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09章 麻烦,挑战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909章 麻烦,挑战

    作品:《官神

        王凌和人打起来了。www.00ksw.org

        起因说出来让人啼笑皆非,上卫生间的时候,人多,王凌后来居上,和人抢蹲位,结果人家不干了。王凌骨子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认为他来自京城,就天生高人一等,虽然他不是什么高官权贵,但到了任何地方他都自认自己是皇城根儿的人,觉得别人都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因此他还理直气壮地跟别人抢,虽然他体胖腰粗,但对方人多,一动手就吃了亏。

        王凌挨了打,受不了了,就大喊:“住手!你们敢打我,我是夏市长的贵宾!”

        结果打他的人一听,愣了片刻,都又哈哈大笑起来,二话不说继续拳打脚踢。

        夏想本不想露面,觉得王凌此人不可交,又听他在外面大扯虎皮,他再有涵养,也心中不喜。杨威气得直跳脚,惊得满头大汗,要是换了任何一个领导,只此一次,下次绝对和你不再往来。谁也不愿意结交这样不懂事的朋友,杨威后悔得直想撞墙,恨不得冲过去打王凌一个嘴巴。

        夏想决定直接走人,不再多呆一分,不料还没出门,就听到外面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住手!怎么回事?”

        夏想就愣住了,怎么是雷一大?

        然后又听雷一大惊讶地说道:“原来是你,张尤,怎么着,想闹出人命?没听他说他是夏市长的朋友,你胆子也太大了,连夏市长的朋友都敢打?”

        “雷部长……”名叫张尤的人嗓子沙哑,声音很难听,“您怎么也亲自吃饭了?我要知道您也在,说什么也要过去敬您两杯。”

        话说得很客气,声音中却没有什么尊重的语气。

        “夏市长刚来天泽市,哪里有什么朋友?他说是就是了,我看他贼眉鼠眼的不象好人,夏市长怎么会有他这么下三滥的朋友?他是胡说八道,怕挨打。”张尤显然不把雷一大的话当一回事儿。

        夏想在房间内将外面的事情听得清清楚楚,心里就想张尤说话流里流气,认识雷一大又浑然不把他放在眼里,肯定有背景。

        而雷一大上次突然发酒疯,事后又没事儿人一样,见了他照样打招呼,也让他心中不解,不明白雷一大上一次的酒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夏想就打消了走人的想法,决定留下来静观事态的发展。

        事态的发展,出乎夏想的意料……“那也不能打人,行了,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冲突,现在都住手。”雷一大怒气冲冲。

        “雷部长,您来喝酒吃饭,是寻开心来了,有些事情和您没啥关系,就不用多操心了,一会儿给您买单去。”

        “我会稀罕你的臭钱?”雷一大还是脾气挺大,“张尤,不要仗着你有几个臭钱就能胡作非为,我没钱,但还吃得起饭,用不着你施舍。你说,是你自己收手,还是让我请裴一风亲自过来……”

        裴一风是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一般人自然请不动,但如果雷一大发话了,裴一风再拿大,也得亲自出面,毕竟雷一大也是市委常委。

        夏想也以为张尤肯定会让步了,不料张尤硬气得很,还是嘴硬:“裴局没在市里,到县里视察去了,没回来,就是想来,也不赶趟儿。”

        言外之意自然是他比雷一大还了解裴一风的行踪。

        “啪”的一声,似乎是什么东西打破了,随即传来王凌的怒吼:“真他妈的不是个东西,到底是下面的人,素质真低,都什么玩意儿,抢个厕位也打架,没见过世面!”

        杨威见夏想脸色不善,陪着笑:“夏市长,都是我的错,我眼瞎心也瞎,看错了人,给您添麻烦了。”

        夏想一脸沉静,似乎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又意味深长地笑了:“没添麻烦,倒是有趣了。走,出去看看。”

        任何事情都有其两面性,王凌是不懂事,正因为不懂事才容易惹事。惹事也并一定全是添乱,有时候可能也会无意中打开局面。

        王凌从地上爬起来,怒气冲冲地瞪着张尤,想还回来,又不敢动手,毕竟是在别人的地盘上,他再自大,也知道强龙难压地头蛇的道理,况且严格说起来,他还真不是一条强龙。

        不过他听了出来眼前的雷部长似乎和张尤不太对付,就在一旁鼓动雷一大:“雷部长是吧?您好,您好,我叫王凌,准备来天泽市投资,刚刚还和夏市长一起用餐,正谈到天泽市的投资环境,结果就被这人打了一顿,让人心寒啊。就这样的治安环境,怎么能让我们放心地来天泽市投资?我还有几个朋友,手中都有上亿的项目,我还打算说服他们来天泽市,现在看来,还是不要开口了……”

        王凌绘声绘色的表演还真唬住了雷一大,雷一大不解地问:“真和夏市长在一起?”

        “吹牛不上税。”张尤摇头晃脑地笑了,“夏市长刚来天泽市,正在热茶,哪里会着急喝酒?别胡扯八扯了。赶紧的,跟我赔礼道歉,我就放你一马,要不让你知道天泽人民的厉害。”

        张尤的话很有内涵,热茶指的是夏想初来乍到,还没有站稳根基,现在正在培植亲信,分辨远近。而喝酒就是指有了基础之后,才会大刀阔斧地推行施政方针。因为身边无人可用,拉来投资也有可能落不到实处。

        如果雷一大不在场,王凌再等不来夏想撑腰,肯定就低头认错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但现在明显雷一大要替他圆场,他就不想认输了,就继续和张尤硬撑。张尤也行,硬是不给雷一大面子,雷一大就怒了,拿出电话打给了裴一风。

        “老裴,是我,德庆酒店有人闹事,你最好过来一趟。是呀,我说的话不管用,还得你出面。什么?你在县里,过不来?……对方是谁?是张尤!”雷一大的脸色很难看,气呼呼地将电话交给张尤,“裴局要和你说话。”

        张尤拿过电话,还是一脸孬样,口气倒是稍微恭敬了几分:“裴局,我,张三,给您添麻烦了……不是,不是我故意闹事,您上次发话之后,我就老实多了,您的话我能不听?是京城来了一头肥猪,来天泽撒野,还冒充夏市长的朋友,我是有正义感的遵纪守法的天泽市民,为了维护天泽的形象愿意奉献毕生的心血……是,是,不废话了,不废话了,听您的,收手。”

        将电话还给雷一大,张尤还是嬉皮笑脸地说道:“得了,我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你一次。”又冲雷一大点头哈腰,“雷部长,您的饭今天我请了,算我给您赔礼了。”

        张尤嘴上说得好听,似乎给了雷一大面子,其实还是摆了雷一大一道,因为他是接了裴一风的电话之后才让了步,但又说要替雷一大买单,言外之意就是大事可听裴局的话,吃饭一类的小事,可以给雷一大一点薄面。

        表面上客气,其实还是不无轻视之意。

        雷一大脸色变了几变,还是忍住了,摆了摆手:“张尤,以后走路小心一点,别乱碰乱撞的,影响天泽市的形象。”

        张尤不高兴了:“雷部长,我也向您赔礼道歉了,还请客,事情又不怪我,您还说我,就不太讲理了,是他主动碰我的好不好?”

        不管雷一大是不是讲理,他是堂堂的市委常委、统战部长,张尤和他说话就没有多少客气,也说明了张尤的嚣张。雷一大就算只是统战部长,好歹在市委也是一号人物,却拿一个张尤没有办法,也让夏想暗中猜测,张尤会说话会来事,和裴一风关系估计也不错,他在市委的靠山是谁?

        张尤又是个什么人物?

        夏想迈着方步,来到场中,先和雷一大握手:“雷部长也在?巧了,呵呵。”

        雷一大一见真是夏想露面了,心中一动,忙握住了夏想的手:“夏市长,幸会,幸会!这位真是您的朋友?”

        王凌一见夏想,就急忙凑了过来,正要开口痛斥张尤一顿,好让夏想替他扳回面子,不料夏想只是冲他一点头,就对雷一大说道:“杨威是我的朋友,王凌是他介绍来的,刚坐在一起吃饭……”言外之意就是交情不深。

        王凌的嘴巴张开,下面的话就没有说出来,表情十分尴尬。

        雷一大心里有数了,解了心中的疑惑,就是,夏想本人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市长,一点也没有年轻气盛的气势,他结交的朋友,就算不是人人精英,也不会有王凌这样不太懂事的类型。

        夏想尽管嘴上说着王凌不是他的朋友,还是冲杨威使了个眼色,杨威会意,拉过王凌,转身走了。

        张尤在一旁愣住了,他没见过夏想,但他对天泽市的人事变动格外关注,夏想已经在电视上露过面了,他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人正是新上任的天泽市长夏想。

        他眼睛转了几转,就主动凑了过来,一脸陪笑:“夏市长,您好,鄙人是科龙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尤。”

        夏想扭过身来,打量了张尤几眼。

        张尤35岁左右,小鼻子小眼睛,乍一看人长得挺滑稽,多看一眼的话就能发现他的目光之中的狡黠之色,再看他油头滑脑的样子,肯定是一个油滑之人。夏想就主动伸出手去,和他握了握手:“你好,幸会。”

        张尤双手握住夏想的手不放:“夏市长,方便的话,我做东,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我就请您吃饭,正好有一个上亿的投资项目想向您请示请示。”

        “不太方便。”夏想直接就回绝了张尤,张尤一见面就提出邀请,不是不懂事,是底气十足的表现,“今天还有不少事情,以后有机会再说好了。”

        张尤讪讪一笑:“打扰了,夏市长,您慢用。”他也不向雷一大告别,一挥手,带着身边的几人扬长而去。

        虽然张尤走得挺快,也挺给夏想面子,但事后夏想才知道张尤还是替他和雷一大都结了帐,既是卖好,又是讨巧,倒真称得上是一个人精。

        雷一大嘿嘿一笑:“还是夏市长厉害,能镇得住场,在天泽,一般人还压不住张尤。”

        夏想连哦呢陈都能收拾得了,何况一个张尤?张尤再有势力,也和哦呢陈不能相比,哦呢陈一代枭雄,整个燕省也出不了几个。

        当然夏想也清楚,和哦呢陈的气势冲天相比,张尤更油滑更见风使舵,越是如此,就越是滑不溜手。

        就如陈洁雯,内敛而自律,她就比古向国厉害多了。

        夏想就心思一动:“雷部长约了朋友一起吃饭?”

        雷一大明白了夏想的意思,顺势就上:“没事,朋友走了,如果夏市长不嫌弃,我还想和您一起再喝两杯。”

        重新回到包间,王凌不知去了何处,只有杨威一人,夏想没问,杨威没说,显然是心照不宣了。雷一大也是明白人,见夏想不避讳杨威,就知道杨威信得过。

        夏想替杨威和雷一大引荐对方,客套几句,重新落座,话题就直接切入到了张尤身上。

        雷一大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几杯酒下肚之后,脸又红了,说话也就随意了许多,也是夏想大度,不提以前闹过的不快,他倒好,也不提,好象没事儿人一样,先是自来熟地和杨威聊了几句,就自己说到了张尤。

        “张尤是个能人,以前是农民,后来到县里当包工头,认识了副县长包大光,一来二去就攀上了关系。等包大光调到市里之后,他也就农民进城了,嘿,别说生意还越做越大。当然,其中也有包大光的提携,市政府每年机关里的维修和改造费用少说几百万,中间的赚头,大得很……”

        夏想只是微笑,不说话。雷一大好歹也在官场上混了几十年了,沾酒就高的毛病确实害了他,如果他不是有酒后乱说话的爱好,凭他的资历——夏想研究过他的履历——担任一届市长不成问题,但他现在只是统战部长,可见肯定是什么时候说错话了。

        包大光现在是市政府副秘书长,负责行政处、人事处的一摊儿,行政处权力不小,市政府每年的维修、改造还有公车开支都由行政处审批,一年下来少说也有四五百万。政府机关的钱向来好赚,把关不严,四五百万稍微抬抬手,怕是有一两百万的利润。

        行政处的处长是李清贫,名字叫清贫,但人长得一点也不清贫,红光满面,一脸富态,夏想之所以刚来几天就记住了李清贫,是因为他的办公室的窗户的插销坏了,徐子棋报了上去,李清贫就亲自下来动手维修,倒是又热情又恭敬。

        包大光倒是印象不深,还没有怎么接触。

        “现在张尤一方面做到维修工程,另一方面还做建材生意,开了几家沙场,还买下了几座荒山,现在据说又打通了裴一风的门路,以后公安局的维修和改造工程也全部由他来做,算是发达了……”雷一大摇了摇头,叹息说道,“都说张尤现在是千万富翁了,在天泽这个穷地方,百万富翁就吓人了,千万富翁?一把手都数得过来。不过张尤有头脑,总在外面装穷,开一辆七八万的奇瑞车,住一套两室的房子,不管什么生意都贷款。贷款好呀,没有风险。”

        夏想哑然失笑,雷一大快60岁的人了,也在官场上混了一辈子,什么七拐八拐的事情没有见过,说起张尤还是一脸的愤愤不平,还是应了一句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再想起雷一大在接风宴会上闹出的糗事,他多少明白了什么。

        天泽市再穷,也是一个地级市,百分富翁就不用说了,千万富翁绝对不会是个位数,就以夏想所知的天泽市有名的几家大型私企的主要股东,资产上亿者也不在少数。

        他也清楚雷一大是借机向他反映问题,暗指张尤权钱交易,和包大光、李清贫甚至裴一风之间,存着官商勾结的嫌疑。夏想初来天泽市,他的执政思路是抓大放小,毕竟他是市长了,不可能事事亲为,也不想在一些小事上过于计较。在任何地方都存在着利益团伙,象公车报销、机关维修和改造,中间的猫腻他清楚得很,他的态度很明确,允许合理范围内的利益分享,但前提是不以危害整个市场经济为前提。

        象市政府机关的每年的维修费用,他不会一上来就过问,就砍一大块儿,而是逐渐在拨款和预算方面慢慢收权,让对方知难而退,然后收手。当然如果对方还不明白,还继续胡来,就别怪他先礼后兵了。

        和雷一大又喝了一个小时的酒才散,自始至终雷一大没提接风宴上的不愉快,夏想更不主动提及。他一直在想张尤的问题,直觉告诉他,张尤极有可能是他在天泽市开展工作遇到的第一个绊脚石。

        ……果然被他猜中了,几天后的政府会议上,因为张尤而发生了一次不大不小的争执,第一次让他的市长权威,受到了严峻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