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48章 明暗两手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48章 明暗两手

    作品:《官神

        在陈洁雯住院期间,夏想也去医院看望了一次,当时没有外人,两人简单谈了一谈如何追究相关责任人的问题。www.00ksw.org

        陈洁雯的态度是,许凡华向市委检讨,做深刻检查。车祸的主要责任人是田星运,但田星运断了一条腿,姑且就开除公职了事。跑马县委书记卞有水、县长张和兴,都是党内警告处分,至于范明伟就没有再提,他归跑马县管辖,市委不便直接给出意见。

        以陈洁雯的想法,她做出以上决定,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是和皮不休、裴一风以及徐鑫再三商议的结果,也是在夏想要将事情捅到省委的威胁之下,不得已做出的妥协。因为在陈洁雯看来,市委做出上述决定,一旦公布就会让她的声望大降,因为她弄巧成拙,最后不得不自己收拾残局,相当于自打嘴巴。

        尤其是对卞有水和张和兴的处分,更会让不少人心寒,以后谁还会和她一心?她留给外人的印象肯定是翻脸无情,过河拆桥。

        但夏想却不同意!

        对于卞有水和张和兴的处置意见,夏想没有发表任何看法,但对于许凡华和田星运的板子——两人都是替罪羊,他很清楚,不过田星运更倒霉一些而已——他认为打得太轻了,他提出了要将许凡华的问题上报省委,并且还要在市政府内部重新调整副市长分工,将许凡华分管的一摊儿分给杨剑和李晓敏。

        陈洁雯坚决不同意,而且语气强硬,甚至声称不怕夏想将事情上报到省委,最后两人不欢而散。

        夏想从医院回来后,就立刻调整了许凡华的分工,将本该他分管的福利院、养老院划分给了杨剑,同时要求杨剑务必做好福利院和收容院的工作,杜绝清场的事情再次发生。

        许凡华还不服气,也不知怎么就突然又有了底气,据理力争,不肯放手。夏市长怒了,直接拍板强行通过了决定:“政府班子内部的分工调整,我说了算!不服从的话,可以向上级领导反映情况。”

        一般来说,政府班子内部的分工调整可大可小,但通常都会征求书记的意见,以示对书记权威的尊重。夏想第一次在政府会议如此强硬,就让许凡华下不来台,十分不满。

        夏想是市长不假,但他也是常委副市长,夏市长就算给他小鞋穿,也无非是在工作中卡他的脖子,也不能拿他怎么样。别说撤他的职了,连给他处分的权力都没有!何况许凡华也得到了后台的支持,让他不要怕夏想如何,因为夏想的后台宋朝度现在自顾不暇,说不定还会调离燕省,夏想在省委没有了宋朝度撑腰,他就硬气不起来!

        许凡华就自认时机大好,再加上又听到夏市长和陈书记谈话不欢而散之后,他就更加认为夏想不能拿他如何。

        夏想才不理会许凡华小人得志的猖狂,照常强行通过了调整,并且指示孙现伟以天安房产的名义向市政府福利院和收容所捐款300万元,既是为市政府分忧,又借机让天安房产扬名,作为进军天泽市房地产业的前期投资。

        孙现伟却认为300万元有点拿不出手,实地考察了福利院和收容所之后,决定拿出300万为福利院和收容所扩建上百间房间,再拿出200万元购置各种生活设施。夏想还纳闷孙现伟怎么眼光一下变得长远了许多,知道投资无形资产了,孙现伟一句话又让他啼笑皆非:“领导,我花500万元一是为了江山房产进军天泽市铺平道路,二是为了支持您的工作,最后还有一点私心,新闻媒体宣传报道的时候,一定得让金颜照和兰敏敏同时来采访我,我也满足一下男人的虚荣心。”

        ……书记办公室原定于下午3点召开,却临时推迟到了4点,众人到齐的时候发现夏市长已经稳坐在了陈书记的对面,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众人都心中纳闷,难道说,夏市长和陈书记私下里已经达成了共识?

        与会人员还有吴明毅、皮不休、裴一风和陈天宇。

        会议一开始,陈洁雯一说话,就让众人都意识到今天的会议,又将是一次激烈的交锋……“同志们,最近一系列的事情的发生,让我既无奈又痛心,临时动议的事情,虽然很草率,但也是人大代表的职责所在,我们总不好说组织法不对,是不是?清场事故确实让人痛心,但每个地市都年年如此,是不成文的规定了,上不了台面,但也是不能否认的约定俗成的规矩。不出事一切都好,出事了,只能自认倒霉了。我也和谭省长通过了电话,谭省长的指示精神是,要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不要一棒子打死。所以,我提议,对于临时动议的问题,不必深究,但因为跑马县代表团公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和市领导对打,性质恶劣,应当给予口头警告处分。”

        谭国瑞是省委常委、副省长,据说是许凡华的后台,也是董晓明的后台。如果宋朝度确实调离燕省,常务副省长高晋周接任省长的话,谭国瑞就有望担任常务副省长。

        啊?陈天宇和吴明毅对视一眼,心中惊讶,陈书记突然改变了立场,高高举起,事到临头却又轻轻放下,而且很明显以前软化的立场又变得强硬了。

        出了什么变故?吴明毅转念一想,莫非是和最近省里的风向有关,和传闻宋省长将要调离燕省有直接的关系?

        夏想还是巍然不动,一副静心聆听的姿态。

        皮不休和裴一风对视一眼,微不可察地使了一个眼色。

        “清场引发的车祸,共造成35人死亡,15人受伤,我个人也对遇难者表示深切的哀悼。痛定思痛,也认为非常有必要追究当事人的责任,市局副局长田星运违规跟车,并且在中途调戏女司机,导致了意外的发生,他负有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市委市政府的清场工作年年做,年年顺利完成任务,今年的意外虽然教训深刻,但也确实有偶发的因素在内,不能因引而否定我们以前的全部工作,我的意见是,田星运同志开除党籍和公职。”

        这也行?陈天宇差点怒极反笑,一个轻描淡写的中途调戏女司机就将一起重大事故掩盖了,陈书记还真有政治智慧,欺上瞒下的手段果然高明,让人佩服得紧!

        他看向了夏想,夏市长倒还是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模样,一点也不愤怒更不慌乱,手指还轻轻敲击椅子扶手,颇是悠然自得。

        夏市长真的妥协了?陈天宇不大相信,吴明毅却有点怀疑夏想可能真的改变了立场。

        随后,夏想的发言却又推翻了吴明毅的猜测。夏市长还是坚持要追究相关当事人的责任,对于代表团事件没有过多的指责,但对于车祸事件的处置认为过轻,强烈要求除了严惩田星运之外,还要追究许凡华的责任。

        也是夏市长第一次明确地指责一名副市长,第一次对一名常委指名道姓说出不满。

        “我已经调整了凡华同志在政府中的分工,我认为他不再适合分管重要部门,先将福利院和收容所划归给杨剑同志,然后再根据具体情况,会陆续将他分管的一摊子划分给其他副市长……”夏想的态度之强硬大大出乎众人的意料,都以为夏市长就算对许凡华大有意见,也会等市委有了决定,再进一步讲,等省委有了决定之后再调整许凡华的分工也不迟,没想到先斩后奏,完全不在意陈洁雯的态度,看来夏市长是要就车祸事件,非要让一个重量级人物出来顶缸不可了。

        调整政府班子分工是市长的份内权力,但许凡华毕竟是常委,调整他的分工也要事先征求市委的意见,换句话说,必须要事先和陈洁雯通气。不和市委书记通气,是对一把手权威的蔑视。

        “夏市长,不要太独断专行了。”陈洁雯忍不住发怒了,“我不同意你随意调整许凡华同志的分工。”一把手很干脆地说不同意,就是很严肃的态度了。

        “陈书记不同意可以向省委反映情况,政府班子的内部分工,我还有说话的权力。”夏想不咸不淡地顶了一句,对陈洁雯的反复无常算是有了深刻的体会,只是因为听到了宋朝度调动的风声加紧,就一改先前的说法,就想蒙混过送?死了足足35个人,35条鲜活的生命还唤不醒一个被官场完全染黑的官僚的良知,他对陈洁雯完全失望了。

        既然抗争,就抗争到底!

        陈洁雯一下站起,一脸涨红:“你……”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强势的市长,完全不配合她的工作不说,还十分强硬地随意摆布一名常委副市长,完全是无视她的市委书记的权威,真当一把手的权力是吃干饭用的?

        “你”了半天,陈洁雯终究没有说出气话,而是冷笑一声坐了下来:“事情就这么定了,跑马县委书记卞有水和县长张和兴,口头警告处分。市公安局副局长田星运,开除党籍和公职。事情不大,就不用提交到常委会了,散会。”

        等于是书记不给别人发表意见的机会,直接拍板了。陈洁雯盛气凌人,一把手的权威和霸道一览无余。

        夏想也没再说什么,反倒笑了一笑:“既然陈书记拍板了,我也就不说了。有些人德不配位,在其位不谋其政,不但害人,最终还会害己。”

        两天后,处分结果出来之后,所有人都长出一口气,还是书记最大,市长再顶天,再有手腕,但在关键问题上还得书记说了算,就得处处受制。

        别看夏市长又救人又笼络人心,但陈书记在医院里美美地睡了一觉之后,回到市委还是一样手握大权,一样将夏市长的功劳一笔抹杀,还是按照她的思路行事,夏市长除了在政府班子摆弄许凡华之外,一无所获。田星运是开除党籍和公职了,但他已经瘸了,肯定也当不了副局长了,当了替罪羊肯定暗地里的好处少不了,也值了。

        只是夏市长为谁辛苦为谁忙?不值,真不值。一些人替夏市长觉得不值,另一些人则是幸灾乐祸地想,天泽市委成了一个大舞台,书记和市长,一会儿东风压倒西风,一会儿西风压倒东风,有意思,有意思得很。

        事情好象真的过去了,一周过去了,不见夏市长有任何动静,只见他着手布置各项招商引资的工作,先是接待了来自燕市房地产开发商天安房产,作为第一家外来房地产商,天安房产准备投资3亿元在京北新城拿下了300亩地皮用来投资房产项目。并且同时宣布,天安房产为天泽市的福利院和收容所捐款500万元用来扩建基础设施。

        夏市长上任不久又拉到一笔3亿元的投资,再次引起了轰动,天泽市委所有人提起夏市长都是酸溜溜的口气,既佩服又嫉妒,但夏想是市长,不是副市长,除了陈洁雯之外,其他人嫉妒也白嫉妒,政绩肯定是市长一人的。

        市长会办事的话,会在许多场合将市委书记抬到第一位,官场的规矩不能坏,夏想也不是小气的人,该抬出陈洁雯的时候也照样提出陈书记如何如何,反正在外界看来,天泽市委还是一个团结的领导班子,一团和气。

        随着天安房产打响投资京北新城的第一枪,原先不被人看好的京北新城项目,突然之间就成了香饽饽,前来咨询的开发商络绎不绝,京城和燕市,源源不断有客户前来,招商引资办公室从门前冷落鞍马稀,一夜之间变成了最热闹最受欢迎的部门。

        就让陈洁雯也大跌眼镜,不由惊呼,难道夏市长真的犹如神助,能拉来50亿的巨资改变天泽市贫穷落后的面貌?如果真有50亿的巨资落实到位,她再在市委虚张声势也比不过实际的利益,夏市长不但有可能在声望上压她一头,还能拉拢半数以上的常委,成为天泽市委名符其实的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