一个云鬓,身高一米六五左右,长身而立,低眉顺眼,素手抚琴,动作缓慢而轻柔,一举一动犹如舞蹈,曼妙而多姿,其优雅之态,无法形容。

        尽管房间内灯光朦胧,夏想依然可以看清花三奇的容貌,清丽出奇,标准而完美的瓜子脸,杏仁眼,柳眉,古典气息扑面而来,只是神色之间微有幽怨,令人一看之下,不由就想起了郁郁寡欢的王昭君。

        夏想在离花三奇三米之外站定,正好有一方太师椅,就自顾自地坐下,开口说道:“小花,弹琴一曲《高山流水》听听……”

        花三奇一怔,估计也是很少见到如此气定神闲的年轻人来此,而且还英俊洒脱,自有不凡的气质,就轻声问道:“不知先生是想听古筝曲还是琵琶曲?”

        “当然是古筝曲的高山流水才有味道。”夏想就笑。

        “不知先生想听哪个流派的高山流水?”花三奇继续发问,高山流水有三个流派,一个是山东筝派,一个是浙江筝派,还有一个就是河南筝派。之所以是三个版本,是因为曲调完全不同,而不是演奏技法的不同。

        其实花三奇见夏想谈吐不凡,也有故意考他一考的意思。往往真高雅和伪清高者,一试便知。

        山东筝派演奏风格纯朴古雅,河南筝派浑厚淳朴,以深沉内在慷慨激昂为其特色,技艺最为高超,被人称为曲高和寡,妙技难工。而浙江筝派以曲调优美并如流水般的流畅见长。

        夏想微一沉吟:“既然是高山流水知音能觅,就演奏曲高和寡、妙技难工的流派。”

        花三奇顿时动容。

        她阅人无数,但还是第一次听到真正了知古筝琴韵的人,以前来往的客人,大多是附庸风雅之辈,不懂装懂而已。

        夏想见终于震住了花三奇,不由暗叫一声惭愧,他对古筝可没有太多的研究,但因为卫辛是音乐学院的高材生,他总听到卫辛讲到音乐史上的一些轶闻,自然而然就熟记于心了,没想到,今天派上了用场。

        淙淙的古筝曲悠扬地响起,夏想就摒弃了私心杂念,安心地欣赏起乐曲。人生奔波忙碌,偷得浮生半日闲,该放松时,也要放松一时。

        古筝曲落,夏想恍如大梦初醒,轻轻鼓掌叫好:“厉害,果然才艺双绝。小花,你的三奇之名,名动天泽,一奇高学历,二奇是处女,三奇卖艺不卖身,第一奇和第三奇都亲眼目睹了,第二奇就……”

        “第二奇您马上就可以知道真假……”花三奇站起身来,身上的白裙滑落,立刻露出了真空的完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