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35章 对抗加剧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35章 对抗加剧

    作品:《官神

        但怀疑归怀疑,只凭一句话就说出他的看法,裴一风也会看笑话的,夏想就将怀疑压在了心底。www.00ksw.org以他的推测,纪风声能忍受了十几年原地踏步,不可能到现在才承受不了,肯定还是出现了意外的变故。

        先将疑点放到一边,作为市长,夏想必须表态,也给出了三点指示精神,和陈洁雯的大而空相比,他的着眼点就体现了一名市长的亲民情怀:“市委内部如何善后我就不多说了,陈书记已经有了指示精神,我就说如何安抚家属。第一,公安方面给家属一个正式的说法,详细解释清楚调查结论,让家属放心。第二,做家属的安抚工作,防止家属情绪波动之下再出意外。第三,殡葬费用由市政府承担,纪风声的家庭条件不太好,要为家属以后的生活考虑,适当照顾一下,为他的爱人和孩子都安排一个好工作。”

        裴一风认真地记录下来,表示一定落实夏市长的指示精神。

        裴一风一走,彭云枫就来汇报工作了,对于彭云枫现在才出现,夏想反而更对他高看一眼,果然,一进来彭云枫就带来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夏市长,刘一九说纪风声确实是自杀,但他发现了一个疑点……”彭云枫确实如夏想所想的一样,暗中调查去了,因为在陈书记一回来,市委大院就开始流传夏市长的作风传闻,然后就出现了纪风声自杀事件,两者看似没有联系,但也许有不为人所知的内幕,他也知道夏市长一回来肯定会有不少人争先恐后向市长汇报请示,他没有必要凑那个热闹了,主要也是他清楚夏市长的为人,不听虚头八脑的好话,只看行动。

        彭云枫算是天泽市委之中最能充分领会夏想意图的第一人。

        刘一九干了一辈子刑侦,他到现场只看了一圈就得出了是自杀的结论,但有时疑点并非只在现场出现,刘一九又将纪风声自杀前一周的行踪都详细调查清楚,也没有发现异常,唯一的一个异常之处就是听说事发前皮不休找纪风声谈了一次话。

        纪委书记找干部谈话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和组织部找谈话不同,谁也不愿意和纪检委打交道。但纪风声只是一个信息处的处长,既无财权又无人事权,他想贪污受贿都没人理他,而且他的家庭刘一九也了解,穷得叮当响,连一般人家都不如。如果说纪风声是贪污受贿事发才畏罪自杀,刘一九说什么也不会相信。

        但就在皮不休谈话不久,纪风声就“对不起党对不起国家”自杀了,难道仅仅是巧合?而且还恰恰在夏市长作风问题的流言流传之后,种种迹象表明,纪风声之死,大有内情。

        “夏市长,有些专业的术语我转述不清,我就想,如果让一九当面向您汇报一下可能会更好一些……”彭云枫小心翼翼地说了一句。他是非常希望夏市长能接见刘一九一次,因为一直是他居中调和,刘一九再有天大的功劳也需要夏市长的认可。夏市长不认可,刘一九办了那么多事得不到回报,他可还不起这么大的人情。

        也只有夏市长出面才表明夏市长认可了刘一九的帮忙。

        姜涛在上任之后非要私下里感谢夏市长而被夏市长婉拒,就让彭云枫对夏市长的用人之道更多了了解。夏市长很有独特的风格,不象别的领导只要提拔了你,非得要让你记住他天大的人情,不但要你肝脑涂地地表示忠心,还得索取大量好处。

        但夏市长总是在办公室会见了姜涛,却一直没有和刘一九有关接触,他心里就有点不安。他是代表夏市长出面,刘一九也心里有数。但如果最后夏市长不见刘一九,不做出姿态,就成了他自己要担待刘一九的全部人情了,弄不好,他就里面不是人了。

        夏想抬头看了看手表:“今天晚上正好有时间……”就说了一句,就跳了过去,又问,“民营企业的入选名单,出来没有?”

        一听夏市长同意了和刘一九见面,彭云枫一阵狂喜,知道夏市长不是有头没尾的人,但又听到民企的事情,脸色又严肃下来:“遇到了一点困难。”

        其实不是一点困难,而是不小的困难。

        彭云枫原以为一旦公布出消息之后,前来报名的民企肯定会蜂拥而来。天泽市大大小小的民企少说也有几百家,上规模也有几十家,从中选出十家是很容易的事情,不料消息公布之后,报名者寥寥无几,甚至可以用门可罗雀来形容。

        除了原先答应皮不休、裴一风和徐鑫三人支持的三家民企之外,就只有张尤的企业了,再加上几家零星报名的企业,一共还凑不够10家,更何况报名的几家企业年产值都没有超过100万——根本就是故意捣乱来了!

        费尽力气才争取出台的政策,推向市场之后,却落了一个无人喝彩的下场,彭云枫都觉得有点心灰意冷。怪不得天泽市的经济始终上不去,怪不得别人,只怪天泽人太笨太懒,没有开拓精神,政府的扶持政策出台都没人报名,确实是蠢到家了。

        听了彭云枫的汇报,夏想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有人发挥了强大的影响力,让民企不敢出面报名,看来有人不甘心失败,在政治层面的斗争失利之后,还要继续在经济层面交手,贼心不死呀。

        天泽市,果然阻力很大,而且还是粘性一样的阻力,和郎市有明确的目标不同的是,天泽市有方方面面的幕后人物织成了一张巨大的保守势力之网,快刀斩不断,理也理不清。

        好,既然本地的企业甘愿坐失良机,就让他们后悔好了,夏市长就拿出了市长的权威:“入选条件的部分条款再放松一下,原则上同意投资额在1亿以上的外地投资商,也可以享受扶持政策!”

        彭云枫倒吸一口凉气,夏市长估计是早有准备了,这个条款一抛出,不一定会有多少投资商闻风而动,本地的民企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不来报名,再后悔也来不及了。

        作为市长,夏市长有一言而决的权力,彭云枫转身就走,走到门口又站住了:“夏市长,快开两会了……”

        现在是12月了,再有两个月的时间就会召开人大和政协会议了,近期市人大应该就会宣布会议议程。因为不涉及到换届,没有太多的议题,基本上就是审议和听取政府、人大和法院、检察院的工作报告,大概就是一次例行公事的圆满大会。

        但夏想也知道彭云枫也不会无故提起人大会议,微一思索就明白了什么,冲彭云枫微一点头。

        彭云枫也就点头一笑,推门出去。

        人大会议和政协会议,如果有人想多事,或许就会在分组讨论的时候突然有新的议案讨论,甚至不排除有临时动议提出重新选举市长……陈洁雯虽然没有兼任人大主任,但人大主任史大海和陈洁雯关系不错,和他来往不多。

        市长和人大主任关系一般,也不是好事。

        历来人大会议都是一场大戏,书记是总导演,人大主任是执行导演,执行导演肯定要听总导演的话,而市长才是副导演,至少在开会的时候,要向人大汇报工作。

        有关他的生活作风问题、再有纪风声的自杀、还有即将召开的人大会议,再外加一个扶持政策无人喝彩,三者之间是不是有内在的联系先不说,就让夏想更加清楚的一点是,天泽市不是一滩死水,而是一片沼泽地,一脚踏上就陷入了泥潭之中,越闹腾就陷得越深。

        如果自救措施不得当,说不定就会有灭顶之灾!

        夏想想起了老爷子说的话,甚至一瞬间产生了动摇,与其费心费力去做不讨好的事情,还不如同流合污过渡三年,甚至用不了三年就能接任书记,何苦来哉?

        但同流合污不但有违他做人的原则,也和他从政的初衷背道而驰。在郎市,他虽然没有机会在经济上有所作为,但至少打垮了哦呢陈,扳倒了古向国,还郎市一片青天,也为郎市今后的发展奠定了根基。而天泽市是全省第一穷市,也是他首任市长之地,才遇到一点挫折就想退缩,为官一任造福一方难道仅仅是一句口号,一句自欺欺人的空话?

        夏想“啪”的一拍桌子,想起了前任总理的一句话: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一往无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现在就退缩,夏想就不是夏想,不管天泽市是天降恩泽还是天下第一沼泽之地,他都在单枪匹马地闯上一闯!拿起电话,他打给了李沁。

        “立刻通知孙现伟、萧伍、沈立春和杨威,准备好材料,来市政府报名申请扶持名额!”

        有人仰仗在天泽市根深蒂固的势力来布局,来制造难题,好,他就利用外力打破天泽市的固步自封,来一次硬碰硬的经济对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