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14章 关键一战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14章 关键一战

    作品:《官神

        刚刚夏市长还轻飘飘将马大姐的事件推到一边,一点也不放在心上的样子,现在突然提到了人事上的动向,思维跳跃太快了。www.00ksw.org领导就是领导,要的就是你必须跟着他的思路走。

        难道说一个马大姐损坏公物的小事,真能引来一场不小的官场地震?彭云枫一是不敢相信,二是他非常有必要提醒夏市长的是,别看包大光只是一个并不重要的市政府副秘书长,他却是一个关键桥梁,动了了他,容易引发天泽市经济界的强烈反弹!

        包大光本来有提秘书长甚至副市长的机会,只因为他太怕老婆,几次因为被老婆训斥误事,才让领导对他改变了看法,打消了提拔他的念头。

        估计包大光也是国内因为怕老婆而两次错失提拔良机的第一人。

        包大光的缺点很多,怕老婆就不说了,还贪财,为人还小气。但又不得不承认他也有非常过人的优点,就是他对市场经济的研究很深入,对国内垄断寡头和民营企业之间的对立关系以及如何互相促进发展,等等,有独到的见解。

        包大光是民营经济的支持者,他认为国内改革开放的出路就是支持民营经济的发展壮大,必须扼制寡头经济的进一步垄断和不合理的增长。

        如果让夏想来区分的话,夏想会将民营经济称之为自由经济,是平民百姓的自由经济,而寡头经济就是既得利益集团的垄断经济,也就是家族势力经济,或者更形象地称之为权贵资本主义。是扶植自由经济壮大还是继续让寡头经济进一步垄断市场,在高层之中分岐很大,也就是平民势力和家族势力之间的政治理念上的根本分岐所在。

        因为包大光对寡头经济深恶痛绝,张尤作为自由经济的代表人物,他就不遗余力地大力扶植。但因为眼界所限或能力问题,就只能利用手中的权限让张尤赚政府的钱。不过也正是因为他的观点和所作所为在天泽市工商界深得人心,包大光虽然级别不高,天泽市几乎所有的私营企业主都对他十分尊重。

        夏想并不清楚包大光在工商界人士之中的威望,也不知道包大光本来有一次差点担任了市国资委主任,但因为他的论调太倾向于私营经济,最后关头被人拿下了。但包大光因为对国企改革和私营发展都有深刻的见解,在上届政府毛市长在任时,他差不多相当于毛市长的经济顾问。

        夏想因为本身对经济有一定的研究,也有自己的经济理念,再加上初来,并不清楚包大光还有有学问的一面,当然,也并非是他有意要动包大光,是李晓敏想动。

        不止李晓敏想挪开包大光,还有吴明毅。

        吴明毅作为家族势力的代表,早就对包大光看不顺眼了,现在抓住了机会,又有了夏想的默认,他肯定不会放过机会,因此就有意借马大姐被抓事件,好好在市委大院之中,放一把火。

        吴明毅先是回到办公室,将事情的前因后果想了一遍,忽然就决定和夏想面对面交谈一次。他来到夏想的办公室,徐子棋客气而恭敬地挡住了他。

        “吴书记请稍等,夏市长正在和彭主任说话,我去请示了一下。”

        彭云枫虽然是政府班子的人,但对他的为人和政治倾向,吴明毅还算了解,心中就是一惊,彭云枫现在向夏市长汇报工作,肯定在替包大光说话。坏了,千万不能让夏市长动摇,现在正是动包大光的大好机遇,机不可失。

        他就笑了一笑,忽然大声咳嗽了两声,似乎不是故意为之,实际上还是有意弄出声响,让夏想听见。

        吴明毅猜对了,彭云枫确实向夏想说出了包大光的重要性,彭云枫说的很含蓄,他也知道就算包大光在工商界影响再大,搬开他,顶多是有些人不满而已,作为本来就不受政府重视的私营企业,他们只是敢怒不敢言,也不会出现任何不安定因素。

        彭云枫主要是本着认可包大光的经济学上的见解,认为他是一个人才,或许可以为夏市长出谋献策,才劝夏想在包大光的事情上,持宽容的态度。

        夏想是被家族势力调来天泽市的,他的政治立场在外人看来,必定会偏向寡头经济和垄断企业。但现在时间还短,夏市长还没有明显表露出政治倾向。

        彭云枫拿包大光说事,其实也是有他自己的小算盘,就是想借此机会试探一下夏市长的政治倾向。天泽市太保守了,对民营企业的扶植力度太弱了,而本来又底子薄弱,没有拿得出手的国有企业,却又把有限的政治和经济资源全部倾向人浮于事的国企,导致民营企业怨声载道,一直发展壮大不起来。

        想要促进天泽市的经济发展,就必须有勇于创新的精神,改变政府对民营企业支持力度不足的现状,对于一些效益不好但占用大量社会资源的国企,该砍就砍,该关就关,把有用的资源合理地分配给民营企业,盘活自由经济,天泽市才有可能改变现状。

        平心而论,彭云枫也是希望夏想的到来能打破天泽市陈旧落后的现状,首先要改变市委市政府自由散漫的工作作风,包大光是不是被撤掉不是他关心的重点,他想知道夏市长的政治倾向,也好决定他以后的工作方向。所以他才郑重其事地拿包大光支持民营企业的观点说事,来看看夏市长是什么态度。

        夏市长的表现让彭云枫失望了——他先是若有所思地想了一想,还是说道:“包大光同志的个人问题和经济上的见解不能混为一谈……”刚说了一句,外面正好传来了吴明毅的咳嗽声。

        夏想也能明白彭云枫迫切知道他的政治倾向的想法,但现在不是表露的时候。他既然在京城已经答应了吴家,现在刚来天泽市,就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政治倾向,既会让家族势力不喜,就连总理看在眼里也会认为他两面三刀。

        “马大姐的事情,交给晓敏全权处理好了。”夏想摆了摆手,“去请吴书记进来。”

        彭云枫尽量不让自己露出失望的神色,恭敬地点头退了出去,见到吴明毅不忘问了好,吴明毅却只是轻哼了一声:“小彭,最近比较活跃,不错,很有上进心嘛。”

        彭云枫知道吴明毅话中有讽刺意味,又没法反驳,只好勉强一笑。

        吴明毅来到夏想的办公室,很热情地哈哈一笑:“夏市长,早就应该来请您吃顿饭,这不正好赶上最近省委下发了一系列的文件,天天学习领会省委的文件精神,实在脱不开身。”

        夏想见吴明毅长得粗犷,说话豪爽,但眼睛不大,转动的时候极快,就知道他是一个精明之人,也就哈哈一笑:“吴书记客气了,工作第一,工作第一。”

        吴明毅落座,主动给夏想递烟,夏想婉拒了:“烟瘾不大,一般想事的时候才抽一只。”

        吴明毅也没勉强,自顾自地点上,抽了一口才说:“我抽一只,夏市长不反对吧?”

        夏想笑着摆手,就不接话,等吴明毅挑起话题。

        吴明毅又猛抽了两口,才又开了口:“按辈份的话,我应该叫吴部长叔叔……”

        开场白就点明了身份,显然是拉近关系之意,夏想还是一脸微笑,不开口,只是摆出一副聆听的姿态。吴明毅见状,心中就有了分寸,知道夏市长不喜欢绕弯,也就挑明了来意。

        “包大光的问题很严重,马大姐是他的小姨子,故意损坏公物的行径很恶劣,而且还是故意报复,够得上追究刑事责任了。她也承认是受包大光指使,对行政处开除她进行恶意报复,她还举报了包大光收受贿赂的事实,为了争取宽大处理,她还说出了包大光在市政府维修、改造的过程中做手脚,贪污和挪用公款借自己挥霍……”

        夏想不由多看了吴明毅一眼,下手够快,才多大工夫,就已经从马大姐嘴中套出了这么多东西?可见他要搬开包大光的心情是多么迫切。如果不是刚刚彭云枫说出了包大光的另一层身份和影响力,夏想还真一时半会弄不明白吴明毅的为什么要急于一脚踢开包大光!

        吴明毅是家族势力的代表人物,而包大光反对家族势力的扩张,现在有了出手的机会,吴明毅不飞起一脚才怪。

        夏想就一脸凝重地说道:“真有这么严重?贪污和挪用公款是绝对不能容忍的行为,必须严惩。我已经让晓敏同志具体负责调查了,吴书记了解到的情况,可以向晓敏同志通报一下。”

        夏想的态度有点出乎吴明毅的意外,他原以为夏想肯定会喜出望外,甚至还有可能和他拉近关系,毕竟同是吴家的嫡系,没想到夏想先是不冷不热,又对包大光事件摆出置身事外的漠然,就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但摸不着头脑他也不敢乱问,不提夏想和吴家之间的密切关系,是他追马也赶不上的,就是夏想是市委的二号人物,堂堂的市长,他也不敢逾越,就又哼哼哈哈了几句,还是不见夏市长明确表态,就起身走了。

        夏想也算给了他面子,送到了门口。

        第二天,有关马大姐被抓供出了包大光贪污和挪用公款的消息就在市委大院传开了。夏想不管不问,就连李晓敏前来汇报工作,也被徐子棋客气地挡在了外面,李晓敏就明白了什么,就不再就此事麻烦夏市长。

        当天下午,在政府工作会议上,李晓敏就提出了包大光同志问题严重,有必要停职反省。许凡华和杨剑都没有反对,因为他们都知道包大光确实身上有事,手脚不干净,主要他们也看了出来,夏市长虽然在这件事情上一直保持了沉默,但显然是支持的态度,而且还有一点,人是吴书记抓住的,吴书记不遗余力地要拿下包大光,态度很坚决,作为主管人事的副书记,他的话给不少人都带来了压力。

        连陈洁雯也和夏想一样,自始至终都没有发表什么看法,市委一二把手都不约而同地保持了沉默,不管出发点是不是一样,但目的却是相同,不容忍包大光的行径!

        三天后,包大光被撤职查办,李清贫也受到了牵连,停职反省。也许是巧合,下午就召开了市人大会议,正式选举夏想为天泽市人民政府市长,选举杨剑为天泽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随后夏想就召开政府常务会议,讨论和调整了政府班子的分工,杨剑同志为常务副市长,主持政府日常工作,负责发改委和国资委,兼任国资委主任。

        调整分工的时候,原本属于许凡华的城建口也归了杨剑,许凡华虽然含蓄地表达了不满,但支持杨剑的副市长占了多数,而且夏市长也是支持的态度,他就很无奈地接受了现实。

        包大光被撤职查办,李清贫停职反省,而且看风向李清贫也有可能也会被换掉,一个副秘书长和一个行政处处长,两个空缺都是肥缺,就立刻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人心浮动。

        市政府内部的人事问题,夏想拥有决定权,但常务副市长杨剑也有建议权,也不知是杨剑得到了授意,还是夏市长忙得顾不过来,反正谁也没提接任人选的问题。

        倒是彭云枫还记得夏市长向他提过一提,就以为夏市长是真的征求他的意见,他就拟了几个人选交给了夏市长。夏市长不置可否,只让他放下,说是研究一下,然后就没有了下文。

        彭云枫就明显感觉到了夏市长对他的态度冷淡了下来,就心里没底,猜想肯定是哪里惹了夏市长的不快,是不是因为上一次的试探?

        尽管知道领导的心思难琢磨,但身为下属,都又不得不琢磨领导的心思。张尤再次托人请动徐鑫,徐鑫就又找到彭云枫,希望彭云枫能请动夏想出面,拨冗赏光。彭云枫前思后想一番,还是决定斗胆再向夏市长提一提。

        不出所料,又碰壁了,夏市长的话很客气:“就不要客气了,我刚来天泽市,千头万绪都要从头做起,吃饭就免了,以后再说。替我谢谢张尤的好意,对了,还有徐部长,也让他费心了。”

        客气是客气了,却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让彭云枫越发心里没底。

        随后不久,又发生了一件让彭云枫更不是滋味的事情……几天后,徐鑫借讨论副秘书长人选的机会和夏想会谈,先谈正事,后谈私事,再次提出请夏想吃饭,夏市长犹豫一会儿,竟然答应了!

        彭云枫听了,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半天没有动上一下,心里七上八下,既难堪又烦恼。他知道,夏市长肯定是对他有意见了,摆明了是要晾他一晾。他出面请不动,徐部长出面就请动了,就会让徐部长看清一点,他在夏市长的心目之中,没有什么分量。

        彭云枫想来想去,想得满头大汗,再将所有的事情都从头到尾梳理了一遍,差不多算是知道他错在了哪里,就是太自作聪明了,总想试探领导的口风。试探领导的口风不是不可以,但一定要做得隐蔽,既不让领导察觉,又不能让领导反感。

        夏市长太聪明了,在他面前小聪明小手段完全不起作用,反而会弄巧成拙。

        ……夏想在徐鑫的陪同下,来到了德庆酒店。德庆酒店在天泽市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档场所,张尤站着门口,笑脸相迎,一见夏想来到,忙点头哈腰地迎了上来。

        “夏市长,您好,您好!我是张尤,上次我们见过了,您也许已经没有印象了,我可是对夏市长印象深刻,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

        夏想伸手和张尤握手,就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张尤,不要光会说漂亮话,还要学会办漂亮事。漂亮话人人都会说,但漂亮事却没有几人能办成。”

        张尤没想到夏市长上来就直接有所指,不过他脸皮厚,早就练成了水火不浸,就嘿嘿一笑:“夏市长教训得是,我一定知错就改,善莫大焉。”

        夏想呵呵一笑,才不会纠正张尤用语中的错误,就在张尤的带领下,进了房间。

        徐鑫个子不高,估计也就是一米六五左右,再加上人长得又瘦,就让今年50岁的他,象一个干瘦老头。天泽市的主要党政领导明显比郎市的党政领导年龄大了不少,或许也正是因为年龄的原因,天泽市的政治氛围更成熟,更圆润,或者干脆说更圆滑。

        夏想之所以答应张尤的宴请,是基于三个方面的考虑,其一,因为安居工程也确实需要早点定下来。其二,他的态度很坚决,如果张尤不答应百分之三十的垫付款的条件,他宁可再换一家开发商。其三,因为安居工程是他来天泽市的开端,不仅仅事关市长权威的确立,还关系着他的执政理念的是不是能够在天泽市顺利推广的关键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