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82章 担忧,上任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82章 担忧,上任

    作品:《官神

        如果说随着皮不休的回归,天泽市委的气氛还没有明显的变化的话,但随即传来的一条消息,就立刻让天泽市委的气氛,有了微妙的变化——许凡华正式向省委提交了调离申请,省委批准了,而且新任的常委副市长的人选已经确定,是战劲鹏。www.00ksw.org

        知道战劲鹏来历的人都不免多了猜测,太子党,团系,金颜照的男友,不,听说已经是未婚夫了,以上多重身份集于一身,他前来天泽市,肯定不会和夏市长一心!

        如果还有人知道更深的内情的话,就会更加不看好夏市长和战劲鹏之间的关系,且不说金颜照和夏市长之间传出的绯闻,就是战劲鹏是白战墨最好的朋友的身份,就更让无数人担心刚刚被夏市长全面掌控的政府班子会不会继续稳定下去。

        旧患刚除,又添新忧。

        相比许凡华,战劲鹏的后台更强硬,更年轻,实力和夏市长不相上下,他来到了天泽,肯定会改变天泽的目前的局面。如果他偏向陈洁雯,陈书记就有望在刚刚的几次败局之中反败为胜,甚至还能占据上风。

        和许凡华没有什么强大的后台相比,战劲鹏可是名符其实的太子党,而且他的父亲战定全是政治局委员、洞庭省委书记,据说届满后有望入京担任更重要的职务。

        来历非凡,战定全听说深得最高人的赏识。

        消息刚刚传出,天泽市就议论纷纷,气氛顿时微妙了许多。

        夏想听到了消息后还有点纳闷,许凡华怎么就开窍了,时间未到就主动提出申请调离?恐怕是有人授意了。他想了一想,还是打出了一个电话。

        “梅书记,许凡华同志是一个年富力强的好同志,他调离天泽,是天泽市的重大损失。不过他另谋高就,也只能恭喜他了。”不管如何,表面文章也要做足。

        梅升平哈哈一笑:“说得也是,凡华同志提出调离之前,交通部就向省委提出过要借调许凡华同志。后来就两好凑一好,别借调了,干脆就直接调离得了。”

        原来是早有预谋,估计在许凡华上了中央党校不久,就有人盯上了他走之后的空缺。但让战劲鹏来天泽,背后又有什么深意?天泽可不是镀金的好地方。再说要说战劲鹏来天泽是想拿政绩,一个常委副市长也不是很得力。

        另有八卦的说法是为了金颜照,夏想才不会相信,政治人物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去做有政治风险的傻事。

        战劲鹏虽然年轻,但未必非要来天泽不可,京城大有地方可去,选择的机会很大,来天泽,不得不说肯定另有用意。

        战劲鹏现任交通部公路局综合处处长,是年轻有为的正处级干部,一步迈入副厅,又是常委副市长,可谓进步不小。再有他今年才33岁,比夏想才大两岁,就更有了别样的意味。

        似乎是有人不想让夏想在天泽市委之中显得太年轻了?

        “我代表市委市政府,欢迎战劲鹏来天泽市工作,并且对省委的决定表示坚决拥护。”夏想打了个官腔,“不过省委的决定很突然,事先一点也没有征求天泽市委的意见。”

        一般说来,新任命一名市委常委,事先省委都会征求一下当地市委的意见,就算走走过场,也要先和书记、市长打个招呼。当然只是说惯例如此,特例也常有。不征求当地的意见直接任命的,也常见。

        “程序该走还是要走的,不是还不到时候吗?”梅升平自然明白夏想的意思,他就呵呵笑了,“想问什么就明说,在我面前还打擦边球?”

        夏想也笑了:“梅书记英明。”

        梅升平忍俊不禁:“我听别人说我英明也多了,怎么从你嘴里说起来,变了味儿一样?行了,不跟你扯闲篇了,你不就是想知道战劲鹏去天泽有什么目的?告诉你,无可奉告。”

        梅升平的无可奉告就是他真不知道的意思,不是什么官方的推脱的说辞,夏想一想也是,梅升平和团系的来往不多,和战定全估计也没有什么来往,不清楚对方的意图也在情理之中。

        说话间,梅升平又说到了梅晓琳:“现在燕省的局势不错,我都想让晓琳回来了。可惜晚了一步,要不天泽的常委副市长的位置,倒可以考虑考虑。”

        梅升平也有意思,怎么又想让梅晓琳和他共事?幸好没有机会。

        夏想就没接他的话,跳到了省里的局势上面:“整合钢铁资源是好事,梅书记有什么想法?”

        “我没什么想法,倒是吴家有想法才对。”梅家的家族利益不涉及钢铁业,因此燕省的大动作不涉及到梅家的核心利益,但如果站在家族利益整体的立场上,梅升平应该是持反对态度才对,不过他似乎又是置身事外的态度,“主要是政府方面的规划,我不方便插手,也不想过问。”

        又聊了几句,梅升平又主动提到了天泽中药:“邱家非常忌讳别人动他们的中药产业,因为他们可能有一系列的中药推广,我听到了内幕消息是,准备炒作一个大师出来,鼓吹养生?反正我也不太关注,但邱仁礼都向我打了招呼了,说是天泽中药已经将违规土地退回跑马县政府了,意思是抬抬手了。我只和杨剑打了招呼,至于你,我就懒得说了。”

        梅升平的事不关己的态度符合他一惯的做人的原则,夏想也不多说什么,正要挂电话,梅升平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其实,曹永国去齐省真的不错,留在西省,可惜了。夏想,我还是多说一句不该说的话,脚踏两只船不是好事,容易落水。”

        曹永国在西省坐地扶正的事情,正在通过某个渠道,慢慢地散播出来。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传到天泽市委。而且也不用多久,就会对外公布。

        也不知陈洁雯得知之后,会作何感想?不过陈洁雯的后台是政治局委员,她是见多识广之人,不会被一个省长吓倒,何况还不是燕省的省长。

        陈洁雯有何感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梅升平流露出来的担忧,正是家族势力的担忧,吴家、邱家甚至付家,估计都是相似的想法。

        其实也正是总理的高明之处,反正曹永国资历也到了,顺水推舟的人情送也送了,曹永国必然会对总理的提携心生感激,必然要到京城向总理述职。曹永国和总理走近,不引起家族势力的警惕才怪。

        他现在身在吴家的一边,岳父却身在总理的阵营,好一个翁婿对立的局面!

        都不是省油的灯,所有的人事变动都大有深意,官场之上,步步是雷区。

        不过现在只有梅家表明了态度,吴家和邱家,还在保持沉默。但他们的态度,夏想基本上也能猜到,都差不多是怀疑加警惕。

        和梅升平通话结束之后,夏想犹豫再三,还是没有拿起电话打给吴老爷子。

        ……调查组从跑马县传来的风声越来越紧了,皮不休坐不住了,亲自跑了跑马县一趟。但却没有什么收获,刘风声只向他汇报了公开的部分,大部分调查结果以公安方面的保密为由,拒绝透露。皮不休怒了,但一想纪委书记也无权过问公安的调查,再说他也看了出来新来公安局副局长历飞不会给他什么面子,就没有自讨没趣去插手,又回到了市委。

        一回到市委,就向市委提交了报告,提出调整刘风声分管工作的建议,陈洁雯却压了下来,指出现阶段不宜讨论此事,容易引发不必要的冲突。皮不休知道陈书记现在有点不愿意再惹夏市长不满,心中无奈,堂堂的市委一把手被二把手逼得步步退让,太丢份了。

        两天后,从跑马县传来消息,何泽林招供了!

        承认了包庇毒贩接受毒贩贿赂的事实!

        天泽市委,上下震惊。

        好一个警匪一家亲,公安局长竟然是最大的毒头,怪不得跑马县的贩毒活动十分猖獗,屡禁不止,原来有保护伞。

        人们不禁要问,光是一个公安局长就包庇规模浩大的贩毒团伙,难道书记和县长一点也不知情?疑问归疑问,只有老百姓私下里说说,市委的人在酒桌上说说,凡是副科以上的市委干部,都讳莫如深,一问三不知。

        小心祸从口出,谁都知道现在的跑马县的是一个火药桶,一不小心就会爆炸,不一定会炸伤谁,还是远离为好。

        就在跑马县的事情刚刚有所转机的时候,天泽也迎来了新一轮的权力更迭——许凡华调离天泽市,省委决定,战劲鹏同志任天泽市委委员、常委,天泽市人大常委会提名战劲鹏为副市长人选。

        不少人不知道战劲鹏是谁,四处打听,内行看门道,外人看热闹,大部分人对战劲鹏的太子党的身份不太关注——级别不够的人,就不觉得他有多厉害——却在听到战劲鹏是金颜照的未婚夫后,都不约而同的露出心领神会的笑容。

        消息刚刚传出,一天后,战劲鹏就在省委组织部部长马霄的陪同下,走马上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