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811章 武斗,谁是黑手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811章 武斗,谁是黑手

    作品:《官神

        夏想的手段?他看了夏想一眼,见夏想不动如松,似乎没有反应,看不出来是什么表情,就让他不免有些沮丧,夏想也太有城府了,一点也不表露出情绪。www.00ksw.org

        再看众人,大眼瞪小眼,有人欣喜,有人欣慰,有人幸灾乐祸,有人一脸期待,就连艾成文也是双眼放光,显然对涂筠的私生活的好奇也是超出了领导对下属的关心的程度。

        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古向国怒极,正要拍桌子震慑一下众人,只听哐当一声巨响,袁丽丽推门进来,二话不说来到涂筠面前,一扬手,“啪”的一个耳光打个正着!

        谁也没有想到袁丽丽如此凶悍,动作如此迅速,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涂筠的脸上已经迅速红肿起来,片刻之间就留下了五个手指印!

        好犀利的五指山。

        涂筠被打傻了,她何曾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怔怔了片刻,还没有清醒过来,袁丽丽又一头撞来,正撞在她的小腹之上,当即将她撞得向后倒去,连人带椅子摔倒在地上。

        涂筠坐在李晓亮右边,她的右边是路洪占,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却没有一个人来得及伸手拦袁丽丽一下。不过有心人看了出来,李晓亮动也没动,压根就没有要拦的意思,路洪占是欠了欠身子想伸手,不知何故又坐了回去。

        总之,在常委会会议室十几人众目睽睽之下,涂筠被袁丽丽先打了一个耳光,然后又一头撞倒,倒地之后,呜呜直哭。

        艾成文拍案而起:“你怎么回事儿?常委会也敢闯进来,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古向国也是怒不可遏:“外面的人都是干什么吃的,让人都闯进了会议室,要是有歹徒进来,是不是连郎市的党政领导都一锅端了?”

        众人看着艾成文和古向国态度不同侧重点也不同的表演,都没心思理会一二把手的发威,都心里有数,能一路畅通无阻直闯常委会,肯定有人暗中安排,否则怎么可能会造成现在的局面?

        大部分人的心思是看接下来的戏要怎么演。

        袁丽丽面对郎市一二把手的质问,毫不示弱,一扬手扔出了一叠照片:“两位领导,你们可要为我做主。我家杨彬就是一个司机,要钱没钱,就是仗着年轻身体壮,那个方面的能力强一点,就这一点优点也被女市长看上了,你说她眼光怎么那么毒?她睡了我老公,我要讨个公道,要不我天天到马路上骂街。”

        她的话一出口,差点引来一阵哄堂大笑,好在虽然不少人是看笑话的心思,但表面上的功夫还有,都强忍着绷着脸,一脸严肃,努力不笑。

        不过照片扬得到处都是,有人就捡起一看,上面的画面还真是涂市长和杨彬约会的镜头,虽然只是在一家宾馆门口,但看两个人鬼鬼崇崇的样子,如果说他们是在讨论国家大事,估计就是大街上打酱油的男人也不相信,更不用说一干人心各异的常委们了。

        竟然涂市长还真和杨彬有一腿?没想到,想不到,涂市长的眼光果然独特,口味不凡,不过想起刚才凶悍女人所说的那个能力比较强的话,也就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恍然大悟状。

        艾成文捡起一张照片一看,顿时脸色一变:“向国,你和涂市长关系一向不错,事情怎么解释?”

        古向国心中不满,你是市委书记,是一把手,问我怎么解释,我怎么知道?我还想问涂筠要一个说法呢。不过等他也拿起一张照片一看,就心中明白了大概,涂筠被人冤枉了,她和杨彬不是开房间去了,是密谋去了。

        当时,他和哦呢陈也在房间之内。因为那个房间是他和、哦呢陈、涂筠共同议事的地方,开过不少次密会了,具体是哪一次被人拍到就不好说了。

        可是这事不能说出去,真相一旦说出,比涂筠和杨彬有一腿的消息更令人震惊,他心中明白,不管是不是夏想的手笔,反正对手的目的达到了,就是要泼一盆脏水给你,怎么样?想解释清楚,那就得承担更严重的后果。

        古向国沉吟片刻,又暗中给袁丽丽使了一个眼色,不料袁丽丽正在气头上,假装没看见,还不依不饶地说道:“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不走,谁敢拉我,我从楼上跳下去。”

        无赖一耍,一屋子市委常委,也人人束手无策。河东狮的威力果然惊人,发作起来,没人敢上前接招。

        按说袁丽丽也不是大块头,就是长得稍微粗大了一些,任何一个男人都能把她制服。有人不出手是想袖手旁观,有人是想继续看热闹,有人干脆就是巴不得事情闹大,郎市一众常委的表现落在夏想眼中,就让他更是暗暗无奈,不能说是一盘散沙,但绝对是各自为政,而且还不乏落井下石的人。

        “艾书记,刚刚涂市长还在攻击夏市长有作风问题,现在事实摆在眼前,贼喊捉贼,也太无耻了。我建议常委会立刻重新召开会议,讨论一下是否让涂市长暂时停职,然后接受进一步调查。”一向温婉的刘一琳突然也咄咄逼人地提出了一个建议。

        谁让刚才涂筠攻击夏想的时候,连刘一琳也捎带上了,现在被人还手,也是活该。不过也真是天大的笑话,涂筠正信口雌黄地指责夏想有生活作风问题,还说得有鼻子有眼,结果倒好,转眼间就被人当众打了耳光不说,还拍了照片!

        “我建议立刻上报省纪委,由省纪委做出处理决定。”吕一可也提出了痛打落水狗的建议,“主要是影响太恶劣了,明明自己身子不正,反而说别人影子斜,艾书记,事情传出去的话,郎市市委的脸面都丢尽了。”

        上报到省纪委,涂筠即使不会被免职,也不可能再担任副市长一职了,肯定会异地使用,少说也要受到警告处分,甚至会记大过。

        古向国皱起了眉头,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现在严重怀疑是夏想的手笔,但又不敢肯定。因为如果真是夏想暗中所为,就证明夏想已经查到了他和哦呢陈、涂筠之间的隐性关系,就太可怕了。如果不是,哪又能是谁?难道是艾成文或是别人,不管是谁,联想到在常委中还有一个可怕的隐形的敌人,就更让他坐立不安。

        不管是哪一种结果,都是让人无法接受的事实。

        但无法接受也必须接受,因为事实已经发生了。

        古向国正犹豫时,涂筠从地上爬了起来——可怜她在地上倒了半天,竟然没人伸手扶她一下,也不知是她人缘太差,还是事发突然,都惊呆之余忘记了。

        “放你娘的狗臭屁,杨彬是个什么东西,我会看上他?”涂筠发疯一样冲袁丽丽抓去,她被袁丽丽污蔑和杨彬有奸情,简直是对她的奇耻大辱,又被袁丽丽打了耳光,更是失去了理智,“臭娘们儿,我要杀了你!”

        涂筠咬牙切齿,恨不得当众撕烂袁丽丽的臭嘴。

        袁丽丽才不肯吃亏,一边还手,还一边骂骂咧咧:“你别以为你是什么副市长就了不起了,还不一样被我们家臭男人压在身上?我告诉你涂筠,我已经给你男人打了电话,他已经在路上了,他来了之后,我就让他好好管管你。对了,你男人叫什么戴吕茂,真丢人,直接就是起了一个戴绿帽的名字,怪不得你给他戴了一顶大绿帽。”

        “哈哈……”

        “呵呵……”

        还是有不少人压制不住,笑出声来。说实话,以前众人也没有觉得涂筠的丈夫戴吕茂的名字有什么不对,今天听袁丽丽一强调才听出谐音,都实在忍俊不禁,也不得不佩服老百姓的智慧无穷,泼妇也有风趣的一面。

        涂筠一听就住了手,她傻呆呆地站在原地,自言自语:“天啊,是谁非要害我,非要让我不得安生,我,我受不了了……”

        她住了手,袁丽丽却没有住手,又打了两个耳光下去。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动手拉住了袁丽丽。

        事情真是闹大发了,好一出泼妇大闹常委会,比起上一次李财源的情人领着孩子大闹市委,郎市,从此以后又有了新的传说。

        涂筠忽然又惊醒过来,因为她看到了照片,想到了有可能身败名裂的下场,就什么也顾不上了,大声说道:“我和杨彬不是在开房间,而是在开会,当时有哦呢陈在,还有古……”

        古向国大惊,涂筠情急之下说出真相,会有损他在市政府之中的伟大光荣正确的正面形象,更容易落人口实,成为艾成文攻击的靶子,就忙阻止了涂筠:“涂筠同志,你先下去休息一下,你的事情市委市政府会查清楚,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请你放心。”

        艾成文一脸狐疑地看了古向国一眼,他刚才也听出了端倪,正期待着涂筠当众说出秘密,不料被古向国及时挡了回去,他就十分不快地说道:“向国同志,涂筠同志有话要说,有情况要反映,正好同志们都在,可以说个清楚,为什么不让她解释一下?”

        涂筠此时也清醒过来,知道如果说出不该说的话,古向国就有可能过河拆桥,不再保她,忙改口说道:“我现在脑子很乱,不过我可以向市委、艾书记和同志们保证,我和杨彬之间清清白白,没有任何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我会向市委提交一份详细报告,把事情解释清楚。现在我想去医院检查一下,我的头很疼,请艾书记、古市长批准!”

        话说到这个份儿,谁也不会不通人情地非要留下涂筠,艾成文点头同意了,古向国就让刘凯护送涂筠去医院。袁丽丽跳着脚不同意,却被几名赶来的安全人员制住,带到了旁边的办公室暂时扣压。

        古向国对路洪占刚才的表现非常不满,暗暗瞪了路洪占一眼。路洪占还暗暗叫屈,因为刚才他想帮忙之时,却发现好象夏想的腿无意中动了一动,就吓得他收了手,虽然收手之后又后悔不迭,觉得他不该这么怕夏想,但在心里就是过不去这一关。

        一出异彩纷呈的大戏暂时告一段落,因为袁丽丽的意外杀出,最后转基因的讨论没有再进行最后的表决,暂时搁置了下来。

        许多人都暗暗猜测,到底袁丽丽的出现是何人暗中指使,真是夏想的话,夏想就太厉害了,怎么就拍到了两人幽会的照片?不过更让人猜疑的是,到底涂筠和杨彬是什么关系?两人之间有没有奸情,如果没有,两人密会还有哦呢陈在场,又说明了什么?还有涂筠最后咽回去的后半句,肯定更有不为人所知的秘密……今天的常委会,开出了一堂满堂红!

        等众人再看依然稳坐钓鱼台的夏想时,都不由自主吸了一口凉气,不管是不是夏想所为,反正夏想的镇静功夫真是了得,绝对是一个极难对付的角色。甚至可以说,不动声色之间,涂筠灰头土脸,威风扫地,而他毫发无伤,并且今天的常委会没有讨论出结果,相当于他取得了暂时性的胜利。

        涂筠是转基因推广的急先锋,如果涂筠没有了发言权,最后谁胜谁负还真成了未知数。关键还有一点,给所有人都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下一步,谁还敢担任转基因推广的急先锋,万一谁担任急先锋谁被人暗算,和暂时获得的眼前利益相比,身败名裂带来的巨大的阴影,谁都会心惊肉跳。

        主要是人人心里都有一杆秤,都清楚谁身上都有事情,就是查不查的问题,能不能查到的问题。但既然连涂筠和杨彬密会的照片都能被人拍到,他们的**,会不会也掌握在某人的手中?

        散会后,艾成文立刻召开了碰头会,召集古向国、张樱籍、吕一可、夏想和路洪占几人,讨论如何处理涂筠的问题。

        艾成文的意见是,绝不姑息任何害群之马损害郎市市委的形象,郎市先成立内部调查组,在调查的同时,上报省委,征求省委的意见。

        古向国坚决反对,认为上报省委会有损郎市形象,在目前省委对郎市大有意见的情况之下,郎市再自揭其短的话,是故意授人以柄,说不定省委会乘机调整涂筠的位置,进一步加强对郎市的掌控力度。

        为了说服艾成文,古向国也不避讳夏想,直接说出了提防省委的话,大失水准。

        张樱暗和吕一可也赞成艾成文的意见。

        夏想清楚,艾成文是想借机打掉古向国一条胳膊,有意搬开涂筠,而古向国力保涂筠,是不想失去对市政府的掌控力度。因为一旦涂筠被调离郎市,不一定省委会借机指派谁来担任副市长,不管新任副市长和夏想一心还是和艾成文一心,都是他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路洪占也反对提交省委,认为最好还是内部处理,关键是要查清涂筠和杨彬之间到底有没有不正当关系,如果没有,就更要查明到底是谁诬陷涂筠,一定要查出幕后黑手。

        所有人都以为夏想会支持上报省委,不料出人意料的是,夏想却是反对的态度:“根据目前的情况判断,也许涂市长的事情另有隐情,现在还是适合内部处理,上报了省委的话,据我了解,省纪委李书记最反感党员干部有生活作风问题了,他一定会严肃处理,甚至有可能会向省委常委会提交建议免去涂市长的职务。出于爱护涂市长的角度考虑,还是要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先调查清楚之后,再根据情况的严重程度,进一步讨论如何处理涂市长的问题。”

        夏想的态度之好,对涂筠的宽容,都让在座的人吃了一惊,古向国就算认为夏想是故作姿态,也还是多少对夏想心存感激。

        政治上向来是墙倒众人推,夏想没有落井下石,确实如果夏想坚持的话,艾成文就获得了多数支持,现在是支持和反对各占一半,艾成文也就没再坚持。

        会议最后形成共识,要求路洪占负起责任,彻底查清事情真相。

        路洪占表示,保证完成任务。正当他向艾成文汇报下一步如何开展调查工作时,忽然电话响了,接听之后,顿时脸色大变:“什么?杨彬失踪了?他是司机班的司机,怎么可能不见了?赶快行动起来,立刻把人给我找到!”

        杨彬是查明真相的关键人物,现在他下落不明,是有人故意安排,还是他被人暗中控制了?艾成文也愣住,他忽然意识到夏想之所以反对现在提交给省委,并不是同情涂筠,也不是出于好心,而是想放长线钓大鱼。

        古向国也心中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他脑中猛然冒出一个念头,坏了,可能污蔑涂筠和杨彬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只不过是虚晃一枪,对方的主要目标是杨彬,而杨彬身上有着太多的秘密,一旦他说了出去,就有可能引发一场雪崩。

        是谁?谁是真正的幕后黑手?古向国看了夏想一眼,见夏想还是不动声色的样子,不知怎的,他从心底冒出了一丝寒气。