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67章 是非,伏笔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67章 是非,伏笔

    作品:《官神

        跑马县还真是一处是非之地。www.00ksw.org

        杨剑在跑马县视察工作,发现了诸多问题,违规转让土地,县政府和天泽中药联合压低价格收购药农的中草药,还强行没收了药农的土地,等等,一系列的问题触目惊心,而且还有迹象表明,天泽中药出尔反尔,承诺高价收购中药,结果药农大面积种植之后,来年却又以市场调节为由,拒绝收购。

        药农辛苦一年等于白忙,自然不干,结果就发生了纠纷,然后县政府出面调解,最后天泽中药摆出了姿态,愿意为药农分忧,但给出的价格只是原先答应的三分之一。

        药贱伤农。

        但跑马县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大片的可以种植中药的荒地,尽管吃亏上当,还是有不少药农加入了廉价劳动力的行列,没办法,垄断市场就是没有地方说理去。

        如果说天泽中药操作价格勉强可以说得过去,以市场经济为由,也不好指责他们什么,但有几百亩违规土地的转让就完全是天泽中药和县政府联手玩弄的一出把戏了,可以说完全置老百姓的死活于不顾。

        以极低的价格,用行政手段买进农民的地皮,再以高价卖给天泽中药,中间的高额差价就是高额利润,最终落入了谁的腰包,就是天知道了。

        杨剑发现了问题所在,非常生气,直接向跑马县委县政府提出,市政府会追查此事,严肃查处。卞有水和张和兴也表示并不知情,但县委县政府的态度很明确,会配合市政府的调查,一旦查明事实真相,就会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

        卞有水和张和兴的态度让人说不出什么,两人对杨剑也是恭恭敬敬,场面上的事情让谁也挑不出问题,杨剑再怀疑两人什么,也不会当面说出来,调查一个干部是非常严肃的事情,尤其是一个县的一二把手,他只是常务副市长,只有建议权,没有决定权。

        当然,市政府可以成立联合调查组,只调查跑马县违规土地的问题。市政府无权调查干部的经济问题,就算市纪委有了确切的证据想调查,也必须有书记和市长都点头才会行动。

        杨剑又走访了两天,决定返回天泽,向市委提交问题。正好此时原野来到了跑马县,和他见了面。初次见面,他对原野印象一般,觉得原野有点夸夸其谈,而且为人似乎不太正派,也就有了打发他走的意思。

        但深入交谈之后,就让他对原野的印象大为改观,因为原野对跑马县一些内情的了解比他手中的资料还翔实,虽然来路不太正,但黑狗白狗逮住兔子的才是好狗,况且他现在是最需要了解跑马县内幕的时候。

        杨剑就留原野在身边,继续听他大说特说跑马县的内幕,比如范明伟是色鬼,经常以加班为由和女下属发生关系,虽然乡里女下属很少,但他手腕高超,到县里勾引,别看范明伟只是一个小小的乡党委书记,据说被他连哄带骗勾引到手的女下属、女公务员有20名以上。

        再比如赖光明是跑马县最大的毒头,跑马县贩毒屡禁不止,就是因为赖光明的原因。

        原野的消息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来路不明,但说得头头是道,不由人不相信。他还说,卞有水老奸巨滑,张和兴明傻暗奸,两人狼狈为奸,是少见的党政一把手之间没有矛盾的一个班子,两个人配合默契,联手欺上瞒下,将跑马县经营跟铁桶一样。

        因此,虽然原野也能推测出跑马县发生的许多事情卞有水和张和兴肯定心知肚明,但都没有直接的证据指向他们,俨然他们完全是被蒙在了鼓里一样。

        原野还向杨剑透露了卞有水手段下作的一面。以前跑马县有一个副县长很正直,不怎么听卞有水的话,卞有水先是从经济下查他,结果反倒查出了他两袖清风。就又从生活作风上查,还是清清白白。

        卞有水没有办法,只好采用等而下之的办法……副县长有一个习惯就是每到一处必定先洗澡,或许是以前家里缺水的缘故,每次住宾馆必定要洗上40分钟。这个习惯说不上好坏,但有人却钻了漏洞,在他去邻县出差的时候,他一住下宾馆又照例去洗澡,洗澡出来后却发现床上躺着一个女人,一个赤身**的女人。

        他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时,一群人就冲了进来,有人拍照,有人大嚷他睡了他的老婆,要他赔偿5万元。他自认没做亏心事,拒不承认,结果就被众人暴打一顿,还被扭到了派出所。

        结果可想而知,最后女人承认走错了房间,但他的名声也臭了,最后只好黯然收场……事情究竟是真误会还是有人幕后主使,谁也不敢明说。但从此以后,卞有水在跑马县就只手遮天了。

        杨剑听了几乎要拍案而起了,卞有水也太下作了,简直可以说是龌龊了,这样的人品还担任了县委一把手,是天泽市委的耻辱。

        他听了之后只是愤怒,但原野却说本意是想提醒杨市长,小心着了卞有水的道。杨剑不以为然,才不相信卞有水敢算计他,再说他也自认没有什么毛病可以让卞有水利用。

        原野却很轻描淡写地笑道,杨市长晚上睡觉不习惯锁门,不算毛病,但却是漏洞。杨剑就吓了一跳,才知道还真是小看了原野,他的观察还真是细致。

        杨剑就采纳了原野的建议,主动向县委提出要住在外面的宾馆,不住县委招待所了,跑马县自然没有意见。晚上杨剑住下之后,却偷偷地和原野换了房间,半夜里听见从原野的房间里传来一阵喧嚣,一个女人从他的房间中怒气冲冲地跑了出来,边走边埋怨被人白睡了,真倒霉。

        原来原野不锁门,半夜里还真有女人悄悄摸了进来。原野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来者不拒,先上了再说。而且原野还非常卖力,梅开二度,女人就一边配合,一边问他是不是市长,他干事的时候就含糊其词,完事之后才哈哈大笑说他是哪门子市长,他是无业游民。

        原野还唯恐女人不信,主动拉亮了灯,还一脸戏谑地欣赏女人的**。女人一见真不是市长,才知道上当了,顿时无地自容,还要原野付她费用,原野才不肯,还从女人身上翻出了录音机。女人才慌了神,慌不择路地逃走了……杨剑背后冷汗直冒,才知道逃过一关,不由对原野刮目相看,虽然也对原野有便宜不沾是王八蛋的做法不以为然,但也知道有时候也确实需要一个有点混帐手段的人物,才能另辟蹊径查清一些从正面无法查到的内幕。

        不过这事上不了台面,杨剑就吃了一个哑巴亏,提也没提,心里对中跑马县更是恨得要死。跑马县更是没人会提,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唯一沾光的人就是原野,他不但白睡了女人,还获得了杨剑的信任。

        ……听完杨剑在跑马县的经历,夏想倒没有说什么,只是一脸沉思,彭云枫却笑了一笑:“原记者,我很佩服你,尤其是随机应变的本事和心理承受能力。”

        原野哈哈大笑:“我有自知之明,秘书长就别损我了。光明正大的斗争我不行,但不入流的手段多得是,不怕他们。谁敢下流,我要比他更下流。”

        彭云枫见夏想一直沉思不说话,就起身一拍原野的肩膀:“走,上趟卫生间。”

        原野也不是没有眼色之人,就站了起来,向夏想和杨剑点头之后,就随彭云枫一起出了房间。两人一出去,夏想就说话了:“跑马县的问题,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点的问题,而是以点带面了。”

        杨剑明白夏市长的意思是说,跑马县已经烂到了根子里,想要整治的话,不连根拔起是不行了,但人事问题又是陈洁雯的软肋,别人碰不得。

        而且从外围突破的话,难度会非常大。卞有水和张和兴把持了跑马县几年了,上下全是他们的人,从正面调查,不可能有什么收获,违规土地的问题倒是一个不错的切入点,但一是在市委通过的难度不小,二是成立联合调查组下去,恐怕只会查到几个小虾米就了事了。

        “天泽中药侵占了多少违规土地?”夏想准备提醒一下杨剑,“邱绪峰给我打了电话,对你的做法表达了不满。”

        “我知道邱家肯定会以为是梅家在借机敲打他们,因为天泽中药今年利润大幅上升,在邱家的产业之中的分量上升了不少,但利润都来自于压榨农民,可耻!我也向梅书记汇报了一下情况,梅书记不置可否,意思就是让我相机行事了。”杨剑一脸义愤,“我最见不得农民受到欺诈了,天泽中药起码侵占了500亩违规土地。”

        且不说杨剑到底是出于公心要拿跑马县开刀,还是因为卞有水不合时宜的在人大会议上的临时动议,他要针对跑马县的立场也符合夏想的原则。至少在要拿下跑马县的问题上,杨剑和他的利益完全一致。

        等彭云枫和原野回来时,夏想和杨剑已经说完了该说的话,今天的聚会也就结束了。

        结束后,夏想和杨剑各自回去,夏想就特意交待彭云枫安排一下原野。市委招待所的空房间很多,作为政府大管家,彭云枫有签字免单的权力。

        彭云枫为原野安排好房间之后,特意上去坐了坐,似乎是随意说话的口吻:“原野,听说你对纪风声的自杀也知道一点内情?”

        原野清楚彭云枫在夏想心中的地位,他的话甚至就是夏想的意思,就没隐瞒:“纪风声自杀的当天和徐鑫见过面,想让徐鑫给他出出主意,徐鑫拒绝了。”

        彭云枫点头,原野透露的消息和刘一九调查得出的结论,完全一致,证明了原野没有说谎,有时也靠得住。

        “现在的网络太厉害了,什么消息都能传到网上,而且一到网上就变了味道,好事有可能变坏事,坏可就会变成更坏的事情,你说说看,原野,就是你们记者也怕网络,是不是?”彭云枫和原野熟了,也不叫他原记者了,何况原野现在的身份是无业,他已经被报社开除了。

        原野就立刻明白了彭云枫的意思,呵呵一笑:“网络就是乱七八糟的地方,只要有人起头,有人煽风点火,最后屁大的事情也许能炒作成惊天的大事。就比如纪风声自杀事件,前一段时间也有人放到了网上,但很快就淹没了,因为一个科级干部自杀,实在是不吸引眼球。但如果他的自杀是和纪委书记、组织部长联系到一块儿,就有看点了,说不定能火。”

        彭云枫见原野一点就透,领会了他的意图,也就会心地笑了:“原记者到底厉害,很懂网络,比我强多了。我也上网,也看帖子,也想回帖,但总是把握不住时机。”

        “对,对,时机很重要。我就等秘书长的有机会上网的时候,再上网发发帖子。”原野心领神会地点点头。

        都知道在说什么,都又不说透,官场语言就是太极推拿手,看似在打圈圈,其实中心重点都心里有数,打的不是哑谜,是哑语。

        “徐部长最近动向可能要变一变,他平常也不大会上网,纪风声也是他的老朋友了,纪风声死后,他好象也不太好受。”彭云枫临走的时候,又点了一点。

        原野明白了:“徐部长心里不好受,就不给他添乱了。”

        彭云枫走后,原野又给金颜照打了一个电话。

        “谢谢你颜照,第一步还算顺利,还是你聪明,让我成功地获得了夏市长的信任。”

        金颜照的声音并没有多少欣喜:“你是满意了,我最近被夏市长冷落了。你不知道夏市长有多聪明,几乎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他,也是怪了。行了,不说了,反正我还了你的人情了,你以为别再烦我了。”

        “遵命,金大小姐!”原野嘻哈一笑,挂断了电话,脸色又瞬间阴沉下来,自言自语地说道,“金颜照,总有一天我会把你弄上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