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892章 意外之乱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892章 意外之乱

    作品:《官神

        夏想大吃一惊。www.00ksw.org

        平心而论,他对金银茉莉虽然没有什么感情因素,而且多少对她们的所作所为稍有不满,但也必须承认她们是一对人见人爱的姐妹花。她们本质上不坏,也没有什么坏心眼,确实为哦呢陈有意无意做过一些不好的事情,但也不应该沦落为被人作践的地步。

        夏想急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先说清楚。”

        “我,我,我……”慌乱之下,又失去了往日的威风,哦呢陈终于再次结巴起来,语无伦次,“我想让她们姐妹出国,已经办好了全部手续,昨天她们就到了京城,今天一早的飞机,谁知道今天就联系不上她们了,一打听,听说她们昨天半夜被人从宾馆带走了,现在下落不明……”

        夏想火大了:“什么人?”

        “国华瑞!”

        夏想顿时愣住,怎么会是他?又一想不由苦笑,怎么不能是他!

        国华瑞是京城有名的二世祖之一,也是太子党之中的非常另类的一个人。不提他身为政治局委员之一的叔叔,就是他的父亲也是国内最著名的垄断企业国油化的老总国涵扬。

        国涵扬其人,夏想并不太了解,也没有过接触。但能担任国油化的老总,绝非寻常之人。后世曾有国油化的老总直接转任一省之长的例子,可见大型国企的老总在国家的心目之中,和一省之长的重要性相当。

        但对于国华瑞,夏想还是多有耳闻。

        国华瑞今年30岁出头,据说在商务部担任一个什么副司长,估计也就是只管拿工资不干实事的货色,他在政治上没有什么作为,但因为家世显赫,他生下来什么都不缺,就一直以追逐女人为乐。不过他和京城四大花少不同的是,四大花少是拿钱砸女人,图的是一个开心,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遇到金钱攻势不奏效的,四大花少也不强求,因此他们只有雅名,没有恶名。

        国华瑞却不同,只要是他看上的女人,先用钱砸。砸不动,就用各种手段强迫对方就范。如果对方是明星,就以投资电影或通过关系找到导演、制片人,反正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目的只有一个,上床。如果以上手段全不奏效的话,直接抢来,霸王硬上弓。

        国华瑞父亲是国油化的老总,叔叔是政治局委员,在京城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无人敢管,他霸王硬上弓的女人保守估计也是十几二十人,有人告发他,没有下文。有人事后也知道他势力庞大,只能打碎牙齿向肚子里咽。

        国华瑞的为人,夏想还是通过杨威才了解得清楚,听说金银茉莉被国华瑞绑走了,他心中一沉,只怕姐妹花凶多吉少了。

        又转念一想,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首,现任天泽市委书记陈洁雯正是国华瑞的亲姨!

        虽说夏想不是见死不救的性格,但一下想到国华瑞的身世和他即将到天泽市上任,就稍微迟疑了一下,没有说话。

        哦呢陈以为夏想退缩了,不肯帮他,就放声大哭:“夏市长,现在没人肯帮我一把,看在小茉对您有好感的份儿上,看在她们差点献身的份儿上,您……”

        “不要说了,我会尽最大可能救出她们。”夏想急忙打断了哦呢陈的口不择言,都什么跟什么,他救金银茉莉,可不是为了贪图她们的美貌,“你等我消息。”

        哦呢陈连连道谢,泣不成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夏想也不等他再罗嗦什么,直接挂断了——时间不等人,他一个电话就打给了杨威。

        杨威听夏想说完,立刻说道:“我马上查一查事情的真假。”

        让杨威出面查实事情,应该比所有的正面渠道都快捷,杨威早年混迹花丛,对京城之中各色人等都有接触和认识。

        夏想用手一指京城方面的高速:“去京城!”

        萧伍应了一下,一打转向灯,就转向了京城方向。后面紧跟了几辆车,也鱼贯跟上,一共三辆车六七人,直奔京城而去。

        夏想坐在后座,微眯着眼睛,想事情。

        因为调他离开郎市,事发突然,他只顾得最后投入全部精力扳倒古向国,还没有想好如何处置哦呢陈。按照他最初的设想,哦呢陈必定是要绳之以法的,因为他虽然和古和国所犯的罪行不一样,但他一样是罪行累累,死有余辜。

        其实就算离开郎市,夏想也没有打算放过哦呢陈。他的打算是等到了天泽市之后,再杀一个回马枪,只需要等古向国一案尘埃落定之后,再回头收拾了哦呢陈也来得及。

        不成想,意外发生了金银茉莉被绑的事情。

        夏想不是圣人,对金银茉莉没有男女之想,也没有独霸心理。但男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上次一次香艳的肉遇之后,夏想尽管没有得到金银茉莉,但在他心目之中,却和她们有了超越一般朋友关系的想法。就算金银茉莉不是他的女人,但在他看来,除非金银茉莉愿意,别人强迫她们,他绝对不能袖手旁观。

        即使他是所谓的二世祖也不行!

        很快,杨威的电话就打来了。

        “夏市长,查清楚了,确实有这回事。哦呢陈的手下出卖了他,向国华瑞通风报信说出了金银茉莉的房间,现在金银茉莉被带到了国华瑞的别墅里,有没有被他得手,现在还不清楚……”

        “杨威,你出面联系一下国华瑞,先拖住他,然后到他的别墅里,和他谈条件,我赶过去要一个小时左右,怕来不及。”夏想知道以杨威的身份,能和国华瑞说上话,但国华瑞未必会给杨威面子。

        “我马上去办。”杨威也见过金银茉莉,他不太清楚夏想和金银茉莉之间有什么关系,但见夏想的语气很焦急,也知道事态严重,“我尽最大努力,不过情况不太乐观,国华瑞为人十分倨傲,他不会给我什么面子。但拖他一拖还是问题不大,不过我得提醒您一下,您出面,也未必管用。”

        杨威说的是实话,夏想承认他在国华瑞面前,也没有什么面子可言。但京城之地,他又不是没有关系网!

        汽车飞快驶向京城,争分夺秒,和时间赛跑。如果金银茉莉万一被国华瑞玷辱了,又该如何?夏想不敢设想无法接受的后果,心中的怒火反而渐渐平息下来。

        和国华瑞发生冲突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他倒不是十分担心,国华瑞的所作所为本来就上不了台面,不会有人愿意摆到明面上说事。但问题是,有可能因为一次小冲突而引发陈洁雯对他的成见就不好了。在还没有上任之前,就让市委书记对你有了看法,不是好的开端。

        尽管说来他是市长,是市委的二号人物,但也不想一开始就和市委书记不和。

        不过现在事情不容他再有退缩的可能,金银茉莉必须救,他不是没有担待的男人。

        夏想一路上将事情前思后想了一番,忽然脑中转过了一个不小的弯,本想他想打电话给老古,请求老古支援,但现在他改变了主意,将电话打给了邱绪峰。

        邱家是家族势力的代表人物,而国华瑞的叔叔国涵清究竟持什么政治立场,夏想不太清楚。国涵清的政治立场直接决定了陈洁雯的政治立场,夏想就敏锐地发现了一个支点……说来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和邱绪峰联系了,邱绪峰在燕市的组织部长干得有声有色,再有两年,力度大的话,直接担任市委书记,机遇不好的话,可能先当一届市长再上书记,总之,仕途一片光明。

        “恭喜了,夏市长。”邱绪峰接到夏想来电时,正在办公室收拾东西,准备下班。眼见要放假了,组织部的事情不多了,他就打算早点回京城,省得留在燕市应付没完没了的送礼者,也是麻烦。他不稀罕什么礼物,又不缺钱,不想因为收受礼物而影响了自己的仕途。

        对于夏想的意外扶正,他也清楚是政治斗争的意外结果,但还是为夏想感到高兴,正厅实职,又是一市之长,不是人人都有这么好的机会的,当然,也多少有点小小的嫉妒。他一直比夏想级别高上一格,现在倒好,夏想已经和他平起平坐了,关键还有,他可是四大家族之一的邱家人,有雄厚的家族势力,毫不夸张地说,是太子党,而夏想却是草根出身。

        不能比呀不能比,也许有一天夏想成了副省级官员,他还在正厅的位置上打转,到时,他就得仰视夏想了。

        夏想是何许人也,一下就听出了邱绪峰话中有一股微酸的意味,就呵呵一笑:“绪峰兄,叫我夏市长,是想和我划清界限,还是埋怨我以前不叫你邱部长了?”

        邱绪峰立刻回过味儿来:“你呀,还是一点也不饶人了,好了,夏想,去天泽市是好机会,恭喜你。回头一起坐坐,好好聊聊。”

        “现在我就有事情找你……”夏想将金银茉莉被国华瑞强抢的事情一说。

        不出所料,邱绪峰沉默了片刻:“有必要非要插手?”

        夏想的态度很坚决:“不惜一切代价!”

        尽管夏想并没有说出请他帮忙的话,邱绪峰心里清楚,夏想是来请求他的帮助来了。夏想在京城的关系网虽然不如在燕省深厚,但可以借助的力量也有很多,都不找,偏偏来找他,就大有深意了。

        邱绪峰微一沉吟,还没下定决心要怎么做,夏想就匆匆挂断了电话:“我接一个电话,一会儿再打给你。”

        是杨威来电。

        “领导,我没联系上国华瑞,现在正在往他家里赶。不过听说昨晚他喝醉了,有没有办坏事就不清楚了……等我到了之后,再联络。”

        杨威匆忙交待几句,就又挂断了电话。夏想心中对杨威的热情和办事能力深感欣赏,越发认定杨威此人,可交。

        刚挂断杨威电话,邱绪峰的电话就又打了进来。还算有交情可言,如果等不来邱绪峰的电话,夏想也没打算再给他打过去。

        “夏想,我联系了一下,暂时没有联系到方便出面的人,这样,我也正好放假了,现在就向京城赶,到了后再和你碰面,怎么样?”

        “也好,我在京城等你。”夏想就很客气地说了一句,挂了电话。实际上他心里有数,邱绪峰打了一个埋伏,以邱家的实力,就算在省部级干部大调整中失利,也不至于在京城无人可用,京城可是邱家的大本营。

        邱绪峰是缓兵之计,他说得好听,似乎是说要直接出面,其实还是看情况再说。从燕市到京城有3个小时的路程,再加上堵车,4个小时能赶到就不错了,黄花菜早凉了。

        只能说,邱绪峰没有上心。

        夏想微微摇头,基本上可以断定,国华瑞的叔叔也好,父亲也好,即使不是家族势力的人物,也和邱家有内在的联系,否则以邱绪峰和他的交情,如果对方是一个局外人,他会毫不犹豫地出手帮忙。

        算了,不指望邱绪峰了,何况他没有将希望全押在邱绪峰身后,只是想找一个切入点从侧面了解一下和他搭班子的天泽市委书记陈洁雯的政治倾向罢了。

        拿起电话正要打给老古,手机却又意外地响了。夏想现在没时间理会一些无谓的来电,看了一眼号码不认识,就直接拒听了。

        不料对方的电话立刻就又打了进来,再拒听,再打,夏想火了,接听后就嚷了一句:“有完没完?”

        “没有!”对方反倒也是气势汹汹,也嚷道,“凶什么凶?我就烦你,烦死你!”

        是付先先。

        “先先,是你?”夏想消了火,“我正有急事,就不和你说了。”

        “不行,有什么急事,要先和我说。”

        “……”夏想只好将金银茉莉被国华瑞强抢的事情简单一说,“我正要急着赶去救人。”

        “我去!”付先先的声音突然就提高了八度,“狗东西,我最恨强迫女人的男人了。国华瑞是一个王八蛋,我去找他,直接太监了他。”

        啊……夏想吃惊不小,什么时候付先先这么凶悍并且有暴力倾向了,还没有来得及再多说几句,付先先就扔下一句话,挂断了电话。

        “我知道他住在哪里,我去找他麻烦。臭男人,去死!”

        夏想无语了,得,本想找老古出面,或者实在不行,向吴老爷子求助,吴家因为全美油漆厂的事情,欠他一个人情,但现在暂时不用了,有小魔女出马,估计非得闹一个天翻地覆不可。

        郎市离京城很近,萧伍将车速开到最快,一个小时后,汽车已经驶入了京城。

        按照杨威给出的地点,夏想几人又花费了一个多小时才来到国华瑞的别墅。

        国华瑞的别墅位于京城西北,不算偏僻,但也不算市中心,位置还不错,比较安静。环境也好,假山流水,绿树花香。

        别墅是一座三层的独体别墅,很奢华,很漂亮,欧式的围墙和铁门,可惜的是,铁门已经被撞飞,倒在一边,再一看,院子里一辆火红的法拉利车头已经撞烂,机盖上还顶着几盆花,而且还将院中停着的其他几辆汽车撞得乱成一团。

        不用说,肯定是付先先的杰作。

        客厅之内,杨威正不动声色地坐在沙发上,装模作样地喝茶。付先先气呼呼地叉着腰,在地上打转。几名保镖模样的人,一脸冷峻,围在一起,就是不让付先先上楼。

        楼上,还不时传来女人惊恐的哭声。

        杨威焦急地看了看手表,冲保镖说了一句:“请转告国华瑞,如果五分钟之内他还不露面的话,后果自负。”

        保镖一脸轻蔑地看了杨威一眼,动了动嘴角,没有说话。付先先却抬脚踢了保镖一脚,见保镖无动于衷,不由大声喊道:“国华瑞,快滚下来,再不下来,信不信我一把火烧了你的狗窝!”

        楼上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伴随着一阵坏笑:“姑奶奶你随便烧,烧了之后,我再买新的。再说你哥也会赔我的,我不怕。还有,我刚才给你哥打电话了,他一会儿就过来了,你就稍安勿躁,喝喝茶,败败火,等我办完了好事,肯定下去向姑奶奶赔罪。”

        语气中透露着一股玩世不恭和不以为然。

        付先先怒了,从杨威手中抢过打火机,扯了桌布就点着了,然后扔到了沙发了。

        付先先一点火,国华瑞在楼上就闻到了气味,哈哈大笑:“好,有种。你在楼下点火,那我就在楼上放炮了,火中作乐,简直就是人生一大妙事。”

        话音刚落,就传来金银茉莉惊恐的哭声:“不要,不要!”

        杨威血向上涌,忽地站起,就要动手。几名保镖一字排开,护住了楼梯,摆明了就是不让杨威上楼,意思是,想动手,请便。

        付先先也急了,上前对着保镖又打又踢,保镖老鹰抓小鸡一样一把抓住付先先的胳膊,付先先就顿时动弹不得。

        突然,“哐当”一声巨响,房门被人一脚踹开,夏想和萧伍及时赶到,闯了进来。夏想听到了国华瑞放肆的笑声,也是顿时火起:“国华瑞,是男人就拿出男人样来,别他妈的强迫女人!”

        夏想,再爆粗口,再动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