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828章 缓冲,酝酿之中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828章 缓冲,酝酿之中

    作品:《官神

        一连两天,付先先都住在夏想家中,不出门,就闷在家中,有时看看电视,有时上上网,有时一个人出神。www.00ksw.org

        愣着愣着,就泪流满面。

        劫持事件,还是给她留下了严重的心理创伤。

        付先先关了机,不给家里打电话。付先锋也能隐忍,一连坚持了两天,才终于忍不住了,拉下了面子,给夏想打了一个电话。

        “夏想……”付先锋感慨万千,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夏想,作为政敌,夏想和他水火不相容,作为对手,两人差点生死相见,但作为付先先的朋友,夏想又确实做到了仁至义尽,让他挑不出任何不足。事后他了解到了详细经过之后,也设身处地地一想,当时如果让他去交换付先先,他也未必能做到义无反顾。

        何况是和付先先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夏想?同时又更让付先锋震惊的是,他的妻子告诉他付先先虽然是一副新潮开放的面孔,实际还是处子之身,就更让他对夏想的人品有了更深的认识。

        付先锋有点难以启齿,尽管他也清楚他和夏想之间有诸多误会,但还是立场不同,政见不和,以后的冲突也会只多不少,政客,还是不能让感情代替了理智,更不能因为感动而失去正确的判断力。

        “先先的事情,谢谢你了。”付先锋艰难地对夏想说出了感谢的话,“她现在不想回家,不接电话,就麻烦你照顾她一段时间。老爷子也让我转达他的谢意,还有大伯也是,付家所有人都欠你一个人情。”

        夏想沉默片刻,还是轻轻笑了一声:“言重了,一点小事不用放在心上。先先来郎市找我,当我是朋友,我就得对她负责。”

        “不管如何,你对得起先先,付家就得对得起你一次。”付先锋扔下一句,就挂了电话。

        两天后,市政府接到通知,农业部新兴农业推广计划,不再面向郎市,转向秦唐市而去。至此,在郎市引发了常委会上不少争执的一场闹剧,黯然收场,让人始料不及。

        同时,从京城方面传来消息,哦呢陈在京城的不少产业被列为重点整肃对象,经常被工商、税务和警察盘查,损失惨重。而且还有不少地盘被别人趁机挤占,短短时间内,哦呢陈在京城生意缩水百分之十以上,气得他暴跳如雷。

        暴跳如雷也没有办法,他很清楚,是付家出手了。尽管疤脸不是他的人,但疤脸差点对付先先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付家有气要出也很正常。迁怒于他,他还不能还手,因为有人让他忍一忍,破财消灾。

        哦呢陈能忍得了付家的发泄,却忍不了疤脸的冲动给他带来的无妄之灾,他决定让路洪占将疤脸弄死,以泄心头之恨。

        路洪占却没有答应哦呢陈的要求,不是他不想让疤脸死,而是现在他自顾不暇,根本施展不了手脚,因为现在最让他头疼的人不是疤脸——疤脸的事情其实好处理,身上有两条人命,肯定活不了了——他现在最上愁的是杨彬。

        表理和英成如他所愿下到区县去执行任务,杨彬就成了他手中的泥丸,任由他捏来捏去,但表理和英成放手之后路江占才发现,他在市局的影响力今非昔比,以前一句话就能随意调动的卷宗、案底等等,现在办事人员虽然还是十分客气,但却要事事请示一下英局长,就让他无比郁闷。

        但郁闷之外,他又没有办法。英成不但受到了省厅的通报表彰,市委市政府也号召全市干警向英成同志学习,据说英成的名字还传到了付总理的耳中,付总理还特意关照要对英成适当照顾。

        以上还不算的话,市政府新成立的市局专项资金管理办公室,由夏想兼任主任,主任以下没有副主任,却被夏想指名英成兼任成员,就是说,市局三分之一的财政拨款,英成也有建议权。

        直把路洪占气得不知所以,却又没有办法,他的权力确实随着三分之一财政拨款的成立而消失了三分之一,也不如以前坚挺了,关键还有一点,他身上背了一个处分,也让他不再和以前一样理直气壮了。

        但即使如此,如何妥善处置杨彬还必须上心,因为吕一可已经正式通知了他,市纪委要提取杨彬的口供上报省纪委,作为对涂筠经济问题调查的证据。不用古向国再三指示,路洪占也清楚,必须要让杨彬在关键时刻翻供,不能让他的证据成为压垮涂筠的最后一根稻草。

        但要怎么做才能万无一失呢?充分领略过夏想手段的路洪占,现在不敢再掉以轻心,更不敢轻易出手,唯恐一着不慎又被夏想察觉。现在夏想的手已经名正言顺地伸到了公安局内部,可以以检查开支为由,明确要求市局提供清单,就让路洪占如芒在背,完全不和以前一样随心所欲,将市局当成自家一样。

        杨彬的案子审来审去,最大的难点还是落在他当年开车撞人上面。路洪占也清楚表理和英成的用意,就是想以故意杀人罪的罪名起诉杨彬,同时杨彬亲口承认幕后指使者是哦呢陈,元旦过后,就准备请哦呢陈到市局协助调查。

        杨彬不闭口,事情将会越闹越大,不但有可能连累涂筠,还有可能搅浑郎市的水,成为一枚不一定何时引爆的大炸弹。

        要是以前还好,夏想对市局没有太大的影响力,现在情况不同,想伸手要钱,就是事事向夏想汇报,市局现在人心浮动,已经明显有些人有意向夏想靠拢,就让路洪占大骂人心不古的同时,又清楚一点,必须要加紧行动了。

        让杨彬翻供只是众多办法中的一种,还有许多办法也可以让表理和英成白废苦心,就是让杨彬消失……相比路洪占的左右为难,夏想则轻松多了,农业部的推广转移了阵地,还郎市一片清朗的天空,赵小峰和杨威合资的威峰农业有限公司的投资就很快落实下来,先在市政府会议之中通过了讨论,古向国没怎么阻拦,毕竟也是一笔不小的投资,没有了政治利益,谁也不会和钱过不去。

        最后也没有提交常委会讨论,在书记办公室就顺利达成了共识,因为夏想分管农业,就直接由他负责了。

        夏想的伤早就好了,其实他掌握好了力度,只是划破了一层皮,不过是为了耍个心眼拿来说事而已,完全没有博取付先先芳心之意。不过他右臂上淡淡的伤痕,却成了付先先心中最大的牵绊,每次回家,付先先都要缠着夏想脱衣服给他看——当然只是看胳膊,不看别的地方。

        付先先在家中住了一周了,就是不走,夏想也拿她没有办法。还好经过几天的休养,她渐渐恢复了小魔女的本性,将夏想的床睡得乱七八糟的,有她在家,还不如没有。要是卫辛在,肯定会将家收拾得干净利索,没有一点灰尘和杂乱,付先先倒好,夏想一个人的时候,家里也马马虎虎过得去。她一来,简直就不能看了,枕头扔在地上,鞋子乱飞都让人还能忍受,但是胸罩也随便乱扔,就让夏想实在无语了。

        女人和女人的差别也太巨大了,他经历过的女人也不少,付先先是最马虎最没淑女模样的一个。

        别说给他做饭了,还将家里折腾得不成样子,他上班累了一天回来,不但没有热水没有热饭,还有一地的杂乱等他收拾,就让他颇为无奈。

        幸好有一点,他又买了一个床放到了另一个房间,免去了天天睡沙发的苦恼。夏想也曾劝付先先回京城,毕竟在家人身边才最安全也最舒心,却不能说,一说付先先就哭就说她没有人要了,早先让坏人杀了算了。

        完全是一副小魔女撒泼不讲理的态势,夏想就只好心字头上一把刀——忍了。他也知道,付先先其实还没有过去心理关,等她恢复之后就会自动离开,所以在提过一次之后,也就再也没有勉强。

        眼见元旦将至,各项工作停滞不前,涂筠被带走之后,一直没有音讯传出,估计也是难啃的硬骨头。想必涂筠也是自恃后台强硬,咬死了不说,省纪委也奈何不了她。

        杨彬案件还在正常的审理之中,估计也要到元旦之后才有结果。眼下是一个缓冲期,既是因为节日带来的缓冲,也是因为劫持的突发事件让各方势力一下没有适应付家的插手,也有了一次缓冲。

        元旦过后,付家重新回归原来的立场,淡化了付先先的被劫持事件之后,围绕涂筠和杨彬的命运,以及哦呢陈在郎市的重新定位和布局,还有后涂筠时代郎市的新的常委人选,将会再次开展新一轮的较量。

        官场是名利场,斗争尤为激烈,步步为营又步步惊心,不能有丝毫的松懈。

        晚上下班后,夏想回到家中,发现付先先还懒在床上不起,就笑她:“你天天睡,也不怕睡成骨质疏松?走,出去吃饭了,今晚有人请吃饭。”

        杨威约好今天请夏想吃饭,还特意声明他带了女伴,让夏想最好也带上一位,夏想就打算领付先先去散散心。

        付先先神色之间还稍有些落寞,虽然欢笑,也多少有强颜欢笑的痕迹,眼神还没有完全恢复以前的邪性和媚意,不过听到夏想要带她出去,还是欢呼一声,一下就抱住了夏想的脖子,在夏想的脸上亲了一口。

        就和一个依赖哥哥的妹妹没有两样。

        亲过之后,付先先又觉得有点失态了,脸一红,跑到了一边,小声说了一句:“你别得意,刚才不是投怀送抱,是对你的……一种鼓励。”

        夏想笑了:“快穿好衣服,出去带你见一个朋友。”

        临近元旦的郎市,处处灯红酒绿,虽然夜晚寒冷刺骨,但也有迷人的一面。夏想驱车带着付先先,前去赴宴,心思却浮沉飘摇。

        叶石生在燕省时日不多了,已经有风声传出,3月份,他将会前往京城担任国务委员,由此将会引发燕省的大交接。

        范睿恒接任省委书记,宋朝度为省长,常务副省长有可能由高晋周递补,也有可能中央另有安排。总之,围绕常务副省长的位置,肯定又有一番讨价还价。

        问题还有,崔向在副书记的位置上有几年了,也该动一动,而且他年龄也不小了,是上升一步,还是准备退下,上头差不多也有定论了,就看明年3月份崔向有没有新的动向了。如果崔向一动,不管是上升是平调,只要他离开燕省,燕省将会再次迎来一轮新的人事大调整。

        省委副书记的位置也至关重要,掌管党群和人事,如果和宋朝度不和,而和范睿恒联手的话,宋朝度将会大受制约。燕省的局势,根据夏想的经验以及后世所见所闻得出了结论,燕省因为环绕京津的地理位置,是优势也是劣势。优势是,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劣势是,很难成为政治大省。

        中央希望有一个听话并且温顺的燕省,而不是政治上有发言权、经济上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的燕省。燕省,应该是中央政治上的缓冲,经济上的附庸,才最符合高层的博弈和大局。

        当然,燕省也是许多日后重量级人物的跳板,曾有不少以后走向国家领导人的人物从中央各部委出来之后,先在燕省担任一段省长或书记,然后就展翅高飞了。

        会不会又有什么以后的大人物会来燕省落落脚,然后再一飞冲天?夏想的心思有些飘远,由燕省又落回到郎市的局势之上。

        也是他自来郎市之后,第一次全面审视郎市的局势。

        涂筠不管最后的罪名轻重,判或不判,她都无法再回郎市任职了,将她从郎市搬开的意图已经达到,各方最后因为涂筠会博弈到一个什么地步,夏想也不再操心了,超出他能力之外的事情,他一般不去插手,任由别人随意打打杀杀,他下一步要做的就是要在市公安局布局了。

        打击黑恶势力,首先取得艾成文的支持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还必须要掌握警方力量。没有一支听话的队伍,没有办法在关键时刻以暴治暴。郎市是燕省有名的黑恶势力最猖獗的地市,因为正处于三地交界之处,常有京城帮、津城帮和某北帮在此汇聚,械斗,聚众闹事,屡见不鲜,等哦呢陈慢慢坐大之后,收拢的收拢,归编的归编,一些零散势力被打垮打散,已经不成气候了,也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哦呢陈一家独大,也间接地促进了郎市的平稳。

        但凡事有利必有弊,哦呢陈坐大之后,开始放纵。强抢地盘、强奸妇女就不用说了,逼良为娼,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更是时有发生,以上只算小打小闹的话,官商勾结,利用特权大肆从民间搜刮财富,才是哦呢陈的最大危害之处。他破坏的是市场的经济规律,腐蚀了一批党员干部,操纵不少官员为他保驾护航,再有黑恶势力在地下横行,才是他最可怕之处。

        要黑有黑,要白有白,两手都抓两手都硬,哦呢陈能在郎市横行多年,个中原因,也不得不惹人深思。

        其中警方作为保护伞的角色,绝对功不可没。这也是夏想一心要拿路洪占开刀,要从路洪占手中夺权的根本原因。

        还有一点也让夏想隐隐担忧的是,近来似乎来自京津的地下势力又有所异动,根据英成向他反应的情况,有部分来自京城和津城的地下势力在暗中和哦呢陈接触,可能在策划什么事件,又或者在和哦呢陈讨价还价,要分走一部分地盘,英成没有眼线在哦呢陈的内部,所知情况也十分有限。

        夏想却清楚地知道,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后世的郎市,又陆续发生过几次大规模的械斗,最后以京城某歌星被抓而落幕,实际上,某歌星被抓之后,郎市的黑势力依然猖狂,只不过新闻媒体不再报道而已。

        新闻只报道可以报道的部分,真相永远隐藏在角落之中,夏想却清楚,他在后世一个生意伙伴就是郎市人,本来生意做得很好,年利润也在百万之上,却因为得罪了黑势力,被人抢占地盘,天天骚扰,报警也不管用,家人的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最后只好含泪离开郎市,背井离乡,泪洒故里。

        不是好迹象,夏想暗暗叹息,必须加紧对路洪占的收网了,掌握了三分之一的财权只是第一步,英成在市局虽然资格挺老,但毕竟老了,而且人气不是很足,说话不是很管用。他和表理,又不可能成为同盟,还是需要培植自己的亲信,而且还要年富力强才好。

        夏想的思绪被付先先打乱了:“喂喂喂,你好好开车,刚才差点轧死一只猫,别走神,听见没有?”她用手抓住夏想的胳膊摇晃,夏想被她拉动,不由自主方向盘一晃,汽车偏离了路线,灯光一闪,就照到了对面的人行横道上。

        一个女子正好从对面款款走来,身姿苗条,一身淡粉色风衣,脚上小蛮靴,脸上却挂着淡淡的忧伤,圆脸,大眼,楚楚可怜……夏想一瞬间就惊呆了,怎么可能?怎么会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