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814章 示警,有来有往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814章 示警,有来有往

    作品:《官神

        哦呢陈不气疯才怪。www.00ksw.org

        而且部署完毕之后,夏想还让路洪占和他形影不离地在一起,说是为了安全起见,让路洪占负责保护他的安危。路洪占气得直想跳脚,但现在夏想行使的是市长权力,他只能乖乖地听话。

        其实他心里明白得很,夏想让他紧跟左右,就是怕他暗中向哦呢陈通风报信。

        夏想雷厉风行,说出手就出手,立刻和路洪占一起,直接就杀向了凯撒酒店。一到酒店,不听大堂经理的任何解释,直接让随行的工商、税务以及公安人员,该检查消防的检查消防,该检查安全的检查安全,该扫黄的扫黄,总之,气势汹汹,务必要查出问题才肯罢休。

        夏想亲自坐镇,办事人员不敢放松,都认真办事。一时之间,号称郎市最豪华的凯撒酒店一片混乱不堪。不少路人都在大街上驻足观望,在他们的印象中,从来没有警察敢骚扰过凯撒酒店。

        与此同时,惊仙居也被卫生部门进行了突击检查。

        还有郎市许多歌厅、舞厅以及不好见到阳光的场所,都被突击检查,几乎同一时间,郎市全市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娱乐场所都有警察光临,几乎只要是哦呢陈名下的酒店、饭店以及歌舞场所,都有人照顾,摆明了就是故意针对哦呢陈的生意做出的重大举措。

        半天之内,市政府的举动就传遍了整个郎市,所有市民都知道了一个消息,在郎市横行了无数年的哦呢陈,终于被人出手整治了!

        夏想其实很清楚,打击黑恶势力不能手软,但今天的举动,只是一次警告,不过是再一次向哦呢陈敲敲警钟罢了。

        最后凯撒酒店因为消防设施不合格,被罚款50万元。惊仙居因为卫生检查不过关,被罚款30万元。其他大小歌舞厅,都分别开出了10万元以上的罚单,总数加在一起,开出的罚单超过200万元。

        200万元对哦呢陈来说不过九牛一毛,不是钱的问题,是面子问题,是名声问题,是风向问题,夏想此举等于是向全郎市宣告,哦呢陈独霸郎市无人敢管的历史,从今日起,正式结束!

        夏想此次出手,犀利而迅猛,一下就让哦呢陈感受到了疼痛。

        当然,哦呢陈的反击也很迅速。

        夏想在回市委的路上,就接到了古向国的电话,上来就是一顿怒火冲天的质疑:“夏市长,陈总是郎市的纳税大户,他的凯撒酒店是郎市的骄傲,唯一一家五星级酒店,你问也不问清楚,上来就乱查一气,你知不知道你的做法有多鲁莽?会给郎市带来什么样的负面影响?你太轻率太冲动了,赶紧收回检查队伍,将损失降低到最低点,同时,给陈阿同志一个满意的解释!等我回到郎市,你必须向我解释清楚。”

        紧随古向国的电话之后是哦呢陈的电话,哦呢陈的声音很压抑,尽量保持了平静,却还是可以听出其中的愤怒:“夏市长,凡事要适可而止,过头了,就不好相见了。”

        一个涉黑的商人敢以威胁的口气和常务副市长说话,还真是郎市特有的怪现象,夏想如果怕的话,他就不是夏想了,也不会当着全郎市市民的面动手打哦呢陈的脸了。

        “陈总,如果你自律一些,也不会有今天的局面出现。有一句话请你一定记牢,在国内,不会有所谓的黑社会,凡是和政府作对和人民作对的黑恶势力,只要政府的决心够大,就一定能够铲除。”如果不是哦呢陈明里暗里的两重逼迫,夏想也愿意和他打打太极,用智慧取胜。但有时对付信奉暴力至上的人,必要的以暴制暴,不按常理出牌的一些杀招,该使出来时也不能含糊。

        哦呢陈嘿嘿一阵冷笑:“夏市长,您来郎市时间还是太短,太急于打开局面了,小心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涂市长的事情不管是谁做的,我一定会查一个水落石出,到时,会加倍奉还。”

        “身正不怕影斜,如果你合法经营,市政府会大力扶植。如果偷税漏税、藏污纳垢,也绝不姑息,查处起来不会手软。”夏想对哦呢陈的威胁言论,抱以一笑,平静应对,“陈总,我有一句忠言相劝,能收手的话就迟早收手,趁现在手还能收回来的时候。”

        夏想没有回应哦呢陈所提的涂筠一事。

        哦呢陈沉默了小片刻,才又冷笑一声:“夏市长,您还是太年轻了,呵呵……”

        是呀,所有人都认为夏想太年轻了,他来到郎市之后,既有沉稳有度的时候,又有冲冠一怒的冲动,似乎是一个性格复杂的人,其实夏想还是夏想,不变的是他的本性,变化的只是手段。

        针对什么人就出什么招数,才是制胜之道。

        只是夏想没有想到的是,他刚回到市委的办公室,办公室的电话就响了。虽然号码很陌生,但夏想却一眼认出了来电正是国务院的专用区段。

        国务院有人打电话给他,夏想的心猛然收缩了一下,迟疑一下,接听了电话,只说了一句:“您好!”就等对方开口。

        对方的声音很沉稳,而且中气十足,低沉有力:“夏市长?你好,我是蔡正阳……”他微一停顿,等夏想立刻知道他是谁的反应,不料几秒之后,夏想没有任何动静,不由咳嗽一声,又自报家门,“是秦总理的秘书。”

        夏想其实在听到蔡正阳的名字时,就已经知道了他是何许人也,故意没有说出,也是要缓和一下,让对方的气势为之一泄,也可减轻对自己的压力,他很清楚,蔡正阳身为正局级秘书,亲自给他打电话,而且两人之间从未有过接触,肯定是施压来了。

        “您好,蔡秘书。”夏想的口气客气而疏远,热情之中,透露出淡淡的疏离。

        果不其然,蔡正阳直接就切入了正题:“我是以个人身份给你打电话的,夏市长不要多想……我听说夏市长在郎市先是反对新兴农业的推广,又大力整顿治安?郎市离京城太近了,谁跺跺脚就有可能在京城引起反感,夏市长,我和梅部长、邱部长都很熟悉,也算是站在朋友的立场上特意提醒你一句,在官场上,最不需要的就是凡事爱出风头的人。风大,容易闪了舌头,更容易被刮倒。你还年轻,安安稳稳过度一下,以后不愁没有大好前途,要是总不安分的话,很难说以后会怎么样。”

        明是说以他个人的身份,其实夏想清楚得很,蔡正阳是秦进海的秘书,身为副总理的秘书,会随便给一个地方政府的副市长打电话?说实话,在官场之上面子是互相的,蔡正阳是副总理秘书,也没有资格对一个地级市的常务副市长指手画脚!

        就是副总理,也不可能打电话给省委书记叶石生,说是夏想能力不行,不适合担任郎市的常务副市长——凡事不能过界,官场之上,手伸得过长永远是大忌。

        当然事事都有例外,蔡正阳打来电话,警告的意味非常明显,显然是夏想的所作所为真正触动了秦进海的利益,蔡正阳出面的目的就是施压来了。

        夏想姑且听之,就打了一个哈哈:“谢谢蔡秘书的关心,我在郎市很好,各项工作正在陆续开展,欢迎蔡秘书有时间来郎市考察。”

        蔡正阳见夏想假装没听明白,打起了太极,不由微微愠怒:“夏市长,我是好心好意,你的动作幅度太大了,已经触动了别人的利益,小心无法收场。”

        “郎市不是我的郎市,也不是个别人的郎市,蔡秘书,还有什么指示精神?”夏想既没有流露出不耐烦,又是一副很漠然的态度。和蔡正阳没什么好谈的,他要的不是解释,是全面退让,事到如今,夏想不可能去走回头路。

        蔡正阳怒了,他一向自恃身份,认为一个小小的郎市的常务副市长,多少要给他几分面子,不料夏想一点台阶也不给他下:“夏市长,我就明说了,不止秦总理对郎市的局势非常关注,麻市长也托我转达一句话给你——小心走好每一步,别闪了腰!”

        夏想放下蔡正阳的电话,站起身来,来到窗前。正值隆冬的郎市,天寒地冻,外面一片萧索之意,树木枯黄,放眼望去,没有一丝绿色和生机,只有灰色和衰败的景色,当然,车水马龙、高楼林立,还是呈现出城市特有的繁荣。

        在办公室可以看到远处的凯撒酒店,或许正在楼上办公的哦呢陈,也可以俯视市委大楼。夏想凝望凯撒酒店四个金光闪耀的大字,心情反而一片坦然。压力,如期而至,而且只是警告而已,或许下一步对方真会动手,不管是正面的官方的施压,还是背后的黑手,一张大网,正在慢慢收紧。

        他挥出去的第一刀,能将大网斩开一角吗?

        想到常委会上的一幕,夏想不由摇头一笑,他其实挺佩服李财源的手段,因为事件完全是李财源一手策划而成。

        李财源有经验,上一次他的情人大闹市委,让他背了一个处分的事情,也是他自己幕后操纵,请他的女同学来演的一场戏,为的就是躲过一难!

        结果,他还真的成功了,所以在他向夏想说出真相时,连一向计谋多变的夏想也连夸李财源手法高明,自断一臂虽然痛苦,但保住了生命也是大幸。

        李财源在担任邵丁秘书期间,有一次无意中发现了杨彬是古向国远房亲戚的事实,而且更让他震惊的是,杨彬经常会充当中间人的角色,负责在古向国和哦呢陈之间传递消息,也是他多事,对哦呢陈大为不满的他暗中搜集了一些证据,不想很快就被发觉了。

        至于到底是谁暗中指使,他也不太清楚,反正沈乐雪就突然出了车祸。车祸之后,他有一次也差点被车撞到,幸亏一时机智逃过了一难,他就知道,有人盯上了他,想要制造事端。

        哦呢陈他惹不起,市委任何一个人他都惹不起,想要保命,怎么办?最后他灵机一动,就让以前的女同学配合演出了一场大闹市委的大戏,结果达到了他的预期,名声扫地的同时又名声远扬,让想再下黑手的人顾忌三分,因为他成了名人,虽然不是好名声,但也引起了足够的关注,万一他再出事,必然会引来有心人的关注。

        果然,他的策略奏效了。或许是因为他臭名远扬的缘故,又或者是别人觉得他身败名裂实在可怜,不值得再提防什么,反正他度过了危机,没有人暗中对他再下黑手。

        李财源的生活作风问题的背后的真相,他只告诉了夏想一人,后来出于信任,也告诉了汤化来,就让汤化来大为惊讶的同时,又对李财源佩服得五体投地。汤化来想象不到李财源会在关键时刻用这种手段来保命,换了是他,除了束手无策之外,肯定只能坐以待毙。

        夏想正是看中了李财源的手段,才暗示让他再策划一出大戏,让涂筠也陷入慌乱之中,并且乘机让萧伍等人以哦呢陈的名义,带走了杨彬,准备双管齐下,寻找突破。

        涂筠的事件进展得还算顺利,沉重打击了她的嚣张气焰,并且让古向国自断一臂,也正是因此,夏想才得以在古向国出差之后,从容在市政府发号使令,完成了一次对哦呢陈重大举措,正面给予了哦呢陈沉痛一击。

        唯一有点遗憾的是,杨彬是块硬骨头,不好啃下。他身上有太多的秘密,一旦暴露出来,就算牵连不到古向国,至少能让涂筠没有可能再重新回到市委。

        夏想不是不想搬开涂筠,也不是不想上报到省委,而是他知道以涂筠的后台,光凭一个捕风捉影的作风问题,到了省委也会被压下来,最后说不定还会是一个不了了之的结果。他要的效果是,先点燃涂筠生活作风问题的导火索,然后乘乱掌握在市政府的主动权,至少要先让古向国的急先锋偃旗息鼓一段时间,在涂筠自顾不暇和古向国心慌意乱之时,撬开杨彬的嘴。

        当所有的人都想查明杨彬和涂筠之间到底有没有不正当男女关系的真相之时,杨彬失踪,就更让人多了猜测。杨彬不出面,涂筠身上的脏水就洗不干净。一天洗不干净,她就没脸来市委上班,如此,就完全将涂筠排挤在外。

        正好可以腾出权力真空,让夏想接管,可以从容地将权力最大化,然后再正面开展各项工作,并且暗中调查。

        只是……杨彬是个很好的导火索,但他不开口也不好办,不过也才过了一天,相信以萧伍几人的手段,最终还能骗得杨彬信任。杨彬一开口,就可以将事态明朗化,然后再将杨彬移交给英成,进入法律程序。

        当然,夏想也不会空等,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眼下应该是和艾成文适当走近的时候了,夏想主意既定,就起身前往艾成文的办公室而去,正好艾成文也在,他还算客气地让夏想进来。

        夏想也没绕弯,直截了当地说出了来意:“艾书记,有两件事情要向您汇报一下。一是远景集团投资观光农业项目的问题,远景集团催促市政府尽快给一个答复,因为他们考虑是不是要向秦唐市投资,并且埋怨郎市方面的办事效率太低了。另外,远景集团对大学城项目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派出专人来了解大学城项目的现状以及资金缺口,现在大学城项目正好归我分管,我的意思是先彻底清查一下大学城项目的帐目,也好做到心中有数,才好和远景集团谈判。”

        艾成文意味深长地看了夏想一眼,心想大学城项目是古向国和涂筠经手的项目,他在里面没有利益瓜葛,至于古向国和涂筠在其中有没有什么利益纠缠,恐怕才是夏想彻底清查帐目的根本原因。

        在涂筠休养和古向国出差之际,现在夏想就是市政府当家作主的第一人,此时彻查资金情况,用意不言而明。厉害,手段层层逼近,别看年轻,思路十分清晰,逼退涂筠,就是让涂筠不再碍手碍脚,然后才好从容施展手脚。

        如果查出涂筠有经济问题,就比单纯的作风问题更能让她翻不了身。艾成文思忖片刻,他知道夏想是来寻求他的支持来了,就说:“先稳住远景集团,市委市政府会认真考虑他们的投资,因为和农业部的新兴农业有冲突,需要仔细权衡才能做出决定。大学城项目……既然有开发商要投资,彻查资金情况是必须的,我看确实有必要要好好查一查,你去查就是了,市委方面没有意见。”

        一个推托,一个赞成,艾成文的太极推拿手也打得很巧妙,夏想也理解艾成文的立场,他也是难下决断。

        紧接着,艾成文又苦笑一下说道:“今天,我接到了蔡秘书的电话,秦总理对农业部的新兴农业的推广表示了严重的关注。刚放下蔡秘书电话,又接到了王秘书的电话,王秘书说,赵总理认为郎市可以大力推广菜蓝子工程,为京城提供优势、天然的蔬菜,建造一座有机蔬菜基地是不错的选择……头疼呀。”

        两位副总理都出面了,艾成文不头疼才怪。

        说话间,艾成文的电话响了,他接听之后只“喂”了一声就脸色大变:“什么?有记者来采访涂筠事件的真相被路洪占给抓了?还是华新社的记者?怎么搞的,真是胡闹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